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九十六节:疯狂

第九十六节:疯狂

  为了能冲垮天庭的包围圈,长生天便和气绝魔仙联手,因地制宜,利用了地脉,彻底打破了秦鼎菱的围杀局势。

  劫运坛、气绝魔仙钻出地脉后,便迅速分开,皆是继续向上层飞升。

  天庭的数座仙蛊屋也相继在后段出现。

  秦鼎菱传音方正:“拦住他们!”

  不消这个命令,方正早已蓄势。

  轰!

  诛魔榜狠狠一震,暴射出血光巨柱,向劫运坛、气绝魔仙横扫而去。

  如此恢弘浩大的攻势,让妙音、黑莬身心大震。

  方正为了俘虏生擒三仙,一直是束手束脚,眼前的攻势才是八转诛魔榜真正的威能!

  血光巨柱强袭而来,劫运坛、气绝魔仙纷纷出手抵御,一时间速度受阻,又被随后赶来的秦鼎菱等人缠住。

  “干得好,方正!收拾了那三仙,你就汇合过来,齐力围杀了这些人。”秦鼎菱再度下令。

  此时此刻,气绝魔仙因参与幽魂伏击战,战力暴跌一大截,但只要和劫运坛联手,仍旧和天庭方面半斤八两。秦鼎菱到底是何来的自信?

  “是。”方正满脸严肃,刚刚接令,近处的白凝冰就猛地动手。

  事实上,白凝冰的冰道杀招早已蓄势良久,但方正心中却一直不以为意。他曾经操纵诛魔榜,对战八转冰道蛊仙冰晶仙王,中过雪民一族的镇仙棺杀招。那场战斗经历,方正至今记忆犹新。和冰晶仙王相比,白凝冰不过是区区七转,比冰晶仙王差太远!

  然而,当这一招被白凝冰催出来后,方正的脸色骤变。

  白凝冰没有攻击诛魔榜,反而直接攻向妙音仙子、黑莬二仙!

  古月方正只得慌忙改变手段,血雾笼罩妙音、黑莬周身,在千钧一发之际,挡下了白凝冰的杀招。

  “白凝冰,你疯了!你对我们动手!!”妙音仙子惊出一身冷汗,破口大骂。

  “不!这或许是最好的办法了。”黑莬神色震动,但旋即领悟过来。

  妙音仙子一愣,心头恍然。

  紫薇仙子曾经是天庭的领袖,熟知天庭的一切。有关仙蛊屋的种种手段,都告知影无邪等人,当然不会落下妙音、白凝冰和白兔。

  皆因之前,即便是有魔尊幽魂领袖,但紫薇仙子等人没有仙蛊屋,和长生天、天庭比较起来,无疑是势弱的一方。

  紫薇仙子便增强情报,企图弥补差距。

  古月方正对白凝冰这些人相当了解,同样的,白凝冰等三仙对方正,对诛魔榜也了解甚深。

  尤其是仙蛊屋,一旦建成难以改变手段。越是优异的仙蛊屋,越是如此。

  为什么呢?

  就比如诛魔榜,它是八转中顶尖的仙蛊屋。性能之优异达到某个极致,万难改良。即便有什么改良的好点子,也未必试用于整座仙蛊屋。诛魔榜极其复杂,乃是无数蛊虫相互协同,构建而成。改变一点,就影响全部,往往意味着全盘改变,这倒还不如重新建造一座新的仙蛊屋呢。

  妙音仙子并不笨,只是刚刚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已。

  现在,她越想越明白:“南疆铁家的镇魔塔则最擅长囚禁拘拿,但天庭的诛魔榜是没有拘拿手段的。天庭方面一定是对方正下达命令,要将我们都俘虏活捉。所以交手以来,方正攻势都是束手束脚,直到刚刚对付气绝魔仙和劫运坛,他这才拿出全力!”

  至于为什么俘虏她们三仙,这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——还不是为了方源!

  紫薇仙子可是当着众多天庭蛊仙的面,构建智道大阵,最终算出方源的真身位置。秦鼎菱岂会不清楚这些人的价值呢?

  举一反三,妙音仙子立即又猜到:“看来方源是逃脱成功了,天庭方面便想要俘虏我们,今后利用我们算出方源的真身位置。他们虽然暂时没有智道大能,但中洲十大派几乎无损,有大量的智道候选人。而且紫薇仙子修行的紫薇真传,早已贡献给了天庭。智道大阵恐怕就在这真传之中。”

  妙音仙子想到这里,又想到了白凝冰,不禁咬牙切齿:“白凝冰你这个疯子!”

  但下一刻,妙音仙子又不由地瞪大双眼。

  白凝冰的疯狂原来比她刚刚所想,还要严重——白凝冰竟然故意撤销了杀招白相,恢复了血肉之躯!

  “来啊,方正,动手吧!”白凝冰大吼,身若白虹,围绕着诛魔榜四处飞射,打出无数冰锥。

  冰锥射到诛魔榜上,不能射穿,只徒劳地留下一些雪白冰迹。

  “哈哈哈!”黑菟大笑,也学着白凝冰撤销了自身防护,悍然参战。

  “这个也疯了!”妙音瞪眼暗叹。

  黑菟狠辣阴毒,性情和白兔完全是两个极端。狠起来的时候,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。

  三仙围攻诛魔榜,尤其是白凝冰、黑菟舍弃了防御,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进攻端,方正一时间竟顾此失彼。

  他想要俘虏活着这三位女仙,不想失手将她们打杀。秦鼎菱关照过他,推算方源位置,线索越多越好。失手打死其中一位,就可能将来推算的时候失败。方正深知自己肩负着极大的责任。

  但偏偏仙蛊屋诛魔榜最弱的一点,便是缺少活捉的手段。当初搭建诛魔榜,天庭的先辈们谁能要考验这个?

  诛魔、诛魔,顾名思义,就是要诛杀魔道蛊修。干嘛活捉俘虏如此多此一举呢?

  在这方面,秦鼎菱派遣诛魔榜来,似乎有些失察,但其实是她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  所有的天庭仙蛊屋中,论侦查手段就属诛魔榜最强。方正修为虽弱一筹,但诛魔榜中存储大量的八转仙元,以及历代诛魔榜主的意志,诛魔榜绝对能充分发挥出应有的战力!

  然而,所有的仙蛊屋都有一个巨大的缺陷,那就是手段不灵活。

  诛魔榜同样不例外,它是一件成品,很难修改。建成之后,手段是多少,各是什么,到了现在也基本如此,从未改头换面过。

  方正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。

  他凭借诛魔榜,稳居上风,白凝冰等三仙完全不是对手。但只凭诛魔榜,方正却不能将她们活捉俘虏。

  单论手段灵活,蛊仙要远胜于仙蛊屋。

  以往这个时候,历代的诛魔榜主出手,也能解决难题。但如今的诛魔榜主方正,只是七转修为而已。要让方正离榜出手,不是给白凝冰等人翻盘的机会么。

  要是此刻,方正身边有一个八转蛊仙帮手就好了。

  但要什么帮手?

  在秦鼎菱等人看来,难道一座诛魔榜还不够吗?还需要帮手?

  天庭的人手早已经捉襟见肘,远远不足应付当下局面。

  “不,秦鼎菱大人的布置是合理的,只是我碰到了两个疯子!让一切合理的调兵遣将,变得不合理了。”方正心道。

  谁能疯狂到,在和强敌对战时,完全不防守,只是进攻呢?

  这不是找死么?

  但白凝冰、黑菟偏偏就这样做了。

  更绝的是,战果还非常之良好。

  激战中,白凝冰哈哈大笑:“古月方正,你不是想要报仇吗?杀了我吧,你不是很想杀我么?动手啊!”

  古月方正沉默。

  白凝冰继续叫嚣:“所以你看,你不过只是天庭收容的一条走狗。你的仇敌就在你的面前,你却连尝试诛杀的勇气都没有。你比起你的哥哥方源相差得太远了!”

  听到这番挑衅之词,不只是妙音仙子,就连黑菟也暗自震惊。

  她心道:“哼,我这样完全舍弃防御,已经足够疯狂。但和白凝冰相比起来,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。”

  妙音仙子、黑菟提心吊胆,古月方正却是陷入了沉默。

  再次听到古月方源的名字,他不由微微抬头,仰望头顶上方的血色文字。

  诸多血色文字组并成一张巨大的名单,名单中的排位和名字都在时不时的发生变化。

  而就在不久之前,名单榜首之位上的魔尊幽魂,已然消除,顶替他的是排在第二位的那个人——

  古月方源!

  败天庭,毁宿命,杀幽魂!

  五域两天第一魔头!!

  方正苦笑。

  不管是何时何地,哪怕他成为堂堂诛魔榜主,方源的名字仍旧印刻在他的头顶,方源的阴影仍旧笼罩着他的人生。

  “除尽诛魔榜单中的人名,是历代诛魔榜主的宏愿。但我深知,自己绝非方源的对手。这一辈子,我都只能仰望他的背影,听闻他的传奇。但是……”

  “白凝冰!”

  “你在这榜单中,不过只是区区第二十七位。”

  “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

  “你何来的自信!?”

  方正厉声大吼,话音刚落,诛魔榜猛然冲锋,一个呼吸之后,就来到白凝冰的面前。

  狂风扑面。

  白凝冰已经躲闪不及,下一刻就要被诛魔榜直接撞得粉身碎骨,身死道消!

  “不!”妙音仙子心中暗呼,七手联动,飙射狂暴玄音。

  玄音重重,后发先至,却拦截不住诛魔榜。

  黑菟吐了一口鲜血,她催发的阻拦手段,同样被诛魔榜蛮横冲溃。

  两仙只能绝望地看到诛魔榜撞中白凝冰,然后狠狠地碾压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