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四十六节:图腾杀招

第一百四十六节:图腾杀招

  黑楼兰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。

  “这是……哪里?”她模糊的视野迅速清晰,很快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石板床上。

  在石板床周围,是一圈皮质的大帐篷。

  帐篷的中央,竖立着铁支架,驾着一口大锅。

  大锅中咕咕作响,似乎在烧着热汤。而在锅底,有一只火红的老鼠正在不断地喷火。

  “你醒了?”帐篷的门帘忽然被拉开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  这是个中年美妇,身上穿得很简陋,身穿皮裙皮衣,露出臂膀、腹部和大半胸膛。

  在胸膛和后背上,有一个蓝凤凰的纹身,不仅栩栩如生,而且还散发着微微蓝光。

  黑楼兰挣扎着,坐起上半身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她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服饰也彻底变了,和眼前的中年美妇完全是一个风格,粗狂野性。

  “我是荒极子鲁桐兰,你现在已经到了万兽混彩天了。”中年美妇走向黑楼兰,微笑着道。

  黑楼兰彻底清醒过来。

  长生天有八极子,以天地玄黄、宇宙洪荒排号。玄极子便是孙名录,专修阵道。眼前的美妇则是荒极子,一直潜伏在万兽混彩天中。

  “我应该怎么做?鲁大人。”黑楼兰询问。巨阳仙僵只是告诉她,来到这里后,一切听从荒极子的安排。

  鲁桐兰笑道:“在这里,你还是叫我蓝凤族长。你现在的身份,是我的私生女,是我早年所生,遗落在外的血脉。在最近部族迁徙的时候,被我意外发现,带了回来。”

  “万兽混彩天中有无数部族,与兽同居,风情和五域大不相同。每隔万年,所有部族都会齐聚,举办万族祭典。这便是你的机缘!”

  “好了,现在你要开始喝汤了。”

  鲁桐兰将锅中的热汤,盛了满满一大碗,递给黑楼兰。

  黑楼兰坐在床边,端起热烫的铁碗,一股浓郁的食物香气就扑鼻而来。

  她也饿了,立即张口喝了一口。

  热汤入口,却是味道古怪又辛辣,一点都不好喝!

  “咳咳咳!”黑楼兰猝不及防之下,差点要吐出来。

  鲁桐兰却是一脸严肃:“喝下去,这汤对你极为重要,你要将锅里所有的热汤一滴不剩地喝下去。喝吧。”

  黑楼兰心知这是巨阳仙僵的安排,皱着眉头喝了一碗,随后又喝了一碗。

  喝到第三碗时,她忍不住,腹部又涨又痛。

  鲁桐兰一直在她的身边照看,见此情形,微微点头道:“先暂停一下,你的身体到了极限了。”

  黑楼兰开始腹泻,十分严重的腹泻,几乎让她虚脱。

  但鲁桐兰却没有放过她,即便黑楼兰无力地躺在石板床上,鲁桐兰就自己端着大碗,将大铁锅中所有的热汤,都一一灌入她的口中。

  黑楼兰一边喝,一边腹泻,苦不堪言。

  “喝这个热汤,究竟有什么用?”黑楼兰询问。

  鲁桐兰道:“万兽混彩天和五域大不相同,能混得开的,都是能吃的。我这锅热汤是我精心调配,专门给我开胃的。你腹泻的过程,便是身体适应这里的过程。别看你刚开始腹泻十分严重,几乎要命,但很快这种症状就会越来越轻。最多三天,你就会恢复如初,感到极其饥饿。”

  黑楼兰躺在石板床上,足足两天两夜,这才恢复了力气,可以勉强下床走动。

  到了第三天,她果然如鲁桐兰所说的那样,力气完全恢复,腹泻彻底消失,并且胃口大开,肚子从早上就饿得咕咕直叫了。

  鲁桐兰又给黑楼兰煮汤。

  “这是肉汤,和之前的不一样。”鲁桐兰一边说着,一边取出五六只老鼠扔进锅里。

  老鼠在锅里挣扎,发出吱吱的叫声。

  鲁桐兰面色不变,又取出几条五颜六色的毒蛇,放入锅中。

  毒蛇和老鼠逐渐在热汤中融化,像是彩色的烂泥,铺满水面。

  鲁桐兰又拿出几块黑不溜秋的石头,好像是煤炭,也统统扔进锅中。

  黑楼兰起先看得眼皮子直跳,而后逐渐看出端倪。

  “蓝凤族长,你是在炼蛊么?”黑楼兰好奇地问道,她看出鲁桐兰烧锅煮汤的时候,带着许多炼道手法的影子。

  鲁桐兰一边继续煮汤,一边回头笑着道:“黑楼兰,你的眼光不坏。瞧,这锅蛇鼠一窝汤,已经好了。”

  黑楼兰楞了一下,就见到鲁桐兰停止煮汤的动作。

  “炼蛊失败了吗?真是可惜。”黑楼兰愕然,“刚刚耗用的蛇鼠,皆是上古荒兽。”

  鲁桐兰却摇头:“我说过,我是在煮汤,并非在炼蛊。蛇鼠一窝汤煮得很是完美,你要把它统统喝下。”

  “啊?”黑楼兰再楞。

  鲁桐兰又用大碗舀汤,递给黑楼兰。

  黑楼兰喝了一口,顿时大皱眉头,这汤比之前的腹泻汤还要难喝十倍!只喝下一小口,她的舌头就全麻了,咽喉也麻了一大半。

  当她把所有的热汤都喝下去后,她整个人膨胀了一圈,整个皮肉都浮肿起来,并且皮肤表面的汗毛开始疯长。

  这些毛发疯长得十分迅猛,半柱香的时间后,黑楼兰的毛发几乎已经充斥整个帐篷。

  这些毛发的颜色还不一样。

  赤橙黄绿青蓝紫白黑,各种色彩,有多有少,不一而足。

  鲁桐兰仔细查看了这些毛发,甚至细数各色毛发的数量。

  随后,她念头一动,胸膛前的蓝凤纹身竟然浮空而起,张口喷出一团蓝火。

  蓝火烧灼毛发,几乎在瞬间,就将黑楼兰身上的毛发灼烧一空。

  黑楼兰瞪大双眼,大感惊奇,不由问道:“这是什么手段?居然如此灵巧玄妙,不伤我分毫。”

  鲁桐兰笑道:“这便是我的蓝凤图腾。在万兽混彩天中,图腾是最主流的修行之路。我们虽然也动用蛊虫,但图腾却是我们力量和地位的象征。”

  黑楼兰双目绽**芒:“我若是没有看错,这图腾非同小可,图腾的每一种纹路,每一段线条,都是道痕!所以这图腾本质上是一记杀招!世间居然有这样奇妙的手段。在这里,所有人都修行图腾吗?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鲁桐兰笑得更大声,“黑楼兰,你不愧是主上看重的天才。一针见血就看出了图腾的本质。没错,我们蛊修的杀招,都是催动蛊虫,或者消耗蛊材酝酿成形。而蛊虫是大道碎片,蛊材则是道痕聚集。这里的图腾,同样如此。只是修行方法,依靠蛊虫稍微辅助,主还是依靠我们自身的吞吃和消化。”

  “万兽混彩天乃是狂蛮魔尊的仙窍,这位魔尊将仙窍种在了贪食太魔蛙的体内,从而使得这片洞天拥有了食道环境。”

  贪食太魔蛙乃是太古传奇,身上蕴含着难以想象的食道道痕。

  有着食道道痕的影响,在万兽混彩天中,人族可以吞食蛊材来增添相应的道痕。然后借助这里的蛊虫,逐步搭建出自己的图腾。

  黑楼兰猜的没错,图腾乃是一种奇特的杀招。平时的时候,它附着在蛊修的身体表面。一旦灌注真元、仙元下去,立即充实成实体,飞身对战。

  “图腾杀招有很多的优势。常规的杀招,都需要动用蛊虫,耗费念头,临场催动起来。但图腾只要构造好,就省去了这份临场功夫,省时省力省心!”

  “在五域外界,虽然也有蛊屋这等形式的固定杀招。但是图腾却可以不断完善,不断增添。强大的仙蛊屋却很难有进一步的空间了。”鲁桐兰继续介绍道。

  黑楼兰却是皱起眉头:“我乃是大力真武体,专修力道,但这图腾似乎是变化道的杀招?”

  鲁桐兰笑着摇头:“并非如此。”

  “图腾杀招的另一个妙处,就在于它适用于所有的蛊修流派。就比如说我,我专修炎道,通过吞食种种食材,借助蛊虫凝造出了蓝凤图腾杀招。这图腾就是炎道杀招,和我十分契合。”

  “而你专修力道,完全可以拥有属于力道的图腾。”

  黑楼兰抱拳一礼,肃然道:“还请前辈赐教。”

  “好说。”鲁桐兰手指着空荡荡的铁锅,“我刚刚给你喝的蛇鼠一窝汤,就是要辨明你的体质,知晓你适合吃什么样的食材。哪些食材对你而言,吸收最好,营养最佳。至于你的图腾,那是独属于你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样的,只看你自己的情况。”

  图腾有无数种,哪怕形态相近,也因为每个人不同而不同。

  鲁桐兰又关照道:“黑楼兰,你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,尽全力培养出你的图腾。这个杀招是你参加万族祭典唯一能动用的手段。”

  黑楼兰搞清楚了各种缘由,便一心一意修行这个手段。

  每一次鲁桐兰煮的东西,她都全力吃下,借助这个食道环境,让身体吸收外在道痕。

  鲁桐兰起先只是烧汤,渐渐的有了肉和菜,又逐步的开始增添了谷物之流。

  这些食物都有个共同点,就是难吃。

  不过黑楼兰乃是野心勃勃之辈,再难吃的东西只要能增长力量,她就能吃得下去。即便很多时候,她都吃到肚痛难忍,死去活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