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五十一节:八转水炼仙蛊

第七百五十一节:八转水炼仙蛊

  琅琊地灵叹息一声,继续道:“每一位尊者,都是无敌的人物,才情、天赋惊鬼骇神,绝不能用任何的常理来判断他们。这种低估,对于我们自己是愚昧的,对于他们则是侮辱!”

  方源点头,他不禁回想起上一世的大战。

  每个尊者的出手,几乎都能轻易地改变大局,倾覆所有蛊仙之前一切的努力。

  想想龙公是多么的强大,但是遭遇尊者手段,根本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!

  “单论道痕而言,八转、九转的道痕规模相差并不那么巨大。但实际上,八转和九转蛊仙之间差距巨大到令人绝望,这完全是因为人和人不同啊。”

  “蛊是天地真精,人是万物之灵。没有无敌的蛊虫或者杀招,只有无敌的人物……”

  “想想无极魔尊,他六转的时候道痕就有八转的规模,那么当他成为九转,道痕规模会有多少?”

  方源觉得自己无法估计。

  一切的修行常规、常理,对于尊者而言,都是不适用的。

  红莲魔尊能够无限重生,无极魔尊道痕之多惊世骇俗,星宿仙尊算计天地影响历史……

  这些尊者都是不可揣度的。

  至少目前,对于方源而言,情况就是这样。

  事实上在琅琊保卫战,方源杀死了雷鬼真君、陈衣,抢走了凤九歌的定仙游蛊。但真正最大的战果是什么?

  是消耗掉了元莲仙尊的一记手段——

  来因去果杀招!

  上一世,陈衣就是依靠此招,死守不败福地,争取到了关键时间,让方源、武庸、冰塞川等人硬生生止步,错失了最后的翻盘机会。

  “现在我提前消耗掉了来因去果杀招,但谁知道这些尊者的手段还有多少!”

  “说不定因为我重生造成的影响,会触发更多的尊者手段。”

  “单靠重生的优势,不断积累下来,我会比上一世更加强大。然而还是很不保险,谁知道会不会在关键时刻,忽然出现一记尊者的手段?”

  “要想摧毁宿命蛊,单靠自己不保险,还得搜集一些尊者的手段,方才稳妥啊。”

  方源心中不断思量谋划。

  几天后。

  南疆,掠影地沟。

  这里曾经是影宗的营地,被方源占据过。后来南疆蛊仙联合追杀,包围了此地,方源自爆了大量纯梦求真体,形成梦境,成功拖延了时间,最终逃出生天。

  因而这里遗留下来了大量的梦境,南疆蛊仙便在这里布置了大阵,对梦境加以看管和研究。

  方源悄然来到了附近。

  他催动一记炼道杀招,立刻引起绵绵细雨,洒落在南疆蛊仙的大阵之上。

  大阵运转起来,抵御细雨。

  “是何人攻我?”

  “哼,我们有此大阵固若金汤!”

  “没错,任何人要攻略这里都是妄想。”

  镇守在这里的南疆蛊仙主要有羊三目、池囚、夏繁三位,遭受神秘攻击,他们立即警惕起来。

  很快,他们就轻易地发现了方源。

  方源并没有遮掩身形的意思,事实上施展了这么一记仙道杀招,气息不断地喷涌而出,他也无法遮掩。

  能够完美遮掩杀招气息的,方源见过的只有武庸一人。

  不过,方源还是动用了见面曾相识杀招,改变了自己的容貌。

  若是真面目示人,还不把镇守这里的蛊仙吓坏?

  “是一位七转蛊仙!但不知是什么人,他的气息属于南疆,应当是哪个隐修的蛊仙罢。”大阵内,夏繁辨别不出方源的真面目,以猜测的口吻道。

  此时,琅琊本源已经彻底解封,被方源吞并,方源成为了真正的八转蛊仙。

  但他故意变化,仍旧伪装成七转气息。

  他的见面曾相识杀招,在上一世的最后时间段得到了很大改良。现如今南疆蛊仙根本无从发觉真相。

  为了防止墨水效应增强,保住自己的重生优势,方源还是选择了和上一世一样,仍旧攻打这里的防备仙阵。

  同时,隐藏自己的八转修为,一是为了防备天庭,二是方便勾引南疆蛊仙。

  按照上一世的记忆,这般发展下去,南疆蛊仙便会组队追杀方源。方源若是暴露出八转修为,就绝对不只是夏槎一位八转蛊仙参与追杀了。

  方源当然要示敌以弱!

  细雨飘扬,很快扩大成中雨,渗透到大阵中去。

  阵中,池囚微微变色:“这是什么炼道杀招?竟是可以将我们的大阵炼化的样子!这样下去可不行啊。”

  方源吞并了琅琊福地,得到了长毛炼道真传,还有大量的仙蛊。

  其中原本有三只八转仙蛊,分别是水炼、强炼和升炼。

  三只仙蛊都是炼道蛊虫,单纯运用出来,没有丝毫的杀伤力,只是辅助性质。

  这其中,强炼仙蛊能够直接炼化他人仙蛊,原本是炼炉仙蛊屋的核心,但是在影宗入侵时被抢走了。此战八转的天元宝皇莲也受损,在战后跌落到了七转层次。

  八转升炼仙蛊一直是长毛炼道大阵的核心。

  而八转水炼仙蛊则藏身在炼水当中。一直以来,琅琊地灵都是动用此蛊和其他辅助蛊虫,组成仙道杀招,将琅琊福地的炼道、水道道痕,通过此招转化成炼水。

  琅琊地灵的计划是,将这些炼水积累起来,达到一定的程度后,就能形成炼海!

  炼海是人造的天地秘境,一旦成仙之后,便能自我补给,源源不断。

  这是一项相当浩大的计划,消耗的炼道道痕、财力物力、精力和时间都极其庞大。

  方源吞并了琅琊福地之后,立即明智地搁置了此项大计,将当中的水炼仙蛊取出来自用。

  眼前方源用的这个杀招,就是以八转水炼仙蛊为核心。方源采取了诸多蛊虫辅助,将八转气息遮掩,伪装成了七转。

  这也是示敌以弱的战术。

  “无妨,这等七转杀招,怎能坏得了我们的大阵。”池囚带着骄傲的语气道。

  这座大阵乃是池家铺设,池囚身为池家蛊仙,自然有一股傲气,对自家的仙阵十分自信。

  “看,大阵自行运转了。无需我们出手,就能完美地克制敌人,让这什么炼道杀招无功而返。”池囚笑着道。

  然而很快,池囚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。

  大阵已经变化了好几番,但不管怎么变化,都奈何不了炼道杀招。原本中等程度的降雨,已经成了大雨。

  大雨瓢泼,大阵被侵蚀得极其严重。

  不时有蛊仙汇报,语气和神情都非常焦急。因为大量的凡蛊都在雨中,被敌人炼化了去。

  偏偏这座大阵前期只能自行运转,不到万不得已,蛊仙没有操作的能力。

  这是南疆蛊仙汲取了义天山梦境大战的教训,为了防止类似方源这等内奸渗透,操纵仙阵的情况再次出现,而特意布置成这种样子。

  池囚束手无策,牙关咬紧,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道:“怎么可能?这究竟是什么炼道杀招,我族的大阵居然毫无用处?!”

  池囚简直要惊呆了。

  通常而言,炼道对于阵道并没有这么大的优势。

  但偏偏方源的阵道造诣也极其出众!

  还有更关键的一点,方源对这座守护大阵也非常熟悉啊。

  尽管上一世,这座大阵的确给方源造成了许多麻烦,但后来方源威逼利诱,令池曲由妥协,池曲由成了南疆最大内奸,将这座大阵的详细情况都告知了方源。

  池囚这可怜孩子绝对不会想到,己方大阵早已经是透明的,底细全部暴露了。而且充当内奸的,还是他家的太上大长老!

 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更何况方源催动的还是八转杀招。

  不一会儿,大阵中的南疆蛊仙们就如热锅里的蚂蚁,急得团团直转。

  “怎么办?怎么办!对方炼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!”

  “他究竟是何人?拥有这样的杀招,难怪有自信主动进攻。”

  “对方炼化蛊虫的速度越来越快了,我们跟不上他的速度。到了最后时刻,即便我们能够自主操纵大阵,恐怕也已经晚了。”池囚擦了擦头上的冷汗。

  “阵道果然是不中用。”夏繁冷哼一声,换来池囚的瞪视。

  夏繁不以为意,看向羊三目,建议道:“当务之急,就是我们派遣蛊仙出阵,干扰敌人施展杀招,为我方调换蛊虫,恢复大阵争取时间。”

  他是智道蛊仙,有着出谋划策的责任。

  羊三目点点头,他身为头领,在这个时候必须站出来:“那就由我出战,尔等策应。”

  方源虽然神秘,但是羊三目底气也很足。

  他是魂道蛊仙,在南疆七转中是知名的强者。而炼道这个流派,优势在于炼蛊,其他方面就弱于通常的流派了。

  夏繁作色欣喜:“或许由羊兄此次出马,就能直接斩杀了敌人,奠定战局呢。”

  羊三目瞥了他一眼,飞出大阵。

  他主动找上方源:“来战吧!”

  “呃!”羊三目战败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的强?”羊三目被俘。

  片刻后,大阵被方源攻破。尽管大阵有传送的布置,但方源采取的是炼道手段,直接炼化,首先破坏了大阵的传送能力。

  镇守在大阵的蛊仙一个都没有跑掉,都被方源生擒活捉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