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六十九节:被解决的巴十八

第七百六十九节:被解决的巴十八

  影无邪等人顿时面色肃穆起来,眼中精芒四射。

  一些异人蛊仙则有些迟疑,心想:怎么现在就动用最强手段,未免有些早了点吧?

  方源却是有上一世的记忆,他知道夏槎其实暗中探查出许多大阵奥妙,只是隐忍不发而已。上一世她忽然爆发,结果令白兔姑娘阵亡,方源一方好生狼狈。

  这一世,方源当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。

  “那我们先对谁下手?陆畏因,还是夏槎?”白凝冰问道。

  改良后的年流伏诛阵有一记最强手段,乃是一道银白光柱,每次只能照定一人。但凡蛊仙被其罩住,所经历的时间便会延缓放慢无数倍,让人猝不及防。

  陆畏因乃是当代乐土传人,手段超绝,深藏不露。

  而夏槎则是宙道大能,能勘破大阵,对整个年流伏诛阵威胁十足。

  这个选择并不好做。

  因为一旦这个手段暴露开来,剩下的蛊仙就会有所防备,想要再中,当中的可能性就会暴降。

  方源的回答十分干脆:“不是陆畏因,也不是夏槎,是那位‘七转’蛊仙!”

  巴十八仍旧隐藏在人群当中。

  又一头太古年兽顺着漩涡巨门,冲进了战场。

  巴十八眼角抽搐了一下,硬生生忍耐住了真正动手的冲动。

  “这大阵仍旧牢固,我还需隐忍!”

  “待我真正出手之时,必是最关键的时刻,我要打方源一个狠狠的措手不及,让他露出破绽,从而奠定此战胜局!”

  刚想到这里,靠近他的某头上古年兽猛地僵住,里面的纯梦求真体自爆,梦境迅速漫溢而出。

  巴十八心中警兆大起:“嗯?”

  在这一瞬间,一道银白光柱猛地发出,照在他的身上。

  “怎么?!”巴十八眼眸缓缓、缓缓地瞪大起来,他的时间被放缓了许多倍。

  而在他的视野里,外在的一切忽然疯狂地快进,原本梦境离他就近,被这一段快进,直接漫过了他的全身。

  “我……”巴十八想爆粗口,但这都没有来得及!

  他被梦境淹没,沉入梦中去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啊!这是梦境。”

  “巴十八大人?!”

  “可恶,方源识破了大人的身份!!”

  南疆群仙动容,许多人惊得吼叫起来。这一击来的太快太突然,把他们的身心都震荡个彻底。

  “竟然还有第三位八转蛊仙?!”方源麾下的蛊仙们纷纷惊悚。

  巴十八被困的最后一刻,泄露出了他真正的八转气息。但是没有用,一切都太晚了。

  看到这一幕,夏槎气得要吐血。

  他们隐忍下来的底牌,没想到已被方源识破,巴十八一直划水,还未真正贡献出自己的力量,就被方源提前收拾了!

  夏槎怒了!

  她尖叫一声,身体周围骤起狂风暴雨。

  咔嚓嚓,电闪雷鸣。

  这些幻景骤然浓缩,形成一柄扇子,握在她的手中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夏扇!

  上一世,夏槎就是凭借此招,打得方源一方狼狈不堪,年流伏诛阵濒临崩溃,方源等数人重伤,白兔姑娘阵亡。

  这一世呢?

  “我扇!”夏槎发狠,用力一扇。

  大风飙飞,呼啸而起。

  “好,等着你呢!”方源冷喝一声,双眼神光绽射如电。

  大阵被他调动起来,发出嗡嗡嗡的声响,散发出璀璨的漫天银光,将扇风尽数吸收、消融。

  “嗯?!”夏槎瞪大双眼,震惊无比。

  她寄予厚望的攻伐大招,居然、居然无效?!

  “再来!”她又用力扇了第二下。

  大风呼啸,气势磅礴,一路过去,年兽无不被扇成齑粉,太古年兽亦是把持不住,被狂风卷跑。

  然而下一刻,银芒再现,挡下一切狂风。

  夏槎:“……”

  她脸色铁青,心中充斥着某种极其不妙的猜想,发疯一般连连猛扇。

  呼!呼!呼!

  风声史无前例的咆哮起来,掀起恐怖的攻潮。

  然后在银光之下,风声在瞬间熄灭,前一刻毁天灭地般的威势,仿佛是一个幻觉!

  夏槎微微张口,呆愣了一个呼吸,这才尖声叫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  是啊,这不可能。

  这种情况明显是被针对了,不仅如此,她的夏扇杀招更是被完完全全的破解了!

  天可怜见!

  夏槎心中叫屈:这一招夏扇她可是很少用的,怎么会被方源洞悉,并且直接破解了?!

  这是梦吧?

  根本一点合理性都没有啊!

  当然很合理啊……

  上一世,方源不仅完全掌握了夏扇杀招,而且还进一步将它进行了改良,超越了夏槎。

  所以,夏槎引以为傲的底牌,在方源眼中,却是浅薄的初级版本而已。

  这一世,方源针对夏槎的杀招,改良了年流伏诛阵,夏槎的威胁降至谷底。

  之所以放任她蹦跶下去,方源是要借助她的手来削弱年兽,另一方面还有侦查这些南疆蛊仙的底细。

  所以,事实上,尽管夏槎攻势惊人,战果累累,但对于方源而言,她却是三大八转蛊仙强敌中最弱的一位。

  夏槎情绪波动剧烈,露出破绽。

  趁此良机,方源等人再催银白光柱,将她照定。配合弥漫而来的梦境,再次将她解决。

  不远处,陆畏因苦笑,他催动某个杀招,竟当即闭目入睡,浑身弥漫出梦境来。

  一时间,三大八转皆连束手。

  剩下的七转蛊仙都要疯了!

  有没有搞错,怎么情势转变得这么快?

  他们也都没有逃脱得了方源的魔爪,银白光柱旋即照向铁区中,随后是刘浩,再然后是……

  这个顺序也有讲究,是方源精心推算出来的。

  在南疆群仙踏入大阵,失去联络的半柱香之后,天边忽然射来一道白光。

  白光化为一位八转蛊仙,他身材高挺,一身白衣,纤尘不染,一对雪白细长的眉毛,眉梢一直延伸面额之外。

  正是天庭八转蛊仙君神光,专修光道。

  他原本是中洲十大古派的太上长老,最近这段时间被紫薇仙子招纳,奉献仙窍,成为天庭一员。

  “刘浩他们就是消失在此处……咦?”君神光刚刚探查,就发现了许多可疑的痕迹。

  “不妙,看来刘浩凶多吉少。此处定有激烈的大战发生过,刘浩没有传出任何一丝求援的消息出来。是仙道大阵,还是仙道战场呢?”

  片刻后,君神光额头渗出冷汗。

  他的眼眸中一抹惊悚的光,一闪即逝。

  种种迹象表明,夏槎等人栽了,三位八转还有许多七转强者,都被方源坑了!

  “方源应该是利用了梦境!”旋即,他的目光就定在场中仅有的一小片梦境之上,心中却是越发肯定,“除了利用梦境,方源的其他种种手段,就算再犀利,也不能造成这样的战果。嗯?”

  君神光察觉到某种异状,他立即抽身而退。

  不一会儿,玉清滴风小竹楼载着武庸、池曲由一行人,也来到了这里。

  “他们就是在这里失踪的!”南疆蛊仙面色阴沉。

  “速速查看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我族已经联络不上太上大长老了。”夏家蛊仙焦急万分。

  “我们也联系不上巴十八大人了啊!”巴家蛊仙同样急躁。

  这一世,夏家并不孤单,他们有了同病相怜的巴家。

  “这里好像曾经是有一道光阴支流存在的。”

  “还有宙道的仙级大战,我们的人闯入这里,然后在这里展开了一场程度极其猛烈的大战!”

  “这片梦境是怎么回事?”有人看到了方源残留下来的那一小片梦境。

  “小心一些。”南疆群仙渐渐分散,将这小片梦境团团围住。

  “这片梦境在不断地缩减。”有人忽然道。

  片刻后,数只蛊虫从缩减的梦境中,遗漏到了外界。

  一如前世,这些信道蛊虫中的内容,正是方源留给南疆正道的勒索信!

  南疆群仙再次炸了!

  “这,这,这……”

  “妖言惑众!这怎么可能?我们的追剿队伍,居然会被方源尽数俘虏?哼!”

  “这一定是个巨大的骗局!!!”

  “但为什么我族的蛊仙都联络不上?”

  南疆群仙惊疑不定,他们开始讨论,讨论的过程中,梦境已全数缩减,露出陆畏因。

  陆畏因随着梦境消散,睁开了双眼,他见到武庸等人,面色微微一变,旋即他又环视周围,失声道,“糟糕!”

  他的出现和接下来的证言,打破了南疆诸仙心底最后的一丝侥幸。

  南疆正道追杀方源的队伍,不仅战败,而且被方源尽数俘虏了!

  我的老天!!

  方源怎么会这么强?

  还有好端端的,怎么会有这样的宙道大阵?

  谁来告诉我为什么?

  这一点都不合理!

  原以为把握很大的狩猎,结果猎物和猎人之间的角色突然掉转了一下,南疆群仙被狠狠打击,耳畔尽数是嘈杂的议论声,心中更是一片凌乱和慌张。

  脸丢光了,损失也十分巨大!

  接下来还要被方源勒索,怎么办?

  南疆群仙恨不得把方源碎尸万段,但这个万恶的魔头,早就逃之夭夭了。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又在哪里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翠流珠!

  方源身形一晃,来到了五界山脉。

  有了定仙游,就是这么方便。

  南疆群仙那边如何反应,方源已不去关心。他目光炯炯,打量着眼前的山脉,他要抓紧时间,将此处真传启出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