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六十节:倪家

第一百六十节:倪家

  商量山第一内城,商心慈处理着政务。

  “第二内城已经修补好了,假蛊的风波也已经平定。”商心慈查看手中的一只信道凡蛊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。

  随后,她催动真元在这只信道蛊虫中增添了新的内容。

  她定下政策,以“弥补之前假蛊风波带给广大蛊师损失”的名义,商家专营的店铺中所有的货物,都全面打折。

  “如此一来,不仅能够大幅度回升商家名誉,而且还能赚取一笔元石,弥补之前因为双倍赔偿,导致的族库亏空。”

  商心慈细嫩如葱的五指微微放松,这只信道凡蛊便闪着微光,径直飞出了书房。

  商心慈又在桌面上取来另一只信道凡蛊。

  凡蛊上的信息来自商螭吻。

  自从商不离请辞之后,商心慈便将商量山的市场交给商螭吻管理。

  信道凡蛊中的消息是说,市面上有一股卖家正在蓄意囤货,哄抬物价。商螭吻的处理建议是全都杀了。

  “唉,这些人为了一己之私,不知又祸害了多少平民百姓!”商心慈心叹一声,想了想后,还是在信道凡蛊中批注了新内容:只诛首恶,放过其他。

  放飞这只信道蛊虫,第三只信蛊中的消息是求救信息。

  在商家领地的边缘,有一处山寨正遭遇兽潮,有覆灭的危机。

  这处山寨乃是商家的附庸,但本身只有几位三转蛊师,存在感相当的低。

  “救人如救火,这种求救消息应当加急送达,怎么走正常政事的渠道?”商心慈眉头皱起。

  她明白当中的原因。

  下属们都知道商心慈的秉性,一定会全力救援。

  但现在的局势,各种传承争夺,大时代揭开序幕,商家仙凡上下都忙得四脚朝天,不可开交。抽出一股力量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营救工作,本身就是人力上的巨大浪费,以及还有未来收益上的损失。

  “算一算时间,恐怕已经来不及了。人心,人心啊……”商心慈时常感到自己的渺小。就像现在这样,她连自己下属的想法都只能察觉,无法转变。

  她坐在商家族长的位置上越久,越发觉得自己的卑微和无力。和商家,和世界比较起来,她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“或许这正是几乎所有蛊修,拼命追求力量的缘由吧。”

  商心慈思考了一会,终究还是调派了一组蛊师,奔赴千里施以救援。

  即便很可能,救援队赶过去时,那个山寨已经被兽潮覆灭了。

  第四只信道凡蛊中,却是讲述了一件好事情。

  在商量山的周边,发现了一个新的气道资源点,需要商量山驻扎一股力量,或者扶持当地附近的某个山寨。

  一只只信道凡蛊被商心慈放飞出去,时而也有蛊虫飞进书房来。

  不知不觉,黑夜消退,到了凌晨时分。

  一只闪着金辉的信道凡蛊,飞到了商心慈的面前。

  商心慈心头微微一跳:“是上面来的任务。”

  商心慈迅速接过,探入心神,这只信道凡蛊中说的果然是一件大事。

  事关皮草福地的争夺。

  这皮草福地位于南疆中部,蕴藏皮草真传,因为气潮而显露而出。因为位置偏僻,不属于任何一个南疆超级势力的领地之中,所以引起了所有超级家族的争夺。

  正道蛊仙们商议之后,决定出动蛊师强者,按照规矩,定下胜负,蛊仙不得插手。

  信道凡蛊中还有一些隐秘情报,事关福地之主皮草仙人。

  这位仙人乃是木道、变化道蛊仙兼修。但她并没有优秀法门,胡乱兼修而已。于是导致木道、变化道道痕互斥,一生战力都很低微,在蛊仙界中饱受欺凌。

  “这种真传,各大超级势力都看不上眼。但福地的位置却很重要!”

  “虽然和我们商家并不接壤,这次就算我们商家获胜,得到这片福地,也只是一块飞地,很不好管理。”

  “但是,这样的地盘完全可以交易。相信福地周边的那些超级势力一定很有买下的动机。”

  大时代序幕拉开,将来必定会有大的动荡和战乱。

  到那时,这样的福地就是超级势力扩张的桥头堡,或者支撑防御的前线要地,价值极高。

  毕竟这些南疆超级势力可没有什么转移仙窍的手段。

  商心慈心中评估着情势。

  得益于时代的大环境,令她远比商燕飞担任族长的时候,接触到更多的蛊仙情报。

  因此,商心慈纵然只是五转蛊师,但对蛊仙界的情势却是理解深刻。

  “这是商家当下的大势,时间紧迫,必须立即处理!”商心慈心中犯难。

  尽管她招揽了商囚牛、商螭吻等人,但在关键时刻,得力的下属还是显得太少了。

  “风天语不仅是炼道大师,而且还是五转修为。这一次可以让他来担当头领。”商心慈想到这里,便召唤风天语。

  很快,风天语就得到信息,来到书房门外求见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商心慈心念一动,书房的门便缓缓打开。

  她的这座书房是一座凡蛊屋。

  风天语一脸兴奋:“族长大人,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!”

  “哦,什么消息?”商心慈微微一笑,问道。

  风天语便道:“这些天,我一直在研究那个古怪泥人。结果发现了一个惊天之秘!”

  “原来这个泥人,虽然疯癫,思绪混乱,但只要每次询问一个问题,他都有理智来回应。”

  “我就这样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,让我问出了他的来历。”

  “他姓名倪健,原本是一座山寨的少族长,结果山寨遭受魔道强者屠戮,整个山寨上下包括他都死了。”

  “但他死后,竟被一位气道蛊仙复活。这位气道蛊仙查询屠戮山寨的真凶,问清楚后,就放任他不管了。”

  “这倪健泥人原本实力极强,有半仙战力,但日子久了,这才滑落到这等地步。”

  “想不到这泥人居然还有这样的奇妙来历!”商心慈感叹一声,“只是一个普通的山寨,怎么和蛊仙扯上关系?”

  风天语越加兴奋:“正是这一点让我追问下去,结果发现了这个倪家族人有一个大秘密!每隔一段时间,倪家蛊师中的某人,会发生一种血脉凝聚的现象。熬过去了,便会在体内陆续形成仙蛊!”

  “仙蛊?”商心慈不禁扬眉。

  “正是因为仙蛊,才引起了蛊仙的觊觎。”风天语两眼放光,“这太奇妙了。凡人蛊师的身体中,居然能孕育出仙蛊来!更关键的是,被全灭的倪家山寨,只是分化出来的一支血脉而已。在南疆的几个位置,还有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族人分布。”

  商心慈:“所以,你是想?”

  风天语点头:“没错,在下就是想向族长你请示,前去调查这个大秘密去!这种炼道手段若是被我们掌握,我们就能以凡人身份,炼出仙蛊来了啊。”

  商心慈沉吟一番,这才道:“那你便去办吧,我再拨你几个人手。”

  “不用,不用。”风天语连连摆手,“我可是五转修为,就算派遣四转蛊师,也只是给我拖后腿而已。再说这样的功劳,若能立下,一定是大功。我要积累功劳,将来才能有望见到方源大人呐!”

  商心慈点点头,风天语态度如此坚决,她就只好让他去了。

  至尊仙窍。

  小黄天。

  一群同姓的蛊师,来到碎金河旁。

  一位老族长头发花白,五转修为,背对碎金河,站在人群面前大吼。

  “自从从南疆莫名奇妙地来到这里,已经十几年过去了。”

  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肯定是蛊仙级的存在动手!”

  “我们倪家血脉都集结到了这一处。”

  “这十几年来,我们倪家发展壮大,蛊师的数量翻了十倍以上!然而最近,这块神秘的地方气候变得无常,危机不断出现。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场生死危机。”

  “碎金河面不断上涨,我们必须要进行分流!否则河水泛滥,形成水灾,方圆千里都成洪泽之国,我等将痛失家园,再无法在这里栖息生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