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八百七十八节:再救夏琳

第八百七十八节:再救夏琳

  光芒一闪即逝,方源骤然出现在一个小型海岛上。

  “又来到这里了。”方源微微一笑。

  他这次接取的任务,就是来到这处海岛,要在附近的海里采集地沟黑油。

  这是他上一世探索龙鲸乐土时,接取的第一个任务,最是熟悉不过。

  “这一世的龙鲸乐土,和上一世有着许多变化。”

  “不仅是苍蓝龙鲸出现的位置改变了,参与的蛊仙增多,任务的内容和数量也变了。”

  “我完成了十多个任务,才出现了这个采集黑油的任务。”

  他在上一世,正是靠着这个任务,救下来鲛人少女夏琳,以她为棋子,到鲛人城竞选圣女,然后顺藤摸瓜,去往悔哭海,最终得到悔蛊的。

  悔蛊一飞到他的手中,尊者手段便瞬间发动,将方源带回到光阴长河的石莲岛上。正是靠着这一点,方源才在上一世绕过了天庭的阻击,成功继承了一份红莲真传。

  但重生之后,方源制定了一个更加优良的计划。

  在之前的光阴长河大战中,方源摧毁了天庭的六座仙蛊屋,破灭了镇河锁莲大阵,打杀大量蛊仙,只有九灵仙姑、凤九歌逃脱。

  作为代价,那座石莲岛也跟着毁了。

  没有石莲岛,悔蛊上的尊者手段就无从发动。

  这一次,方源是打算好好攻略这片龙鲸乐土,得到悔蛊只是其中一个目标而已。

  整座小岛在方源的侦查杀招下无所遁形,毫无秘密可言。

  小岛十分平凡普通。小岛上的物产并不多,驻扎着一个小渔村,有一口品质并不佳的元泉,村民中有少数蛊师,大部分则是凡人。

  方源并没有急着进入小渔村,而是直接钻入海中。

  海水里,有一群织梭海蜘蛛正在捕猎。

  方源绕过之后,继续深入。

  靠近地沟的时候,他又发现一群齐贝鲨鱼在附近逡巡。

  方源实力卓绝,但也不想无故出手,只是隐形匿迹,来到黑油面前。

  黑油乃是仙材,对于蛊师而言很有威胁。一旦沾染上黑油,就会有一些食道道痕刻印在蛊师的身上。

  这对蛊师而言,往往是致命的麻烦。

  一方面,因为异种道痕相互排斥,往往会令采油蛊师实力暴降。食道的采油蛊师实在太少了。

  另一方面,蛊师本身就是**凡胎,时间一长,万难承受住黑油的侵蚀。

  地沟中的黑油相互交错、纠缠,仿佛是一群怪异的巨蟒。近乎静止,但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它们在海底仍旧是缓缓流动的。

  方源催动手段,所到之处,黑油宛若流水,四处分散开来。

  “我记得好像就在这个位置。”方源分开一团黑油,却没有发现上一世的蓝鳞鲛女夏琳。

  方源心头微微一沉。

  或许随着他的重生,夏琳的际遇也得到了改变,并没有被困在这里。

  “但更多的可能是在附近。毕竟相比上一世,此刻可是提前了数天呢。”方源想了想,并没有立即放弃,而是大力催动手段,将附近所有的黑油都分散开来。

  黑油中包含的东西不少,有许多的海兽尸骨,还有矿石等等。蓝鳞鲛女夏琳也在其中,已是昏死过去。

  她的面庞和谢晗沫并不相似,但气质却是神似,方源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。

  他轻轻一吹,就有一个气泡裹住夏琳。

  夏琳得到救治,眼皮滚动了一下,勉强睁开一丝眼缝。然后又昏迷了过去。

  当她真正醒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水坑之中。

  天高海阔,晴空朗日。

  几株大树的阔叶,投下一片浓密的阴影,像是遮阳伞,罩住她的全身。

  微风抚摸,像是情人温柔的手,令夏琳感觉到一阵惬意。

  “我不是因为采集黑油,而被吞噬了吗?”夏琳的记忆渐渐浮现,“对了,我似乎是被人救了。我在黑暗的海底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。”

  身体还是软绵无力,夏琳勉强撑起上半身,她四处望望,没有发现任何人。

  “究竟是谁救了我?”她心中越发疑惑,一低头便看到自己半躺着的水坑。

  水坑中有一汪清水,清澈见底。她的蓝鳞鱼尾在水光中,闪烁着盈盈之光。

  “这一定是恩公的布置。”夏琳心道,她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暖意。这水不是海水,对于虚弱的鲛人,最是恰当不过。

  “你醒了。”就在这时,树叶被拨开,方源走了进来。

  “是您救了我吗?”夏琳瞪大双眼,看着一系白衣的方源,她感到一丝的熟悉。

  “你是命大,恰巧被我发现。”方源微微一笑。

  夏琳万分感激,正要起身拜谢,却被方源伸手阻止。

  “你现在还太虚弱。吃吧。”方源一伸手,一丝青风飞绕到树顶,将一颗浑似椰子的果实采摘下来。

  青风托着果实,飞到夏琳的面前。青风像是剪刀,绕了一绕,果壳打开,露出里面宛若石榴般娇嫩的鲜红果肉。

  夏琳取了一小块,放到嘴里,果肉细嫩多汁,顺着干燥的咽喉一直滚入肚中后,又传来一股股的温热气息,非常美味。

  夏琳瞬间两眼放光,她饥肠辘辘,连忙又取出几大块,放入嘴中,囫囵似的吞下肚。

  “真好吃。”她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,然后就看到方源用温润的目光一直盯着她。

  她的脸上顿时升腾起好看的红晕,她结结巴巴地道:“敢问恩公尊姓大名,救命之恩,夏琳一定竭力回报。”

  方源哈哈一笑:“这不过是我举手之劳,你不必在意。今后还是远离黑油,那里可是很危险的。这一次你是恰巧碰上了我。”

  夏琳脸色一黯。

  她是为了爷爷的葬礼,而欠下大笔债务,不得不冒险采集黑油还债的。没想到黑油没有取成,险些把命搭进去。

  “不过就算我活了下来,也是被黑油侵蚀,命不久矣了。唉,我该如何还清债务,又该如何报答恩人呢?”夏琳秉性善良,不由暗暗苦恼。

  这时,她的耳畔又传来方源温和的声音:“哦,对了,你曾经遭受黑油侵蚀,但没有关系。你身上的伤,我都给你治疗好了,没有任何的后遗症。”

  “啊!”夏琳吃惊不已,瞪大双眼呆呆地看着方源。

  眼前的这位蛊师,居然能治得好黑油侵蚀的伤!这可真是了不得啊。

  方源对她点点头:“小姑娘,年纪轻轻的,不要胡思乱想。你的生命还有很长一段旅程呢。继续吃一点吧,回复了力气之后,就跟我走。我来这里,是有事情要做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夏琳还是呆呆的。

  方源笑了笑,转身离开。

  夏琳看着他穿过树林,消失不见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开始继续食用手中的果实。

  果肉美味多汁,清风拂面,她置身在纯净的水泊中,心中充满了温暖和宁静。

  “这一切不会是梦吧?”吃着吃着,她的眼泪就无声地流淌了下来。

  她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,穷困的鲛人少女,在她过往的生命里,现实对她而言是冰冷严苛的。唯一的温暖,来自于照顾她的爷爷。

  作为唯一的亲人,爷爷去了,夏琳孤苦无依,心里是大片的空虚,活着的唯一目标似乎就是将爷爷水葬。

  在鲛人的习俗中,水葬是鲛人的归宿,会令死者安然。但水葬花费甚多,夏琳为此付出巨大。

  少女一边吃着,一边无声哭泣。

  方源站在小树林外,眺望大海,对里面的情况了若指掌。但他没有进去,给少女充分的调整时间。

  这一世他攻略龙鲸乐土,计划很大。

  夏琳的这条任务线,并不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方源要获取悔蛊,只要进入悔哭海即可。当初他是依靠夏琳这条线,走进悔哭海域。但除了这条线索之外,还有大量的线索可以替代。

  上一世方源一门心思去取悔蛊,但庙明神他们却是全力接取任务,不断完成,发现很多。那个时候的氛围,可比现在好多了。庙明神等人相互交流,还在功德碑下留下一只只信道凡蛊,把各自探索的心得体会都无偿公开。

  他们发现的这些心得和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,都成了方源的财富。

  因此,方源对功德碑,对苍蓝龙鲸的了解更深入更全面。

  夏琳这条线其实是方源自己开发出来的,有运气的成分,耗时也很久。其实等过一段时间,出现了中型任务,就有好几个可以利用,直接进入悔哭海的。

  上一世出现这些任务,方源已经有了夏琳这条线,再加上庙明神等人对这些任务相当渴求,方源也就没有出手争抢。

  “但既然现在,夏琳这条线又被我接到,那么完全可以再利用她。”

  “这个棋子很有用处,只要复制上一世的成功,我就能间接地掌控鲛人圣城。”

  “控制这股势力,也是很不错的。对我攻略计划,会有许多帮助。”

  方源心中思量。

  “恩公,让您久等了。”片刻之后,夏琳飘出小树林。她恢复了一些体力,不想让方源久等。

  一团白云托着她的下半身,距离地面有连三尺的距离,帮助她在陆地上前行。

  “不必叫我恩公,我姓楚名瀛,人称楚大师。”方源笑了笑。

  “楚大师。”夏琳道。

  “嗯,走吧。”方源领着夏琳,缓步走向小渔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