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八百四十六节:房功释疑

第八百四十六节:房功释疑

  房家大本营。

  病榻上,“房睇长”躺着,面色仍旧有些苍白。

  一位模样年轻的六转蛊仙,站在床边,正是房云。

  房云乃是房睇长的养子,年纪的确很轻,面容俊朗,双眸如星,此刻满脸关切之色,躬身行礼道:“父亲,您受此重伤,可得好生休养。孩儿能为您做些什么,请您尽管下令罢。”

  房云根本不知道,此刻他眼前的父亲,已经是换了他人,是方源的一具分身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讲,方源算得上房云的杀父仇人,房云是在认贼作父。

  房睇长咳嗽两声,虚弱地招手道:“云儿,你不必装模作样了。为父还不清楚你的性子?来,坐过来,不要拘谨。”

  房云闻言,脸色顿时轻松起来,耸了耸肩,抖了抖眉毛,笑着坐到床边:“爹啊,儿子真是被你吓到了,没想到这次爹你玩得这么大,实在是太冒险了!更可惜了算不尽前辈,居然丢了性命。”

  说到这里,房云流露出悲伤的神色。

  方源伪装成算不尽,曾经救过房云的性命。房云一直感念于此,对算不尽十分敬重。

  而这一次,房睇长布置计谋,并没有将真相告知房云,除掉算不尽的人手,只局限在了房家太上大长老、二长老和三长老身上。

  这个计划没必要太多的人,尤其是将房云牵扯进来。

  算不尽平时和房云接触很多,他是智道蛊仙,房云若知道真相,单凭他的性情和城府,很容易就会露陷。

  房睇长乃是智道大宗师,这种细节也照顾得十分周详。

  平心而论,若是换做其他蛊仙,恐怕真的要栽在房睇长的手中。就算是方源,若是没有之前的预感,使得方源事前提升了因果神树杀招,也会感到棘手。

  房睇长并没有什么失误,他已经尽量高估了算不尽。但当他得知算不尽的真正身份之后,他在瞬间明白:原来自己仍旧大大低估了方源。

  其实别说是房睇长,天庭的智道大能紫薇仙子,也低估了方源。乃至当下的五域蛊仙界,都大大低估了方源——他们都还以为方源仍旧是七转修为。

  事实上,方源早就成为了八转,并且还用气海老祖的身份,从龙公的手上骗走了一部分的元始气道真传。

  而房睇长不过是七转修为,依仗的蛊阵、蛊屋的布置,还被方源了解透彻。同时,豆神宫也成为了方源的助力。

  房睇长原本将算不尽当做一头鳄鱼来对付,没想到鳄鱼的皮下是一头猛龙。

  因此,他栽了。栽得太狠,一失手就再无翻盘的机会。

  “云儿,来,把手伸过来。”房睇长道。

  房云迷惑,但不想违逆父命,乖乖地伸出手来。

  结果,房睇长见三只仙蛊都交到了他的手中。

  “爹,你这是做什么?”房云大感惊讶。

  “我打算将智道传承交给你。”房睇长道。

  房云愣了愣:“可是爹啊,我修行的是云道,并非智道。而且,你之前不也是允许我修行云道了吗?”

  房睇长点点头:“我之前允许你专修云道,是因为你本身性情跳脱懒散,切合云道本身。但云道只是一个小流派,终究不能和智道相比。”

  “最主要的是,你爹我经过这次的事情,这些天一直在反省。算不尽仙友的死,是给我最好的警醒。我需要为家族物色智道传人,一旦我发生了什么意外,还有后辈顶替上来。”

  “爹,你可别说什么意外不意外的话了。”房云道。

  “命运无常,什么意外不会发生?人生充满了意外。我现在重伤卧床,就是我之前没有料到的。况且我们房家处境如此,你心底有数。我必须为房家将来筹谋啊。”房睇长语重心长地道。

  房云点头,脸上罕见地流露出郑重之色:“爹,你说的对。那儿子我就改修智道吧。”

  房睇长微笑着点头,又摇头:“你是我的儿子,爹知道你不适合智道,云道是最适合你的。爹想为家族谋算,也不会漏掉了你。所以爹的安排是,先将智道传承交给你,你也不必改修智道。毕竟你已经是云道的底子,改变得话,相当麻烦,损失也会很大。”

  “目前,你只需要掌握这份智道传承即可。将来若是情况危急,需要你牺牲的话,你就转修吧。若是有朝一日,爹作古了,你就挑选一位合适的传人,将这份智道传承传授下去,知道吗?”

  “爹,你的安排太英明了,我明白啦!”房云笑道,不让他转修智道,他顿时浑身轻松。

  “走吧,臭小子,爹我需要休息了。这三只智道仙蛊,你先下去体会。里面就有你算不尽前辈的杂念仙蛊,他虽然死了,但我得把他的传承留下来。”房睇长一边说着,一边挥手。

  “孩儿告退。”房云连忙离开,离去时轻轻地关上了房门。

  房屋中,又只剩下方源分身一人。

  他闭上双眼,一脸疲惫的样子,心中则在思索:“我的肉身本就是房睇长的肉身,因此血统方面不是破绽。房睇长并没有死,命牌蛊也不会有什么异状。而魂魄则是本体亲自出手,分魂后调动了诸多魂道手段,再加上至尊仙窍中时间流速的优势,使得魂魄也极其切合肉身,根本毫无破绽可言。”

  “然而,单单做到这些,还不够。”

  房睇长想到了房功。

  房功这个人虽然和方源相处的时间不多,但什么性情,早就了解透彻。

  单从外表上看,房功狂放豪迈,心胸宽广,不拘小节,但事实上他豪迈的外表下,是极其精明和谨慎。

  这一点,从之前他暗算陈衣的时候,就很清楚了。

  他是堂堂八转蛊仙,居然在争斗中,一直隐藏自己的修为,伪装成寻常蛊仙。然后猛地爆发,打了陈衣狠狠一记,让后者分外不齿,又猝不及防,吃了一个大亏。

  方源知道,要欺骗这种人物,不是单靠“自身没有破绽可寻”就可以的。

  他还需要主动的表演。

  “哦?二长老有意将智道传承,交给房云?”房功很快就接到了这个消息。

  汇报消息的,正是他的嫡亲重孙,6转中的翘楚,房家的后继之星——房棱。

  房棱国字脸,比房云年纪稍长。平素时房云一直和房棱走得很近,这一次得到房睇长交托传承,也没有隐瞒这位可敬的兄长。

  房棱显然城府比房云要深,当晚就将这事情汇报给了房功。

  房功微微皱眉,沉吟不语。

  他知道了房睇长的打算。

  房家之外处境艰难,压力很大,但房家内部,也一直都有着争斗。

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资源即便越来越多,也得要考虑如何分配。家族资源是有限的,谁先用谁后用,谁用好的谁用次一等的,这就是天然的矛盾,从来就不可调和。

  房家最大的两股派系,就是房功、房睇长这两系。

  这两个派系一直都合作密切,但并不意味着,这两系就没有明争暗斗了。事实上,这两大派系一直在角逐,只不过房功一系因为有着太上三长老房化生,房睇长又只是七转修为,所以一直牢牢把持着房家最高政权。

  房睇长拥有的智道传承,一直是房家第二派系的根本底蕴。

  房功皱眉的原因,就是他原本还想着,能不能乘机将这份智道传承索要过来。

  你看,你此次险些丧命,智道传承在你的手中,若有个三长两短,可是房家的重大损失!

  这是家族大义,盖压下来,的确有可能逼迫房睇长交出传承,至少是一部分的智道传承。

  家族和门派的政治,还是有区别的。

  家族的政治,是一代代血脉传承,注重亲情。房云虽然是房睇长的养子,但感情极好,这是因为房云从小时,就受到房睇长的亲手抚养。房睇长对这个儿子,也是真心爱护,若非如此,也不会让他专修云道。这是顾及他的个人感受和幸福。

  将来房睇长退下了,他的这个太上二长老的位置,按照惯例,就当是房云接手的。

  房家的蛊仙并不少,但这个位置只当是房云的。

  除非将来,房睇长培养出了一位继承人,能够专修智道,比房云更加出色。

  房睇长掌握的智道传承,名义上属于房家,但实际上是掌握在这一派系的手中,一代代传承下去的。

  房云专修云道,没有资格继承这份智道传承,这是房睇长这一派系最明显的弱点。

  房功这一次正是想要抓住这个弱点下手,没想到房睇长未雨绸缪,提前堵住了这一点。

  “不愧是智道大宗师啊。”房功皱起的眉头松了下来,脸上泛起了微笑,他挥了挥手。

  房棱知机:“孩儿告退。”

  “这次机会没有了,那就算了吧。毕竟同样姓房,都是自家人。”房功并无多少懊恼之情,只是心中仍旧有些担忧。

  毕竟这一次,房睇长谋算成功,牺牲了算不尽,炼化了豆神宫。有了这座八转仙蛊屋,房家第二派系实力大涨,房功感到压力颇大。

  身为高位者,要考虑的方面远超寻常。

  房家的太上大长老,执掌房家这么多年,他不仅是要注重个人修行,栽培后辈,而且要领袖房家,对抗外敌,争取开疆扩土。与此同时,还得时刻注意房家内部的力量。

  “不过,二长老行动如此迅速,可见其真心。绝不可能是算不尽假扮的了。”至此,房功心中最后的一丝疑虑,也彻底消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