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四十九节:沙狼城巨变

第四十九节:沙狼城巨变

  西漠。

  大风吹鼓,黄沙滚滚,一支骆驼商队正在荒凉的沙漠中艰难跋涉。

  “我的老天,我们终于要回到沙狼城了。”骆驼商队中,彭达一脸疲惫之色,口中感叹。

  一旁的骆驼上,坐着蛊师莫利,他望着彭达取笑道:“小子,你这样的想法,可是和我们第一次出发时不一样啊。”

  彭达脸微微一热。刚开始莫利组织起了商队之后,他十分激动,认为冒险会分外精彩。

  但这几趟行商跑下来,彭达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自己曾经的天真。在这个世界,行商不仅困难,风险极高,而且还十分疲惫,行进艰难困苦。稍不留意,就要把小命耽搁在无情浩瀚的沙漠之中。

  不过彭达的感叹,倒是引发了商队中其他蛊师的共鸣。

  “是啊,又要回家了。”

  “这一次行商,虽然没有遭遇什么危险,但也着实疲惫。回去之后,我要好好洗一个澡。”

  “我已经忍不住想要去酒馆喝上一顿啦,哈哈哈。”

  莫利微微一笑,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,还有最近变化极大的儿子。他的儿子被选中,大加栽培,堪称是浪子回头金不换。

  这一切的美好,都带给莫利全新的希望和生活的动力。行商就算再是艰辛,他也能自得其乐。

  “等等,有情况!”商队最前方负责侦查的蛊师忽然大喊示警。

  彭达顿时紧张起来,同时又有些奇怪。按照道理,这里属于沙狼城的附近,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存在了。但为何忽然示警呢?

  莫利立即催动侦查蛊虫,他身体微微一僵,下一刻大喝:“情况有异,全体全速前行!”

  彭达等人不明缘由,但见到莫利一马当先,他们自然信任商队首领,也连忙跟上。

  距离沙狼城近了,他们即便不用蛊虫,也纷纷发现了异状。

  只见数股灰色的浓烟,正袅袅升腾,还有火光和焦味,都在沙狼城的位置。

  商队全员皆涌起浓烈的不祥预感,奔腾的步伐也愈加快了三分。

  终于,他们来到了沙狼城的城门口。

  “这不可能!”

  “究竟怎么一回事?!”

  “天哪,这是一个梦吧,一定是一个梦。”

  商队的成员们有的直接跪倒在了沙地上,有的崩溃哭嚎起来,就连一向稳重的首领莫利也呆愣在原地。

  彭达瞪大双眼,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幕。

  原本繁华的沙狼城,此刻已经成了一片废墟。到处是尸体,断壁残垣,燃烧的火和烟,情况惨不忍睹。

  莫利口中呢喃,忽然触电一般,向城内跑去。

  他的这个动作唤醒了许多人,蛊师们纷纷飞奔,奔向自己的家。

  彭达没有家园,连忙驱策骆驼,紧随莫利大叔。

  莫利速度极快,心焦如火,直接将彭达甩远。好在彭达回返过沙狼城几次,已经摸清楚了路线,知道莫利大叔的家在什么地方。

  当彭达来到莫利的家时,他看到了一片废墟。而莫利则跪在这片废墟上,望着刚刚被他挖出来的妻子的尸体,整个人沉默如铁。

  彭达从莫利大叔的沉默中,却是感受到了山海般的背上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彭达悲切的同时,更是分外疑惑。

  在他看来,沙狼城是多么庞大的一个城池,里面驻扎着这么多的蛊师,居然被摧毁了,整个都成了死城!

  究竟是什么样的一股力量,能够毁灭掉沙狼城?

  是气潮天灾吗?

  现场残留的痕迹一点都不像。

  “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危险了。人们朝不保夕,即便是蛊师也是如此。根本就没有什么安全之地啊。”彭达心中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。

  他望着跪在地上,宛若石像的莫利,几番张口,终于吐言:“大叔,咱们要振作起来。你别忘了,你还有儿子啊。”

  这话让莫利微微一震,他的双眼复又亮起了希望的光辉。

  “彭达,多亏你的提醒!我儿子还在内城区,他是蛊仙种子,被重点栽培,一定没有事,一定是被保护得很好的!我们快去找他!”

  莫利带着妻子的尸体,和彭达一起急匆匆地来到内城区。

  整个内城区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。

  内城区没了!

  有几位商队的成员,站在深坑的边缘,呆呆地望着。

  莫利来到他们的身边,望着眼前的巨坑,嘴唇哆嗦个不定,脸色极度苍白,说不出话来。

  彭达暗中倒吸一口冷气,他看出来了,这个巨坑完全是一个野兽的脚印。这样大的脚印,这头野兽的体型之庞大,简直难以想象!

  “这不是人为的。”

  “一场兽灾!”

  “一头巨大如山的猛兽袭击了沙狼城,杀死了所有人!”

  商队成员们分析着,渐渐哭了起来。

  莫利则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,让彭达根本无从相劝。莫利大叔曾经拥有一个多么美好的家庭,忽然间一切都没有了,只剩下了他自己。

  命运对莫利而言,对幸存下来的所有商队成员而言,是多么的残酷!

  轰!

  就在这时,众人头顶的天空忽然大气翻腾,发出音爆之声。

  这番响动立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。

  “难道巨兽没有走?”彭达连忙抬头,却见到苍穹高处悬浮着两个身影。

  “是蛊仙!”其他蛊师纷纷叫嚷。

  “这里也遭殃了。”高空中的蛊仙交谈起来,声音传播下去,并没有刻意遮掩。

  “这头该死的畜生,令我莫家损失如此惨重。等到捉到它,一定要将它抽筋扒皮方能解恨。”另一位蛊仙愤愤地回应道。

  “走,我们已经快要追上了。”两位蛊仙旋即飞射而去,离开了此地。

  地面上的蛊师们沉寂了一会儿,忽然有人放声大哭。

  “爹、娘,你们死得好惨啊。孩儿不能为你们报仇,但是有仙人能为您二老主持公道了!”

  彭达默然,他的心情十分沉重。在这一刻,他忽然有了明悟:哪怕成为蛊师,哪怕成为五转的蛊师,又有何用呢?唯有成就蛊仙,方能在这个世界上掌握一点自己的命运罢。

  “我要跟着去看一看。”莫利忽然开口,神色坚毅。

  “头领,你疯啦?”周围的蛊师忙劝。

  莫利的态度却很坚决:“我无能!不能为我妻儿报仇雪恨,但我拼尽全力,也想亲眼看到凶手被惩处,被蛊仙凌迟啊!如果连这个机会都不抓住,我即便活下来,我将来也会懊悔终生!”

  这番话引发了另外几个蛊师的共鸣,他们纷纷响应,表示要和莫利一同出发,去见证公道。

  “大叔,我也要跟着你去。”彭达道。

  “你就留下来吧,小子。”莫利看着彭达,神色缓和了几分。

  彭达苦笑:“大叔,你三番五次的救我,是我彭达在这个世间最亲近的人。我既然跟随你,就一定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和你分离。让我继续跟着你吧,大叔!”

  莫利深深地看着彭达好一会儿,然后点点头,声音沙哑:“臭小子,那你就跟过来吧。”

  一群蛊师就这样顺着蛊仙飞离的方向,离开了沙狼城废墟。

  一路上,沙地上的巨兽脚印分外明显,让他们始终保持在最正确的路径上。

  就这样赶路,一天一夜之后,众人忽然听到天边传来打雷之声。

  “这不是雷,是蛊仙正和巨**手呢!”

  “你们听,风声中隐约有兽吼声传来。”

  蛊师们兴奋不已,速度加快,想要接近。

  但就在这时,一道漆黑的气流喷射而来,宛若彩虹划破长空。

  气流逸散出一缕,掉落在蛊师附近。其中一丝黑气,缭绕过来,擦中某位蛊师的肩膀。

  那位蛊师忽然惊恐地哀嚎起来,随后整个人皮肉腐烂,迅速化为一个白骨骷髅!

  众人乍缝惊变,骇然不已,连忙四处逃散。

  好在那丝黑气随风而去,没有停留萦绕。

  “要继续前行太过危险了!”

  “这只是蛊仙和巨**手的余波,我们根本毫无抵抗之力。”

  “我们再继续接近,就是送命啊。”

  大多数的蛊师们都打起了退堂鼓,纷纷掉头回转。

  “我还想再尝试一下。你们都走吧。”莫利是唯一留下的蛊师。

  彭达仍旧想要跟随他,但这一次莫利态度坚决得很,将彭达撵走。

  莫利只身一人,又艰难跋涉了一段距离,当他爬上一座沙丘时,眼前的情景让他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只见天边极远的地方,一片乌黑大雾。

  这些雾气明显都是刚刚的漆黑气流,在这黑雾翻滚之中,莫利隐隐约约能看得到如山般巨大的兽影,还有时而闪烁的电光。

  莫利深呼吸一口气,正要继续前行,忽然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抱住。

  “大叔,你想死吗?不要再前进了,你会送命的!”彭达大喊。

  “臭小子,你怎么还没有走?”莫利气急。

  彭达一脸急切和真诚:“大叔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怎么可能忘恩负义,眼睁睁地看着你来送死?我知道你想死,你的状态太不对了,依照我的实力一路跟随你,你都察觉不到!大叔,活下来,不要去送死啊!”

  但莫利并不听劝:“臭小子,快滚!”

  “我不滚!”

  “滚!这一切都和你无关,你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。别来这里送死。”

  “大叔,我要救你!”

  “我不需要你救,我就算是死,也要拼死复仇。哪怕只是一记微不足道的攻击,只要落到那头该死的巨兽身上,我也就满足了!!”

  轰隆!

  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,从天边的战团传来一道飓风。

  飓风如墙,撑天驻地,迅速地向两人卷席而来。

  “糟糕!”彭达和莫利根本来不及躲闪,很快就被飓风吞没进去。

  二人渺小的身影,瞬间在狂躁的飓风中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