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一百九十五节:逍遥智心

第一百九十五节:逍遥智心

  墨人长者便告诉人祖:“虽然智慧蛊的确经常呆在乾坤晶壁里,但它却隐藏在深处。你要寻找它,得深入晶壁。要深入晶壁,光凭墨文记录,形成的文块砖头垫脚是不行的。这些砖头只是描绘记录出各种各样的信息,这样是肤浅的,耐不住其他信息的冲刷,砖块中有限的墨文会不断演变内容,然后迅速消散,根本无法坚持太久。”

  墨人长者又说:“人啊,你得将这些记录提炼成知识。只有知识才能更好的解释更多的信息,用墨文描绘出知识来,就不是文块砖头了,而是真正的道路。”

  人祖很犯愁:“我又怎么才能提炼出知识呢?”

  墨人长者就笑道:“书山上就有许多书虫,它们记录着我们墨人先辈们提炼出的许多知识。人啊,你可以多看看。”

  “如果你想要自己提炼知识,也不难。首先你先得用记忆蛊,将那些信息都记在你的脑海之中。然后……”

  墨人还未说完,思想蛊就出现了,它接着对人祖道:“然后,我可以帮你提炼出知识来。”

  墨人长者笑着点头:“没错,思考可以产出知识。”

  人祖:“那实在太感谢你们了。”

  墨人长者摇头:“不用客气。”

  思想蛊:“别这么说啊,人。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,况且这样做也对我自己有好处呢。”

  思想若不接受新鲜的信息,就会慢慢陈旧老朽。只有接受新信息,不断思考,用思考出来的东西反哺,思想才能茁壮健康,并且熠熠生辉,焕然如新。

  人祖在书山上拾到了许多书虫,获得很多的知识。

  然后,他又在思想蛊的帮助下,从浩如烟海的信息中总结出了许多新知识。

  他用墨文描绘出知识,洒在地上,果然形成了一条漆黑的墨文小道。

  人祖和大力真武顺着这个小道,走了很远,比他们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远。

  “哎呀,我的知识不够用了。”人祖走到小道的尽头,十分懊憾。他收集到的墨文有很多,但是脑海中的知识却嫌少了。

  人祖和大力真武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,他们俩只好回到了书山。

  大力真武不断搜集墨文,而人祖拾取了所有的书虫,然后在思想蛊的帮助下,提炼出更多的知识。

  知识越来越多,人祖觉得自己的脑海都被填满了。

  “我拥有太多太多的知识了。”人祖很得意,信心十足地道,“我们继续出发,这一次一定可以到达乾坤晶壁的最深处!”

  然而,第二次的尝试,他们仍旧失败了。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的脑海明明已经被知识填满了。”人祖十分失落,“我只能记住这么多的知识啊。”

  “不,人啊,你再仔细看看。”自己蛊忽然开口提醒道。

  人祖查看自己的脑海,发现脑海中藏着一只蛊。

  人祖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你占据了我的脑海,让我无法填充更多的知识。你究竟是什么蛊?”

  这只蛊便答道:“我就是骄傲蛊啊。”

  人祖着急:“那你还不快给我出去啊,你占据了那么大一块地方,我可以填充多少的知识进去啊。”

  但不管人祖如何着急,如何劝说,骄傲蛊就是不走。

  人祖没有办法,大力真武开口道:“父亲啊,不要着急,别忘了我有一只谦虚蛊呢。我把它送给你。”

  大力真武取出谦虚蛊,并交给人祖。

  骄傲蛊被谦虚蛊赶跑了,只好从人祖的脑海中飞出来,飞到大力真武的身上。

  强蛊很高兴:“强者自有他的骄傲!”

  人祖将脑海中的骄傲蛊驱赶走了,重新回到书山,继续提炼知识。

  人祖有了谦虚蛊后,知道的知识越多,就越觉得自己知道的越少,就越想填充更多的知识。

  人祖的脑海渐渐被填满。

  自己蛊劝他:“人啊,快停下吧,你脑海中已经被塞满了知识。”

  但人祖却道:“可是我觉得还不够啊,我能肯定,还有很多的知识我不知道,还需要提炼出来。”

  人祖又继续提炼知识,他的脑海发涨、疼痛,不能塞更多了,但是谦虚蛊却让他觉得自己拥有的还很少。

  忽然,砰的一声。

  终于,人祖的脑海无法再支撑下去,被大量的知识撑爆了。

  知识散落一地,一个女娃从中站了起来。

  “父亲,父亲。”女娃很高兴地抱住人祖的大腿,“我叫做逍遥智心,我是你的女儿啊。”

  ……

  北原。

  赤子草原。

  陈诚一系青衣,背负双手,傲然站立。

  他凝神望着眼前的陌生女仙,沉声喝问:“你究竟何人?约我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  站在他面前的女仙戴着半张面甲,遮住鼻翼、嘴巴和脸颊。只露出的上半部分,线条硬朗,剑眉入鬓,星眸闪辉,英气勃发。

  她又穿着一身黑金铠甲,让人看上一眼,便会感到沉重的压迫之感。可谓霸意萦绕,气魄压人,绝非凡俗之辈。

  “你可以称呼我为黑月仙子。”这位女仙说道。

  “黑月仙子?”陈诚扬起眉头,“你来自何处?”

  如今五域一统,蛊仙们气息再无地域上的差异,所以陈诚才有此问。

  黑月仙子微微一笑:“我来自何方,我是谁,其实并不重要。陈诚,你号称赤诚之仙,专修律道。你早年时期曾经和友人约定一战,此战败者将辅佐胜者,认其为主。我可还记得?”

  陈诚瞳孔猛地收缩,大皱眉头:“我年轻时候张狂,不知天高地厚,这才有此赌约。那个时候,我还只是一位年轻的蛊师而已。你究竟是谁?居然知道这样的秘辛!”

  黑月仙子冷笑一声:“我只问你,陈诚。这份赌约可还作数么?”

  说着,她抛出一枚令牌信物。

  陈诚接过一看,神色再变:“这信物是真的,你从何而来?又和我那友人什么关系?”

  黑月仙子再道:“我说了,这些都不重要。”

  陈诚深呼吸一口气,神情极其郑重严肃:“我明白了,你是想和我一战,战胜我,收我为奴!你既然主动找上门来,必然对自家实力很有自信。但我还是提醒你一句,我陈诚虽是散修,但在北原闯荡了这么多年,自然有不为人知的底牌。此战若是你赢了,我自然认你为主。但若是你输了,我就是你的主人!”

  黑月仙子哈哈大笑:“世人皆说你赤诚之仙一生赤诚,秉性而行。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战吧!”

  陈诚脸现怒色:“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今日我陈诚定要好好领教一番!”

  下一刻,雷霆轰响,一场双仙大战拉开序幕。

  至尊仙窍。

  何春秋主持着四元方悔血炼池。

  哗哗哗。

  池水起落不定,发出浪潮般的醉人声响。

  一只八转仙蛊迅速成形,落到何春秋的手中。

  “好,所有损失的八转仙蛊,都重新炼制回来了。”何春秋微微点头,对这进度十分满意。

  四元方悔血炼池具备悔池的一项威能,但凡炼制成功的仙蛊,都会保留一份成功的印记。等到仙蛊毁掉,四元方悔血炼池便会利用光阴支流的力量,和保留下来的成功印记,重新炼出仙蛊,成功率比正常升炼八转仙蛊还要更高一筹!

  明皓仙子之前击退方源麾下,陆畏因就为损失的仙蛊感到遗憾。

  他却不知,方源炼道手段高得简直匪夷所思,短短几天功夫,就将损失掉的三只八转仙蛊全数炼了回来。

  但方源对自身的炼道造诣仍不满意。

  自从明皓击溃陆畏因等人,已经过去了数天。

  这些天来,三大世界相安无事,战火皆息,陷入短暂的平静。

  既然还不到真正大打出手的时候,方源便趁机参悟这里的玄机。

  乐土之墓方源已经探查过,里面道痕密布,结构玄妙,规模浩大,绝非一时之间能够破解的。

  方源便将主要的精力,投放在这里的大小世界本身,想要参悟出它们之中蕴含的炼道奥妙。

  “圣人,蛮荒大世界有使者求见。”就在这时,一位黄土蛊仙上前恭敬禀告。

  “是冰塞川。”陆畏因也旋即过来,带来更准确的消息。

  方源微微一笑:“算算时间,他们也该来了。”

  之前冰晶仙王、萧荷尖等人的败北,其实早在方源的图谋之中。

  天庭虽然在他的手中败过,但方源从未低估过天庭的底蕴。

  天庭极其注重疯魔窟,神帝城都开赴过来,单凭冰晶仙王、萧荷尖这些人就能击败天庭?

  眼下的局势,虽然长生天、天庭、方源三方掌控了三大世界,但天庭绝对是独占鳌头的。

  三者争霸,连弱抗强乃是应有之理。

  再加上冰塞川早在宿命大战的时候,就主动来找方源联合,因此方源在陆畏因等人败逃回来,便开始耐心等待冰塞川的使者。

  只是这一次,身为四荒仙人之一的冰塞川居然亲自到访。

  从中也可见长生天的诚意了。

  “方源仙友,别来无恙乎?”冰塞川微笑。

  方源却冷着脸:“我此番乃是和乐土仙尊联手,助他重生。冰塞川,你们长生天要与我方合作实乃不智之举。皆因一旦等到时机成熟,乐土仙尊重生,我方实力必然暴涨,甚至可能力压天庭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冰塞川笑容顿时僵滞住。

  ps:起点有一个2018金键盘的活动,大家可以为“作者”或者“书中经典人物”进行投票。承蒙大家的厚爱,投票支持我的人不少。我个人对这作者本身的这些荣誉啊看得很淡,但是“古月方源”这个人物我真的挺想看到他能冲上前列去。个人已经将助力票投给了“古月方源”这个人物了。建议大家有兴趣的话,也都将助力票投给“古月方源”吧。让老魔杀上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