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六十五节:方源:乎地?

第一百六十五节:方源:乎地?

  到了这种程度,房东西等人纷纷罢手。

  “有古怪!”

  “太蹊跷了。这不符合常理。”

  “石抗绝非求死之人,他如此勉强,恐怕背后涉及更大的利益。”

  至于什么利益,蛊仙们心中都有了相同的猜测。

  “石抗是和我们一同进来的,他也只进入了刚刚的那个沙包。难道说?”

  蛊仙们忽然齐齐飞射而下,再次冲入沙包之中。

  石抗这下真的急了,连忙在后面追赶。

  他口中不断叫嚣,但众仙理都不理。

  众仙风驰电掣般来到沙包中心,同时看到了一幕相当辣眼睛的情形。

  只见莫利躺在地上,岔开双腿,痛得浑身颤抖,咬牙切齿。

  而王小二站在他的面前,不断用脚狠狠踩踏莫利的双腿中间,男人最要害的地方。

  另一边,彭达魂魄也在出力,攻击莫利。

  而最吸引蛊仙注视的便是猪头地灵。

  猪头地灵大声叫好:“好,如此挨揍的方式实在叫人惊叹!更叫我动容的是这种精神,这是一种何等抗揍的精神!专门把要害坦露出来,任凭外界残暴的攻击。而你莫利却始终坚持,从未有过一点放弃的念头。这是多么大无畏的勇气!你的精神熠熠生辉,令我感动不已啊。”

  “啊啊啊!那,那你……哦!是否感动到要……呃!要认我为、为……主了呢?”莫利一边痛到流泪,一边呼喝道。

  猪头地灵一脸严肃之色:“快了,就快了!你现在已经超越了那个石抗。”

  莫利都要哭了:“你你你……啊,你刚刚就这么说过了……呃!”

  “阻止他们!”房东西首先大吼。

  “区区凡人,也想染指福地?”蛊仙们纷纷出手。

  石抗也在其中,他一头冷汗,庆幸不已。虽然是被其他蛊仙发现了秘密,但没有这一茬,他恐怕就要被这个胆大包天的凡人击败了。

  仙招宛若海啸,铺天盖地地卷席而来。

  莫利等人顿时被吓得满脸惨白。

  “我的娘啊!”王小二抱头鼠窜。

  “地灵救我!”莫利则躺在地上,双腿颤抖着大叫。

  猪头地灵却摇头飞逃:“我可不救你。要想成为我的主人,你得有抗揍的精神,更得有抗揍的实力啊。”

  但就在莫利要惨死的那一刻,轰然一声巨响,种种杀招被破。

  “是谁?”

  “出来!”

  三位神秘身影,缓缓出现在角落里。

  他们身上笼罩一层玄光,样貌、身材都模糊不已。

  他们保持着沉默,就静静地站着,但周身气息却是紧密地链接一体,竟盖压住西漠正道一方。

  房东西等人无不瞳孔紧缩,如临大敌。

  “这样的玄光,还有这样的身影……”

  “你们?你们是传说中的羿家!”

  “西漠羿家?真的有这个超级家族吗?”

  西漠存在一个隐世的超级家族,实力强劲,历史悠久,似乎从上古时代就长存至今,深不可测。

  但这只是流传在西漠超级势力之间的传闻,从未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这一点。

  “既然知道是我们羿家,那你们就都退去吧。”三位神秘身影之一,忽然开口。他的声音也是经过处理,非男非女,沙哑得很。

  房东西冷哼一声:“藏头露尾之辈,究竟是不是羿家,还是两说呢。”

  “就这样让我们退走?未免太过自大了吧。”

  “你们比石抗还要嚣张啊。”

  石抗摸摸鼻子,刚要放话,又有人道:“看看石抗嚣张的代价,你们的下场就是这样。”

  石抗:“……”

  一场混战便又爆发开来。

  羿家三位蛊仙配合默契,显然是常年合练过,一同出手,立即占据上风。

  西漠正道这边虽然被压入下风,但在人数上明显占据优势。

  猪头地灵漂在战场边缘,兴奋观战,给这场混战注入了一个关键要素。

  蛊仙们为了成为福地之主,纷纷以防御为主。能闪避的果断不避,硬是往攻势下凑。

  他们还争抢莫利,毕竟此人是眼下最获得地灵青睐的人。若是能扶持他上位,也能赢下这场争夺战。

  最终在一番古怪的酣战之后,莫利被羿家带走。

  王小二被房东西随手俘虏。

  而成为福地之主的人,便是蛊仙石抗。如此结果,也算是没有辜负他之前的辛苦付出。

  房东西回到房家,禀明战果。

  事关方源,房家太上大长老房功立即召集族中蛊仙,共同商议此事。

  “令狐虚该杀!”

  “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向方源交代。”

  “说出实情,让方源将你令狐虚杀了!但隐瞒我族和方源的交易。方源乃是当今天下第一魔头,又全流派通修。我们之所以拿令狐虚没有办法,全赖他专修偷道,擅长逃窜。方源若是动手,令狐虚必定死得极惨。”

  “不妥。”房睇长摇头,直接否定了这个提议。

  他的魂魄被方源交易给了房家,重获自由。现在他已经夺了一位五转蛊师的肉身,准备重新升仙,此刻也是议事成员之一。

  房睇长继续分析道:“你觉得这种可能性更大一点?还是方源来找我们麻烦更大一点?”

  “方源和我族交易,看重的是什么?是我族最靠近青鬼沙漠,他需要海量的魂核展开魂修。毕竟他可是继承了影宗真传的人。”

  “如果我堂堂房家,连这点都做不好。那在方源眼中,无疑就失去了合作和利用的价值。到那时,他会怎么做呢?”

  房家诸仙听了这番分析,不由地心头生寒。

  房功点头:“我认同房睇长之言。方源能够把天庭踩在脚下,对付我房家,绝对是轻而易举之事。方源不可敌!”

  “除了这点之外,我族和方源交易,也是收获颇丰。方源手中仙材众多,是我族目前最重要的贸易对象。”

  房东西为难道:“但这次魂核的数量,够不上标准。明天就是交货的时候了,我们用什么理由来拖延呢?方源若是调查一下,就能明白真相。但我们若不说谎,说了实话,不就在方源的眼中合作价值大减吗?”

  房睇长沉吟道:“我们必须实话实说。但既然魂核不够熟练,那就用其他的东西来弥补。只要让方源满意,不就好了吗?”

  房化生苦恼不已:“方源手中有大量尊者真传,眼界极高,我们房家的确是有些东西,能让方源满意。但这些东西无一不是我房家的根基啊。总不能因为被令狐虚偷了,我们房家就要将自家根基拱手出让吧?”

  房睇长哈哈一笑:“你们想的太严重。依我看,此事很好解决。”

  房功便问:“有何妙计?”

  房睇长道:“我们从那王小二的身上,不是已经搜过魂魄了吗?他虽然只是一届凡人,但身上却带着神秘,经历也颇为奇妙。我们知道了乎地情报,眼下这座天地秘境应该已经落到武家手中。不妨就将这个情报告知方源,应该就能令他满意了。”

  “这样能行吗?”有人怀疑。

  房睇长摇头:“不要把方源看成我们,魔尊幽魂、青仇都已经阵亡,气绝魔仙被镇压,气海老祖也被他击败,他现在的地位可是天下第一人!武家就算是南疆第一超级势力……呵呵,也是护不住乎地的。”

  房功点头:“那就先这样处理吧。若是方源不满意,我们就只有再出血一次。”

  随后,又叹息:“可惜了乎地。若是只有我族知晓,必定隐瞒起来,偷偷挖掘。现在却只能给与方源了。”

  房睇长一脸肃穆之色:“方源应当会满意的。这个人很可怕!他可怕的地方不仅仅是他的实力,还在于他的心胸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他的心胸和城府简直如山如海,深不可测。”

  “最让我感到不寒而栗的,就是他身为天下第一人,却仍旧愿意和我们做交易,能不逞强,就绝不逞强。”

  “这种人不是我们房家能够对付的,也不是天庭能够对付的。恐怕只有传说中的尊者复生,才能收拾掉这样的恐怖魔头吧。”

  至尊仙窍。

  小黄天。

  倪家的某个角落,一位发烧昏迷了数天的蛊师,终于在床榻上迷迷糊糊地醒来。

  “我的体内也凝聚出了一只仙蛊!”蛊师脸上虚弱苍白,但难掩大喜之色。

  “从今天起,我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吗?”蛊师十分激动,他有四转修为,对倪家的秘密也接触到,比较了解。

  “整个倪家部族,经过血脉凝聚的难关,成功生还的蛊师有三人,加上我那就是四人拥有仙蛊了。一旦有了仙蛊,我就是倪家的第四家老,哪怕我的修为还未达到五转!”

  蛊师脑海中满是对美好未来的计划,殊不知他这些天的状态,甚至是他此刻脑海中的种种念头,都在方源的眼下一览无余。

  方源沉思:“倪仁的手段,果然是人族隔绝流的炼制妙法。自从上一次碎金河分流之后,倪家蛊师虽然损失颇多,但剩下的蛊师经过残酷的战争考验,回到家族就开始陆续发生血脉凝聚的现象。一共有四十多人发烧昏迷,但先后只有两位成功苏醒,体内炼出了仙蛊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信息传来,打乱了他的思绪。

  “嗯?乎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