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二十五节:人族战旗!

第七百二十五节:人族战旗!

  方源这一扑,凶狠绝伦,更携带着万一鬼蛟剑,魔威浩荡至极。

  陈衣仰望天空,看到如此威势的方源,只觉得天都向他倾轧下来,浑身肌肉不自禁地颤抖起来,挡无可挡,避无可避!

  “那就无须挡,无须避了。”已是强弩之末的陈衣淡淡一笑,挺起胸膛,坦然面对死亡。

  “陈衣大人!”白沧水等蛊仙大声呼唤,想要过来救援。

  但池曲由、翼浩方等人紧随方源身后,相继出手,挡下这些援兵。

  巨大的鬼剑呼啸而过,穿透陈衣的身体,余威不减轰中毛脚山。

  下一刻,毛脚山分崩离析,而陈衣也丢了性命,他的尸体无力地向下方落去。

  “陈衣也死了!”南疆、北原诸仙心头大震。

  方源连斩两位天庭强者,赫赫凶威,已深入人心。

  然而。

  “毛脚山不在了,但不败福地还未破坏!”方源眉头紧皱,看着脚底下的一堆山石废墟。

  天庭侦测到不败福地的具体位置,但无数年来都从未闯进去过,乃至于只好运用人道手段,借力不败福地,抽取出成功道痕。

  如今,方源急切之间也无法伤害到不败福地,就更别提毁灭福地了。

  就在陈衣战死不久,天庭战场中亦有一位蛊仙牺牲。

  袁琼都!

  他盘坐在地,含笑而亡。

  随着他的死亡,监天塔顶部开始漫溢出一股圆满健康的气息来。

  “这是九转仙蛊的气息。”

  “宿命蛊!!”

  “袁琼都仙友已是牺牲了……”

  “如此说来?!”

  这股气息的出现,让整个天庭战场都为之一滞。长生天一方面色大变,而天庭众仙俱都双眼放出精光,满脸都是惊喜之色。

  “该死!失败了么。”冰塞川狠狠一咬牙,“撤!”

  七极荒都留下,劫运坛则开始后撤。

  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?”不败福地战场中方源顿时有感。

  “哈哈哈!”龙公放声大笑,也不去阻止劫运坛。

  他来到监天塔内,进入塔顶。

  “宿命蛊,宿命蛊……”龙公口中呢喃,双眼迸流出泪水。

  他太过欢喜,太过激动了。

  他亲眼所见,完整的宿命蛊就在他的眼前!

  多少年的期盼渴望,多少年的朝思暮想,终于在这一刻,成真了!

  对于龙公而言,修复宿命蛊的意义远比其他天庭成员,要更加重大,更加复杂。

  因为当初,就是他亲手教导出来的徒儿,将宿命蛊伤害!

  “洪亭啊,你铸成的大错,为师终于为你弥补上了。不负天庭,不负人道!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

  龙公洪亮的声音,旋即从监天塔传遍整个天庭“一百多万年!我天庭终于再次掌握了完整的九转宿命蛊!”

  哗!

  下一刻,天庭蛊仙们群情奋起,齐声欢呼,有人振奋得满脸通红,有人则在落泪,有人带着极其满足的微笑寿尽而亡。

  天庭士气爆涨到了极点,而长生天一方冰塞川等人无不脸色灰白,加紧撤离。

  大局已定!

  事不可为!

  长生天入侵天庭时决然凶猛,撤退时也果敢决断。

  三百多万年前。

  中洲,气息峰。

  此峰不是山,或者更准确地说,只是一座山头。

  山峰中蕴含浓郁的气道道痕,别有神妙。山峰能自主喷吐雾气,如人一般呼吸吐纳。

  每隔数十年或者上百年,便会飞走,挪移他处,继续呼吸吐纳,如此循环往复。

  气息峰数量不多,大多有主,这座气息峰也是如此。

  它的主人正是元始仙尊,不过此时的他还只是一位七转蛊仙而已。

  蛊仙元始在气息峰中修行,借助气息峰的吞吐气息之能,感悟气道的精妙神华。

  这一天,他忽然从密洞中缓缓睁开双眼。

  原来是有凡人蛊师,闯上了他的气息峰。

  他有些诧异。

  要知道他一心修行,逍遥秉性,无拘无束,只想参悟大道,不想被外事干扰。因此他不仅在气息峰,就连在气息峰之下的山峦都做了不少布置。

  别说是凡人蛊师,就算是多数蛊仙来到此地,也未必能发现他元始的存在。甚至就连气息峰的神异,也会视而不见。

  “如今却闯上来一个凡人蛊师……有趣有趣。”

  元始蛊仙有了兴趣,便现身来到这位蛊师面前,但他还未开口说话,那凡人蛊师就叩首道:“蛊师余祭,拜见元始上仙!”

  “哦?你居然知晓我的名号?说吧,是受哪个仙友的指点?能让你凭借蛊师之能,闯过我布置的关卡?”元始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。

  单凭一个凡人蛊师,如何有这等能耐,他认定对方背后,必定有蛊仙出手暗助。

  但蛊师余祭却是摇头:“元始上仙,小人并未得到任何蛊仙的指点,而是凭借宿命蛊的指示而来。”

  “宿命蛊?哼,你休得胡言乱语。此蛊高达九转,被石人王庭保管,数位八转石人蛊仙终年看管,你……”元始还未说完,忽然双眼瞪大。

  凡人蛊师余祭双腿跪在地上,而双手则捧着一只蛊虫。

  九转气息洋溢,不是宿命蛊,又是哪个?

  一瞬间,元始也有些乱了方寸,平静的心湖掀起惊涛骇浪。他强自镇定下来:“余祭,你且起身,你是如何偷得这只宿命蛊,又千里迢迢将此蛊带来我处?”

  “还有你说你受到宿命蛊的指引?但据我所知,任何一个蛊仙都不能利用宿命蛊,唯有天道方能驾驭此蛊。你究竟有何能耐,能够利用宿命蛊?”

  余祭便一五一十地道:“小人乃是石人一族太上大长老的爱孙的奴隶,一直暗中替代主人,负责清扫石人圣殿,保持宿命蛊周围的清洁。也不知哪一天,小人发现只要靠近宿命蛊,就能感知到宿命的安排,一切生命的轨迹。”

  “小人正是因此得到了宿命蛊的指点,知道了许多将来的事情,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然后,小人便趁着羽民蛊仙暗中潜入石人圣殿,被发现后引发的动乱,将宿命蛊带走。利用石人圣殿中的暗道,逃之夭夭。”

  “宿命蛊在小人手中,竟主动收敛气息。途中虽然惊险重重,但不管任何蛊仙或者手段,小人都能通过宿命蛊提前获知,并且有充分的准备成功躲避。因此一路有惊无险,终是寻到上仙你的跟前来了。”

  元始听了这番话,不由地打量蛊师余祭。

  余祭说的轻松,但瞧他满是伤痕,就可见他这一路行来,有多么的艰难困苦。

  “你不必谦逊,在我看来,你虽然是借助了宿命蛊,但以凡人蛊师之能做到这种地步,也是你有勇有谋!”元始夸赞了一声,神情温缓下来。

  他又问道:“那你又是为何,要千里迢迢将这宿命蛊盗取,又将它带到我这里来呢?”

  余祭便道:“启禀上仙,非是小人盗取宿命蛊,而是宿命蛊自己想要过来,投入上仙你的手中。上仙你便是宿命蛊的主人,这点小人已从宿命蛊上看到。不仅如此,上仙你还是……嗯,还是请上仙您亲自体悟一番吧。”

  说着,余祭将头垂下,双手抬高,将宿命蛊献给了元始蛊仙。

  元始将信将疑,接过宿命蛊的那一刻,他的眼中闪电般地闪过无数的影像,海量的信息灌输到他的脑海当中去。

  他顿时恍然,一切大悟!

  “原来并非是余祭能利用宿命蛊,而是宿命蛊让他看到了天地变动,万物的生命轨迹。”

  “在宿命当中,争霸五域的异人各族,都将衰落下去。而人族会取而代之,成为天地主角,将各大异族踩在脚下,成为新的霸主!”

  “人族当兴!”

  “而我,还有这位蛊师余祭,都是带领人族崛起,接下一切异族大能挑战和镇压的关键人物。”

  明白了一切,元始震惊,又夹杂着欢喜。

  他没法不欢喜!

  因为他也是人族中的一员。

  虽然他成就了蛊仙,但人族的地位却很低下,绝大多数的人族都是奴隶,被各大异族恣意买卖、凌辱、压榨。

  不仅是人族的凡人和蛊师,就是人族的蛊仙,也在蛊仙的交流圈中地位低下。很多人族的蛊仙,甚至仍旧是异族的奴隶!

  像元始这种在野的人族蛊仙,人身自由,但没准有一天就会受到多名异人蛊仙的围剿。若是不幸被俘虏,搞不好也会沦为异族的奴隶!

  “我是多么想抗争,但就算已经成了七转蛊仙,也不是许多异族蛊仙强者的对手。所以,我才一门心思苦修,想要为人族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流派啊。”

  “而现在宿命蛊中已有展示,未来是属于我们人族的。将来的我更是人族蛊仙的领袖,开创出气道,带领人族崛起!”

  “人族当兴!”

  “这是天意!这是大势!这是人心啊!”

  想到这里,蛊仙元始满脸振奋,捧着手心里的宿命蛊,哈哈大笑。

  他喜极而泣。

  余祭也咧嘴开怀,他也是人族中的一员。

  人族受到异人各族的压迫,久矣!苦矣!

  长叹一口气,元始收拾情怀,他深深地望着手中的宿命蛊,感叹道:“余祭啊,你是我人族的功臣!大功臣!”

  “你带出了宿命蛊,即便我们催用不了,但这就是一个最大的旗帜。不瞒你说,我早有抗击异族的心。但我们的人族蛊仙数量稀少,但更困难的是,这些人族蛊仙还大多都是奴隶,他们为奴为婢,宛如蝼蚁,没有一丝尊严,却又不敢冒犯他们的主人。因为他们知道,和异人各族相比,他们是多么的渺小,人族是多么的脆弱!”

  “但是现在,有了这只宿命蛊,我们就能昭告天下,就能让所有的人族蛊仙明白将来是我们的,人族当兴!!”

  “宿命蛊将唤起他们早已丧失的勇气,唤起他们心中的希望,唤起他们抗争的精神!并且将所有的人都团结在我们的身边。”

  “这是一面旗帜!”

  “这是一面我人族崛起,争霸天下的战旗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