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二十七节:五人混战(为盟主谁抢了我的高半仙加更!)

第一百二十七节:五人混战(为盟主谁抢了我的高半仙加更!)

  弑魂大凹地还在成形当中,在和周围的环境形成冲突的过程中,自然会出现许多漏洞。等到它彻底成形,和周围达成某种平衡,里面的生物也会逐渐补充,兽王、兽群等到掌管各自地盘,充斥大凹地。到那时,外人就不容易闯荡了。

  就在这时,忽然有魂兽的兽吼声传来。

  陈淫道有些奇怪:“这郁八光勾怪的功夫见涨了啊。”

  但是很快,他们发现不对劲。

  勾动魂兽来到这边的,并不是郁八光,而是一群中洲正道的蛊师。

  这群人穿透厚重的魂雾,闯到了陈淫道等人的面前,先是大喜,以为能有帮手,随后神色大变。

  有人惊呼:“不好,是四大淫贼!”

  陈淫道观察了情势之后,放松下来,口中冷笑,眼中寒芒四射:“看来是我的运气到了。”

  一番激战之后。

  中洲四大淫贼大获全胜。

  不仅击杀了少许的魂兽,还将一些生还的正道蛊师俘虏。

  “真是巧了,这剩下来的五个都是女子呢。”

  “瞧瞧这个,长得真叫水灵。”

  “还有这个,模样也不错啊。”

  “我还是喜欢这个,你看这个小嘴,这个大眼睛!”

  四位魔道蛊师越是打量,越是欢喜。

  作为俘虏的女蛊师们则更加惶恐不安。

  “你们想干什么!”

  “我警告你们,不要动歪心思,否则我就算是死,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!”

  “哼,我是灵缘斋的蛊师,你们要考虑后果。”

  面对女俘虏的威胁,四大淫贼反而狂笑起来。

  “对,就是这个调调,就是这个眼神。”

  “你们叫啊,你们喊啊,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!”

  “灵缘斋的又如何?当年我们兄弟四人可是连天莲派的碧霞仙子,都设计围攻的。可惜被一个叫方正的人破坏了。哼,早晚要找他算账。”

  四大淫贼慢慢地向女俘虏们逼近,一个个嘿嘿嘿的淫笑着。

  “四位哥哥,你们要干什么啊?”身后忽然传出王小二的声音,他一脸的懵懂。

  其余九人皆是一愣。

  陈淫道皱了皱眉头。

  刚刚的氛围,被王小二一句话给破坏了好多。

  施暴则直接走到王小二的身前,一把搂住他的脖子,把他带到女蛊师们的面前,笑呵呵道:“王小二兄弟啊,今天就让你开开荤。知道一番什么叫做人间极乐!”

  其余三位淫贼面面相觑,目光迅速隐晦地交流了一下,纷纷点头。

  他们一个个都是胆大包天之辈,长年累月过着正道通缉,朝不保夕的生活,养成了及时行乐,恣无忌惮的性情。

  反正王小二等会就要处理掉的,而且说起来,拖一个仙人下水,貌似也挺好玩的!

  就这么干!

  于是,四大淫贼纷纷围拢了王小二。

  “原来小兄弟不太懂啊。不过没关系,哥哥们教你!”

  “来吧,这个玩意儿可好玩了。”

  “你尝试一次,就舍不掉了。”

  “生活的大半美好,就在这里。”

  王小二连连点头,也有兴趣:“我该怎么做?”

  施暴身躯雄壮,性情急躁,直接脱下裤子:“先这么来!”

  女蛊师们齐声惊呼,有的紧闭双眼。

  “嘿嘿。”郁八光身材修长,也脱下裤子。

  又是一阵惊呼。

  樊春耀比较肥硕,撇了撇嘴,脱下裤子,手指着下面:“看!”

  女俘虏们的惊呼声更大了一些。

  施暴、郁八光都微瞪双眼,脸上有了不服输,但又有事实摆在眼前的无奈。

  陈淫道默默地也拔下了裤子。

  女蛊师们的惊呼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亢。

  其余三位淫贼纷纷竖起大拇指,异口同声地道:“不愧是老大啊!”

  “我也来。”王小二激动不已,脱下裤子。

  “哎?”女俘虏们同时惊愕起来。

  四大淫贼纷纷投去目光。

  周围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。

  还是施暴最直接,走到王小二的面前,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这种事情,不是你的错。是你爹娘的错!”樊春耀安慰道。

  “没有关系,你底子虽然不好,但另一方面也证明你成长的空间很大啊。哥哥我这里有不少的好蛊虫,可以帮你的。”郁八光鼓励道。

  陈淫道没有开口,只是暗中琢磨:“这王小二的名字,还真是人如其名啊。”

  “快来吧,我都等不及了!”施暴走向女蛊师们。

  “不要,你不要过来!”女蛊师们纷纷后退,有的人面色惨白,有的人则满脸通红。

  “一起来,一起来。”樊春耀拍拍手。

  “可是她们看上去不太情愿,这不太好吧?”王小二嘀咕道。

  “没事,没事的。跟着做就好了。”陈淫道鼓励着王小二。

  就在五人要动手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一声冷哼。

  一瞬间,四大淫贼和王小二成了雕塑,一动不动。

  女俘虏们震惊不已。

  旋即,赵怜云从浓重的魂雾中现身。

  她来到这里,是想从种种痕迹中,推算出方源等人的战力,结果让她心情沉重。

  正准备回返,却发现一位灵缘斋的女蛊师陷落险境,便直接出手。

  于是,中洲四大淫贼就栽了。

  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后,赵怜云将这些女蛊师救了下来。

  女蛊师们拜谢,灵缘斋的那位女蛊师更是满脸崇拜激动之色:“怜云仙子大人,这四大淫贼作恶多端,碰到您是他们罪有应得!这些人罪孽深重,千刀万剐了他们都不为过。”

  赵怜云微笑:“就这样直接取走他们的性命,未免太便宜他们了。如何能为之前那些遭罪的女子们伸张正义呢?我有一记妙法,诸位还请拭目以待。”

  赵怜云一挥衣袖,眼前的五人又再次能够活动了。

  虽然面对着面,他们却完全看不到赵怜云等人,沉浸在某种幻境当中。

  “美人,我来了!”施暴一把扑中了樊春耀。

  樊春耀被扑倒在地后,嘿嘿傻笑:“哎哟,还挺来劲的。”

  五人扑成一团,展开了混战。

  女蛊师们看得目瞪口呆,纷纷面红耳赤。

  “天呐。”有少女捂住双眼,又偷偷从手缝间偷看。

  “辣眼睛!”有人咋舌。

  “还有这姿势?”有成熟的女蛊师默默记下了知识点。

  “好了。”赵怜云一挥衣袖,“跟我走吧。这些人会一直做一直做,直到魂兽将他们吃掉,又或者精疲力尽而死。”

  女蛊师们心中惊叹赵怜云的手段,乖乖地跟随赵怜云离开了此地。

  只是就连赵怜云都没有想到的是,大约半柱香之后,王小二的身上忽然亮起了道道银光丝线。

  这些银光照耀周围,令混战一团的五人都纷纷清醒过来,并且恢复了记忆。

  一片死寂!

  “倒霉啊,竟然惹来了一位女仙人!!”樊春耀心中震惊不已。

  “这个女仙人也未免太狠辣了,远比杀了我还更残酷啊。”郁八光双眼含泪,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头发,心中咆哮不断。

  “我居然,我居然……”陈淫道再无头领的风采,双眼无神,口中嘀咕着,心中已经想到了自杀。

  “呕!”施暴则干脆大吐特吐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怎么了?”死寂中,忽然传来王小二的声音,他一脸懵懂,“怎么忽然间停了?”

  四人惊呆了!

  他们纷纷回头看着光着身子的王小二,一个个宛如雕塑。

  王小二挠挠头:“四位哥哥,这样看着我作甚?哦对了,那些女蛊师都被人带走了啊。我之前还以为,我们要和她们做游戏呢。”

  施暴不吐了,四人面面相觑,又是一片死寂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良久之后,陈淫道用颤抖的语调开口道,“王小二小兄弟啊,你真是聪明。咱们请那些女子,就是,就是充当观众的。你没看到她们的神情吗?仔细回想一下,都很期待,很兴奋,很关注,很惊叹的样子啊。能给这些人带来帮助,带来愉悦的体验,这不就是我们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吗?”

  “不愧是老大啊!”其他三位淫贼纷纷在心中竖起大拇指。

  王小二以拳击掌,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,四位哥哥都是好人呐。”

  陈淫道哈哈大笑:“那是当然的。”

  说着,抹了一把泪,把眼泪水都擦了。

  然后,他又对着其余三人强调道:“我们做了好事就算了,不要宣扬出去。做好事不留名,才是我辈风范啊。”

  其余三人疯狂点头。

  那是当然的!

  这事情说出去,太丢人了,将来还怎么混啊。

  王小二又问:“四位哥哥,那我们还做不做了?”

  空气瞬间再次凝固!

  施暴咒骂一声:“做个屁!做什么做?”

  “人,人都走光了,没有人看了。”郁八光弱弱地弥补了一句。

  王小二被骂了,反而有些庆幸,纯真地笑了:“不做那就太好了。施暴哥哥说的对,我的屁股真的有点疼呢。”

  场面又一次死寂了!

  施暴则用拳头使劲地锤地面。

  郁八光低下头,用牙咬着嘴唇,都咬出了血。

  樊春耀用拳头凶狠地击打自己的脑袋,一副恨不得把自己打昏过去的凶狠架势。

  陈淫道瞪大双眼,看着王小二,嘴唇哆嗦着。

  王小二看着陈淫道,疑惑地问道:“陈家哥哥,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

  下一刻,王小二恍然大悟:“哦,我明白了,你的屁股是不是也很疼啊。”

  噗!

  陈淫道大吐一口鲜血,仰头而道。

  “老大!”

  “老大!”

  “老大!”

  其余光着身子的几人连忙围拢过去,将陈淫道救醒。

  陈淫道气息微弱,勉强睁开双眼,用一种很虚弱很无力,近似抽泣的声音道:“你们都走开……别碰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