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九十七节:天下第一仙蛊屋

第九十七节:天下第一仙蛊屋

  地渊战场。

  轰!

  被天庭攻势击中,劫运坛狠狠一震,里面的冰塞川面沉如水。

  太古传奇毛里球炸毛叫嚣:“让毛爷出去,将这些人轰杀成渣!”

  五行**师则呼喊道:“毛爷,这块地方缺口太大,还请你和我一起出手修复啊。”

  毛里球闷哼一声,一边出手修理劫运坛,一边不悦地嘟囔:“一味的挨打,真是难受!冰塞川,劫运坛给你这个小子操纵,你可不能堕了主人的威风啊。”

  冰塞川皱着眉头,回应道:“毛里球,你不妨看看外面,有人可远比我们更狼狈。”

  气绝魔仙就是冰塞川口中所说的人。

  他的确狼狈万分,魔尊幽魂的自爆让他的兮地受损极重。而兮地是他重生以来的最大依仗。他虽然得到了不少优质真传,但改良杀招还未够时间。所以气道杀招,几乎都是老一套,唯有用兮地为核心的杀招,才能在等层次的战斗中,真正拿得出手。

  但眼下,兮地重创,令气绝魔仙战力暴跌。

  “不能再这样下去,天庭恐怕会有强援!长生天,我们要再联手一次。”气绝魔仙艰难传音道。

  “眼下天庭是古往今来最为孱弱的时期,还会有什么强援?”毛里球嘀咕着。

  “不可大意。天庭的底蕴谁都测度不了。”冰塞川回应毛里球后,随即答应了气绝魔仙的联手要求。

  他也感觉到不妙。

  于是,先是劫运坛陡然爆发反攻浪潮,为气绝魔仙掩护。

  气绝魔仙咬牙祭出兮地,勾动无边地气。

  劫运坛再度接手,将逐渐下垂的地脉又狠狠提振一把。

  “哼,故技重施,你们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”秦鼎菱忽然离开仙蛊屋,来到外界,施展出一记运道杀招。

  杀招的金芒四下喷涌,冰塞川脸色骤变,像是被毒手咬中手指,连忙缩手。

  “好险!这记杀招隐隐克制劫运坛。稍差一步,劫运坛就要承受地脉压力,被死死镇压在地脉中,无法脱身,沦为标靶。”冰塞川暗自低呼,秦鼎菱的手段超出了他的估料。

  没有了劫运坛的主导,刚刚有抬升之势的浩大地脉,又再次垂落下去。

  但气绝魔仙、劫运坛之前的努力并没有白费,一股股巨柱般的地脉支流,朝着天上地下、四面八方随意喷射。

  一道地脉支流,宛若一道黄褐大河,贯穿诛魔榜和白凝冰三仙的战场。

  三仙正艰难维持局面,抵挡着诛魔榜。

  白凝冰仍旧活着。

  之前她虽然被诛魔榜碾压成渣,但在关键时刻,她再度施展出了白相杀招。

  诛魔榜躲闪开来,不愿坠落地脉支流当中。

  “天助我!”见到这一幕,白凝冰双眼骤**芒,惊喜交加。

  她身形猛然暴涨,原本白冰小巨人只有一丈五六,此刻立即拔升到两丈高度。

  “逃脱之机就在此时!”白凝冰向妙音、黑菟伸出双手。

  后两者犹豫了一下,还是任由自己被白凝冰的大手握在手心。

  白凝冰毫不犹豫,直接投身到地脉支流当中!

  “休走!”方正咬牙,连忙催动诛魔榜也冲进支脉之中。

  地脉恢弘至极,即便是支脉也是庞大无比,诛魔榜进入其中,也宛若河中的小鱼小虾。

  “不行,我们是逃不了的。诛魔榜毕竟是八转仙蛊屋!”妙音仙子脸色惨然。

  就这么一会儿,白凝冰已经支撑不住。

  海量的土道道痕侵蚀她的全身,白相已经濒临崩溃,哪怕妙音、黑菟全力出手防御。

  白凝冰冷笑一声,临危不乱:“我们当然比不上诛魔榜。现在就看古月方正的决断了。嘿嘿。”

  生死关头,白凝冰却是笑出声来。

  她猛地转身,再度撤销了白相,露出真身。

  妙音仙子、黑菟姑娘已有觉悟,跟随白凝冰返身冲向诛魔榜。

  “你们这是?!”古月方正愕然地看到白凝冰等人接连撤销防御手段,他只得催动血色虹光,罩住三仙。

  三仙得到诛魔榜的帮助,总算是摆脱被地脉碾压成渣的悲惨下场。

  古月方正却是心中堵了一块巨石!

  这算什么?

  他反倒成了白凝冰等人的助力!

  但古月方正又不得不这样干,皆因他要完成秦鼎菱的命令,将这三仙活捉生擒。

  “古月方正,你有什么手段来活捉我们呢?若是诛魔榜有的话,你早就施展出来了吧。现在的情况,除非是你离开仙蛊屋,用你自己的手段!来吧,让我们赌一把。”白凝冰说不出话来,只能在心中盘算。

  赌输了,他们就要沦为阶下囚,身不由己。等到自身价值被榨干,他们都要被斩首,成为天庭重振声威的牺牲品。

  古月方正瞪大双眼,死死咬住牙关。

  白凝冰赌赢了!

  方正并无独到的手段将他们拘拿。

  除非他冒险,将这三仙纳入仙蛊屋中来。

  方正若做出这个举动,绝对是蠢透了!因为这根本是引狼入室。单凭方正一人,如何是这三仙的对手。

  “真是狡诈阴狠呐,不过那又怎样呢?”方正从牙缝中挤出话,“被我俘虏,你们还有一段日子好活。现在你们却只能死了。恭喜你们,你们拼尽全力作战,得到了可喜的成果呢。”

  方正留下一句嘲讽的话,彻底放弃了白凝冰三仙,操纵诛魔榜钻出地脉。

  强如诛魔榜,也不能在地脉中久留。就这么一回儿功夫,诛魔榜中的凡蛊已是损毁大半。

  没有了诛魔榜的保护,白凝冰等人顿时遭受无穷强压,生命垂危,挣扎在悬崖边缘。

  “或许,方正的话是对的。”妙音仙子苦笑。

  白凝冰冷哼一声。

  “那是什么?!”黑菟忽然低呼一声。

  三仙小若蚊虫,随着地脉支流向前冲刷。在无边的黄褐色中,忽然显现出一个漆黑的洞口。

  “走!”三仙没有其他选择,一同在最后关头,惊险无比地投入黑洞之中。

  几乎与此同时。

  地表葱茏苍翠的密林之中,紫薇仙子、影无邪、正元老人正秘密前行。

  “这个距离还不算安全,继续走。”紫薇仙子见影无邪有些行动迟缓,立即传音提醒。

  影无邪咬牙,神情满是迷茫,语气失落:“如今本体已经不在,我们接下来……”

  紫薇仙子认真地看向影无邪:“本体即便阵亡,我们还有你呀。影无邪,你可是分魂。从今日起,便是我等主上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影无邪却毫无得意之情,心气低落无比,“就连本体都战败而亡。偌大的天下,早已经不是幽魂的时代了啊。”

  紫薇仙子眉头微皱,正要安慰,正元老人却忽然出声:“有情况,别动,让我来!”

  下一刻,他催动杀招,身绽白光,迅速罩住三仙。

  几个呼吸之后,天地微颤,密林中无数鸟兽乱走,轰鸣声由远及近,充斥天地。

  三仙仰头,就见天空被染成碧绿之色,一座宏伟至极的仙蛊屋在高空悬飞而来,遮天蔽日,速度似缓实快。

  这座仙蛊屋如此巨大,绝对是天下第一。而八转的气息澎湃如海,震慑万物生灵。仙蛊屋内人声嘈杂,人气鼎沸,竟包含万般生机。

  “这是……神帝城?!”影无邪惊愕。

  “神帝城乃是由豆神宫、帝君城组并而得。它不是固定在中洲地表人脉的最大集结点吗?居然能够转移?”正元老人吃惊不已。

  紫薇仙子沉吟道:“此屋乃是元莲仙尊手笔,此时出动必有缘由。奇怪,秦鼎菱为何不在之前的大战中,将此屋挪来天庭参战?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正元老人依赖着人道手段侦查,发现了端倪。

  “太强了,这座仙蛊屋太强了!”正元老人身躯微颤,为他的发现而震撼。

  “这座仙蛊屋中囊括万民,充斥人道奥妙。它竟能搬迁人脉集点,随处转移!元莲仙尊这个手笔真的太大,图谋太过长远,直至现在才展露锋芒。神帝城能将城中无数百姓的力量,不管是蛊仙、蛊师或者凡人,都集结一点,运用如意。当今天下,它恐怕便是第一仙蛊屋了!”正元老人连连夸赞,感慨万分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。可惜元莲算计稍差一筹,没有让这座神帝城赶上宿命大战。”影无邪道。

  紫薇仙子微微摇头:“尊者算计,岂会轻易失败?此中内情很深,不要妄加论断。”

  三仙驻足,隐藏在密林之中,屏气凝神,一直等到神帝城从头顶飞过,落入地渊之中,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们走。”紫薇仙子正要启程。

  但正元老人却停留原地,苦笑摇头:“我是不能追随主上了。”

  影无邪奇怪:“怎么了?”

  正元老人叹息:“那神帝城已经成为天下人道的中心,我专修的便是人道,为它所制。刚刚它恐怕已经察觉到了我,只是可能身兼重任,没有理睬我。为保险起见,还是先和主上、紫薇大人分别为好。”

  影无邪面沉如水,再遭打击。天庭追杀战之前,影宗人才济济,盛极一时。但到了如今这步田地,竟只剩下他和紫薇仙子。

  真是悲惨!

  “向方源动手,或许就是一个错误!”影无邪咬牙,满嘴都是苦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