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六十三节:金红战甲

第一百六十三节:金红战甲

  “这个气运……”方源眉头微皱。

  这段时间发展,他的气运也有所发展,但原本就被三尊压制,现在这种趋势又更加明显了。

  “我的发展和提升,可谓日新月异,但三尊果然非同凡俗,居然又稳住了局面。”

  “若是我的气运凝实,或许有所改观。”

  方源心中感叹。

  他现在需要稳定至尊仙窍。至尊仙窍的麻烦越来越多了,并未像方源之前估算的那样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令异状事态减少。

  不得已之下,方源将不少异族大联盟的蛊仙放进来。依靠这些蛊仙夜以继日的四处忙碌,再加上他时常出手,这才暂且稳住至尊仙窍中的动荡局面。

  另一方面,他还要整合出合适的战斗体系。

  最关键的,还是要炼道成尊!

  成尊将发生质变。

  炼道细分两大炼蛊流派,分别是毛民自然流、人族隔绝流。方源在毛民自然流上已经是登峰造极,进无可进现在正在探索人族隔绝流的巅峰。

  他见识到了青仇的风采,又有南疆乐土真传中的积德蛊的炼制法门,对此大有感悟。

  而倪家族人的血脉,可以凝聚仙蛊,也是当初倪家蛊仙倪仁动用了人道炼蛊之法。事实上,这和红莲魔尊毁灭宿命蛊,防止它再度出现的方法,非常相像!

  “若是能在倪家身上,参悟反推出倪仁的炼蛊法门,我在炼道上将弥补一块巨大的空缺。说不定,就能跻身为炼道无上大宗师!”

  最好的情况就是,方源在方源进发疯魔窟之前,晋升成尊。

  这是最稳妥的。

  如果成就不了炼道蛊尊,那就退而求其次,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眼下的极致。

  一是将至尊仙窍的隐患消除,全力吞并掉所有的两天洞天,达到最大程度的底蕴。

  二是形成自己的战斗体系。

  疯魔窟将是方源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  因为他面临的不只是一位仙尊,而是数位!

  目前来看,就有星宿、幽魂、巨阳,还有乐土、无极这五位。但其余尊者几乎也都进入过疯魔窟中探索。

  到那时,究竟还会有谁蹦跶出来,真不好说。

  尤其是如今光阴长河暴乱,方源的春秋蝉纵使升炼成了八转,目前也无法催用。

  方源只有一次机会!

  最后,方源又将目光转移到银光气柱的表面。

  之前的云团,代表着天妒仙蛊,方源已经知道了。

  但这凸起小丘的模糊投影,又算怎么回事?

  方源一时间也搞不清楚。

  南疆,腐臭烂泥山。

  “大自然真是奇妙。在这腐臭烂泥山中,居然还有气道蛊材!”风天语啧啧称奇。

  这些蛊材对于倪健而言,一点价值都没有。

  因为倪健需要助长自身的土道道痕,这才能让实力不断恢复。

  风天语不知道的是,这些泥土蕴含气道,并非是天然之物。而是不久前,孔升天意志催动杀招,借助乎地的产物。

  孔日天、中洲四大淫贼以及王小二,因此顺利逃生。如今都不知去向。

  “有些古怪,这些气道泥土未免也太多了些。难道地下深处,埋藏了什么气道仙材吗?无根无源的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气道泥土呢?”

  风天语一路跋涉,越发觉得蹊跷。

  他到底是炼道大师,见识不俗。

  他左右寻觅,终于在一处站定,命令倪健全力下挖。

  然而耗费了两天两夜,风天语挖到地下深处,也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。

  武家蛊仙秘密取走乎地之后,自然也做了一些处理。单靠现场的这些气道泥土,即便蛊仙也无从查出什么来。

  毕竟之前一段时间,气潮卷席天下,到处都有气道蛊材生长出来。

  西漠。

  沙包福地因为气潮显露,不断有人进入探索。

  然而这里的环境十分险恶。

  空中,狂风肆虐,夹裹着沙硕,宛若刀子一般割人面庞。

  地上,是起伏不定的沙浪。稍有不慎,就会被高达数丈的沙浪铺盖掩埋。

  唯一能让人落脚的,是沙浪中时常翻腾显露而出的沙包。

  沙包有大有小,哪怕最小的,也有小山一般。

  在沙包的内部空间中,不仅一片风平浪静,还有大量的修行资源。

  此时,一座沙包之中,一群蛊师们围绕着一株五转蛊材,气氛凝重。

  “这株智珠草,是我先见到的。”

  “放屁!明明是我们首先发现。”

  “见者有份,谈谁先发现的有什么意义?”

  蛊师们正在争吵,忽然其中一人猛地动手。

  其他人猝不及防,被偷袭的那一位当场重伤,惊怒喝斥道:“莫利,你胆子不小,居然敢对我动手!”

  其他蛊师立即分散开来,相互戒备的同时,又都齐齐瞪向那位动手的蛊师。

  这位蛊师中年模样,头上包着白色头巾,络腮胡子,三角眼中透射出阴寒的光。

  他冷笑一声:“所有人当中,我最忌惮的就是你。现在你身受重伤,我最大的阻碍就没有了。哈哈哈,你们都要死!”

  在场的蛊师纷纷一愣,旋即纷纷暴怒。

  “莫利,你是失心疯了!”

  “好啊,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说这样的话。”

  “呵呵,你惹了众怒。大家伙一起上,先将这个王八蛋干死!”

  面对围攻,莫利反而跃跃欲试,战意爆发。

  “来吧,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力量。”他浑身上下都开始闪烁蓝色的电光。

  然后,他缓缓漂浮,升上半空。

  原本杂乱无序的电弧,全都转变成了一道道清晰的电线,形成衣服的模样,包裹莫利全身。

  杀招催动成功,莫利大吼一声:“金红战甲!”

  咔咔咔。

  他的身上立即浮现出一片片的装甲,上百块装甲按照电线纹路安置下来,并且拼接成一个整体。

  转眼间,莫利已经披上了一套全身铠甲。

  这具铠甲散发着金属光泽,红金双色显得威武霸气。

  莫利催动战甲,宛若雄鹰,狠狠地扑向一众蛊师。

  蛊师先是狂攻烂炸,结果金红战甲岿然不动,竟毫无损伤,只是表面有一层黑灰。

  蛊师们大惊失色,连忙闪避防御。

  莫利只是催动战甲横冲直撞,就将诸多蛊师当场撞死。

  残余的蛊师斗志丧尽,分了几路狼狈狂逃。

  莫利在战甲中冷笑一声,催动战甲自带的杀招。

  下一刻,金红战甲伸出双掌,掌心上亮起圆形纹路。从圆形纹路中忽然飚射出几道蓝电飞箭。

  咻咻咻!

  电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疯狂逃窜的那些蛊师统统射杀,一个不留。

  战场立时平静下来。

  莫利缓缓降落到地面上,金红战甲便一块块地拆分,迅速消失。随后,作为内衬的电线衣服,也缓缓消散在空气中。

  莫利半跪在地上,满头大汗,喘着粗气。

  “这金红战甲杀招虽然威能绝伦,但消耗实在太大了。短短几十个呼吸的时间,我的真元、体能、心力、念头就都统统见底。若非有你全心帮我,我仅凭自身实力,只能支撑一大半的时间。”莫利口中喃喃。

  彭达的魂魄浮现出来:“这次咱们不是有了智珠草了吗?有了它,就可以炼制电脑蛊了。将来有电脑蛊参与,金红战甲杀招对你心力、念头的消耗,就会减少大半。维持杀招的时间,就会延长至少一倍!”

  “是啊。”莫利笑起来,将智珠草收取入手。

  莫利杀害了彭达,抢夺了他的盗天真传,一直勤修苦练。金红战甲杀招便是最大的成果。

  凭此杀招,莫利的战力能在短时间内凌驾于五转蛊师之上。

  而彭达之所以和莫利合作,是因为在此之前的旅途中,莫利遭遇过生死危机。莫利死了,彭达魂魄也要消亡。莫利便答应彭达,只要他出手帮助,莫利就会反过来帮助彭达复活。

  彭达和莫利便达成了合作的盟约。

  “走吧,这处地方已经被搜刮尽了。”莫利钻破沙包,来到外边。

  风沙滚滚,差点将他吹落到沙浪之中。

  莫利催动防御手段,顶着肆虐的风沙,打量周围。

  看不到其他的沙包,只看到沙浪哗哗扑腾。

  莫利坚持了半柱香的功夫,终于见到了新的沙包。

  “好大一座沙包!这是我见到的最大的沙包了!里面的资源一定不少。”莫利大喜,正要飞跃过去。

  忽然,沙包爆炸开来。

  几道身影飞射而出。

  “是蛊仙!”莫利心头大震,顿时缩头回去。

  几位蛊仙在空中大战,打得地动天摇,漫天的风沙都被打散了。

  “这就是蛊仙之威,果然恐怖。我即便有金红战甲,也挡不住他们交锋的余波。”莫利偷看,心头乱跳,口干舌燥。

  莫利细细观察,又逐渐发现具体的战况——数位蛊仙围攻一人。

  这位被围攻的蛊仙一直在哈哈大笑,不断挑衅,丝毫不为自己的状况担忧。

  混战中,忽然又有一道身影袭入战团。

  但这个新加入的蛊仙,又旋即撤离,转眼就消失不见。

  被这身影偷袭的蛊仙急吼道:“令狐虚,你连我房家的东西都敢偷!”

  令狐虚哈哈大笑:“谁让你和我最为接近?没想到你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魂核。看来房家在青鬼沙漠的大动作很有成果啊。”

  房家蛊仙焦躁愤怒:“令狐虚,我劝你将这些魂核放下!否则,你就要招惹到天大的麻烦了。”

  “哈哈,我令狐虚是吓大的?走也!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