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七十七节:龙宫脱困

第七十七节:龙宫脱困

  “气海老祖,你那边的情况如何?”激战中,方源的气海分身得到秦鼎菱的传音。

  气海老祖没有说话,直接利用信道蛊虫记录了战斗影像,通过宝黄天卖给了秦鼎菱。

  天庭一方很快就对战况了若指掌。

  秦鼎菱心中暗凛:幽魂之强,还要超出她之前的最大估算。气海老祖似乎并不能牵制住幽魂,照此发展下去,幽魂很可能斩杀方源,击败气海,吞吸青仇,成为此战的最大受益者!

  这是秦鼎菱绝不想看到的事情。

  方源、幽魂都是盖世魔头,这两人最好同归于尽,最好还能连累到长生天!这个结果才是秦鼎菱期待的。

  “我方驾驭仙蛊屋,若此刻参战,还是能对战局有所影响。青仇虽强,但用来对付魔尊幽魂,完全是一个错误。看幽魂如此的表现,似乎已经认定龙宫中就藏有方源本体。那么紫薇仙子是否已经推算成功,将这个结果告知了幽魂呢?”

  秦鼎菱猜中了真相,但她并不能肯定。

  她看了看还在运转的智道大阵,又看了看一旁的劫运坛。

  天庭若能剿灭紫薇仙子等人,那是最好不过的。提前剪除魔尊幽魂的羽翼,让这场战斗的影响因素更少。可惜劫运坛在这里,长生天的强者都掺和进来。秦鼎菱要对紫薇仙子等人下手,把握并不大。

  “长生天……”秦鼎菱暗中咬牙。

  在场的天庭蛊仙当中,就属她最憎恨长生天。当年的她被逼着,成为了巨阳仙尊的仙妃。她忍辱负重,成功转修运道,参与宿命大战。结果在关键时刻,巨阳仙僵施展出的巨阳一击,在最终胜负的天平上投下巨大的一注。

  “长生天,我早晚要和你们算账!”秦鼎菱心中发誓。

  就在秦鼎菱思虑之时,一座七转仙蛊屋飞射而来。

  这座仙蛊屋乃是灵缘斋所有,灵缘斋太上大长老、二长老亲自压阵,为天庭一方载来重要人物——凤金煌。

  “凤金煌,速速出手,收取眼前的梦境。”秦鼎菱下令道。

  “是。”仙蛊屋敞开门扉,凤金煌站在台阶上,满脸肃穆,迅速出手。

  她拥有梦翼仙蛊,也有改良之后的纯梦求真变。要说这个杀招,还是紫薇仙子主导推算的成果呢。

  一团团梦境转化成了人形,飞入到灵缘斋的仙蛊屋中去。

  影宗、长生天两方人马都骚动了一下。

  紫薇仙子眼泛神芒。

  正元老人连忙请示:“仙子,是否出手?”

  毕竟这些梦境可都是魔尊幽魂之物,事关他的流派境界。

  紫薇仙子摇头:“暂且忍耐,这些梦境只是一小部分,不是重点。方源才是最首要的目标!”

  眼下,魔尊幽魂那边占据明显的优势。继续发展下去,对影宗非常有利。紫薇仙子也不想打破这里的平衡,从而干扰到全局。

  凤金煌还只是五转蛊师,连六转蛊仙都不是。但她身份特殊,她是凤九歌的女儿!

  一旦对她出手,可能就会将凤九歌引出来。

  凤九歌的未来身杀招很可能也消失了,和白凝冰、黑楼兰等人的情况一样。但即便如此,单凭凤九歌本身的实力,也足以参战,是一个变数。

  尤其是这个变数还不利于影宗,所以紫薇仙子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  劫运坛中冰塞川显然也有着相同的考虑,最终没有动手。

  凤金煌在天庭群仙的重重保护之中,将梦境逐步收取。

  秦鼎菱心情复杂。

  她终究是走了这一步,利用了凤金煌,也是间接利用了凤九歌的影响和威慑。什么时候强势无比的天庭,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了呢?

  心中的骄傲令秦鼎菱压抑,但脑海中的理智则告诉她: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和力量!

  气海老祖那边又传来消息,要求天庭立即援手。

  秦鼎菱委婉回绝了这个请求,希望气海老祖再坚持片刻。

  气海老祖退而求其次:“悲风山脉距离黑天寺最近,不妨让黑天寺派遣仙蛊屋逡巡战场边缘。万一老夫难以阻挡幽魂斩杀方源,还可有黑天寺的这批力量插足。”

  秦鼎菱想了一下,却是没有告诉气海老祖自己早已命令了黑天寺,仍旧回绝:“黑天寺的战力不足以插手这等层次的大战。”

  惹得气海老祖生气回应:“眼下乃是千载难逢的良机!若天庭犹豫错失机会,最终令这两魔头中的任何一个发展壮大,都是正道的遗憾。”

  秦鼎菱叹息:“老祖说的我岂不知?然而现在的天庭已大不如前,必须谨慎行事。黑天寺的蛊仙若派遣过来参战,只会白白送死。还请老祖见谅!”

  气海老祖不由暗中气沮。天庭首领连这等示弱之言都坦然告知,天庭真的和往昔不同了,行事作风大不一样,让方源无法轻易利用。

  气海老祖和秦鼎菱秘密交流的同时,气绝魔仙也在问询魔尊幽魂:“方源本体就在这里,你为何还未赶来?”

  方源在万年斗飞车中布置了一股意志,又交托了诸多仙蛊、仙元,在见面曾相识杀招的伪装下栩栩如生。

  气绝魔仙将这个情报告知魔尊幽魂,但后者却仍旧和龙宫交手,一丝主动抽身的迹象都没有。这一切都让气绝魔仙生疑。

  幽魂直接回道:“别忘了方源还有见面曾相识的手段。目前,还不能确定他的真身位置。”

  气绝魔仙却是越加怀疑道:“幽魂,你不会有什么瞒着我吧?”

  幽魂直接道:“放心,你只需缠住万年斗飞车,事后的酬劳少不了你的。”

  气绝魔仙却不买账,冷笑回应:“无妨。我这正好有一妙计,可刺探出方源本体的真正位置。”

  说着,他忽然停手,再不管万年斗飞车,直接奔向魔尊幽魂的位置而去。

  万年斗飞车楞了一下,旋即一飞冲天,迅速和气绝魔仙拉开差距。

  魔尊幽魂意识到不妙,连忙厉声劝阻:“气绝,你不要乱来。”

  气绝魔仙却是态度坚决:“有时候,就得赌一把,不是吗?或许你有什么情报刚刚得到,现在可以告诉我了?”

  魔尊幽魂冷哼一声,却没有回应。

  气绝魔仙沉默,冲破风云,飞行速度激增。

  几个呼吸之后,他的身后再次出现了万年斗飞车的踪影。

  气绝魔仙见此,不禁大笑:“幽魂啊,你看,这就给我刺探出来了。我现在可以肯定,方源真身就在龙宫之内!”

  方源本体若在万年斗飞车中,早就趁机逃之夭夭。但现在万年斗飞车反飞回来,一副拼命纠缠气绝魔仙的架势,很显然是方源本体不愿意魔尊幽魂得到增援,所以要拖住气绝魔仙。

  至此,方源的分兵欺骗战术完全告破。

  气绝魔仙到底是名垂历史的老魔头,论辈分他远超在场所有人,幽魂也得甘拜下风。

  在察觉到不对劲之后,他立即采取措施,刺探出了真相。

  幽魂冷哼一声,神色不愉。气绝魔仙这一手,让战局开始超出幽魂的控制。

  幽魂只是利诱气绝,两人之间是相互忌惮,相互利用的关系。幽魂之所以不愿将气绝魔仙引来,也是担忧此人临场变卦,贪图斩杀方源的巨大收益!

  现在从气绝魔仙的行动看来,幽魂的担忧是很明智的。气绝魔仙显然心中也有小心思。

  幽魂却也没有慌乱。

  早在他利诱气绝魔仙参战的时候,他就有了这方面的意识。但没办法,幽魂恢复的时日并不长,影宗也还未发展起来。此战变数太多,幽魂必须尽量增加手中的筹码。亏得之前紫薇仙子串联了长生天,令冰塞川等人暂时站在了影宗这一边,否则局面还要混乱。

  冰塞川难道就没有小心思吗?他就真的坐视魔尊幽魂斩杀方源不管?

  当然不可能。

  紫薇仙子身为智道大能,考量很深。她在天庭蛊仙面前布阵,一方面是牵制天庭,另一方面也在制衡长生天。

  这场围绕着猎杀方源的大战,虽然不如宿命大战那般宏大,但也牵扯了至少四方,数十位蛊仙,几乎涵盖了当今天下最顶尖的强者。

  这些人相互博弈,各展谋算,令魔尊幽魂敏锐地感觉到战局正在迅速脱离他的掌控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气墙!

  激战当中,气海老祖忽然双手一推,瞬间凝造出一面高大气墙。

  气墙宛若山峦,缓缓地向魔尊幽魂压去。

  魔尊幽魂手指连点,数头太古魂兽现身,嗷嗷吼叫,撑住气墙。

  气海老祖猛地低喝一声,伸出右手,五指张开,手掌心遥遥对准魔尊幽魂。

  魔尊幽魂立即有所察觉,身上黑烟一卷,形成球罩,罩住自己。

  气海老祖杀招酝酿完毕的一瞬间,忽然转变掌心方向,对准了黑烟涡流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一气大手爆!

  轰。

  巨响声中,黑烟涡流被炸得分崩离析,黑气乱窜。破碎多处的龙宫动作极快,在高空中划出一道橙金虹光,迅速抽身逃窜!

  战至如今,龙宫终于脱困。

  魔尊幽魂是被气绝魔仙牵扯了注意力,这个微小的破绽被气海老祖发现,并且幸运地捕捉到了战机。

  魔尊幽魂深深地看了一眼气海老祖,眼中除了浓郁的愤怒、杀机之外,竟还包含了一丝赞叹和欣赏。

  气海老祖这一手玩的真的很溜!

  龙宫脱困,幽魂必须得立即跟上,只能放弃沉重如山的青仇。

  很可惜!魔尊幽魂就差一小段时间,就能彻底降服青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