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百九十五节:破晓剑

第七百九十五节:破晓剑

  光阴长河。

  方源驾驭着万年斗飞车,刚刚进入不久,顾六如便主动现身拦截。

  “你便是方源?老夫天庭顾六如,此次来取你项上人头。”顾六如端坐在轮椅上,脸色病态苍白,眼中却是寒冷如冰。

  说着,一团团灰白光芒,仿佛是流星赶月,朝着方源打去。

  轰轰轰!

  这些灰白光团砸在万年斗飞车上,被这座八转仙蛊屋尽数拦下。

  但万年斗飞车也被炸得剧烈摇晃。

  “这人居然是宙道八转大能!”

  “他的宙道杀招在这光阴长河中,受到太多的增幅了。”

  “天庭的底蕴果然不可揣测,这才多久,就有一位老不死的出来了。”

  万年斗飞车中群仙惊诧。

  “要取我的命,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。”方源冷笑。

  第一眼他还有些诧异,但第二眼他却已经认出眼前此人。

  在上一世大战中,长生天进攻天庭,冰塞川为了取信方源,直接将天庭战况都告知了方源。

  而顾六如在上一世的大战中,也苏醒过来,参与此战。

  所以,方源迅速辨认出了顾六如的跟脚,甚至连他的手段都知晓得非常清楚。

  当即,方源便催动万年斗飞车,和顾六如交手。

  激战爆发,打得周围河流爆涌奔腾,掀动惊涛骇浪。

  顾六如招招精妙,伏笔连连,明明是宙道大能,却似有智道的风格。事实上,他的确是主修宙道,兼修智道。

  方源和他交手,仿佛和一位实力高绝的棋手下棋,稍不留意,就要被带入对方的节奏,陷入一个又一个的陷阱里去。

  幸而方源熟知顾六如的战斗风格,万年斗飞车蛮横无理,屡屡横行直撞,将顾六如的布局破坏。

  久战不果,顾六如选择了撤退。

  “你不是要来取我性命的吗?”方源冷喝,站立在船首,乘势追击。

  顾六如冷笑:“老夫都不着急,你又着急什么?方源,你不愧是名动天下的魔头,的确是有两把刷子。待我回去,将你这艘小舟琢磨透了,再来收你性命。”

  他虽然半身瘫痪,但坐着的轮椅,却是一座特别小巧的仙蛊屋。

  两个轮子飞速转动,带着顾六如在河面上飞奔,速度竟然十分之快。

  “方源大人,让我们催动杀招激流勇进吧!”有异人蛊仙建议道。

  那招激流勇进,能使万年斗飞车周围的光阴河水改变流向,帮助万年斗飞车更快驰骋,爆发出骇人的速度。

  “不必着急。”方源眼中精芒闪烁,却是否定了这个提议,“动用破晓剑即可。”

  没有人胆敢反驳他的命令,万年斗飞车气势再涨一成,绽射出冲天的白光。

  银色光辉营造光阴河水,从河水中又反射出一缕缕的银色光线。

  银色光线迅速凝聚成形,化为一柄柄利剑模样,暴射而出。

  “这是?”前方的顾六如当然注视着方源的动静,立即有所察觉。

  他的脑海中念头此起彼伏,迅速推算:“这宙道杀招还是方源第一次暴露。着实精妙!居然借助光阴河水,来提炼出一丝丝的最犀利的宙道力量。虽是飞剑模样,本质仍旧是宙道。这要被斩上一记,非得脱一层皮不可!”

  顾六如心头微跳,为这记杀招的威能暗自惊诧。

  杀招本身层次就高达八转,方源又巧妙地借助了光阴长河提纯,从而令威能更增数倍,远超寻常八转杀招。

  “方源这个魔头,才情端的恐怖。不仅能够利用逆流河,而且现在开始钻研光阴长河了。”顾六如对方源的忌惮又加深一层,杀机更盛,“这样的魔头不能留!必须拼尽全力铲除掉,否则就是日后的心腹大患啊!”

  嗖嗖嗖!

  一柄柄银色飞剑,射向顾六如。

  顾六如很快挂彩,他催动的防御杀招难挡飞剑的锋芒。

  “杀,杀了他!”有的异人蛊仙大吼起来,士气大涨。

  自从上一次斩杀了天庭八转之后,他们自信大涨,现在把顾六如也看做了猎物。

  以他们七转的修为和实力,追杀一位八转大能,并且还是天庭的成员,这份成就感和激动,就让他们整个身心都为之颤抖。

  方源哈哈大笑,向顾六如嘲讽道:“你不是要取我性命的吗?现在看来,你的老命就要不保了。”

  顾六如冷哼,不说话,只飞奔。身下的轮椅已经是伤痕累累。

  方源又笑他:“惶惶如丧家之犬,天庭的脸都给你丢进了。”

  利剑被他巧妙操纵,割下顾六如的衣袍,带起一片血肉。

  顾六如沉默。

  方源讥笑:“天庭尽出现你这样的货色,实在枉为天下第一势力。看来天庭不过如此。”

  顾六如听方源辱骂天庭,这才不耐,还口道:“住嘴!天庭的伟大岂是你这等魔头小人能够明白的?”

  哧!

  话还未说完,一柄利剑就擦着他的头皮飞过,把他头顶的长发都削飞大半,鲜红的血雨不断飞洒。

  顾六如痛呼一声,狠狠一拍轮椅,陡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。

  “快追!”

  “他支撑不了多久的。”

  “没错,他仙蛊被破晓剑毁了,导致轮椅开始破碎!”

  方源麾下许多蛊仙大声叫嚷起来,这一刻的士气攀至巅峰。

  的确,顾六如赖以逃窜的轮椅,不断地分解崩裂,一路洒下大量的蛊虫碎尸。

  但方源却收敛起来表情,冷漠一笑:“停下!”

  “啊?!”众仙虽然诧异,但却丝毫不敢怠慢,当即一齐合力将万年斗飞车停下。

  “夺命飞奔”的顾六如看到这样一幕,浑身一颤,一口郁气涌上胸口,却又抒发不出。

  方源微笑,打量眼前空无一物的河面上空,悠然品评道:“好一座宙道蛊阵,不知又是天庭中的哪位,专门等候我呢?”

  “老夫厉煌!”厉煌声音传来,同时一座大阵也随之展露真形。

  方源这边的蛊仙,大多都看得目瞪口呆,有些异人蛊仙这才反应过来,惊呼道:“原来这是一个陷阱!”

  “那个死老头演得好像!!”

  “我们差点就中了埋伏,若非有英明神武的方源大人,我们现在的情况恐怕不会太妙。”

  顾六如阴沉着脸,缓缓飘飞回来。

  为了演好这场戏,他特意舍弃了一只仙蛊,同时还故意受伤,血流如注,实实在在的苦肉计。但没想到,苦肉计成了一场戏,让方源好整以暇的看了半天。

  厉煌则沉吟道:“看来,方源你很熟悉这座镇河锁莲大阵。”

  方源也不隐瞒他,坦然承认:“的确,上一世我可吃亏不少呢。”

  “就算你识破了又如何,乖乖留下命罢。”顾六如冷笑。

  他话音刚落,便从方源的左右两侧,驶来两座仙蛊屋。

  一座仙蛊屋清秀飘逸,橙黄的屋檐飞角,如鹤展翅。仙蛊屋表面又时刻笼罩着三层秋日的光晕,玄妙非凡。正是三秋黄鹤台。

  另一座仙蛊屋则是一具巨撬,巨撬雪白如玉,撬前有着七头巨鲨,森白锯齿,拖拽着巨撬,奔袭如飞。正是鲨流撬。

  方源摧毁了今古亭、恒舟,天庭一方还在重建。

  而三秋黄鹤台、鲨流撬早就开始搭建,此时已然组建完毕,参加此战。

  三秋黄鹤台堵住方源的退路,顾六如重新逼迫上来,暂时缠住万年斗飞车。

  鲨流撬在战场边缘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,先是接了厉煌,然后立即加入战场。

  一场大战爆发,打得河水滔天,掀起无数恶浪。

  “这八转仙蛊屋好硬的壳!”厉煌、顾六如也不免惊愕。

  万年斗飞车展现出极强强劲的防御,让天庭一方的种种攻势无功而返,大有我自岿然不动,任凭风险浪恶的架势。

  又战了一会儿,方源朗笑一声:“顾六如,你的招数我已看破了!”

  说着,万年斗飞车照准破绽奔袭而去。

  “不好。”顾六如脸色微变,下一刻他牵制万年斗飞车的宙道杀招轰然破碎,反噬之力让他吐出一小口血。

  “拦住他!”鲨流撬、三秋黄鹤台纷纷催出杀招。

  “闯过去。”方源淡淡吩咐。

  万年斗飞车以一种毫不讲理的架势,轰轰连声,直接撞出战场。

  “不要追了!”顾六如连忙喝止了想要追击的厉煌。他脸色阴沉如水,语调沉重:“这仙蛊屋的确不愧是八转层次,我们拦不住它的。”

  “可恨!”厉煌攥紧双拳,他感到相当的憋屈,因为他是炎道蛊仙,在这光阴长河中大战,只有操纵鲨流撬一种途径。

  若是方源陷入埋伏当中,自然就有他大展神威的舞台,可惜方源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。

  然而,更让厉煌憋闷的还在后面。

  方源见天庭并不追杀,当即将万年斗飞车停下,微笑道:“二位仙友,我这座万年斗飞车还有一招,名为万年围猎,还请品鉴一二。”

  天庭一方连忙戒备,只见万年斗飞车中忽然传来奇异香味,随后不久,就有无数兽吼从四面八方响起,越发接近。

  “这是……年兽、上古年兽,还有太古年兽!”

  “年兽太多了,竟似乎形成了兽潮!”

  厉煌、顾六如对望,皆感知到彼此心中的震动。

  原来方源的八转仙蛊屋,不止是撞撞撞,还有如此恐怖的杀招!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