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五十四节:池曲由要说服自己

第七百五十四节:池曲由要说服自己

  一片浅薄的深蓝湖泊,在苍翠的青山包围下,安静的宛若宝石。湖泊周围,都是洁白浑圆的石子、石块,形成河滩。

  正是南疆池家掌握的中型资源——摄心河滩。

  方源将里面的蛊虫都搜刮进自己的仙窍。

  五转摄心蛊有三千多只,四转则有五万,三转以下的摄心蛊规模多达百万。

  他又动用力道仙蛊挽澜。

  和上一世一样,此时的挽澜仙蛊仍旧是六转。

  片刻功夫,河水就像是被一片丝绸,被无形的巨手拈了起来,尽数投入到方源的仙窍之中去了。

  摄心河滩,环境特殊,充斥智道道痕,当然也有土道、水道、木道等其他道痕,充当基石,只是规模总量远不如智道道痕。

  方源收取的这片河水,也有着浓郁的智道道痕在。不过大部分的智道道痕还在周围的土地上。

  方源对此有心无力。

  他缺乏拔取土地的手段,这里的土地不是凡土,至少需要七转巅峰的土道手段。因为要克服土地中蕴含的智道道痕。

  并且这股手段还需要巧妙,不能将土地中的智道道痕破坏掉。

  破坏了智道道痕的土地,价值就很低了,等若将一幅绝世名画胡乱涂改,面目全非,和小二涂鸦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夺取和搬运自然界里的修行资源,也需要手段,破坏则相对容易些。

  这就像天庭攻略不败福地。天庭有摧毁不败福地的手段,但要从中汲取出成功道痕,就得花费大力气,利用人道仙招,举报中洲炼蛊大会,费时费力。

  方源出现,掠夺摄心河滩的消息,很快就传达到池曲由处。

  池曲由起先还有点心存侥幸:“情报属实吗?”

  很快,他心中的这点侥幸就被打没了。

  因为疑似定仙游组成的仙道杀招,还有方源如今名传天下的万蛟杀招,都是最好的明证。

  “方源这厮怎么会在摄心河滩突然出现?”池曲由眼角不禁微微抽搐,“难道他需要大量的摄心蛊?”

  方源虽然只是七转修为,但他不是普通的七转,他可敌八转,乃是特例!

  池曲由又想到宝黄天中那段影像:“如今的方源重获七转定仙游仙蛊,更疑似有偷盗仙蛊的手段。他要一心为难我们池家,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池曲由心中叹息。

  他必须承认,方源就是个大麻烦!

  定仙游仙蛊能让方源行动自如,需要特定的手段才能克制。

  方源战力可敌八转,因此大多数的池家蛊仙不能随意出战,必须是池曲由个人,或者是出动七转仙蛊屋。如此一来,哪怕池家是超级势力,能够拿出来的力量也就屈指可数了。

  “至于偷道的手段,应该不是方源的能力。”

  “此前方源并没有展现出这方面的手段,而当年长毛老祖可是和盗天魔尊合作炼蛊。琅琊福地中藏有一道盗天真传,方源借助琅琊福地的底蕴,这才抵御了天庭的入侵。”

  “方源吞并了琅琊福地,掌握盗天真传还需要一段时间”

  池曲由估算着。

  他觉得自己最近应该是运势不佳,方源这次忽然冒出来,居然主动找池家的麻烦。

  这不是倒霉是什么?

  尽管方源让池曲由感到相当头疼,但他不得不战。

  池家的利益,正道的身份,还有八转蛊仙的尊严,都迫使他要尽快出征,去击退方源。

  池曲由亲自出征,操纵着太宇寺,尽最大的速度来到摄心河滩。

  大阵被摧毁了,一片狼藉,残破不堪。

  海量的蛊虫没有了,摄心河滩再无之前的勃勃生机。

  河水也没有了,河滩干涸一片,惨不忍睹。

  甚至就连河滩山的石头块儿,也一个都不见了,都被方源打包带走,洗劫一空!

  池曲由脸色铁青,其余的池家蛊仙更是破口大骂,诅咒着方源以及他的十八代亲人。

  “这魔头胆子太肥了!”

  “这可是我族的中型资源点,这一次遭受劫掠,元气大损,数年都恢复不到旧况。”

  “唉……骂方源祖宗十八代是没有用的,他是天外之魔,另外这个世界的亲族都被他亲手杀死了。”

  池家蛊仙的咒骂声渐渐平息下来,眼前严峻的形势让他们都眉头紧锁。

  摄心河滩是毁了,但底子还在,因为方源无法将这片土地都挖掘带走。

  然而问题的关键是方源!

  方源还活着,他接下来会不会再出现?再向池家下手?

  池家蛊仙们还搞不明白的是,方源突然向摄心河滩出手,是为了什么?

  “等等,之前进攻掠影地沟,攻破大阵的神秘蛊仙,会不会就是方源呢?”有人提出这个怀疑。

  “嗯,很有可能啊。毕竟两者都是七转蛊仙,实力却超乎寻常。方源阵道造诣不俗,摧毁两处大阵,他是有能力的。另外,他吞并了琅琊福地,拥有炼道仙蛊,那神秘蛊仙不就是用的炼道杀招?”

  “但那神秘蛊仙若是方源,为什么之前进攻掠影地沟时,他还遮掩自己的相貌呢?而这个时候进攻我族的摄心河滩,却主动暴露了真容呢?”

  许多池家蛊仙想得直挠头。

  他们想不通。

  首先,根本没有证据,来证明神秘蛊仙和方源是同一人。其次,方源这次劫掠摄心河滩,也是动机不明,没有人知道他在发什么疯。

  “太上大家老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池家蛊仙没有议论出什么,只好来问池曲由。

  池曲由脸色缓和了一些,他肚子里早就咒骂开了,他也很想知道方源究竟在搞什么鬼!

  他们赶到这里来,但方源早就没影了。

  池曲由的处境很尴尬,很被动。

  但表面上,他必须维持住池家之主的威仪:“不要慌张,先查探现场,搜集线索。方源就算现在逃了,但这笔账我们池家记着,早晚有一天我们要让他千百倍地偿还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池家蛊仙们领命而去。

  偌大的太宇寺悬浮在半空中,并不遮掩澎湃的气势,彰显着池家声威。

  不一会儿,出去的蛊仙就都一脸忏愧地回来复命。

  方源的手脚太干净,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

  就算有一些线索,又能算得了他吗?

  池曲由自己心里都不抱希望,因为天庭都拿方源没有太多办法。池家擅长阵道,信道、智道都比较薄弱。

  “池家此次若要找回场子,就得花重金请信道大能搜集出情报、线索,再请智道大能推算。然后还要设计埋伏,讨伐方源,和方源交战……”

  “唉。”池曲由心中叹息一声。

  这个过程,他想想都觉得气馁。

  因为代价太大了,风险太高了,收益还很不明显。

  能够对付方源的信道、智道大能,当然只能是八转蛊仙。这种人物要请他们出手帮忙,池家必须耗费巨大代价。

  找到方源后,池家还要和方源交手,能不能收拾掉方源,还是两说的话!

  雷鬼真君要收拾方源,自己的三根胸骨挂在宝黄天中。天庭要入侵琅琊福地,琅琊福地被方源吞了,凤九歌的仙蛊被方源盗了,紫薇仙子主动公开地坦诚,承担战败责任。

  他池家有什么?

  是,池家是超级势力,但是和天庭相比呢?

  天庭都拿方源没有办法,紫薇仙子恨方源入骨,又能如何?

  “方源虽然只是一个人,但他兼修多道流派,根本没有短板。他本人狡诈阴险,凶残狠辣,连武家武庸都被他耍得团团转。之前南疆正道联合追杀,都被他逃出生天。我带领池家,就想找他的麻烦?呵呵。”

  池曲由心里很愤怒,但同时也很无奈,很悲凉。

  方源成长得太快了,已经让池曲由感到深深的忌惮。

  “方源虽然只有七转修为,但比通常的八转蛊仙都要麻烦。寻常的八转蛊仙,专修一道,没有深厚智道造诣,更没有定仙游啊。”

  “如果方源就此收手,不再动我池家的资源,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  池曲由心中连连叹气。

  他已经决定收手了。

  摄心河滩是损失了,但底子还在,还可以经营下去。

  说得大气一点:一处中型资源而已,池家还赔得起!

  “当然表面上,我得激烈悲愤,占据大义,义正言辞,将声势搞大,不能堕了池家名望。”

  “但暗地里,还是约束自家蛊仙,严加防备,以经营和修行为主。”

  “若是这个期间,方源对其他势力的资源下手,那就最好不过了!”

  片刻后,池曲由思谋已定,他艰难地说服了自己。

  要让堂堂一位八转蛊仙,带领着一个超级势力,暗中向方源低头,这并不容易!

  但池曲由是一个英明的领袖,具备大局观念。和方源这种人死磕是没有好处的,池家动员全族,全力出手,的确能够给方源带来巨大的麻烦,乃至生命的威胁。

  但池家也必然会付出巨大的,乃至惨重的代价!

  这种情况,若是发生在北原,很可能就全族激愤,想个毛,直接干!

  但在南疆……冷静点,日子还过不过了?

  失去了一个中型资源,我们池家还有其他的中型资源,还有数量更多的小型资源点,大型资源点,巨型资源点!

  我们还能活得很好。

  面子损失了一些,但里子还在呢。

  出头的椽子先烂。池家若是全力和方源死磕,把自己害了,拼个两败俱伤,让其他超级势力渔翁得利,怎么办?

  池曲由吐出一口浊气,像是要把心中的憋闷和郁愤,都随着这口气吐出去。

  他的心情渐渐缓和下来。

  “报——!方源再次出现在我族云竹山脉,他打爆大阵,我族两位蛊仙不敌败退,现在方源正在大肆搜刮各种资源,其中就有刚刚成型的野生木道仙蛊一只!”

  池曲由闻言,顿时面色一僵。

  刚刚平复下来的心,瞬间被升腾喷涌的怒火填充。

  “方源,我日你个先人板板!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