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零七节:致命一击

第七百零七节:致命一击

  插翅刀声威赫赫,乃是北原蛊仙界公认的第一攻伐手段,就连大同风都能暂时劈开,可想而知它的恐怖威能。

  “避开了?”紫金龙形气劲一闪,龙公忽然现身在远处,脸上有着惊疑。

  呃!

  下一刻,他便看到自己额头上的龙角,缓缓下坠,在他面前掉落。

  关键时刻,龙公勉强避开了插翅刀,但他的右边龙角被直接斩断大半。

  龙公动容。

  就在这时,黑金巨人对龙公伸手一勾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拘仙索!

  这是北原蛊仙界公认的第一拘拿手段!

  龙公身上顿时浮现出一道青金绳索,缠绕三圈在他腰背,将他猛地拽向黑金巨人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插翅刀!

  黑金巨人右臂高举,再次对准龙公,施展超绝杀招。

  龙公咬牙,爆喝一声,雄躯狂震,挣脱拘仙索,飞速后退,避开插翅刀。

  黑金巨人想要再拘龙公,龙公一边爆退,一边张口吐出两颗利齿龙牙。

  龙牙飞出他的口中,猛地涨大,仿佛两柄绝世弯刀,盘旋飞舞,护在他的身边。

  正是仙道杀招——回旋龙牙。

  回旋龙牙本是攻伐杀招,但被龙公用于防御。

  黑金巨人七极荒都的拘仙索,虽然厉害,但一旦拘中龙公,就被回旋龙牙斩断。

  冰塞川目睹这一幕,心中惊疑又遗憾:“原来的回旋龙牙,只是手臂大小,没想到现在简直是两道门板!龙公究竟用了什么手段,连仙道杀招的威能都暴涨得如此离谱?可惜了七极荒都。现在宿命蛊逼近成功,整个前有古人杀招威力下降许多,若是历史上的原有水准,恐怕刚刚那一下,龙公已然重伤!”

  七极荒都乃是上古战阵,由三位八转、四位七转蛊仙强者组成。

 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当时,各大黄金部族的佼佼者,名动北原。更为难得的是,他们掌握的仙道杀招,都是各大部族的镇族手段。比如单于部族的插翅刀,耶律家的拘仙索。

  有着七极荒都暂时维护,龙公攻势受阻,场面再度僵持。

  劫运坛暂保安全,但长生天一方也死活破坏不了天庭的炼道大阵。

  天庭蛊仙里三层,外三层地周密保密,北原强者的手段根本挨不到大阵的边,更别谈冲杀入阵了。甚至已经开始有蛊仙,在炼道大阵之外又铺设新阵,进行防护。

  “表面僵持,但主动权已然易手,再战下去,天庭必定把持战局了。”冰塞川一脸的冷酷,眼眸深处仍旧有斗志在闪光。

  北原蛊仙好战,一生之中战斗无数,远超其余四域。

  冰塞川乃是八转宙道大能,更是如此。他一生中经历过无数的艰险和鏖战,眼下的局势虽然越来越凶险,但丝毫动摇不了他的一颗战心。

  他在苦寻出路。

  “入侵天庭乃是我长生天的大计,自然考虑周详,有着应对措施。”

  “为今之计,只有联络方源等人,从外界下手了。”

  冰塞川立即联络方源等人,下达命令。

  “又是运道的手段,他们在联络外界。”冰塞川一动手,天庭成员中就有数位感应到。

  紫薇仙子获悉苦笑,运道的最高奥妙一直为巨阳仙尊把握,天庭无法阻止冰塞川的手段。

  帝君城。

  方源此刻已切换成阎帝杀招,在苍穹中疾飞狂舞。

  耳畔狂风呼啸,视野中厉煌和清夜,宛若一团火焰,一道黑光向方源尾随杀来。

  方源伸手一指,顿时无数阎罗子飞出,稍稍阻碍厉煌、清夜。

  随后,他杀向最近的一座仙蛊屋。

  那仙蛊屋中蛊仙骇然失色,连忙后撤。

  “方正,快快催动那一招!”有蛊仙连忙大喊。

  古月方正正身处此屋,立即动手,仙蛊屋顿时喷射出一道血光,将其推动,速度暴涨数倍,令方源扑了一个空。

  趁此机会,厉煌、清夜又掩杀上来,和方源缠斗。

  西漠的蛊仙看不过去,当中有人嗤笑:“这明显是血道的手段,堂堂天庭枉为正道,居然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,使用血道杀招!”

  “放屁。我中洲手段匪夷所思,万千变化,岂是你个门外汉所能领悟得到?”

  “西漠贼子,觊觎我中洲富饶,还对我堂皇人族正道污蔑,天理不容!”

  中洲蛊仙哪里肯认,即便他们大部分人都对方正的血道手段心知肚明。

  “可恶。”方源暗自咬牙,厉煌和清夜的缠斗,让他仿佛身陷泥沼当中。

  眼下战局,他最佳的破局手段就是大盗鬼手,利用此招能破坏天庭一方大多数的仙蛊屋。

  但厉煌和清夜拼死全力纠缠,令他很难有时机施展。

  偏偏西漠方面,对他也是忌惮得很,不肯配合。

  房家虽然和方源有过暗中勾连,但如今这种场面,众目睽睽之下,哪里敢和方源合作!

  房家数年前获取了豆神宫,惹来西漠正道的联合刁难,这些年都是夹着尾巴过日子。好不容易趁着中洲炼蛊大会这一良机,和西漠正道各大超级势力达成了约定。若是此时和方源合作,眉来眼去的,等若是将新的把柄送到西漠正道手中,回去之后又将是西漠正道的联合施压。

  “这样下去可不太妙,最终大比恐怕已近尾声了吧!”方源也参加过炼道大会,对此中内情颇为熟悉。

  “最关键的是,长生天那帮蠢货怎么还不动手?嗯?”就在这时,冰塞川主动联络方源。

  对于方源,他当然不会用命令的语气,但冰塞川深知如何能说服方源——他将此次长生天入侵天庭的种种情况,都一五一十地告知给方源!

  这些都是真相,经得起任何的推敲。

  冰塞川没有隐瞒或者造假,因为他知道方源的智道造诣。

  “这帮该死的家伙!”方源得知天庭发生的一切,眼中锐芒爆闪,不禁狠狠咬牙。

  他利用长生天,将冰塞川等人当做棋子,冰塞川何尝不是如此?

  长生天有着自己的利益诉求,此刻将紧急情势坦白,就是想让方源在外破坏,阻挡天庭修复宿命蛊。

  天庭中,长生天只能支撑局面,拖延天庭的诸多强者,再也没有进取的可能。

  但只要方源将帝君城摧毁,破坏最后的大比,如此天庭的人道手段就会戛然而止,无法再从不败福地中抽取成功道痕。

  没有了成功道痕,袁琼都怎会胆敢去修复宿命蛊?

  这是当今唯一的胜机!

  深呼吸一口气,方源眼中闪过彻骨的寒光。

  尽管他知道长生天是在利用自己,但这种阳谋堂皇,为了他自己的利益,他也必须去做!

  催动仙道杀招,方源的身形宛若鬼魅,在战场中蜿蜒游走,速度惊人。

  所到之处,天庭的仙蛊屋无比躲闪避让。因为方源的存在,天庭严整的仙蛊屋防线,常常会混乱一时。

  可惜往往这种时刻,西漠的仙蛊屋都被天庭重点照顾,并且西漠蛊仙亦无拼死搏杀的精神,始终不能冲杀进来。

  厉煌、清夜再次冲杀上来,缠住方源。

  以往这个时候,方源就被纠缠,被迫和厉煌、清夜交手,令天庭阵线有了从容调整的时机。

  但现在,不一样了!

  方源猛地大吼一声,再度变成太古年猴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春剪!

  仙道杀招——夏扇!

  不管是春剪,还是夏扇,方源都攻向下方的帝君城。

  这一幕,让厉煌、清夜大惊失色。

  “小心,方源老魔他拼命了!”

  “快阻止他!”

  厉煌、清夜的杀招砸在方源的身上,冬裘杀招艰难抵挡,体内八转仙元迅猛损耗。

  各大仙蛊屋慌乱之下,以身挡灾,极力保护帝君城。

  趁此机会,西漠一干仙蛊屋掩杀上来。

  方源对其他不管不顾,连续施展杀招,只对帝君城招呼。

  冬裘杀招终于支撑不住,咔嚓一声破裂,方源被种种手段炸得骨折血飞。方源强自硬撑,不顾核心仙蛊的损伤,更不顾自身伤势,再度强催起冬裘杀招。

  但冬裘杀招的核心仙蛊本就损害,如今强催出来,防御威能远不如之前,在接连不断的攻势下一破再破。最终,仙蛊冬伤重难返,彻底毁灭。

  方源再无法催动冬裘,痛失主要防护手段,好在太古年猴身躯本就有着极强的素质,方源又接连催动其他种种宙道小手段,聊胜于无。

  方源的奋不顾身,也有许多良效。

  帝君城摇摇欲坠,正在进行大比的蛊师们都被干扰,纷纷失败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整个城池都在颤抖啊!”

  蛊师们惊疑不定。

  身处帝君城中的中洲蛊仙,则连连出手。

  “保护好这些蛊师!”

  “不能让他们失了性命。”

  “这些人都是中洲人道气运所钟,福缘深厚之辈。他们若是死多了,我们这边的气运就无法抵挡方源老魔了。”

  原来天庭这番布置,还有气运上的考量。

  虽然天庭对于运道没有太多把握,但也能用这种笨方法来抵消方源在运道上的优势。

  “啊,战机!房家诸仙,绝世战功就在眼前啊。”仙蛊屋鸡笼犬舍中,房家七转蛊仙大吼,双眼放光。

  “杀!”

  鸡笼犬舍在房家蛊仙的操纵下,几乎紧贴着地面,向着帝君城直撞过去。

  天庭一方的注意力,几乎都被方源吸引。

  鸡笼犬舍若是施展仙道杀招,必会被察觉,时机拖延,天庭回防,良机丧失。

  但此刻鸡笼犬舍抛弃一切手段,悍然撞来,十分直接,将时间利用到了极致!

  “不好!”厉煌、清夜等人无不大惊失色。

  不得不说,鸡笼犬舍选的时间太绝妙了,在这一刻,天庭一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撞向帝君城。

  即便有几记仙道杀招,也因为酝酿时间太短,威能不足,根本无法阻挡住鸡笼犬舍。

  近了,更近了。

  帝君城中的蛊师还懵懵懂懂,厉煌等蛊仙则面现绝望之色。

  致命一击就在此刻!

  ps:今天七号,是抽奖赠书的好日子,有意者,请关注威信公众号“作者蛊真人”,参与抽奖。本月第一次抽奖,大约是十本书,附带我本人亲笔签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