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八百九十节:魔仙脱困

第八百九十节:魔仙脱困

  “有点麻烦,我得推算一下。诸位也暂时休息一下吧。”方源开口道。

  领土蛊这个关卡,不仅卡住了方源,也卡住了其他蛊仙。不管他们如何催动辅阵,辅阵的力量也渗透不下去了。

  蛊仙们开始休息,不忘交流。

  “终于遇到难关了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楚瀛能一直炼化下去呢。”

  “开玩笑,这可是乐土仙尊亲手布置的大阵,他楚瀛何德何能,可以将这样的大阵炼化?”

  “但若是他炼化不成,我们的任务又该怎么办?”

  “是啊,楚瀛虽然是阵道宗师,但推算实际上是智道的事情。他能推算出什么呢?”

  蛊仙们心态很复杂。

  一方面,方源遇到了难关,让他们着实松了一口气。

  另一方面,方源被难住,他们的利益也要受损。

  蛊仙们既想方源突破这个难关,但骨子里又不愿意看到这样一幕。

  “好了,我算出来了,我们继续。”方源忽道。

  “啊?”众仙诧异,这未免也太快了吧。

  方源飞出辅阵,悬浮高空:“要跨越这道关口,辅阵需要调整一下,诸位请勿急着动手。”

  紧接着,他心念频动,仙元迅速消耗,座座辅阵跟随他的心意,开始转换位置。有的辅阵不断后退,有的辅阵则从后方前移,接近海底大阵。

  最后,庙明神的辅阵和任修平的辅阵,紧紧地贴在了一起,竟扣合成一体。

  方源对他俩道:“接下来是以二位的辅阵为主,其他人辅助。”

  庙明神、任修平均点头,脸上神情复杂,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有一天联手合作。

  辅阵调整完毕,方源再次落入自己的辅阵,他没有急着催动炼阵雨,而是调度辅阵中的诸仙,按照他的步骤和方式,按某种规律催发辅阵。

  辅阵的力量变化了,它就像一层层的细沙,卡在海底大阵的缝隙中,让它的运转速度变缓了一丝。

  而正是这一丝的变化,给了方源可趁之机。

  方源继续催动炼阵雨,片刻后,他将领土蛊成功炼化!

  这道关口跨越过去,诸仙顿感轻松,辅阵的力量一泻千里,大肆在海底大阵中纵横。一直渗透了六成大阵后,这才遭遇绝壁,戛然而止。

  沈从声等人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  “好厉害!”

  “没想到楚瀛竟如此了得。”

  “一大半的海底大阵,都要落入他手了。”

  “他设计的辅阵奥妙非凡,居然可以进行调整。这不是固定的大阵,而是一种变阵!”

  方源的表现打破了他们心底的最高期待,再次让他们震惊不已。

  三天两夜之后,又有数只土道仙蛊,海量凡蛊被方源炼化得手。至此,六成大阵都落入方源掌控之中。

  “但是剩下来的四成,却是海底大阵的核心。单靠辅阵和我自己,短时间内绝破解不了。”方源很有自知之明。他能够到达这里,已经是他目前能力的极限。

  毕竟这座土道大阵是乐土亲设,而乐土仙尊的土道境界可是无上大宗师!

  方源尝试着调度炼化的六成大阵,干扰剩下的四成核心。

  方源用海底大阵来对付它自己!

  噗。

  片刻后,方源忽然吐出一口鲜血,魂魄狠狠震荡,脸色猛地一白。包括他在内的数座辅阵顷刻崩解,里面的蛊仙落水,齐声惊呼,遭受程度不一的反噬。

  方源的谋算落空了,他虽然炼化了六成大阵,但对付剩下的核心,竟然没有丝毫作用!

  “不愧是乐土仙尊的手笔,被炼化了大半,仍旧维持着核心,毫不动摇。”方源心头震动。

  他暗叹一声,开口高声道:“诸位仙友,十分抱歉,我没有看出大阵的奥妙,连累诸位受伤了。”

  受伤的蛊仙都摇头,表示不要紧。

  在他们看来,楚瀛能做到如此地步,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,远超他们的期望。

  方源双眼微微眯起,心中琢磨:“如今看来,就只有拆阵了。”

  休整一番后,他开始动手拆阵。

  因为外围的六成大阵业已被他炼化,所以拆阵非常顺利。

  但这并非正常的拆解步骤,方源只是拆除大阵的六成,因此在这个过程中,时不时有蛊虫因阵法崩解而毁。不过当中的仙蛊,方源都保护得很好,顺利收入囊中。至于凡蛊数量众多,损毁一小部分并不可惜。

  庙明神、任修平等人的眼睛都看直了!

  他们之前操纵辅阵,并不能察觉到大阵内部的具体情形,只是隐约有一个模糊的感应。

  现在方源拆阵,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行,方源获得了什么蛊虫,都被他们看在眼里。

  “这么多的蛊虫!”

  “我看到了很多失传的土道凡蛊啊,它们是乐土在其蛊师时期开创出来的。”

  “还有仙蛊,我的天,有八只仙蛊!”

  “这些仙蛊大多数都是七转,六转的都很少!”

  “都被楚瀛拿走了啊!!”

  “是啊,也不分我们一点……”

  蛊仙们眼睁睁地看着方源收获仙蛊,目光呆滞,当中一些人简直要垂涎三尺。

  这些仙蛊绝大多数都是土道仙蛊,不合他们所用,但仙蛊唯一,将来拿出来换也是可以的!

  土头驮双眼充斥血丝,简直是要喷火!

  他就是土道蛊仙,看着一只只土道仙蛊被方源收入仙窍,他口干舌燥,心脏都漏跳了好几拍。

  在拆阵的过程中,他喉结滚动,好几次想要开口,但最终只是一次次的吞咽口水。

  他恨不得动手开抢!

  但残存的理智告诉他,直接动手是最愚蠢的行为。

  连沈从声这样的八转,都动不了手,更何况他?

  最终,土头驮只能一声长叹,将各种羡慕嫉妒恨还有遗憾、可惜等等情绪,连同口水混成一团,自己吞入腹中。

  他脑筋急速转动,想要谋求这些仙蛊。他知道自己不是不可或缺的,只有在接下来,和楚瀛密切合作,表现出自己的价值,和楚瀛关系搞好了,才能在今后和楚瀛进行仙蛊的交易。

  唯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,楚瀛是变化道、阵道兼修的蛊仙,并不修行土道。所以,楚瀛将仙蛊贩卖出去的意愿还是很大的。

  可怜的土头驮并不知道,方源的土道境界已经高达宗师,比他还要深厚!

  方源拆掉大阵外围,首先获得的是群仙的恭贺。

  “恭喜,恭喜啊。”

  “楚瀛仙友你这一次真的是物超所值了。虽然付出了种种仙材,但收获的却是大量的仙蛊!真的是赚大了。”

  “不瞒仙友,我的口水都要洒下来了。”

  “仙友手段卓绝,在下也只有佩服的份了。”

  “楚瀛仙友,在下土头驮,对您手中的这些土道仙蛊都很感兴趣。今后您若是要售卖换蛊,还请通知我一声,请您相信我满满的诚意。”

  方源一一回谢,心情十分平静。

  他手中的仙蛊太多了!

  说出来,能吓死一票人。

  现在收获的这批仙蛊,还不是他最近最大的收获。

  方源之前在光阴长河中,大败天庭一方,虽然折损了石莲岛,但收获极多。

  他拆掉了天庭的六座仙蛊屋,虽然战斗中不少仙蛊毁灭,但剩下的仙蛊也有不少。

  比如镇河锁莲大阵中的核心仙蛊镇蛊、锁骨,刹那台中的一刹、那时两只宙道核心,恒舟中仙蛊恒,三秋黄鹤台中的早秋、中秋、晚秋,日月观里的仙蛊日子、月子。

  这些仙蛊大多数都是七转,甚至还有八转!

  至于鲨流撬的仙蛊虽然全毁了,没有一只留下来,但它的搭建方式非常特别,走的是猛兽和仙蛊屋组合的路子。方源打扫战场,从种种线索中逆推出了鲨流撬的大半内容。这带给他相当大的灵感,目前方源的宙道分身已经在推算,如何将十二生肖战阵融汇到万年斗飞车之中。

  现在,摆在方源等人眼前的就只剩下四成的海底大阵了。

  再用炼阵雨杀招,效果微乎其微。

  辅阵的力量渗透,也是无从下手。

  方源费了老劲,没有丝毫进展。他彻底看出来,这剩下的海底大阵就像是个乌龟壳,防御极其严密。

  “是等到分身吴帅发力,令我土道境界提升,还是直接强攻呢?”方源想了想,决定还是节省时间,选择强攻。

  毕竟身边可是有着这么多的蛊仙苦力,不用白不用。

  当即,他便请多数蛊仙出手,自己以及少数几位蛊仙继续操纵辅阵。

  轰轰轰!

  种种杀招直接轰击在海底大阵中,激起惊涛骇浪。

  大阵本就只剩下四成,此刻遭遇诸仙强攻,其中包含沈从声这样的八转蛊仙,运转受阻,出现种种破绽。

  方源大喜,催用辅阵,顺着这些破绽继续渗透大阵。

  “我悔啊!”忽然,高亢的哭喊声猛地传来,袭遍全场。

  “我在做什么?我不该攻击大阵的。”

  “好后悔!我为什么要听楚瀛的话?”

  “我就不该来这片龙鲸乐土,如今被困在这里,悔不当初啊。”

  ……

  群仙接连住手,气势、斗志暴跌,均遭受到悔蛊的影响。

  唯有方源不动声色,他眼中陡然爆闪一抹精芒:“这阵中的魔仙将悔蛊的威能,传递出来,大大降低了自身的影响。他想要脱困!”

  砰砰砰!

  一声声巨响,从海底大阵内部传来。

  大阵本就有破绽,此刻多处破绽猛地扩大,联络成一条巨大的裂缝。

  沈从声猛地大喝,暂时压下悔蛊对他的影响,他通红双眼,猛地向大阵裂缝攻去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浩然轰响!

  轰!

  巨响声下,里应外合,大阵破裂,被封印的魔仙如一根黑箭,暴射而出。

  沈从声大喜,飞身接近:“沈伤先祖,我是沈家后人,您的子孙后辈!”nt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