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八百二十六节:名扬天下许未来

第八百二十六节:名扬天下许未来

  东海梦境。

  一场大战已经进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

  松涛子浑身是伤,却气势强盛,牢牢压过吴帅一头。

  “吴帅,你没有阻止我的杀招,是你此战最大的失误,你给我败吧!”松涛子仰头大吼,浑身绽射出浓绿的绿芒。

  这些绿芒包裹着松涛子,迅速蔓延,一缕缕的绿芒仿佛是松树的树叶。一层层、一叠叠,绵绵不绝,无穷无尽似的,向吴帅卷席过去。

  吴帅一动不动,躺在地上的深坑中,似乎是认命了。

  观战的诸多蛊仙见到这一幕,纷纷感叹。

  “吴帅要输了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!松涛子乃是风云府的顶尖七转,他这样的战力绝对是中洲七转蛊仙中的前三。吴帅当初扬言要挑战他,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  “他只是一个龙人蛊仙,能做到这一步,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。”

  “呵呵,那又怎样?战前吴帅已经签订了赌约,和风云府彻底划分南华岛的归属权。他这一败,真的很可惜。过往上百年的苦心经营,都成了水漂了。”

  “是啊,我听闻吴帅和他的那一支龙人族群,把南华岛经营得非常好,资源丰厚。这一下可是便宜了风云府。”

  “也不能这么说吧。当初吴帅就是用了阴谋诡计,从风云府中夺来了南华岛。这一败,也是他罪有应得。”

  人族蛊仙们都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女仙泰琴站在远处的角落,独自观战,眼眶里早已噙着泪水,担忧纠结:“吴郎……”

  而那些龙人蛊仙大多也是面色灰败。

  唯有少数知情的龙人蛊仙,却是紧张而又期待。

  “兄长,用出来吧,让天下人震惊吧!”曾经的龙人少年黄维打心底维护、崇敬着吴帅,他在心中呐喊。

  下一刻,吴帅望着漫天的绿芒,如山似海朝自己压来,反而是露出了微笑。

  “终于用出这一招了,松涛子啊。你知不知道,我可是专门等待你这一招很久了呢。”吴帅大笑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哼,虚张声势而已。”

  “难道他一个龙人蛊仙还能翻盘不成?”

  “这一招可是松涛子的成名杀招——绿天松涛!放眼中洲,不,放眼五域,能够正面接下这一招的七转蛊仙,能有几人呢?”

  然而就在下一刻,一座宫殿轰然崛起。

  吴帅投身当中,驾驭宫殿直冲而上。

  宫殿一飞冲天,直上云霄。

  “这是什么?!”

  “一座仙蛊屋!”

  “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仙蛊屋,难道是吴帅打造?”

  “应该如此。此番赌斗早已经公告天下,双方所用的都是自家之物。吴帅既然能公开催用,必然是符合规定!”

  “天哪,龙人居然也有了仙蛊屋,而且是一座七转的仙蛊屋。”

  “你们瞧,这座宫殿岿然不动,绿天松涛仿佛不存在似的,被轻易地推出一条路来。这绝不是普通的七转仙蛊屋,绝对能够抵抗八转存在!”

  人群哗然。

  松涛子惊怒交加。

  他看着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杀招,被敌人如春风拂面一般无视,一颗心已经沉入谷底。

  吴帅催动的正是龙庭!

  龙庭杀来,里面传出吴帅的声音:“松涛子跪地求饶吧,我还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  松涛子脸色苍白,勃然大怒:“休想!你一个龙人,竟胆敢侮辱我?!”

  明明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,但松涛子死战不退。

  “手下留情!”周围自然有着风云府的蛊仙,看到这一幕,失声大叫。

  龙庭中,吴帅听着这声呼唤,却是冷冷一笑。他一双龙瞳中杀机浓郁得直要漫出,催动龙庭直接碾压过去。

  “啊——!”松涛子闪避不及,一声惨叫,被龙庭直接碾死!

  “什么?松涛子死了!”

  “他竟然杀死了松涛子!这是要捅破天吗?”

  “一个龙人蛊仙屠杀我人族,他是想要干什么?”

  群情激愤起来,在场的龙人蛊仙们也是大多脸色苍白,黄维一脸的紧张。

  这时龙庭悬空,传出吴帅的低喝:“住嘴!我和松涛子的战斗,不论生死,这时赌斗前早已经公布天下的事情。谁有异议,那就到我面前来——领死!”

  刹那间,全场寂然。

  下一幕梦境,已是庆功的晚宴。

  酒席上百桌,美酒佳肴,觥筹交错。

  主桌上的吴帅是当中无愧的焦点!

  “恭贺兄长,一战功成,从此以后南华岛再无争端,同时更令风云府痛失一员大将。”黄维来敬酒,满怀激动和崇拜之色。

  吴帅拍拍他的肩膀:“贤弟,这里面不只是我的功劳,同样有你一份呢。”

  “兄长……”黄维哽咽。

  “师哥,此战令你扬名天下,师妹在这里恭祝你。”泰琴端着杯盏过来,话语普通,但语气中却是饱含着情意。

  “师妹,多谢你的关心。”吴帅心知肚明泰琴心中的隐忧是什么。

  于是,他高声地道:“我此战和松涛子对决,生死无咎,天地共证,不管是谁战死都得认!松涛子是一个好对手,战死的荣耀完全属于他。我想风云府应当对此无异议吧?”

  这一场晚宴,风云府自然也派了使者,是一位不出名的六转蛊仙。

  松涛子被吴帅执意斩杀,风云府又失去了南华岛,但为了正道颜面,为了彰显风度,仍旧派遣来一位使者参加了宴席。

  吴帅的问话,让这位使者涨红了脸面,犹豫了一下,当场站起来,同样大声回道:“我风云府岂是小门小派?既然是赌斗,有了前约,自然不会践诺!”

  “还请使者安坐。”吴帅摆手,哈哈大笑。

  使者咬牙暗恨,真想发作,但身上集中着在场这么多人的视线,又顾及门派颜面,只得坐下。

  “吴帅仙友,我乃东海蛊仙古凉,全程目睹了仙友大战松涛子,力斩他于阵中,风采夺人,我敬你一杯。”一位大袍高冠的蛊仙男子,走上来。

  他自称古凉,乃是一位中年男子,此时面带微笑,却很有上位者的气度。

  吴帅心中不禁欢喜:此战真的让他名扬天下了,这一下子就连东海的蛊仙都慕名参宴。

  “书道阁主大人到——!”这个时候,门童忽然高唱。

  大厅内轰然,这可是八转蛊仙出席。

  书道阁主不是一个人来的,身边带着她的女儿,也就是吴帅名义上的妻子——书九灵。

  “我婿恭贺你此战得胜。”书道阁主微微带笑,虽然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,却是令在场诸人动容。

  “泰水大人、贤妻,你们的位置我一直都留着,快请入座吧。”吴帅微笑着,主动行礼,心中也微微意外。

  对于他而言,这么重要的场合肯定会邀请书道阁主,至少明面上的事情,吴帅是不过做差了的。

  但其实,他心里也根本不期待书道阁主的到来。

  如今,她却真的来了,不禁自身前来,还带来了书九灵,这就出乎吴帅的意料了。

  “绿蚁居士大人到——!”书道阁主落座不久,竟然又有一位八转蛊仙前来。

  这位正是吴帅的师父,但事实上最近数十年,吴帅都和他没有什么往来了。

  吴帅当然也给他送了请帖。

  “徒儿拜见尊师!”吴帅连忙主动上前行礼。

  “我徒,为师来看看你。”绿蚁居士打量着吴帅上下,笑着点评道,“嗯,精气神不错。”

  “师父,快请上座。”吴帅面现激动之色,这倒并非伪装,而是有着真情流露。

  此战的影响和收益,比他料想中的还要大得多!

  晚宴结束之后,吴帅恭送两位八转,但书道阁主却是将女儿书九灵留了下来。

  “你们夫妻分居这么久,像什么样子?还是在一起住的好。”书道阁主说着,语气平淡,但意蕴很深。

  书九灵一言不发,并无平时的不耐,显得安静了许多。

  但是当天晚上,吴帅却把她独留空房:“贤妻,你且先睡吧,为夫还有一些公务要去处理。”

  仍旧是那样的客气,一如初遇。

  书九灵沉默了一小会儿,乖巧地点点头:“夫君尽管去忙好了。”

  吴帅却不是去忙,而是去和泰琴幽会。

  “师妹,我来了。”

  “师哥,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。”

  “怎么会呢?你岂不知你在我心中是多么的重要,那女儿连给你提鞋子都不配。”

  泰琴被哄得颜开,两人温存片刻,泰琴语气担忧地道:“师哥,我还是有些担心。你斩杀了风云府的此代招牌七转,他们岂会善罢甘休?”

  “他们当然不会善罢甘休,但又能怎样呢?”吴帅冷笑,望着天空的冰冷月色,叹息一声,“你师哥我啊,在这晚宴之后,也算是醒悟过来了。”

  “醒悟什么?”

  吴帅眼中闪烁着寒芒:“这个世界还是拳头大才算是大。你以为绿蚁师父和书道阁主,为什么会来出席庆功宴?那都是因我掌握了仙蛊屋龙庭。尽管我只有七转修为,但此屋却能抗八转,这就有底蕴,有了和他们对话的资格了。”

  “风云府肯定会记着这个恨,但要对付我,顾忌重重。因为我掌握着龙庭!”

  “只要这力量在手,一切无忧。”

  “不,我将来一定还要成为八转蛊仙,更要将龙庭提升到八转层次。到那时,我倒要看看世间谁能给我脸色看?”

  “师哥……”泰琴偎依在吴帅的怀中,只是深情地看着他。

  吴帅低头,与泰琴双目对视,他温柔地拂了拂泰琴额前的乱发,期许道:“师妹啊,我一定会给你幸福,让你有一个好的生活。现在的我,还得顾及书道阁主,但将来等我也成就了八转,我定会给你一个交代,给你一个名分。”

  “我不需要名分,师哥,我和你待在一起就已满足。”

  “可是我不满足啊,将来我要和你生一堆的孩子,看着子孙满堂,看着儿女在膝头欢笑。”

  “真的有那一天吗?”泰琴脸上升腾起一抹红晕。

  “会有的。”吴帅将她搂紧,用力搂紧,“会有的,相信我!”

  ps:网线蛊忽然崩了,蛋疼,现在才修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