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一十七节:巨阳的伟大

第七百一十七节:巨阳的伟大

  扑通。

  一直主持修复工作的袁琼都,双眼一黑,当场栽倒再去。

  他本身就有伤势,炼道大阵被破,余波殃及,立即昏死。

  没有他出手,虽然成功道痕仍旧在小股小股地输送上来,但是宿命蛊的修复却是立即停滞了。

  受到牵连的还有从严。

  这位天庭八转蛊仙,原本正和车尾联手,抵抗北原蛊仙牛魔和五行大法师。

  牛魔、五行大法师强攻炼道蛊阵,但从严早有准备,将他们对炼道大阵造成的伤害,都分摊到自己的身上。

  现在,劫运坛将炼道大阵撞得半毁,这等伤害也让从严承受了很大一部分。

  从严眼冒金星,双眼嗡嗡作响,七窍喷血,当初就差点软倒在地。

  幸好关键时刻,车尾及时援助,将他护在身后。

  “你怎么样?”车尾一边抵挡牛魔、五行大法师的联手狂攻,一边叫喊道。

  “还,还死不了……”说这话,从严又呕出一口心血。

  “快去支援他们!”

  “谁来重新组建炼道大阵?”

  “修复宿命蛊一直都是袁琼都主持,外人急切间根本难以接手,还是要先把他救醒!”

  运道强光消散,天庭蛊仙全都疯了一般,杀奔回来。

  “竟然没有彻底撞毁么……”劫运坛中,冰塞川目光阴寒。

  他目光一转,当机立断:“牛魔!五行法师!速速回来。”

  运道强光不能持久,消散很快,天庭成员全都被吸引回来,牛魔、五行大法师留在外面必然是凶多吉少。

  毕竟之前,天庭蛊仙是害怕炼道大阵承受不住,装不了更多的蛊仙,方才没有支援从严和车尾等人。

  牛魔、五行大法师也知晓轻重,顺势后退,钻入劫运坛中。

  车尾无可奈何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。

  牛魔进了劫运坛,面含忧色:“花子还陷在监天塔中,不知详情。”

  冰塞川点头,满脸刚毅决然:“彻底摧毁这座炼道大阵,然后救回……”

  轰!

  冰塞川的话还未说完,劫运坛剧震,令坛中三人立足不稳,摇晃不已。

  一个魁梧伟岸的身影,将劫运坛狠狠地踩在脚下。

  整个劫运坛因为他刚刚的一踏,大半个坛身都陷入到地面之下。

  正是龙公!

  “有我在,这就是你们所能到达的极限。”龙公面色如铁,龙瞳冰冷,方才的惊怒之色已尽数转为冷酷,空气中杀机四溢,令人窒息。

  轰轰轰!

  龙公微微俯身,乱拳对准劫运坛遥打。

  一道道拳气,宛若暴雷,轰炸在劫运坛上。

  劫运坛不断剧烈的颤抖,一寸寸地向地下深陷。拳气迅速地在劫运坛的表面造成裂纹,然后裂痕扩张,形成一个个的坑洞。

  大量的蛊虫死亡,冰塞川连忙分工,自己主持酝酿反击的杀招,而牛魔负责修补劫运坛,五行大法师则针对半毁的炼道大阵进行推算,他可是专修阵道。

  “破损的速度太快,我根本来不及休整劫运坛!”几个呼吸之后,牛魔叫出声来。

  五行大法师满头汗渍,竭尽全力推算大阵。

  冰塞川咬牙:“坚持住!”

  龙公威猛至极,八转劫运坛,巨阳仙尊亲创的仙蛊屋挨了一阵龙公的乱拳,就已经支撑不住。

  “给我起——!”冰塞川大喝,劫运坛再次爆发出刺眼的强光,猛地抬头,向上飞升。

  挥拳轰炸中的龙公,明显感受到强劲的力道,从劫运坛上传来。

  “给我下去!!”龙公大吼一声,双手和拳,高举过头顶,然后双臂猛地向下挥舞,宛若巨锤轰下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撼世龙锤!

  一声巨响,刚刚攀升上去的劫运坛,像是皮球一般,再次被龙公狠狠地镇压下去。

  大量的蛊虫毁灭,碎片横飞。劫运坛表面直接破开一个大洞,从外面可望见冰塞川的衣角!

  冰塞川难掩震惊之色。

  龙公如此战力,已经超出他的想象。

  就算是天庭成员,也都看得呆住。

  “北原诸仙,跟我冲!”就在这时,前有古人杀招凝造出来的北原蛊仙,纷纷赶来支援。

  天庭蛊仙宛若鸟群,不闪不避,直接迎击上去。

  混战再次爆发。

  而在混乱的战团后方,是龙公不断暴打劫运坛。

  在龙公的身后,则是开始紧急修复的炼道大阵。

  七极荒都浴血厮杀,终于杀出一条血路,来到龙公面前。

  “龙公之强,单靠劫运坛根本无法对抗。”冰塞川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。

  得到七极荒都的支援之后,冰塞川终于有了喘息之机,勉强催动劫运坛,以二敌一,苦战龙公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回旋龙牙!

  龙公张开大口,满嘴的牙齿脱落飞出。

  上百颗利齿,宛若匕首,见风而涨,迅速变大,化为一群雪亮的龙牙弯刀,斩向劫运坛。

  锵锵锵!

  龙牙弯刀打在劫运坛上,发出激越的声音,宛若成百上千件兵器不断碰撞。

  劫运坛仿佛暴风雨中的小茅屋,被打得抬不起头来。

  龙公冷笑,一会儿工夫,嘴里又生长出了牙齿。

  牙齿再次脱离,汇聚成雪白一片的弯刀风暴,将劫运坛、七极荒都都笼罩在内。

  很快,七极荒都便千疮百孔,劫运坛也破洞百出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龙爪击!

  仙道杀招——乱龙拳!

  拳影四下翻飞,爪痕蔓延激射,七极荒都被一次次打爆头颅,劫运坛越加破败不堪,四处漏风,牛魔根本来不及修复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九龙纹护身!

  九道紫金巨龙的龙影,缠绕在龙公浑身上下。

  不是七极荒都和劫运坛没有强悍的反击,而是这些攻杀手段都被九纹龙护身牢牢抵挡。

  局势很明显,龙公占据极大的优势。

  时间一长,长生天一方必然失败。

  “胆敢侵犯我天庭,你们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!”龙公冷喝。

  “还想抵抗什么?你们已经没有希望。”龙公狠狠一踏,杀招迸发,将整个劫运坛都踩到地下去,又双手猛击,把七极荒都打飞老远。

  “我说过,这里就是你们所能冲锋的界限。”

  “你们将失败,而天庭永远战无不胜!”

  龙公长啸,音浪卷席整个战场,激荡所有人的内心。

  “还有什么手段?都使出来,我会亲手将你们都送进绝望的深渊。”他语调慢条斯理,龙瞳淡漠,语气冷酷,令人凛然发寒。

  冰塞川狼狈不堪,劫运坛已经不能保护周全,他身上有多处伤口。

  这都是回旋龙牙杀招所致。

  局势越来越危急,但他双眼深处有一抹光,从未熄灭过。

  他仍旧怀有希望。

  他的心底最深处,有一幕情景终身难忘。

  “这就是八十八角真阳楼吗?真是厉害!不愧是大人您的手笔啊。”冰塞川站在巨阳仙尊身边,神情崇拜。

  巨阳仙尊微笑,神色颇为满意:“有了这座仙蛊屋,我的孩子们就都能茁壮成长了。”

  “大人您实在是用心良苦。”冰塞川赞叹道。

  “不过。”巨阳仙尊话锋一转,“我更期待它倒塌的时候。”

  “什、什么?”

  “我建成此楼,就是为了它的倒塌。冰塞川啊,你是宙道的蛊仙,去沉眠吧。将来八十八角真阳楼一旦倒塌,就预示着你们进攻天庭的良机到了。”

  ……

  劫运坛中。

  “就算我伤重难返,就算是绝望困境,就算是底牌耗尽,我也决不放弃。因为这个作战计划,可是巨阳仙祖大人的布置啊!”

  “天庭啊,胜利的一定会是我们!”

  冰塞川大吼。

  “盲目的自信。”龙公不屑地嗤笑,“强撑下去,只会让你的痛苦增添百倍而已。”

  冰塞川冷哼:“那是你永远不了解那个男人的伟大!”

  不远处。

  嘭!

  狗尾续命貂毛里球忽然化作了一阵烟雾,当场退散。

  “终于解除了成双入对杀招!”

  “不愧是盗天魔尊的手笔,竟是如此强悍。”

  “幸亏这里是天庭,能集齐了四位律道蛊仙,天庭库藏中又有成双入对杀招的详细情报。若换做寻常情况,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原本,狗尾续命貂和天庭的两大传奇太古荒兽阮丹、煞狴九十五激斗。

  依靠着成双入对杀招,狗尾续命貂和其分身,将它们的对手打得抬不起头来。

  但随着天庭成员苏醒,许多人开始针对成双入对杀招,终于是将其破解。

  “你再狂啊!”

  “小狗,你扑倒了我多少次,爷爷我的羽毛都要被你扒光了。”

  阮丹、煞狴九十五汇同数位天庭蛊仙,对毛里球展开围攻。

  毛里球虽然实力出众,但落到这般田地,当然是双拳难敌四手,很快就伤痕累累,鲜血不要钱似的从伤口中喷涌挥洒。

  但阮丹、煞狴九十五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  毛里球的反击,专门针对这两位。

  虽然毛里球伤势越来越多,越加弱势,天庭优势越来越大,但阮丹、煞狴九十五却是心头震动,目光惊疑。

  “这个疯子,根本不怕死!”

  “就算是死,恐怕他都会在临死前,咬下我的一块肉来。”

  天庭两大太古传奇不由地心生忌惮,其中一位喊道:“毛里球,你何必为巨阳仙尊拼杀卖命?他当然之所以喂养你,可是看中你的天赋本能,是想宰了你给他续命啊。”

  毛里球几乎立足在血泊当中,它身上伤势触目惊心,有许多伤口深可见骨。原本油滑光亮的皮毛,都因为血液粘黏在一起。

  它双眼发黑,身躯都在摇晃,仿佛下一刻就要栽倒到地上。

  它知道自己的状态,这一次恐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  “但那又如何?!”毛里球咧开嘴角,发出无声的微笑。

  记忆中一幕浮现心头。

  残阳如血,山头上,毛里球缩成小狗一般,趴在巨阳仙尊的脚边。

  巨阳仙尊抚摸着它的脑袋,而它在瑟瑟发抖。

  它早已听闻巨阳仙尊的打算,如今巨阳仙尊大限将至,此时将它唤来,恐怕是要杀了它续命。

  但毛里球不敢反抗,它十分清楚:即便自己拥有八转巅峰的战力,也丝毫不是巨阳仙尊的对手。甚至不需要巨阳仙尊出手,它自己就会自寻死路了。

  “不要害怕,毛里球啊,我并不会杀你,为自己续命的。”巨阳仙尊呵呵笑道。

  毛里球浑身一僵。

  巨阳仙尊望着天边的晚霞,绚烂如火:“我还记得抚养你的第一天呢,呵呵呵,时间一晃,你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。”

  “说心底话,你就是我的孩子,和我的儿女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  “为人父母,怎么会去祸害自己的子女呢?”

  毛里球明白巨阳仙尊的性情,他绝不会欺骗自己,因为没有这个必要。

  毛里球愣了愣,呆呆地问道:“但是主人,你杀了我,的确能给你续命啊。”

  “续命?”巨阳仙尊笑了笑,“只是苟延残喘罢了。人总是要死的,不是吗?”

  他摇摇头:“继续活在宿命之下,又有什么意思呢?死亡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,再说,子女注定要离开父母,才能真正的成长。”

  “主人……”

  “答应我,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。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,我不会给你留下任何的遗命,你就做你自己,快快乐乐的就好。”

  “主人……”

  记忆消退,毛里球注视着周围的强敌。

  它仰起脖子,哈哈狂笑,气势陡然飙升:“主人啊,就算是死,我也要报答您养育的恩情!”

  “它已经不行了!”

  “没错,只是在逞强而已。”

  “但小心它的临死反扑。”

  天庭蛊仙们面色冷酷,缓缓地包围上去。

  黑天。

  镇运天宫。

  巨阳仙僵盘坐着,宛若石像。

  他看着南方,双眼倒映着天庭中的一幕幕战况。

  他的脸上无悲无喜,然后,他缓缓地抬起自己的手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