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十节:强弱

第七十节:强弱

  “去。”紫薇仙子低喝一声,双手十指掀起一阵幻影。杀招迸发,一瞬间上千只蛊虫飞出,化为一团朦胧紫影,将智道大阵的中心最大一块空白直接填补上去。

  围观的诸仙,可谓当今五域第一流的蛊仙,见到此幕,都不得不承认紫薇仙子布阵手段的高明。

  紫薇仙子吐出一口浊气,额头微微见汗。

  她双眸紧盯眼前大阵,做成了这一步,接下来就是点缀核心仙蛊了。

  这一次布阵情景特殊,紫薇仙子是当着诸多强敌的面来布阵。说不定布阵的过程中,就有蛊仙忽然出手突袭。所以紫薇仙子采取了一个相对稀罕的布阵手法:她先将凡蛊布置出来,搭建出框架,再在最后关头,点缀仙蛊。

  紫薇仙子难得喘息了一会儿,暂时停住手脚。她看了看秦鼎菱等人,又看了看劫运坛。

  劫运坛熠熠生辉,主持仙蛊屋的冰塞川明白紫薇仙子的顾虑,适时主动传音:“有我守护,还请仙子放下心来,尽快搭成大阵。”

  紫薇仙子没有方源的阵旗蛊,若是有的话,完全不必一次次重新布阵。

  她当然知晓时间紧迫,得到冰塞川的催促之后,她开始往大阵中催落仙蛊。

  每一只仙蛊落下,都会令大阵剧烈震荡一次,迸发出璀璨华丽的紫色光羽,景象美轮美奂,可惜在场的蛊仙们都毫无欣赏的心思。

  劫运坛中,冰塞川双目紧盯着大阵,时刻防备着有人向紫薇仙子突袭。他蓦地开口,打破沉默:“黑楼兰,你在方源身边时间颇长,对方源如今的动向,有什么见解呢?”

  黑楼兰此刻就站在冰塞川的身边。她虽是女子,露出的真容却是线条硬朗,剑眉入鬓,星眸闪辉,英气勃发。

  黑楼兰闻言,心头一动,沉吟道:“方源左右不过三个选择。龙宫、万年斗飞车或者仍旧躲在梦境之中。”

  “躲在梦境里,对方源而言,太过冒险。不仅是魔尊幽魂拥有收取梦境的能力,就连天庭方面也有手段克制梦境。我若是方源,不会躲在这里等死。”

  “当然了。”黑楼兰无奈一笑,“这点可能性也不能排除。所以,天庭方面暂留下来看守梦境。紫薇仙子在我们的支援下,也主动留下,布阵推算,也是监督梦境。她是智道大能,当然明白其余两路她都插不上手,眼下这里却是最需要她。”

  “万年斗飞车的速度要比龙宫更快,这点很能迷惑对手,但我仍旧不觉得方源会藏身于此。这是因为万年斗飞车的速度仍旧比不上魔尊幽魂,并且防御威能要逊色于龙宫。一旦当时魔尊幽魂选择万年斗飞车追击,对其穷追猛打,万年斗飞车支撑的时间要远远小于龙宫。”

  黑楼兰冷笑一声:“宿命一战,方源损失了十二生肖战阵。若是此阵仍在,那他极可能会选择万年斗飞车逃生。我认为,方源躲避在龙宫中的可能性最大!”

  黑楼兰目光幽幽:“魔尊幽魂恐怕也是这样认为,所以他选择追杀龙宫,并派遣气绝魔仙吊住万年斗飞车。他在两边都留下了措施。方源的至尊仙体来源于魔尊幽魂,他身上仍旧有大量的梦境,都是魔尊幽魂曾经所有。魔尊幽魂若斩杀方源,夺回仙体和梦境,那么必将再度崛起!”

  “我们虽要打杀方源,但也不能任凭魔尊幽魂得逞。影宗虽和我们合作,始终居心不良。这一次虽然紫薇仙子推算出了方源身处天庭的消息,但却隐瞒我等,由魔尊幽魂亲自攻上天庭。到了需要我等力量支援的时候,紫薇仙子这才呼唤我等。”

  “所以,依我之见,不妨坐山观虎斗,左右局势。若是可能,将方源、魔尊幽魂乃至天庭都收拾掉最好!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冰塞川大笑几声,抚掌大赞,“分析的不错!很不错!北原黑家实在令我失望,但你总算辜负巨阳的血脉。实话告诉你,我自从苏醒之后,便得知了有关你的情报。我关注你很久了,你是一个人杰!只是际遇不好,先是遭受你父亲的折磨和算计,而后又是方源的钳制和利用。你欠缺发展的时机,若是有,你绝非是此等现状。”

  黑楼兰骤然得到夸赞,不由双目一凝,盯住冰塞川的面庞。

  冰塞川身材颀长,面色柔和,但有一道丑陋至极的伤疤,从右耳一直划到嘴角左边。他原本目光冷酷,但此刻看向黑楼兰的眼眸中,却是欣慰和赞赏之色。

  黑楼兰心头猛跳了一下,一股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。冰塞川的欣赏,恐怕是她一生中最可贵的机遇了!

  感知到这一点后,黑楼兰没有丝毫犹豫,身躯一挺,双手抱拳:“在下听凭大人调遣!”

  冰塞川仰头大笑三声,旋即收敛,以严肃至极的神色注视黑楼兰:“很好。黑楼兰你可愿重振北原黑家?”

  北原黑家早被攻破,如今大本营被百足天君占据,经营百足家。黑家的一些蛊仙更是成为了百足家的一员,堪称黄金血脉之耻。

  黑楼兰当即表示愿意,即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。

  “只是在下本事微末……”黑楼兰旋即故作难色,语气迟疑。

  冰塞川随手一抛,抛出一只蛊虫过去。

  黑楼兰连忙接住,只见这只七转仙蛊仿佛黑金甲虫,十分沉重,黑楼兰一时辨认不出。

  冰塞川解释道:“黑楼兰,你乃是大力真武体,自然应该专修力道,未来前景必定光明璀璨。你身怀黄金血脉,天生就是北原长生天的人。我信你不会让我失望,今后力道资源绝不会少了你。而这只强蛊你先收着,虽是律道,我却觉得十分适合你的。”

  “强蛊?!”黑楼兰身躯微震。

  “好了,紫薇仙子已将大阵布好,你入阵去吧。”冰塞川吩咐道。

  黑楼兰便立即出了劫运坛,落进大阵。

  她面色淡漠,一脸平静,心中却是大起波澜。《人祖传》中记载着强蛊,它和大力真武体有着神秘紧要的联系。冰塞川将这只传奇仙蛊赠与黑楼兰,期待和栽培之心可见有多强烈。

  黑楼兰心中顿有明悟:“看来我的人生,已迎来一场重大的转折!”

  《人祖传》第五章,第三十一节中记载——

  人祖失去了自由蛊,痛不欲生,缓了好久,才慢慢缓过来。

  人祖苦闷地询问思想蛊:“思想蛊啊,我该怎么才能重新得到自由蛊呢?经过上一次,自由蛊一定不会主动来我这里了。”

  思想蛊便答:“人啊,你为什么这么想要得到自由蛊呢?”

  人祖没好气地道:“这当中的原因,你还不知道吗?我寻找自由,无非就是为了摆脱宿命的束缚呀。”

  思想蛊再次答道:“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指点你的了。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,你不早就对宿命蛊说过吗?”

  人祖楞了一下,回想起来。

  那还是他没有疯癫的时候,他遭遇到了宿命蛊。他被宿命蛊迫害时,他就对宿命蛊大吼过:他会用自己的力量,还有自己的智慧来得到自由,从而最终摆脱宿命的控制!

  人祖眼前一亮:“蛊啊,我想起来了,多亏你的提点。我必须依靠自己来挣脱宿命。自己的力量已经有了,现在欠缺的就是自己的智慧。我需要让自己蛊吞吃一口智慧蛊,就像它当初吃了一口力量蛊那样。”

  “可是智慧蛊又在哪里呢?”人祖询问思想蛊。

  思想蛊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智慧存在于很多地方,它的位置并不固定。你可能从很多地方发现智慧。所以人啊,这只能靠你自己去寻找了。”

  人祖点点头,再次上路。

  他走啊走啊,有一天,他在路上看到了两只蛊虫一追一逃。

  一只蛊虫白嫩细小,在前面飞逃,口中不断地惊惶求饶:“别追我,别追我,我可不想被你吃掉。”

  另一只蛊明显体型更大,铁甲深厚,话音铿锵:“我要吃了你,我要吃了你!不管你逃到哪里,我都要吃了你!”

  白嫩细小的蛊眼看就要被身后的大蛊追上,正好看到了人祖,连忙躲到了人祖的背后:“人啊,我请求你,快救救我吧。”

  人祖见这只蛊虫这样的可怜,被其他蛊虫追逐,朝不保夕,他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。

  一瞬间,他的胸膛中生长出一颗心——同情之心。

  人祖张开双臂,拦住铁甲大蛊:“停下,别再追了。”

  铁甲大蛊低喝:“人呐,你这是要阻止我吗?不,你阻止不了我,你也不能阻止我。”

  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人祖好奇。

  铁甲大蛊便介绍道:“我是强蛊,它是弱蛊。自古以来,弱肉强食是天经地义的事。所以,强的就要吃弱的,弱的就是强的食物。”

  人祖叹息,劝说道:“那你不妨就放过它一次,你看它多么的可怜。”

  强蛊冷笑:“一次也不行!在强者眼中,从没有弱者的位置,更没有对弱者的怜悯。因为天地从不会同情弱小,只会惊叹强大。弱小生来该被强大征服、控制、吞食。”

  人祖见自己劝说无效,只好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强蛊:“这只弱蛊已经被我救下了,你去吃别的吧。”

  强蛊知道单凭自己打不过人祖,只好忿忿飞走:“我还会回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