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二十五节:明眸亮光

第一百二十五节:明眸亮光

  “杀,杀死他!”

  “不能让他带走仙蛊!”

  “那只仙蛊是我吊鬼门的,休走。”

  身后的追兵已经近在咫尺,摆在凤金煌面前的有两条地道。

  只有一条道路是可以逃出生天,另一条道反而直接连通吊鬼门的福地大本营。

  凤金煌没有犹豫,直接选择了左边的地道,猛地冲了进去。

  哗啦一声,眼前骤放光明。

  凤金煌微楞了一下,旋即发现自己的魂魄已经回到外界。而之前的那团梦境已然彻底消散。

  “这团梦境闯荡过去了。果然,那只野生魂道仙蛊是关键!”魂魄入体,凤金煌神情振奋,“这一次,魂道境界有所上升。有了梦道大师境界,果然在探索梦境的时候,能带来巨大帮助。”

  自从那次炼蛊密室中的惊险之后,凤金煌因祸得福,晋升成了梦道大师。

  刚刚在梦境中的最后一幕,凤金煌也是第一次闯,根本不知道正确的逃生路径。但是关键时刻,身为梦道大师的直觉告知了她,让她迅速选中正确的地道。

  “可惜,梦道大师境界带来的直觉,并不能被我把控,时常出现,时常又消失。”

  “若是我能成就梦道宗师,那这股直觉就会增强数倍,而且还能触类旁通,利用梦道蛊虫形成杀招,模拟其他流派的拿手好戏。”

  凤金煌心中叹息。

  此次晋升梦道大师,在她看来,已经是不可思议,是死亡的危机压榨了自己,侥幸成功的。

  凤金煌可以明显感到:她在之前所有的梦道的理解、认知和积累,都已经耗尽,勉强达成了梦道大师的成就。接下来要再提升境界,就得重新积累,漫漫无期。

  凤金煌收拾了一番,站起身,推开了修行密室的门。

  闯过长廊,她来到厅堂之中。

  白晴仙子已经做好了饭菜,各色佳肴铺满一桌。

  见到凤金煌过来,白晴仙子微笑:“煌儿,你今日的修行结束了?看你的神情,似乎颇为顺利。”

  “没错,娘。梦道大师境界,果然非同凡响,是我探索梦境的良助!”凤金煌一边坐在饭桌旁,一边说起最后的一幕梦境,“若非直觉帮我,此刻我恐怕已经是魂魄重伤了。”

  白晴仙子笑容微微收敛:“娘已经打探过了,那件事情已经清楚了。背后算计你的,应当是徐浩、李君影。李君影悄然成为影道大宗师,却秘而不宣,方便对蛊材下手。但最终,赵怜云却没有伤害你,反而救下了你。这位天外之魔,此次着实令娘刮目相看了。难怪她能夺取仙子之位,绝非只是获得爱情蛊承认的幸运儿。”

  凤金煌面上流露出复杂的神情。

  她回想起闭关密室中的情景,到现在心头还残留悸动。

  当时的她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任人宰割,生死全在赵怜云的一念之间。

  虽然凤金煌事后生还,有惊无险,但这种遭遇已经深深触动了她的心!

  白晴仙子继续道:“煌儿,我已经检查过你的全身,并没有什么隐患。赵怜云真的只是救治了你,没有提出什么其他要求吗?”

  凤金煌摇头:“她虽然没有提出,但我已经大概猜出她的谋算。毕竟,她想要达成的目标是最为明显不过的。娘,不说这个了,我们吃饭!吃完了饭,我还有继续探索梦境呢。”

  白晴仙子点头:“你心中有数就好。但是你整日整夜的修行,这却不好。修行也要讲究张弛有度。”

  “娘!”凤金煌打断白晴仙子的话,“我知道张弛有度的道理,但我更知道我要变强。只有我变得强大了,我才能保护娘亲你,而不是总是被你保护。只有变强,我才能达成师父的遗愿,成为梦道蛊仙。只有变强,我才能让赵怜云、方源这些人再不能随意地欺负我算计我。只有变强,我才能昂首面对爹,正面和他较量,告诉他女儿心里真正的想法!”

  白晴仙子目光一阵发怔。

  凤金煌的双眸像是在发光,两股亮光一直照到了白晴仙子的心里去。

  白晴仙子压下心中的担忧,浮起微笑:“煌儿,你既然已有决断,你就去做吧。娘亲绝对支持你!你有什么需求,娘亲全力帮助你。”

  凤金煌立即离开座位,来到白晴仙子面前,抓住自家娘亲的双手:“我就知道,娘是世界上最疼煌儿的人啦。娘,你有没有办法搞到胆识蛊?我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胆识蛊了。”

  白晴仙子连连苦笑:“煌儿啊,你的这个要求太为难娘亲了。你也不是不知道,胆识蛊只有荡魂山才能产出。而荡魂山早就被古月方源那个魔头执掌,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向外贩卖胆识蛊。市面上残留的胆识蛊,都是在过去他贩卖流传出去的。现在这些胆识蛊已经越来越少,市价也越来越高。”

  凤金煌叹息:“娘啊,你也知道,有许多手段可以治疗我的魂魄,但多多少少都有后遗症,效果也远不如胆识蛊。我将来一定要梦道成仙,到那时魂魄上若有太多种类的道痕,会大大限制我的未来潜力的。”

  白晴仙子拍拍凤金煌的双手:“娘只能尽力而为。唉,若是你爹在的话……”

  凤金煌顿时变色,不悦地道:“娘,你别在我的面前提他了!”

  “好好好,不提,娘不提。”

  与此同时,含情峰。

  “没想到门派这次派遣了你来充当说客。”含情峰峰主赵怜云看着来人,面带微笑。

  不真子苦笑作揖:“仙子大人,还望勿怪。在下也是任务在身,只能硬着头皮来充当一次不速之客了。”

  赵怜云脸上笑容扩大一分:“仙友太过客气了,当年北原一行,大雪山之战,若非仙友护佑我,我早已没有了性命。里面请,让我来为仙友煮一壶好茶。”

  不真子乃是七转蛊修,修行虚道,当年受到门派命令,保护赵怜云,在逆流河一战中表现不俗,回到门派之后就受到了重点栽培。

  灵缘斋高层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,这便派遣不真子过来,劝说赵怜云收手。

  不真子来的时候尚是傍晚,这场茶会结束后,已经是月升夜空。

  “仙子留步,不必远送。在下告辞了。”不真子拱手,面上有着喜色,此次交谈十分顺利,赵怜云远比他之前料想的要深明大义,更好说话。

  赵怜云点头:“仙友慢走。”

  不真子诚挚地道:“仙子的处境和苦衷,在下已经尽数得悉,这便回去转告太上大长老,仙子勿忧。”

  赵怜云微笑:“那就劳烦仙友了。”

  赵怜云目送不真子远去,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云层之中,她却仍旧驻足在含情峰的峰巅。

  夜风呼啸,山巅周围的云雾却依旧浓郁,将夜空中的明月都几乎全部遮掩。

  这里是灵缘斋的大本营,夜空中的明月本质上只是一道仙阵而已。

  赵怜云身着白色长裙,衣带飘飘,一头黑发挽着,好似丝绸一般。肤如凝脂,柳眉笼愁,一双眸子凝望着夜空。

  她现在是灵缘斋的当代仙子,地位崇高,即便是不真子这等七转强者,也得对她客客气气。

  她身怀盗天真传之一的神不知,掌握爱情蛊,呼风唤雨只是等闲,作为一位天外之魔,能够做到这一点,极为不易。

  然而,赵怜云却一点都不快乐。

  “如今我已成仙,你却不在我的身边。可叹,仙不如凡……”

  偌大的五域两天,对她而言,皆是异乡,无法安置她的心。

  命运曾经宠幸她,让她结识了马鸿运,让她的心有了一个安放之处。

  然而命运又展现出了残酷的一面,她和马鸿运失散,她被公然贩卖,她被凤九歌买下,她参与逆流河大战,却眼睁睁地看着马鸿运被方源杀死。

  她被徐浩、李君影夫妇利用,充当棋子。她跪在地上求人,她千方百计地争夺仙子之位。

  她在秘传峰受到刁难,事实上当时灵缘斋的蛊仙对她的态度都很冷淡。

  她在听闻方正渡劫成功的消息后,专程来拜访方正,并带去贺礼。

  她帮助方正练习杀招血渐冷。

  在徐浩、李君影的帮衬下,她成为含情峰峰主。她知道这对蛊仙夫妇的谋算,她不得不答应他们俩来对付凤金煌。

  凤金煌不仅没有死,反而被她救下。

  这是赵怜云的谋算。

  “徐浩、李君影利用我,反过来我也可以利用他们俩和凤九歌的仇恨,来操控他们!他们要对付凤九歌,就得依靠我。而我也能借助他们的力量加快修行。都亏了我有神不知,才能从容面对智道蛊仙。”

  “不真子和我有一份战友情,可以发展成利益的盟友。”

  “方正已经成为了诛魔榜榜主,之前的那份投资收益极佳。”

  “而凤金煌也得记下我的恩情,或许能和她联手,一同对付方源。毕竟方源也抢过她的狐仙福地。”

  赵怜云全力谋算着,在她的身边已经隐约有了一层势力的网。

  而她的目标只有一个——那就是从方源的手中,夺回马鸿运的魂魄,重新救回自己的爱郎!

  “方源……”赵怜云口中呢喃,眉宇间的忧愁立即重了几分。

  方源就宛若这遮天的云雾,磅礴浩大,赵怜云和其相比,根本微不足道。

  她的目标就像是夜空中的月,被云雾层层笼罩、遮掩,几乎看不见。

  她看不清前途,找不到出路。

  赵怜云咬牙,她单薄的身躯就像是一朵柔弱的白花,似乎下一刻就会被风走。

  但她眼眸仍旧在发光。

  “我要坚持!”

  “我不能气馁。”

  “如果连我都失败了,谁还能救活鸿运呢?”

  “在这个世上,他只能依靠我。而我只能依靠我自己!”

  “明日就启程去悲风山脉。那里还残留着他们动手的痕迹,从中我能获悉第一手的情报,揣摩推算出方源一方的具体实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