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五十八节:崇拜方源

第一百五十八节:崇拜方源

  看着老者的影像,商心慈在一瞬间想到了许多。

  神秘老者实力强大,潜伏在蛊虫中的手段,商心慈根本无从发觉。

  他来意莫测,可能是善意,也可能是怀揣恶意。甚至他很可能就是此次假蛊的真凶,亦或者这是商睚眦布置的另一个计谋。

  但商心慈更愿意去相信,这位神秘老者是带着善意来的。

  商心慈郑重地道:“我方才叹息,是因为商睚眦等人为了争夺仙缘,想要把我从族长之位上拽下来。但他们却从不顾及这些阴谋暗算,会给其他人带来多少的损失和痛苦。甚至,他们更将整个商家的名誉置之一旁而不顾,只是为了自己。”

  “但我却理解他们的选择,谁不想成为蛊仙,出入青冥,摘星拿月呢?但是成为了蛊仙,就一定要视苍生为蝼蚁吗?难道就没有另外的一种,更温和的,对待弱小的方式吗?”

  老者闻言,长叹一声:“商心慈啊商心慈,老朽蜗居在商量山已经多年。老朽相信你的所言完全出自你的肺腑。这正是我帮助你的理由!”

  商心慈深深一礼,脸上并未有丝毫激动神色:“敢问前辈尊姓大名?”

  老者苦笑一声:“老朽不过是一个走投无路,难以公开露面的可怜人。我知你对我有所怀疑,但我帮你是出自好意。你这样的人,值得老朽去做些什么。你担任族长之位多年,也当知道如何信任一个人,不是看他说些什么,而是做些什么。”

  商心慈点头:“请前辈指教,晚辈洗耳恭听。”

  老者便道:“制作假蛊的人,老朽知道他的来历,也知道他的住所。他姓风名天语,被你二哥商睚眦刻意结识,又以重利诱使他出手。”

  “风天语?”商心慈眸光一闪,“此人我知晓,他是正道出身,曾经是一个山寨的少族长。他在炼道上造诣深厚,乃是炼道大师,拥有四转修为。他在三转修为的时候,就炼出过五转蛊虫,虽然此蛊只存活半天,但已足够令风天语名声大噪。遗憾的是,他的家族在争斗中败北,山寨毁灭,他从一位少族长沦为了一届散修。”

  商心慈乃是商家族长,对南疆蛊师界的强者情报了若指掌。

  老者点头道:“风天语真正的修为,已经达到五转。只是他秘而不宣,仍旧以四转修为示人。老朽这里有一个法子,可令你将他折服,从此之后为你所用,忠心耿耿。”

  商心慈大为好奇。

  风天语修为已经高达五转,和商心慈齐平,又是炼道大师,在南疆非常吃香。这样的人走到哪里,都会得到礼遇。若是他现在想重建家族,必然能重建风家,成为山寨族长,蛊师界中的一方正道领袖。

  这样的人物,如何能轻易折服?

  老者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将具体的方法传授给了商心慈。

  商心慈面色微变:“前辈是要让晚辈去欺瞒风天语?”

  老者便笑:“也谈不上欺瞒,毕竟你和方源的确是旧识。当然,严格意义上而言,这的确是欺骗。只是商心慈啊,你若欺瞒一人,却能拯救无数人,你去不去做?你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,况且风天语正是假蛊风波的第一凶手。”

  老者脸上笑意更浓:“在这世上,要做坏人不容易,要做好人更不容易。因为好人要战胜坏人的同时,还要坚守内心的道德和良知。商心慈啊,老朽只是提供你一个方法,你具体想要怎么去做,全赖你自己的心意。”

  商心慈没有犹豫:“多谢前辈,前辈的方法很好,心慈已经决定去试一试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老者大笑一声,“我最欣赏你的正是这一点。你有仁善之心,却绝不迂腐,懂得变通,能用种种手段和罪恶周旋。在这世上,纯粹的好人完全是自杀,甚至害己害友。但你不是,你是一个切合实际,能真正有用的好人。”

  老者最后道:“这只蛊虫藏有一份蛊仙真传,老朽以为,这是最适合你的修行之道。你大可看看,修行与否,也全在你自己选择。”

  说完这话,老者的影像迅速消失。

  与此同时,一只蛊虫从桌上的一对蛊虫里缓缓飞升,悬浮半空,脱颖而出。

  商心慈小心翼翼地接过来,探入心神一览。

  片刻后,她脸上喜色微微一闪,口中呢喃一声:“行善蛊?”

  商量山有外城、内城之分。而内城中又细分为第一、第二、第三、第四、第五内城。

  第一内城乃是商家政权中心,亦是军事重地,商心慈的居所所在。

  第二内城别名家城,是只提供给商家本族子弟居住。需要令牌进出。

  风天语住在第三内城。

  第三内城,寸土寸金。整个内城,都采用星星石。不仅是建筑物,甚至连街道上都铺着星星石料所制的石板。放眼望去,星光连绵一片,视野清晰。

  这里的街道上行人稀少,幽静怡人,恍若星宫。

  没有客栈,只有一座座园林。

  小型园林的租金,都是每天三十块元石。大型园林更超过每天一百块的高价!

  风天语就住在一座大型园林之中。

  他喝着上等好茶,半躺在软塌上,屋门大敞,看着庭院里凉风微雨,竹林摇曳的美景。

  “风兄真是好兴致。”商心慈的声音,忽然淡淡传来。

  风天语身心大震,惊得差点从软塌上跌滚下去。

  但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,空窍内的蛊虫蓄势待发。而他本人缓缓回头,看到了商心慈,强自镇定:“原来是商家族长大人大驾光临,真是令风某三生有幸。族长大人您的手段真是了得,要知道我在此处布置了至少三层蛊阵。而您如此悄无声息,进出随意如入无人之地,天下何处不能去?”

  风天语暗讽商心慈的类如盗贼般的行径,商心慈毫不着恼,反击回去:“我的手段又岂能和风兄的手段媲美呢?风兄大闹整个商家市场,昨天就是因为假蛊横行,街口闹事,令我这位商家族长差点颜面扫地呢。”

  风天语心头一震,他没有料到商心慈居然这么快,就发现了他。

  “怎么会?我自信假蛊没有留下任何线索,难道是商睚眦那边出现了纰漏?”

  风天语一边暗想,一边坐起上半身,死不承认道:“族长大人莫要吓唬我,假蛊的重罪可不是我这等小人物能够担负得起的。”

  商心慈呵呵一笑,轻走几步,来到门前,望着门外,背对风天语徐徐道:“风兄还不明白吗?我已认定的事情,就算没有任何证据,那也是事实。”

  风天语心中不禁愕然:“这商心慈仁善之名,广为传播,但今日真正见面,竟是如此霸道的人物!”

  他感到压力重重。

  商心慈忽然出声,现出真身,就令风天语陷入极端被动地步。

  风天语因为躺在软榻上,姿态很差,只得全神戒备,用言语和商心慈交锋,然后借机调整身形,从半躺姿态转为半坐。

  但商心慈却似乎毫无察觉,反而迈过风天语身侧,来到门前,面朝院子,背对风天语,毫不在意风天语的暗中动作,甚至给了风天语背后袭击的大好机会。

  但风天语不敢动弹!

  商心慈如此自信从容,让风天语已经十分紧张忌惮。虽然他修为和商心慈相当,但已经下意识地将自己摆在了弱势者的地位。

  商心慈缓缓转身,面泛微笑:“风兄,来为我做事吧。”

  “什么?”风天语瞪大双眼,一时错愕,旋即他笑出声来,“商家族长,你可知道商睚眦为了请我出手,付出了多少代价?”

  商心慈呵呵一笑:“不管他付出多少代价,我这边开出来的筹码你绝对无法拒绝。”

  风天语吐出一口浊气,双目精芒爆闪,缓缓站立起来。

  商心慈招揽他的那一刻,令他瞬间明白,商心慈并无把握解决假蛊风波,若非如此,她大可大张旗鼓,率大队人马来这里捕杀风天语。

  “原来她还是有求于我。”风天语心理再度占据上风。

  他仔细打量商心慈上下,笑意莫名地道:“那我就要洗耳恭听,我相信堂堂商家族长,开出来的筹码一定符合您的身份地位。”

  商心慈竖起右手食指:“首先,是你的命。”

  风天语顿时色变,声音压低,如冰般寒冷:“族长是觉得吃定我了?”

  商心慈从容笑道:“放轻松,风兄,你可是有五转修为呢。不要紧张。”

  风天语心头狂震,她竟知道自己的真正修为。既然有备而来,恐怕这次局势真的凶险了!

  商心慈又道:“除了这个筹码之外,若是你表现得好,你或许还能得到方源大人的召见。”

  “什么?!”风天语再度变了脸色。

  商心慈继续道:“不必如此大惊小怪,风兄,我知道的远比你以为的,要多得多。”

  “实话告诉你,我和方源大人的关系,你也应当知晓一二。这一次能勘破你的身份,也是我求助了方源大人麾下的毛民蛊仙。”

  “我将假蛊上缴了一份,那位毛民蛊仙大人也是难得称赞了一句呢。他说你是个人才,将来若能再进一步,或许能得方源大人的认可,招为麾下。”

  “真的吗?这是真的吗?”风天语激动无比,脸色涨得通红。

  商心慈轻笑一声:“我骗你做什么?我既然能发现你,完全就能拿下你。何必与你说这番废话?”

  “我的情况你想必也清楚。我之所以能成为族长,全赖我与方源大人的关系。也不怕告知你,我商家早已暗中和方源大人合作。”

  风天语嗤笑一声:“商家算什么?如今方源大人可是天下第一魔!方源大人要取走商家的东西,商家敢说一个不字吗?”

  “但我最敬佩方源大人的,还是大人的炼道造诣!”

  “曾经在三王山,小人有幸目睹了大人炼制出定仙游仙蛊的景象。这真的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呐。”

  “我曾经以三转修为,炼出五转蛊虫,只存活半日。而方源大人却是以蛊师之身,直接炼出了仙蛊!还是在那样危险的状况下。”

  “他的天资,他的才情,他的实力,他的智谋都是天下第一!从那之后,我就相信,方源大人一定能在将来通知整个五域两天。”

  “果不其然!”

  “方源大人当着全天下所有人的面,击败了天庭,把宿命蛊毁灭了!”

  “更让人叫绝的是,他摧毁了宿命蛊的方式,是用炼道的方式。从此,宿命蛊就再也无法重现了。”

  “从此之后,我们所有人都摆脱了宿命的束缚!”

  “他是一个斗士,一个勇士,一个伟人。他为整个人族做出了历史上最大的贡献!”

  “但世人却不理解他,还把他归咎于魔道。太肤浅了,太狭隘了!方源大人绝对是史无前例,亿年难出一位的大英雄啊!”

  “但我也理解那些所谓的正道。他们这些小人,是害怕了,这群卑劣无耻的懦夫,在无法迫害方源大人之后,他们就只有千方百计地诋毁他!他们才是阻碍人族崛起,阻碍世界发展的罪人!!”

  “方源大人他真的太出色了,太厉害了,太伟大了!”

  “我如果能跟随他,跟随这样伟大的人物,我,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”

  “呼、呼!”

  “太棒了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  “今天真是太美好了!”

  “难以置信,方源大人可能招我为下属。太不可思议了,我的天!”

  风天语越说越激动,激动得浑身颤抖,差点要手舞足蹈。

  他双眼绽射出来的精芒,以及泛红的隐有激动泪水的眼眶,都令商心慈都心中隐隐发寒。

  那位神秘老者的情报一点都没有错。

  风天语乃是方源最狂热的崇拜者。

  事实上,方源的崛起,他的事迹,他摧毁宿命蛊的景象,都在广为传播。

  绝大多数的魔修,都将方源视作精神偶像,亦或者赶超的目标。

  即便是正道中,也有许多人暗中仰慕、崇拜方源勇往直前,挑战天庭的强者作风,进退有据,奇谋暗算的城府。

  风天语并不特别,他只是大众中的一员而已。

  只是因为他曾经和方源有过交集,又在炼道上极为投入,极有天分。他曾经是锦衣玉食的少族长,亲族却被屠戮一空,遭遇人生惨变,心思性情更加变得偏激狭隘。

  所以在这般人生际遇之下,他就将当今炼道最强者,他此生注定无法超越的伟大传奇人物方源,当做他狂热的膜拜对象。

  哪怕此刻商心慈没有拿出一点实质性的证据来,但是只要是有一个希望,一个能令他风天语接近偶像,心中天神般存在的希望,就足以令风天语激动万分,难以自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