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八十四节:这还怎么打?

第八十四节:这还怎么打?

  收获成果的同时,方源当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  小五域中最为富庶的小南疆,已然损毁大半。

  继仙山毁了,被洪水冲刷个干净。这座仙山本身就是一座中级资源点,方源从黑凡洞天中取来,曾经具备接引凡人成仙之能。

  还有封天山。这座山是方源打造,山体矮小,貌不惊人。山腹中空,曾经方源在这里布置蛊阵,封印了力道仙僵之躯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其余山峦上百座。其中最重大的损失是内景雨山、铜印山、骨鸟峰。

  内景雨山的山头始终笼罩着一层阴云。从阴云中不断地飘落雨丝。这些雨丝可不是寻常雨水,而是六转仙材内景雨!这是一座可产水道仙材的资源点,如今已经成了一堆废墟。

  铜印山还存个残躯。这座山体原本赤红作色,方方正正,仿佛是一方大印,矗立在小南疆上。山上没有一丝泥土,完全是各种各样的铜组成的。

  这些铜材涵盖仙凡,有混天铜、般若铜、雪花铜等等凡级铜材,更有仙材铜,比如苍玄铜、升龙铜。

  铜印山如此特殊,早在万劫万灭森雷之中,就遭受重点照顾。而今被劈得矮了一半,黑不溜秋,冒着烟气和电光。整个山体彻底熔化成一体,散发出强烈的焦味。

  这座山上曾经生产霸铜,这可是七转仙材!可惜遭此灾殃,再无后续。

  至于骨鸟峰,原本有大量的花翼白骨鸟,生机盎然。此刻也整体坍塌,花翼白骨鸟早已被雷霆劈死。

  雷霆崩山,洪水灭林。

  方源原本从黑凡洞天中收获的海量曲丽木,构成了小南疆广袤的原始丛林。经此万劫,哪里还有什么丛林?更别提里面美妙多姿的气死鸟,清香扑鼻的茶溪。

  小南疆几乎一片涂炭。

  唯有几处,被方源重点守护。

  其中有盘丝洞窟、石钟乳洞窟、乌青墨石矿脉。这几处资源点都位于地下,方源保护起来较为容易。同时这些地方,都有石人聚居。

  火鸟山则是个例外,因为位置偏僻,侥幸逃过了一劫。

  这座中型资源点,拥有炎道鸟禽,种类繁多,杂七杂八。火山口中还有火凤凰,被火山中的大阵囚禁、镇压。山上的晚霞梧桐根系吸收岩浆,充当养分,树枝招展,树叶熠熠生辉,散发出晚霞般的美丽光辉,乃是难得的美景。

  除了小南疆,其他小四域也是受损颇重。

  小北原的石头浅滩,是方源吞并韩东福地所得,而今直接被洪水冲没了。里面生存着的粉红灵蛇全数丧命。

  小西漠的犬漠,是方源拿了刘勇福地所创。里面有荒犬二十多头,全都尸骨无存。

  小中洲、小东海,乃至小九天中也被万劫殃及!

  方源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。

  万劫这等存在,索取了不知多少八转蛊仙的性命。在漫漫历史上,是无数人杰的主要死因。一个应对不好,方源的性命就要丢掉!

  方源可不只是要对付万劫,还要应付外面的三方追杀!!

  若是舍弃一些资源,就能改善局面,方源何乐而不为?

  性命重要,还是资源重要?

 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。

  有了性命,才有希望和可能。

  退一万步,就算是方源将所有的资源都损毁了,乃至至尊本体、各大分身都阵亡,只要他还活着,只要渡过眼前困境,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这个结果方源都能接受。

  丈夫贵不挠,成败何足论!

  “眼下这些资源损毁,对我其实有不少帮助。天道至衡,我的这些资源点损毁,万劫威能就要相应有所降低。因此,我炼化天道道痕的效率会不断上涨!嗯?”

  方源神色忽然一变。

  轰隆!

  一声巨响,安土重山堡狠狠震动,数以百千的蛊虫被震碎成渣。

  是气绝魔仙蓄势已久后,酿造出来的一击!

  气绝魔仙!

  这位历史上曾经对抗过无极魔尊的老魔头,果然手段狠辣,有着削弱、撼动安土重山堡的恐怖实力。若放任他这么强攻下去,安土重山堡迟早要被他攻破。

  不是陆畏因、气海分身不想阻挠,而是幽魂不断出招,将这些人全都拦下。

  魔尊幽魂浑身黑烟浩荡,忽攻忽守,时而抛出数头太古魂兽,时而催发诡异魂道杀招。他不仅护住了气绝,给气绝争取到了充沛的时机和空间,而且他还进一步试探幻沙转影战场,又有了全新战果,成功削除了战场又一层变化!

  “陆畏因、青仇、气海分身围攻幽魂,都还让他游刃有余。而如此程度的幽魂,只是曾经的残魂,他身上有伤,并未达到当初渡劫炼至尊仙胎蛊的巅峰。”

  方源心中感慨不已。

  幽魂之强,他已经充分地感受到了!

  “不能再这样下去,吴帅你也出手,加入围攻,对付幽魂!”方源下令道。

  眼下战局,是幽魂等三方要致方源于死地。而另一边,是陆畏因继承乐土遗志,要铲除魔尊幽魂。

  方源是关键,幽魂同样是关键。

  方源现在外界的压力不大,也更忌惮幽魂,所以毫不犹豫地将火力对准幽魂。

  吴帅参战!

  一时间,军团蚁汇集成一道蚁河,滚滚东流,绞向幽魂。

  幽魂分出一部分的精力,施展杀招对抗。

  吴帅是方源的龙人分身,主修奴道,虽然修行的时间并不长,但他继承了龙人一族的遗产,还有真正吴帅的真传。

  几轮攻防之后,陆畏因精神一振,心中暗喜:“吴帅虽不常亲自出手,但有八转修为,他战力也十分可观。好,有他在,该轮到幽魂有压力了!”

  有他操纵战场,即便青仇都能纳入围攻之中,更何况是有心配合的吴帅?

  吴帅很快就彻底融入到围攻之中,节奏更快,对幽魂施加的压力更大。

  幽魂实力乃是当世最强,但仍旧未达到魂魄巅峰状态。气绝魔仙、气海老祖之流,即便不敌幽魂,也能和他打个数十回合,有来有往。

  吴帅的加入,产生了一种质变,是双方战力天平上的关键砝码。

  陆畏因等人攻势可谓绵绵不断,源源不绝。

  幽魂的处境开始被动,开始疲于应付围攻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上气不接下气!

  气绝魔仙伸出两根手指,分别指向安土重山堡的顶端和地基。

  一时间,安土重山堡动弹不得。屋内的方源面色微变,呼吸再不流畅。更糟糕的是,他不断地灌输向安土重山堡的仙元也断断续续起来。

  仙蛊屋发威,是需要消耗大量的仙元。安土重山堡同样如此,如今被这样一招击中,顿时防御也变得忽强忽弱起来。

  安土重山堡的一大破绽,已经暴露。

  它速度太慢,绝大多数的杀招只能硬吃。当然,它防御极强,可以凭此消耗掉敌对蛊仙大量的仙元。

  所以,适合安土重山堡的战术通常都是消耗战术。蛊仙可以躲在里面疗伤,同样也可借助安土重山堡来消耗敌人的仙元,侦查对手的杀招。

  安土重山堡的攻伐手段同样欠缺。实际上,气绝魔仙可以暂时不管方源,汇同魔尊幽魂合力对付陆畏因等人。方源受到万劫纠缠,单靠安土重山堡出战,威胁很低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魂爆!

  魔尊幽魂忽然转身,硬撑着陆畏因等人的攻势,手指连弹,弹出十多颗黑点。

  黑点极快地射到安土重山堡的上空,陡然还原成了十多头太古魂兽。

  这些太古魂兽狠狠下扑,扑中安土重山堡。硕大如山的兽躯层层叠叠,将安土重山堡彻底掩埋。

  然后下一刻,轰隆隆!

  恐怖的爆炸让这些太古魂兽命丧当场,它们牺牲了性命换来的恐怖爆炸,掀起一团纯黑的球形光罩。

  光罩迅速膨胀,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扩张到了惊人的上百里!

  地动山摇,整个战场都剧烈震荡起来。

  陆畏因面色大变,连忙抽身而出,拼尽全力维护战场。若是战场崩溃,即便崩溃一角,那整个局面都会急转直下了。

  “幽魂狡诈阴险,竟还有这样恐怖的一招!”气海魔仙眯起双眼,已经退到安全距离,“魂爆手段并不稀奇,他引爆太古魂兽也不让人意外。但他竟可将十多头太古魂兽自爆的威能完美的统一融合,这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糟了,不知道本体如何?”吴帅、气海老祖心忧不已。

  “嗷吼!”青仇遭受余波殃及,受创不小,但越是疼痛,越让它疯狂。

  它不管不顾,再次杀向幽魂。

  吴帅、气海老祖只能紧随其后,防止幽魂吸纳了青仇的力量。

  幽魂完成这一击后,肉身脸色也白了一分。这一次对抗青仇狂袭时,也以防御为主,积极回复心神。显然刚刚那一击,对心神的消耗很大!

  事实上,这一场魂爆的代价很是高昂。太古魂兽可都是八转战力,魔尊幽魂一下子就牺牲了十几位八转!

  “不知道安土重山堡如何了?”气绝魔仙迅速逼近方源。

  烟尘散得很快,安土重山堡再次出现在众仙眼前。

  只见这座土道仙蛊屋矮了三成,表面受创不小,但仍旧未有任何破洞产生。

  气绝魔仙不禁眯起双眼,心中暗叹:“这仙蛊屋的防御之高,恐怕是当今仙蛊屋之最了!”

  仙道杀招——积土为山!

  仙蛊屋内,方源灌输仙元,猛地施展出了核心杀招。

  无数土道蛊虫从至尊仙窍中飞舞而出,直接加进仙蛊屋中去。仅仅三个呼吸之后,安土重山堡不仅恢复如初,而且外形还有所异变,没有之前圆润,有些类似于塔,产生了许多直线和棱角。

  “这?!”饶是气绝魔仙这等魔头,见到这一幕,也不由地瞳孔放大,心中茫然起来。

  这未免太赖皮了些。

  安土重山堡不仅防御极高,而且恢复能力也如此出众!

  要知道世间绝大多数的仙蛊屋修复,都不容易。要将蛊虫安插到空缺位置里去,这些空缺的位置都是特定的。安插的时候,并非直接摆放那么简单,很多时候都要配合一些蛊虫,乃至杀招,才能摆放得进去。

  仙蛊屋可算是一种可以随意移动的仙阵,要修补仙蛊屋、仙阵,都得考虑到本身主体的影响和干扰。

  但安土重山堡却非如此。

  打个比方。

  修复其他仙蛊屋,好比一座积木塔,蛊仙要将相同的蛊虫塞进特定的空洞中去。在这个过程中,蛊仙要动用各种手段,小心翼翼地扶住积木塔,想方设法维稳空洞周围的积木,防止安插的过程中,造成事故。

  但修复安土重山堡,就像是直接倾倒。因为核心是仙道杀招的缘故,导致方源不管倾倒多少土道蛊虫,这些蛊虫都能和积木塔融合一体,稳固非凡。甚至特性上,还和之前有所差异。

  气绝魔仙、幽魂魔尊攻打安土重山堡半天,好不容易摸清了一些底细,结果方源这一轮下来,安土重山堡变得和之前不同了。又得让气绝和幽魂重新试探虚实强弱!

  “这还怎么打?”相似的念头,同时浮现在了气绝魔仙、魔尊幽魂的心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