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八百二十节:一把扯断

第八百二十节:一把扯断

  “等一等!这里不过是梦境,我也不是真的吴帅,有什么值得怒恨的?”龙人分身旋即悚然一惊,清醒过来。

  他眨了眨眼,下意识摸了摸额头。

  可惜他并没有摸到冷汗,却是摸到了一对散发着温热的珊瑚龙角。

  这让他更心生寒意!

  “兄长,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那告密龙人蛊仙又道。

  方源看了他一眼。

  这位龙人蛊仙依稀能见着年少时候的模样,正是黄维。曾经和吴帅一同竞争,想要成为绿蚁居士的徒弟,但没有成功。

  不过此人到底是有着才情和天赋,再加上龙人一族又励精图治,内部团结比人族还要紧密,很少有内部的倾轧行为,这就导致族中的人才都几乎没有被埋没,尤其像黄维这种天才,更是被着重培养。

  方源扮演的吴帅,更是知晓他的才华,便刻意结交,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他的性命,最终结拜成为异姓的兄弟。

  几处梦境已过,时间跨度很大,方源在这梦境中的身份,也已经是蛊仙了。

  方源想了想,这才冷哼道: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我们就和之前一样,当做不知情吧。”

  这书九灵曾经怀了范极的孩子,被对方抛弃,赌气之下,公然招亲。

  吴帅听从父亲的命令,想要攀附上中洲八转散仙书道阁主,因此成为书九灵的夫婿。

  老实说,吴帅能够成就蛊仙,书道阁主帮助不小,提供了大量的资源。

  但书九灵却是个痴女,生下儿子之后,对范极仍旧念念不忘。

  范极缓过一段时间,也念起了书九灵的好,便主动接近。

  书九灵把持不住,又和范极联系起来,并且联系越来越紧密,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。

  本来吴帅招亲成功,就成为了中洲蛊仙界的笑柄,如今更是如此。

  若是换做寻常蛊仙,性情怯弱点的也就算了,偏偏吴帅英武雄才,天资卓绝的人物,这等人的心性要忍耐这些,并不容易。

  “似乎修为越深,我陷入梦境中就越是容易。”

  “在这片梦境中待久了,我几乎都认为自己是吴帅了。”

  “或许……这才是龙宫考验的真正用意?”

  方源分身忽然灵光一闪,意识到了真相。

  这片梦境作为龙宫继承人的考验,并不单纯考验继承人的性情。因为梦境中的选择,也可以违背本源而作假。

  梦境不仅是考验,同样也是制造继承人。

  就算是不太符合标准,只要通过了梦境,经过梦境这么一长串的改造,之后出来的蛊仙也必定是痛恨天庭,偏爱龙人,甚至和吴帅一样,以振兴龙人一族为己任!

  “之前的那四位东海八转,很可能也都曾经探索过这里的梦境,但都没有成功。然而在这个过程中,心性却是得到了改变,变成了龙将!”

  “怎么办?”

  “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沉溺,不太容易自拔了。”

  “再继续探索下去,这种情况会更加糟糕!我若失败,恐怕也会成为龙将。我若成功,也就接受了改造,成为龙宫之主,搞不好连本体都要排在次要的位置上,一心想要振兴龙人一族!”

  方源分身越想心中越是冰凉。

  不管成功,或者失败,两种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!

  更可怕的是,他现在就算想退出也不能够,这番情况本体还不知晓,在梦境中什么消息都传达不出去。

  “我居然是被龙宫这一座仙蛊屋给阴了!”意识到这一点,方源分身有点啼笑皆非。

  他忽然又想到上一世:“等等,为什么上一世白凝冰可以操纵龙宫,成为龙宫之主呢?”

  这个秘密,方源一直都没有推算出来。

  “上一世,龙宫是被龙公强行收取,龙公并没有通过梦境的考验。但在后来,却是匪夷所思地成为了白凝冰之物。这就说明,龙公并没有真正的收服龙宫,而是强行镇压下去的。”

  “但就算是强行镇压,龙公自己岂会不知?若是他知晓的话,为什么将龙宫摆放在藏龙窟中,而不是更稳妥一点,保存在天庭深处呢?”

  “龙宫乃是奴道仙蛊屋,按照上一世的大战情景,帝藏生也参战,极可能是被龙宫奴役住了。所以,龙公是想利用龙宫将帝藏生收服吗?”

  “结果龙宫是将帝藏生收服,但却是背叛了天庭……”

  “白凝冰应该是没有时间探索梦境的,就算有时间,她哪里来的能力探索这样的梦境?”

  “不过,也有可能是梦境被天庭收取走了,所以白凝冰讨了巧?”

  龙人分身摇头,这一想,想得他脑袋都好像大了三圈。

  这里面的情报太少,他无法还原出事实的真相。

  “唉,为今之计,只有尽量拖延时间,等到本体发觉不妥,前来搭救了。”龙人分身不清楚外界的情况,方源本体已经和龙公展开激战。

  就他现在的情况来看,他若是积极探索梦境,肯定是被梦境改造,沉溺其中,不能自拔。

  若是失败,他会成为龙将。若是成功,他会成为龙宫之主,但会背叛本体,性情、价值观、人生目标都会剧变。

  不过哪一种,都不是他想要的。

  太古白天。

  气道战场。

  轰!

  巨大的炸响,掀起无边的气浪。

  气浪滚滚,冲天彻地,松鹤亭宛若是一艘纸船,在海啸中上下颠簸,似乎下一刻就要散架。

  方正在里面头昏眼花,脸色惨白,没有一丝的血色。

  “我已经是蛊仙,但在这里却是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!若是没有龙公大人保护,我早就尸骨无存了。”

  望着龙公的身影,方正心中尽是感激和尊崇。

  龙公久战之下,却是精神奕奕,身姿挺拔,龙鳞闪耀着光辉,只是龙瞳中却是隐现怒火:“气海老祖,枉你是这般的惊世人物,居然对弱小屡屡出手,毫无风范。”

  方源就笑:“攻敌必救,乃是兵法正道,这恰恰正是我的风范。况且老夫也很好奇,这仙蛊屋中究竟藏有何人,能让你龙公次次出手力保呢?”

  方正并不知道气海老祖就是方源,方源也同样不知道,藏身在松鹤亭中的就是他的弟弟古月方正。

  兄弟俩虽然见面,却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。

  但是和上一世仙蛊屋大战时一样,方源这一次也敏锐地感觉到,在这座松鹤亭中有着隐隐对他不利的存在。

  方源便次次出手,把松鹤亭囊括在攻击范围之内。

  再加上这里又是方源的主场,气雾弥漫,遮蔽着他的真身,让他从容催使杀招。

  龙公因此很是被动,攻少守多,被方源压入下风。

  不过就在这时,一道道龙吼声,忽然从浓郁的雾气云海响起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方源讶异。

  伴随着龙吼声,一股股的云气凝聚起来,形成一条条的巨龙气流。

  一股股螺旋气流不停翻腾,好像是海底潜流一般,将整个战场切割分化,大量的雾气被这些气流卷席起来,尽数没入这些气流当中,不断壮大它们。

  “这是拆招的手段,好生精妙的杀招。”没有了雾气遮盖,方源真身显露而出,他不禁赞叹一声。

  催使杀招有四大技巧,拆招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当初大雪山福地之战,多方争夺马鸿运,雪胡老祖就施展过拆招的技巧,展现出强悍的战力。

  如今,龙公同样运用了这个技巧,毫无烟火气息。

  方源和他对战的时候,还以为只是一些小招,没想到这些都是这一记气道杀招的一部分。当龙公全部施展出来后,立即形成了恐怖威能。

  “此招何名?”方源望着这些股气流,又是一叹,短时间内他居然发现自己奈何不了这些气流。

  龙公朗笑一声,上一刻的怒火荡然无存,原来不过是他的演技,故意拖延时间而已。

  高手对决,言语、神态都是武器。

  龙公战斗经验比方源还要丰富,运用这些是驾轻就熟,就连方源都被晃点了一下。

  “此招名为逆反虫龙,我练了整整十年,方才成功。你没有冒然攻击它们是对的,一旦你出手攻击,气道的手段反而能助长它们的威能,令它们由虫化龙,威能暴涨百倍,沛然难当,惊世骇俗。”龙公淡淡地解释道。

  他当然不是随意解释,而是让方源多生顾忌,与此同时,他又开始酝酿杀招,身上一股庞大的气势蠢蠢欲动。

  方源脑海中急速思索。

  这一招逆反虫龙,他前世并未见龙公催动过。

  说起来,上一世龙宫大杀四方,也从未利用神态、语言来欺骗对手。

  显然,龙公已经将气海老祖当做真正的劲敌,来认真对待!

  母气虫龙的精妙,决不下于气海无量杀招。方源更没有忘记,龙公还有压箱底的气道杀招——三气归来。

  “这逆反虫龙似乎专为克制战场杀招而创,只是虫子就如此难缠,化为龙的话,必然威能更加恐怖。”

  “但是,那又如何呢?”

  念及于此,方源傲然一笑,悍然出手。

  刀气磅礴,又接连斩来。

  龙公一愣:“他明明已经看出此招的奥妙,当闪避为佳。这样出手,是看我酝酿杀招,想要阻止我,打乱我的节奏,继续压制我吗?”

  催动杀招,都需要时机。方源不给龙公这个机会,龙公也不气馁,直接散去杀招,带着松鹤亭退避三舍。

  “你想要压制我,但是却助长了逆反虫龙的威能,助它由虫升龙,同样是给我机会!”龙公心中战意如火,灼灼燃烧,更加跃跃欲试。

  果然,刀气斩在螺旋气流上,很多都被气流吸收。

  气流迅速膨胀,然后猛地爆炸,十多股气流迅速合一,化为一头滔天神龙,身躯绵延,龙姿伟岸,几乎要充斥这片气道战场。

  松鹤亭和它对比起来,就仿佛是大象边上的蚊子!

  “好厉害的杀招,龙公大人终于开始反击了。”方正见此,大感惊喜。

  然而下一刻,方源缓缓开口,声音仍旧从容淡定:“这就是由虫化龙,好威力。不过……还是不够看啊。”

  说着,他就催起杀招来。

  气道杀招——阴阳大杀手!

  轰隆隆!

  气爆声中,两只巨手一黑一白,一左一右凭空开出。

  两只大手简直能遮天蔽地,路线玄妙,双双将气龙的脖颈、尾巴抓住。

  巨龙哀嚎,拼命挣扎,但巨手就像是铁箍一般,纹丝不动!

  方源双手遥控,猛地用力一扯。

  轰——!

  巨龙直接被他扯断,毫无反抗之力。

  方正张大嘴巴,无法合拢。

  方源活动着双手十指,俯瞰龙公,淡淡地道:“好了,热身结束了。”

  龙公脸色肃然,龙瞳中绽射出逼人的光彩,死死地盯着方源。

  他咧开嘴,露出森森的牙齿:“好得很,看来……你真是个好对手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