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二十八节:众目睽睽

第七百二十八节:众目睽睽

  中洲,雷峰山脉。

  轰!

  巨大的炸响,响彻方圆数十里。

  三位蛊仙正在厮杀。

  “留下电解铁星花,否则就算我死了,也不会让你们两个好过!”中洲蛊仙糜蓝光怒吼。

  而他的对手有两个。

  一位文士装扮,大袖飘飘的中年男子,另一位则是个头矮小,相貌猥琐的青年。

  前者是东海蛊仙大藏仙人,七转修为,专修信道。后者则是中洲本地蛊仙,六转人物剑一生。

  大藏仙人皱起眉头,语气不耐,眼中怒光隐现:“糜蓝光,你为了一朵电解铁星花至于追我这么久么?是,我承认,这份信道、雷道的仙材,是由你亲手培育而出,乃是世间前所未有之物。我是见猎心喜,和你同样修行信道,所以偷偷拿来一朵,想要回去后研究一番。”

  “我实话告诉你,你若再只为了一份七转仙材苦苦相逼,那我就只要和你开战,拼个你死我活!也好教你领略到我东海蛊仙,不是那么好欺负的!”

  此话一出,顿时就引起剑一生的吹捧:“大藏仙人前辈,你说的太在理。咱们早该如此,把这个糜蓝光解决掉。否则的话,让他就这样一路吊在我们后面,我们接下来什么买卖都做不成了。眼下的情况,可是千载难逢的时候啊!”

  大藏仙人看了剑一生一眼,勉强点头道:“只好如此了。”

  虽然大藏仙人修为有七转,而剑一生只有六转,但后者却是中洲出了名的散仙,擅长一手剑遁杀招,非常滑溜,也是中洲的地头蛇。

  正是因为他出动现身,告知大藏仙人糜蓝光的藏宝之地,大藏仙人这才知道有这么一份奇特的七转仙材电解铁星花。

  大藏仙人修行信道,大感兴趣,便和剑一生一道,趁着中洲战乱,四处烽烟的良机,偷取了一份电解铁星花。

  结果在这过程中,被糜蓝光发现。大藏仙人贼行泄露,不由气弱,不想动手,被糜蓝光一路追杀。

  糜蓝光看了看大藏仙人,又看了看剑一生,冷笑起来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接下来,他便说出一番让大藏仙人大感诧异的话来。

  “大藏仙人,你虽是东海蛊仙,但也是信道有名的强者,我久闻你名,但你却被剑一生这贼子骗了。我谷中的电解铁星花有十三朵,被你偷取一朵,被剑一生摘了三朵,其余的都被他用剑道手段毁了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剑一生大笑:“糜蓝光,你这样明显的挑拨离间,未免手段太过拙劣了吧?”

  但下一刻,大藏仙人却掉头怒视着他:“剑一生,你干的好事!”

  剑一生心中顿时咯噔一下:“不好,他们俩都是信道蛊仙,暗中交流我发现不了。恐怕大藏仙人已经相信了证据。”

  剑一生也是果断,既然再晃点不了大藏仙人,当即就奸笑一声,身形如剑,划破长空而去。

  大藏仙人和糜蓝光都惊了。

  “这剑一生居然已经提升到了七转修为了!”

  “这才他真正的速度吗?好快!”

  大藏仙人心中惊怒,他居然被剑一生耍了,当做枪使,现在剑一生夺走了比他更多的好处,还把他留下来抵挡糜蓝光。

  “糜兄,那多电解铁星花我立即还给你,放心,我连根拔起,还给你后你重新栽种,会方便至极。并且我还会赔偿你相当价值的资源。”大藏仙人深呼吸一口气,满脸严肃地道。

  糜蓝光沉吟一番,扬起眉头问道:“条件?”

  大藏仙人冷哼一声:“你我联手,对付剑一生。”

  他是恨极了剑一生。

  糜蓝光也同样如此。

  他了然一笑,伸出手来:“能和东海同道联手,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于是,两人当即设下了盟约,一起合作追杀剑一生。

  令他们俩感到愤怒的是,剑一生虽然逃走了,但其实逃的并不远。显然,他是想让糜蓝光和大藏仙人龙争虎斗一番后,自己再及时地杀回来,得渔翁之利。

  此刻见到糜蓝光和大藏仙人联手,剑一生虽然惊怒,但并不慌张。

  他甚至还发出嘲笑:“我的剑遁之法,在六转时就让无数七转蛊仙徒呼奈何。如今此招也随之提升到七转层次,你们想追上我,下辈子吧!”

  说完,剑一生催动剑遁杀招,扬长而去。

  糜蓝光、大藏仙人大声咒骂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一生逃窜。

  不过片刻之后,轮到剑一生暗暗叫苦了:“糟糕!我的剑遁之法虽然迅猛,却不能持久。偏偏这两人都是信道蛊仙,最擅长收集信息和线索,因此能追踪到我!”

  糜蓝光和大藏仙人都恨极了剑一生,对他紧追不舍。

  每当危机时刻,剑一生便催动剑遁杀招,暂时脱离。

  但不久之后,又会被糜蓝光和大藏仙人追杀上来。

  剑一生大叫:“你们这样追有意思吗?我们积累的仙元都要消耗,到那时你们都损失惨重。”

  糜蓝光冷笑:“我们三个七转,就属你最新晋升,你能有多少仙元储备?这一次就算是耗,也要把你这祸害耗死!”

  大藏仙人点头,大声附和:“不错!也要知道东海蛊仙不是那么容易欺哄的!”

  剑一生急得破口大骂:“糜蓝光,你我好歹也是中洲蛊仙,一域的家乡人,你居然胳膊肘往外拐,联合外域?”

  糜蓝光呵呵冷笑:“大帽子就不要抛了,你今次得罪了我,是死定了!”

  剑一生只要再次剑遁飞走。

  双方追追停停,大藏仙人忽然道:“不好,他诡异地停下来不动了。似乎是发现了我在他身上中下的手段。”

  他丢失了对剑一生的感应。

  很快,他和糜蓝光就在一处山隘中,发现了剑一生的右臂。

  剑一生也是发了狠,意识到不妥后,把自己的右臂直接斩断了下来。

  大藏仙人脸色铁青,看向糜蓝光:“接下来就只好看你的了!”

  “放心。”糜蓝光笑了笑,“这边走。”

  两人继续追杀。

  有几番交手,剑一生脸色苍白,无力叫骂,感受到了死亡压力。

  渐渐的,他的仙元储备见底。

  “我就要死了,但我不甘心!”

  “大藏仙人的手段被我破了,但你糜蓝光究竟用了什么手段,能够始终追得上我?”

  “我敢来招惹你,对你的手段也有多少了解,自问可以应对。但现在我居然连你的手段是什么,都发现不了!”

  “你能在我死之前,把真相告诉我吗?”

  糜蓝光冷笑:“休想!你就做一个糊涂鬼上路吧。”

  但下一刻,剑一生怪啸一声,再次施展剑遁杀招,迅速逃走。

  “这家伙真是太狡诈了!”大藏仙人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“放心,我有手段,除非他逃出中洲,否则绝逃不出我的侦查。”糜蓝光自信地笑了笑。

  大藏仙人目泛惊异之色,他感叹道:“糜兄的手段,我是钦佩的。不说剑一生,就算是我也没有发现兄台的手段,真是厉害!”

  糜蓝光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大藏仙友你误会了,这不是我的手段,而是元莲仙尊的手笔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天庭之谜,讳莫如深。但偏偏此招,我还是知晓一些的。我们一边追,一边详细说说罢。”

  大藏仙人点点头,竖起双耳,专注倾听。

  他知道糜蓝光原本是风云府的雷道蛊仙,乃是天庭下宗的成员。只是后来,他违背了门规,被废去修为,逐出了门派。而后重修信道,又再次成为七转蛊仙。

  按照糜蓝光这种背景,知晓一些天庭秘密并不奇怪。

  糜蓝光继续道:“此招名为众目睽睽,乃是人道杀招,由元莲仙尊所创。此招基于人道杀招万众一心的基础上,能够让中洲凡人、蛊师、蛊仙视野共享。只要某人看到剑一生的遁光,或者发觉他的一丝踪迹,我都能通过众目睽睽,间接地获取信息,从而把他揪出来。”

  大藏仙人恍然:“原来如此。众目睽睽此招真是玄妙,当然,万众一心更是如此,他居然让人能够明白彼此心意,确定敌我阵营,这就避免了内奸的隐藏。等等!”

  忽然,大藏仙人骤停下来,用一种惊悚的目光瞪视糜蓝光。

  既然糜蓝光能够借助众目睽睽杀招,那么他就一定是在万众一心的笼罩下。

  他是中洲正道阵营,绝不会和自己这位中洲的入侵者合作,那么剩下来的可能就是……

  “哈哈哈,大藏仙人你中计啦!”剑一生身形显露,哈哈大笑。

  和他一同显现的,还有不少中洲的散仙。

  大阵忽起,将大藏仙人罩住。

  原来一切都是一个局,而糜蓝光的电解铁星花,就是吊起大藏仙人这条大鱼的鱼饵!

  与此同时。

  天庭战场。

  这一场旷世的大战,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!

  方源等人冲向监天塔,而龙公则被帝藏生暂时纠缠。

  若是方源等人冲破监天塔,由方源摧毁宿命蛊,那么天庭此次炼蛊大计将彻底失败。

  但若是方源摧毁不了宿命蛊,南北诸仙因为此次冲锋带来的糟糕站位,将会迎来天庭蛊仙四面包围,形势会非常不利。

  “这是最后的机会,一定要……”方源心中刚升腾起这股决心,下一刻,监天塔就绽射出白光来。

  九转仙道杀招——命败!

  “两次命败之间的时间,已经缩短到如此程度了么?!”方源大感震惊。

  几乎一瞬间,白光全数消退。

  战场上的形势,产生了大惊变。

  方源一方数座仙蛊屋彻底摧毁,屋内的蛊仙尽皆横死,紧随方源身后的两位八转蛊仙一位重伤濒死,一位当场昏迷。其余诸仙无不人仰马翻,伤势不轻。

  “命败杀招的威能,竟恐怖如斯!”

  “之前在南疆战场上,明明没有这等威能的。可怕!完整的九转宿命蛊真的太可怕了。”

  “这才是监天塔真正的威能吗?完全无法抵御啊!”

  南疆、北原诸多蛊仙心若死灰,斗志沦丧。

  反之,天庭蛊仙还有中洲无数观战者,看到这样的一幕,无不欢呼高歌起来。

  “天庭威武!”

  “打死这些入侵者,让他们血债血偿!”

  “有这样的手段,我中洲必胜无疑。”

  借助众目睽睽杀招,看到了这样一幕,无数中洲人欢欣鼓舞,士气飙升。

  天庭神威,深刻人心。

  “妈妈,为什么那个人不倒呢?所有的魔头中,就剩下他没有倒呢。”一位女童摇晃着母亲的手,不解地问道。

  即便是凡人,也能洞悉观察到战况。

  可惜女童的母亲,只是一个凡人,她也不解地摇头:“娘亲也不知晓呢,不过孩子你尽管安心,我们中洲可是受着蛊仙的保护,不会失败的!”

  “方源……”

  “是了,他是天外之魔啊。”

  “他可不是普通的天外之魔,而是完整的天外之魔。所以命败杀招,对于他而言,根本就是清风拂面。”

  呆愣了片刻,南北诸仙渐渐反应过来。

  此时的方源,已经被监天塔内飞出的天庭蛊仙纠缠住,无法接近监天塔。

  但是!

  方源的存在,就像是一颗火星,投在了南北诸仙的心中。

  一瞬间,即将熄灭的斗志之火,又再次燃烧起来。

  “只有他了啊!”

  “是的,我们有——方源!”

  “虽然和他仇深似海,但是……”

  南北众仙的眼中,再次闪耀起了光辉。

  “士气居然回升了?”天庭蛊仙诧异。

  “快,打杀了方源!”龙公刚刚下令,就旋即被帝藏生一口咬中。

  但是不管帝藏生如何磨牙,龙公身躯坚硬,只被磨出几缕伤痕,一片火花。

  与此同时,武庸的命令顺着宝黄天过来:“南联诸仙听令,全力协助方源,攻破监天塔,摧毁宿命蛊!”

  冰塞川也反应过来:“帮助方源,这是我们最后的冲锋!不成功,就是死!杀上去啊!”

  “这是?”缠斗中的方源感受到背后的力量,他的眼中有精光亮起。

  杀意在瞬间沸腾!

  他大笑一声,声音传遍战场:“很好,接下来,都来阻止我吧!不是你死就是……我亡!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