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三十四节:火雷真传

第一百三十四节:火雷真传

  曾经,武庸追杀方源,直接把他从南疆撵到西漠去。而现在武庸则十分担忧方源找上门来,来抢夺乎地!

  武庸知道,若是方源上门来抢,他一定拦不住。

  仙蛊很容易摧毁,让方源投鼠忌器,但这种天地秘境可就难销毁了,几乎是一抢一个准。

  “方源拥有至尊仙体,各种流派都能修行,这点着实恐怖。乎地对他是绝对有用的。如果这个秘密泄露出去,我武家必定守不住,肯定会被夺走。到那时不仅是牺牲了物力财力和时间,甚至还有伤亡。武家的名望也会遭受重创,反倒不如不取乎地!”武庸深思熟虑。

  他决定秘密派遣人手,悄悄地将乎地取走。一旦这个过程中,这个消息被泄露出去,他就立即罢手。

  武家虽大,但绝非方源这等人的对手!

  天下大势,不在人多,只在人强。

  “腐臭烂泥山的那几个山寨,并无蛊仙,但也要防备凡人和蛊师走漏风声。或许可以借助‘兽潮’处理掉。”

  “孔日天不急着去找,悄然调查踪迹即可。但愿他在我取得乎地之前,不要暴露了行踪。”

  若是仍旧大张旗鼓,就会惹来怀疑你武家蛊仙居然没有捉住孔日天,这很奇怪啊。孔日天究竟动用了什么手段,能在武家的七转蛊仙手中逃跑的?

  届时,好奇的目光就会投向腐臭烂泥山。

  所以,武庸反倒是希望孔日天最近这段时间,能够好好的躲藏起来。

  “为了吸引南疆蛊仙界的注意力,或许我还要提前发动巴家那边的布置,为取走乎地打掩护。”

  “当然,整个计划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。那就是孔日天。”

  “孔日天身上怀有孔升天的意志,可以联通宝黄天。关键时刻,若是他主动暴露乎地的秘密,那就武家无异于引火烧身。”

  “不过,这种可能性并不大。”

  武庸暗自分析。

  第一点,孔升天修行气道,孔日天也必然转修气道。武家获取了乎地,站在他们的角度,他们最想的是暗中和武家较量,能够重新夺回乎地最好不过。不会广而告之,惹来其他无数竞争对手。

  第二点,孔日天若是暴露乎地的秘密,等若是和武家鱼死网破,这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。因为此举会招惹到武家的报复。同时,也会暴露出孔日天仍旧在逃的关键信息,惹来其他蛊仙继续追捕的行动。

  虽然可能性不大,但也有可能暴露。

  偷偷取走乎地的风险,对于武家而言,还是非常巨大的!

  但乎地牵扯到的利益太大,这点风险武庸愿意承担。

  数天之后。

  赤龙江面上空,武家、夏家、巴家三方蛊仙紧张地对峙着。

  河水滔滔,浪花如火,时而阵阵炸响,这里是赤龙江的火雷河段,盛产炎道、雷道蛊虫。

  新发现的一份八转真传,就藏在这河段的底层。

  布置真传的乃是火雷神君,此人主修炎道,兼修雷道,虽然是散修出身,但气运不俗,有着不少奇遇。

  他却并非南疆蛊仙,而是来自西漠。

  他曾经大闹西漠蛊仙界,被好几个西漠的超级势力追杀。虽然险死脱身,但是到了赤龙江的火雷河段的时候,伤重难返,在垂死之际,悄然做出了布置。

  正是因为他的布置,导致赤龙江的这片河段,逐渐成为了火雷河段。

  火雷神君的手段大巧不工,贴近自然,即便这里是巴家、夏家的交接之地,也没有让这两家超级势力察觉到什么不妥,只以为是自然演变。

  火雷河段虽然盛产炎道、雷道蛊虫,但是从未有过仙蛊诞生。所以,从未被巴家、夏家放在眼里。

  对于凡人蛊师而言,虽然炎道、雷道凡蛊颇有吸引力,但是环境险恶,也很少有五转蛊师冒险涉足。

  火雷神君的真传因此隐匿长久,直到气潮卷席天下,这才暴露出来。

  火雷神君乃是八转蛊仙,留下的八转真传,品级相当的高,立即引发了几乎所有南疆正道超级家族的争夺。

  经过一番试探和较量之后,只剩下最后三方角逐。

  一方是武家,另外两方则是巴家、夏家。

  巴家如今的太上大长老巴德,身高九尺,相貌古朴。体格雄健,肩宽背阔,裸露在外的肌肤像是千年老树的树皮,有的上面还长着青苔。

  他狮口阔鼻,一双眼睛上绕着一圈黑色布带,将他双眼蒙住。一大把墨绿的胡须一直垂到胸前,翠绿的头发也垂至腰后。

  巴德悬浮高空,对武庸低喝道:“武家,你们捞过界了,这里可是我巴家的地盘。出现的不管是什么真传,都应当是我巴家之物。武庸,你贵为南联盟主,南疆蛊仙的领袖,难道不以身作则,不顾正道规矩吗?”

  武庸微微一笑,风度翩翩:“这片火雷河段,何时是你巴家的地盘了?你们巴家和夏家的交界之地,位置敏感。巴德你说话可要仔细一些,至少关注一下夏家同道们的的想法吧。”

  话音未落,夏家蛊仙夏兆便开口:“武庸大人,不管这里是夏家还是巴家的地盘,终究是我们两家之事。武家大本营远在南端,即便是乔家也和火雷河段并不接壤啊。”

  夏兆虽然只是七转修为,但夏家原本的太上大长老夏槎已经被方源撸成了凡人蛊师,所以夏兆作为当今夏家的太上大长老,地位和巴德相若。此时夏兆开口,并不突兀。

  夏家和武家早有矛盾,历来关系就不好。

  远的不说,单说近些年的。

  夏家就和武家争夺过广寒峰,当时方源假扮武遗海,击败夏飞快,赢得了这场争夺。

  后来夏家还主动出击,吞并了乔家的归空天坑。乔家乃是武家附庸,入侵乔家,就是得罪武家。所以,武庸借助玉清滴风小竹楼力挽狂澜之后,夏家又不得不归还了归空天坑。

  夏家的客卿太上家老炎荒仙人,曾经拥有拜月碗,但这份基业也被武家侵占。

  所以,虽然夏家、巴家关系也紧张,但武家势力最大,所以夏家和巴家反而隐隐站在了一起。

  乔丝柳面色微变。

  她是当代南疆三大仙子之一,美貌容颜和妙音仙子齐名。

  如今她的修为,已经升上七转。

  此次武家出动,乔家作为武家的附庸,必须有所表示,便派遣了乔丝柳来追随武庸。

  乔丝柳深谙正道的游戏规则,看到巴家、夏家一起排斥武家,心中暗自焦急。

  正道蛊仙行事,自有一套规则,远不如魔道那般自由,散修那般洒脱。

  武庸虽然强大,堪称南疆第一人物,但没法占据大义,并不好对火雷真传下手。

  此时此刻,武庸的名声,身为南联盟主的职位,反而成了武庸的束缚。

  武庸若真要强行动手,必然会大失人心,被南疆正道普遍怀疑他身为盟主的公正性。

  武家势大,又不主修炎道、雷道,一份八转的火雷真传对武家意义并不大。武庸若是强硬抢夺,武家的损失比得到的要更大!

  面对夏家、巴家的联合抵抗,武庸嘴角的笑容反而越发明显:“把人取出来吧。”

  他轻轻地吩咐一声。

  他身后的武家蛊仙,立即打开仙窍,取出一位凡人蛊师。

  武庸当场介绍道:“这位西漠蛊师,便是火雷神君的血脉传人。火雷河段究竟是巴家的,还是夏家的,这一点都不重要。应当明确的是,河中的火雷真传它是属于这位小友的。”

  巴家、夏家的蛊仙们脸色齐变。

  武庸再笑,从容淡定:“我们身为正道,岂可抢夺他人传承?这真传乃是有主之物,属于这位西漠小友。我身为南联盟主,必当处事公正,诸位若是怀疑他的身份,大可抽血验明正身。”

  “果然不愧是武庸大人!原来他早有准备。”乔丝柳双眼微微发亮,心中大定。

  这下子,武家占据大义,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,武庸能够全力出手了。反倒是巴家、夏家处境尴尬起来。

  巴德、夏兆迅速对视一眼,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  武庸的准备如此充分,让他们意外。

  武庸虽然上位不久,但他的手腕,整个南疆蛊仙界都有深刻领教。

  巴德、夏兆深深明白:武庸既然公然将这血脉后裔展示出来,那这位后人的身份必然是真的。就算武庸造假,也必定手段高超,短时间内没有破绽。

  巴德、夏兆迅速商量了一下,一齐向前几步。

  巴德满脸肃穆之色:“南疆之物,岂能回归西漠?”

  夏兆接着附和道:“既然火雷神君死在这里,将真传留在南疆,就是天命之意。”

  巴家、夏家都不能退。真传就在两家的夹缝之间,这要轻易退走,两家名声还要不要了?

  武庸对这两家的反应毫无意外,他一挥袖口:“那就你我三方之间就做过一场吧。”

  情势发展到眼下这个地步,也只有比试一场,才能定夺结果了。

  “正要领教阁下高招!”巴德低喝一声,率先动手。

  夏兆修为只有七转,立即飞退一旁,遥遥出手,辅助巴德,努力牵制武庸。

  武庸朗声一笑,狂风骤起,天地昏暗。

  巴德修行木道,杀招催起,掀动万千古木,漫天飞叶。

  但在武庸的杀招之下,古木切碎,落叶凋零。

  仅仅三个回合,巴德、夏兆就被武庸击败,优势极其明显。

  “二位可还有话说?”武庸再笑。

  夏兆脸色铁青,沉默不语。他不禁回想起夏槎还有八转修为时的境况。至少那个时候,武庸不会如此嚣张。

  “他竟然变得这样强了!”巴德心中震动,双拳捏紧,“但我还有压箱底的杀招未施展出来。如果我睁眼……能否击败武庸?”

  巴德想了想,拳头松懈下来。

  为了区区一份火雷真传,还不至于让他苦修秘藏多年的杀招曝光。

  巴家、夏家最终退走。

  武庸带着西漠蛊师,深入河底,将火雷真传取出。

  西漠蛊师当场跪拜,要求加入武家。

  武庸当即应允。

  这位西漠蛊师叫做钟义,品性、才情皆不弱,稍加培养便是蛊仙种子,值得武家收下。

  因为方源的关系,武家的蛊仙在近些年牺牲了不少。武庸需要更多的武家蛊仙出现,所以收下了周围外域蛊师,将来充当客卿太上家老。

  “恭喜武庸大人,轻松挫败巴家、夏家,获取火雷真传。”乔丝柳恭贺道。

  “当今南疆,谁能与我家大人争锋?”武家蛊仙们也是士气上涨,兴奋出声。

  武庸嗯了一声,面色平静地道:“将今天的战报传播开来,我要南疆蛊仙界都知道这件事情。”

  “是。”武家蛊仙立即领命。

  “武庸大人,菇人蛊仙可信鸿求见。”就在这时,一位菇人蛊仙从东南方向,踏浪而来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菇人蛊仙!”

  “莫非来自菇人乐土?好大的胆子。”

  武庸身边的蛊仙们微微变色。

  可信鸿身着白衣,面容普通。他并没有遮掩真容,额头上顶着一个大蘑菇,好像是帽子戴在头上。

  武庸心中咯噔一下。

  下一刻,可信鸿传音给武庸:“武庸大人,在下来自菇人乐土,受命于古月方源大人。”

  武庸面不改色,传音回道:“所来何事?”

  可信鸿微笑:“正是为了升天真传而来。”

  武庸的瞳孔狠狠一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