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八百三十八节:好孩子

第八百三十八节:好孩子

  咕噜咕噜……

  怪鸟的声音,响彻这片天空。鸟群规模巨大,宛若乌云盖顶,逼压向山崖城。

  在兽灾洞天中,山崖城乃是别具特色的十大城池之一。

  这座城池建立在山崖顶端,最是高耸。人文风貌,别有韵味。

  “肥臀鸟来啦!”

  “快快快,做好防守准备!”

  “大家不要慌,咱们的战兽使者们都在场呢。”

  此刻,山崖城中人声鼎沸,戒备森严。

  名叫肥臀鸟的鸟群,发出咕噜咕噜的怪叫,飞到山崖城的上空。

  它们头有鸡冠,浑身杂毛,身躯肥硕,尤其是臀部极其巨大。

  在鸟群当中,有一头鸟王,体格庞大,是寻常肥臀鸟的两倍。它飞到山崖城上空,俯瞰下方层次,臀部耸动,用力一挤,顿时就有一团鸟屎拉下来。

  这团鸟屎又黑又臭,关键十分巨大,仿佛是一座小屋,从高空坠落。

  咻——!

  轰!

  鸟屎越落越快,发出尖锐的音啸,然后重重地砸在沉重,将一段城墙直接砸毁。

  所幸周围的人群没有多少伤亡。

  咻咻咻。

  轰轰轰!

  鸟王的攻击拉开了鸟群攻势的序幕,一团团的鸟屎从高空落下,砸在山崖城中。

  一时间,天空仿佛下起了暴雨。

  只是这层暴雨的雨滴,实在是怪异,乃是一团团巨大的鸟屎。

  大量的房屋坍塌,被砸毁,车道、园林、泉池乃至城池最中央的城主雕像,都遭到了鸟屎的无情洗礼。

  第一波攻势之后,鸟王振翅高飞,将身后的鸟群拉升上去。鸟群乌洋洋一大片,在外面绕了一圈,又返回来,再次逼近山崖城。

  “战兽使们,出击!”这个时候,山崖城防卫的头领大声呼喊,并且率先飞空,迎战肥臀鸟群。

  大量的战兽使也紧随其后,一时间人鸟在空中展开了大战。

  “小雕,我们也上吧,敢不敢?”少年战部渡已经偷偷地从城主府溜出来,对肩膀上的小箭尾雕道。

  小箭尾雕顿时尖叫一声,稚嫩的小脸上充斥着傲意。它扑扇了一下翅膀,又轻轻地啄了一下战部渡的脸庞,是在恼怒主人的轻视。

  “既然你不怕,那就跟我一起上吧!”战部渡笑了笑。他看似单纯少年,其实乃是方源分身,这段时间被山崖城城主收为徒弟,和小箭尾雕朝夕相处,早已经将其兽性掌握透彻。如今只是小小激将,就让小箭尾雕燃起了战意。

  “来吧,小箭尾雕。”战部渡蓦地大喝一声。

  小箭尾雕发出一声鹰呖,猛地振翅,仿佛箭一般射向高空,盘旋了一下又向战部渡俯冲下去。

  战部渡再次呐喊:“战兽使——变身!”

  他催起蛊虫,浑身都闪耀起刺眼的青色光辉。小箭尾雕狠狠地撞在他的身上,融入到人形的光体当中。

  下一刻,人形光体迅速碰撞,并且形变。

  青色的光芒消散,战部渡已经变身成为一个身高一丈,雕头人身,背生青色双翼,双手和双脚都化为黄色鸟爪的怪物。

  战部渡猛地振翅,顿时狂风骤起,迅速升空,参与战团。

  “你们看,是小渡啊。他果然是偷偷溜走,背着我们参战了。这孩子!”一位中年美妇担忧地看着战部渡的小小影子。

  她是山崖城主的儿媳妇,本来有一个儿子,但在童年的时候夭折了。

  山崖城主收了战部渡为徒弟后,战部渡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庭当中。使得中年美妇都把他认作干儿子,将心中对已逝去之子的爱怜之意,大半都倾注在了战部渡的身上。

  在她身边,坐着一位中年男子,他只剩下上半身,下半身直接齐腰而断,但他脸色健康,精神矍铄。

  他遥望战部渡的身影一阵后,赞道:“哈哈哈,这小子的战斗水准越来越高了。不愧是被我调教的。父亲,你可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。”

  “那也是你的好干儿子。”山崖城主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,老怀畅慰。

  他本来收容战部渡,只是因为机缘巧合下小箭尾雕认了战部渡为至亲,不好分离。但细细教导之后,山崖城城主惊喜地发现战部渡乃是一块璞玉,越是雕琢越会发亮。

  战部渡展现出来的悟性,还有他勤奋刻苦的精神,都让山崖城主十分满意。而更让他满意的是战部渡的心性——乐于助人,勇敢热心,就像是阳光,能直接照进人的心里。

  “小心!”高空中,战部渡大叫一声,速度猛增。

  他右爪一挥,顿时射出一道风刃。

  淡青色的风刃仿佛是一柄弯刀,直接将追击而来的肥臀鸟击杀。

  “谢谢你,小渡。”被营救下来的战兽使,乃是山崖城的守卫,此时他的心情有些复杂。

  因为平时里,他看不起小渡,取笑过他低微的实力,只是因为运气好,得到了小箭尾雕的承认而已。

  但现在看来,战部渡的战技明显超过了他,并且还不计前嫌地搭救他。

  “不用客气啊,我们都是山崖城的人呢。”战部渡张开鸟嘴,发出人声。

  听了这话,被救的战兽使心情更加复杂起来。

  “快重整旗鼓,迎战肥臀鸟群,保护城池!”战部渡催促道。

  “嗯!”战兽使重重点头,又继续加入了激战当中。

  山崖城主等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对战部渡的评价又提高一层。

  “这孩子。”中年美妇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,“回家后看我不收拾他!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轮椅上中年男子哈哈大笑。

  山崖城主轻轻点头,没有评价什么。

  “这一次表现之后,其他人对我的印象又会上升许多。”战部渡心中十分冷静,盘算着。

  那位被他救下来的战兽使,对他十分感激。殊不知,战部渡也感激他。

  “没有这样的对手,怎么能衬托出我的高尚品质呢?”

  得到小箭尾雕的认可,从而身份一步登天,成了山崖城主的徒弟,这种事情让许多人眼红不已。

  方源利用众人的心理,精心挑选出了一个看似凶恶,其实无害的对手。

  并且在他刻意寻求的“偶遇”后,这个对手和他发生言语上的碰撞。

  之后,方源就加深这种矛盾,还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对手欺压。

  随后,他就带着脸上的淤青,主动寻找到山崖城主,请求他加大训练的力度,但并不说明什么详情。如此一来,即便山崖城主也就心知肚明了。

  本来,方源还想借助这个对手,刷一刷声威。没想到肥臀鸟灾之下,给了他一个更好的机会。

  机会一出现,方源分身就立即把握住了,在许多人的注视下,把这个对手救了下来。

  “从穿越过来后,我的运气就一直不差。即便天降鸟蛋那次,消耗了大量的好运。看来主体那边,在运道上的造诣越来越深厚了,带给了我很多的帮助。”

  经过一场激战,肥臀鸟战败。

  战部渡表现极其亮眼,几乎要斩杀了鸟王,但最终却被山崖城主传音制止了。

  战后,战部渡就故意向山崖城主请教,表达出自己的不解:“爷爷,为什么您不让我杀了那头可恶的鸟王。没有了它,我们山崖城今后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灾祸了。”

  “小渡啊。”山崖城主摸了摸方源分身的脑袋瓜儿,和颜悦色地道,“就算你杀了那头鸟王,鸟群还会选出新的鸟王呀。”

  “那爷爷你为什么不出手呢?依照你的实力,完全能够将整个鸟群都铲除掉的。”方源又天真地问。

  山崖城主再笑:“那是因为啊,这些鸟屎也是好东西哦。可以增添土壤的肥力,帮助稻麦更快更加健康地生长。甚至还有许多商队,来和我们交换这些鸟屎呢。”

  “是这样啊?原来那些臭烘烘的鸟屎,竟然都是宝贝?!”方源分身大为惊讶。

  这番模样,让山崖城主畅怀大笑:“小渡啊,爷爷教过你不能以貌取人,同样的,对于世间万物,也不能单看外表啊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,爷爷的话我会牢牢记在心里的。”方源分身重重地点头道。

  “嗯,乖孩子。”山崖城主又笑了笑,心中暗道,“除了这个原因,当然还有其他缘由。不过还是让你保持这颗赤子之心吧,我的徒儿。你现在接触那些还年纪太小呢。”

  告别山崖城主后,方源便走出城主府。

  城主府地基高耸,乃是城中之城。方源借助地势,眺望全城。

  城池中,已经开始了休整和重建。大量的凡人不再躲避,从地道、地窖中钻了出来。

  这一场肥臀鸟灾,不仅是让方源分身狠狠地刷了一波声望,而且还让他对这个世界又加深了一番了解。

  “肥臀鸟王乃是异兽万,媲美五转蛊师战力。我不过是一转蛊师,借助小箭尾雕,合体之后,却是险些斩杀了它。在这个洞天里,这样的战力得之太易,难怪蛊师正统发展不起来了。”

  “若是有蛊师正统的流传,这座城池就不是简单的土石堆叠,至少能有数十座蛊屋作为防御。肥臀鸟灾也不会屡屡造成这样大的损失了。”

  “不过,留着肥臀鸟灾好处多多。”

  “山崖城位于山巅,周围的都是山土,坚硬厚实,用作耕地还得有鸟屎,才能有足够的粮食产出。并且鸟屎也可作为一大特产,吸引外来的商队跋山涉水而来,进行物流交换。”

  “山崖城可以借助这场考验,来选拔更多的人才。给全城的人一个外在的压力,更有助于团结,让城民更加拥护统治者。”

  “万物大同变杀招,笼罩整个洞天。蛊师在这里可以轻易借助杀招的威能进行变身,过程中需要消耗正面的情感。所以战兽使通常都是正面情感相当丰富的人。”

  “但这并不意味着,这里的人就是傻白甜。高位者也自有权谋和手段。”

  方源一路想着,来到了外城。

  “啊,是战部渡大人呐。”

  “是战部渡公子。”

  “公子好!”

  “公子战斗的英姿,我们一家都目睹了呢。”

  一路上,方源受到了夹道欢迎。

  他咧开嘴,摸摸头,不好意思地笑起来,露出白白的牙齿:“大家好,大家好,不要叫我公子啦,也不要叫我大人,大家直接称呼我为小渡好了!”

  “来,大爷,我来帮你的忙。”方源双眼一亮,快走几步,来到年迈的大爷身边,抢过他的铲子。

  “大爷,你先歇一歇吧,我来帮你铲屎。”方源道。

  “是小渡啊,你又来帮我的忙了。真是好孩子啊,好孩子!”老爷爷感动得眼眶泛红。

  战兽使虽然都有着充沛的正面情感,但力量改易心理,许多人也自持身份,哪里会想方源这样,即便是山崖城主的徒弟,也时常来到民间,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脏,真正身体力行地帮助普通百姓。

  方源一边劳作,一边心想:“算算日子,本体那边也要开始行动了吧。单靠我自己这边的进展,短时间内是无法达到目标的。这就需要本体出力,释放兽灾,我在这边密切配合。”

  “本体释放出来的兽灾,可就不是什么肥臀鸟这样小打小闹了。”

  城民们对方源交口称赞,殊不知此刻方源分身的心里,却在酝酿着祸害整个洞天世界的阴谋毒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