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二十三节:天庭的牺牲

第七百二十三节:天庭的牺牲

  天庭战场。

  八转蛊仙间的厮杀,已然惨烈到了极致。

  “长生天!你们的表现,实在太令吾等失望!”

  “哼,天庭的家伙总是如此大言不惭,做老大做的太久了,看我把你们全部挑翻!”

  “你我都是人族,居然内斗到这种程度。北原诸仙,徒具悍勇,却毫无信念。”

  “我等的信念你们是不会了解的!”

  不断的有北原蛊仙陨落,但每一个北原强者的陨落,几乎都要陪上数位天庭蛊仙的性命。

  “北原!长生天!”龙公愤怒无比,目光凶狠而狰狞,“尽管势均力敌,但我堂堂大天庭,居然被逼到如此狼狈的程度……不可原谅!”

  轰!

  龙公双臂猛地抬起,终于将困住他的囚笼打破。

  但是劫运坛和七极荒都迅速扑上,三者不断角逐交手,陷入僵持当中。

  “快快快!”

  “好了,炼道大阵终于修复好了。”

  “袁琼都接下来就看你的了,我们会为你守护。除非是死去,否则谁也不能撼动这座炼道大阵!!”

  数位天庭蛊仙纷纷低呼,占据四方,组成一道坚实的防线。

  因为天庭蛊仙的奋不顾身,炼道大阵修复完成,并且防线也重新组建起来。

  冰塞川见此,连忙舍弃龙公,想要破坏天庭的企图。

  “休想!”龙公爆喝,不顾浑身伤势,拼尽全力将劫运坛和七极荒都死死拖住。

  冰塞川将自己突破不成,便连忙调兵遣将。

  北原诸仙再次冲击,天庭蛊仙伤亡惨重,但由于仙墓中不断有成员苏醒,补充进来,导致防线比之前更加牢不可破。

  “好,就趁现在!呃?!”刘流溜想要潜行溜进去,但是旋即,他面色大变,显现原形。

  一位天庭蛊仙身边大量玉珠漂浮,飞到他的面前,满脸杀气:“就是你吗?沾满我天庭仙友鲜血的凶手!你的表演到此为止了。”

  “是玉珠子前辈么……”正要入阵的袁琼都王恰好看到这一幕,顿时欣喜无比。

  历史上,八转蛊仙强者玉珠子最擅长侦破。从他身边漂浮的玉珠数量看来,他手中的仙蛊无疑比较齐全。如此一来,刘流溜就被他克制住了。

  “能赢!有这么多的天庭先辈在,我们一定能赢的!”

  “不,准确地说,胜利必然属于我天庭!!”

  袁琼都的眼中闪现出了觉悟的光。

  他再次进入蛊阵,刚一操纵,便惊喜地发现这座炼道大阵比之前的那座,还要更加的优异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“为了修复宿命蛊,诸位前辈增添了这么多的仙蛊啊……”

  袁琼都的眼中泛起泪光。

  炼道大阵中采用的仙蛊越多,蛊仙那边自然就越少,如此一来就更易战死沙场。

  这都是牺牲!

  心甘情愿的牺牲。

  “继续修复宿命蛊!”袁琼都盘坐下来,一脸的平静,而在他的心中却像是燃烧起了火焰。

  烈焰熊熊!

  火焰中记忆深处的一幕,浮现而出。

  师父站在他的面前:“小都啊,你果然又在山后头睡懒觉吗?总是这样偷懒可是不行的哦!”

  少年袁琼都苏醒,旋即脸上浮现出怨气:“是师父啊!”

  他嘟囔着,没好气地道:“师父为什么不把我调回去呢?我喜欢炎道啊,炎道才是男人的选择啊!”

  “可是小都啊,你在炼道上的天赋是极其惊人的,所以为师才让你选择炼道修行。相比而言,你在炎道上的天赋才情就太普通了。”

  “可是我就是喜欢炎道啊,战斗时候那是何等风采和神姿……至于炼道,总是蹲在密室了,不断地炼蛊、炼蛊。成本花费高不说,经常会炼蛊失败,一切努力都化为水漂。更关键的是,炼蛊风险还很大,和战斗一样。与其将来我炼蛊而憋屈死掉,我更愿意使用炎道,堂堂正正地战死沙场啊!”

  师父无奈地叹息,用低沉的声音道:“小都啊,你选择炼道,不是因为你的喜好,而是责任呐。我们师门炼道这一脉,太需要天才来重整旗鼓了!不要再由着自己的性子了,小都。你已经是个男人了,该去承担自己的责任,明白吗?”

  少年袁琼都不甘心地撇过头:“切,明白了。如果这是师父的命令的话,我会遵从的。”

  师父再叹一口气:“不是命令,是责任。并且炼道的修行也是很有乐趣的,总有一天你会感受到这种乐趣。所以,带着责任感去快乐地炼蛊吧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?!”

  ……

  “懒散的我,从未有这么一刻,感受到肩头沉甸甸的责任。”

  “对了。”

  “还有这种感觉——开心。”

  “呵呵呵呵,哈哈哈。”袁琼都嘴角翘起,心中大笑。

  他泪流满面。

  “师父,你的话我终于懂了!”

  “徒儿我啊,没有令你失望呢!”

  “根本不用分心防护自己的性命了,有他们在,一切都会无忧。”

  “就这样一鼓作气!将宿命蛊彻底地修复好,履行自己的责任,不辜负所有人的期望。再然后……快乐地拥抱死亡的来临。”

  袁琼都带着微笑,催动禁招。一旦动用此招,不管炼蛊成败,他都必死无疑。

 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

  有一些东西,远比个人的死亡更加重要!

  藏龙窟战场。

  东海四位蛊仙将龙宫围在中央,不断地狂轰滥炸。

  四大龙将被压制住,只能依凭龙宫防守。

  “看来你们转变成龙人,不是没有代价的!”

  “出来啊,你们不是要算计陷害我等吗?现在就只会龟缩在仙蛊屋里吗?一群胆小鬼!”

  “你们未免太小看我等了。”

  宋启元、青岳安等人怒气冲冲,催发出一记又一记的强大杀招,将敌方死死压制。

  泥人还有三分火性,更何况是东海的这四位八转蛊仙。龙公的算计,张阴等人的反叛,让他们四人同时爆发,发挥出超绝往常的强大战斗力!

  五域当中,要论性情温和,当属东海第一。

  但如同波澜不兴,风平浪静的大海,亦有着汹涌滔天,狂澜奔腾的一面。

  当把东海人惹得真正惹得发怒起来,人们必将会领教到什么叫做可怕。

  忽然,宋启元等人的攻势一滞。

  “有人来了!”

  “什么人?”

  “很显然,是天庭的援兵!”

  宋启元等四人迅速变化阵型,两人继续强攻龙公,另外两人飞出对抗敌方增援。

  “老夫就只能将诸位送到这里了。”一位天庭蛊仙老者面带微笑,身形化作光芒消散。

  他的寿元已然耗尽。

  “秦松你安心走好。接下来有我们!”几位被紫薇仙子精挑细选的天庭蛊仙,面色肃穆。

  “可笑,眼巴巴地跑过来,就是要给我们看你们老死的一幕吗?”华彩云和沈从声杀奔过来。

  “东海贼子,你们休想染指龙宫!”

  “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老东西么,还不乖乖受死?!”

  轰轰轰!

  双方一言不合,大战爆发。

  不败福地战场。

  “嗷吼——!”

  无数的蛟龙嘶吼的声音,响彻整个战场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万剑鬼蛟!

  融合了上古剑蛟变、万我、阎罗子、阎帝、见面曾相识的超强杀招,再度登场。

  “他是——方源!!”

  “快,维护大阵,不能让他得逞。”

  “方源,你好大的胆量!”

  方源冷笑:“现在想要阻止我?晚了!”

  应该感谢巨阳仙尊,他的一击在关键时刻吸引了中洲蛊仙的注意力,使得方源顺利地施展出了杀招。

  万剑鬼蛟非同凡响,不仅威力巨大,而且难以剿杀,毕竟这招可是彻底消耗方源身上魂道道痕,和武庸的无限风十分类似。

  九九连环不绝阵虽强,但内里核心仍旧是薄弱的,被方源的无数鬼蛟肆虐,顿时就有分崩离析的趋势。

  方源化身成阎帝,身边万蛟嘶吼,冷眼旁观看着中洲蛊仙积重难返,九九连环不绝阵从核心开始,由内而外,不断崩溃。

  大阵崩溃带给中洲蛊仙强烈的反噬,一时间,不消方源出手,就重伤濒死无数。

  “方源他真的成功了。”武庸口中呢喃,面色有些复杂。

  “快,攻上去!”药皇大吼,一扫老年颓丧姿态,领衔冲锋,豪气万丈。

  “由我来对付凤仙太子,你们快去。”

  寄托着不败福地的毛脚山,显露出来。

  “想要修复宿命蛊,哼,痴心妄想!虽然摧毁不败福地有些可惜,但就此打住罢。”方源狞笑一声,身手一指,宛若帝皇,身边无数剑蛟俯冲而下,直似千军万马!

  “有我在,方源你休想!”关键时刻,一个身影出现,阻挡在万千鬼蛟之前。

  八转炎道强者——厉煌!

  仙道杀招——阳莽背火衣!

  无数鬼蛟还未近身,就被醉意灌满,纷纷自燃起来。

  “有我厉煌在此,绝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人冲过去!”厉煌呐喊。

  “是么……那就让你尝尝万剑鬼蛟的连招吧。”方源眼中寒芒爆闪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万一鬼蛟剑!

  几个呼吸的时间,万千鬼蛟凝聚化一,形成一柄庞大的漆黑龙纹魂剑!

  魂剑悬停半空,只把剑尖对准厉煌,却不刺下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落魄印!

  方源打出落魄印,正中魂剑。

  下一刻,魂剑迅猛飞刺而下。

  厉煌犹豫了一下,魂剑的速度虽然惊人,但依凭他的速度还是可以躲避的。

  但是现在,他不能躲!只有直面硬抗!

  魂剑悄然无声,直透厉煌而过。

  火焰消散,厉煌的脸色变成死人一般的苍白,他睁大眼睛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,一头栽倒下去,宛若断了线的风筝。

  “敢挡我两招合一?勇气可嘉,也愚不可及。”方源淡漠地瞥了一眼。

  厉煌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