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节:天妒英才

第二百节:天妒英才

  天空中乱做一团,蛊仙们四处激战。

  狂风呼啸,风刃四射。

  冰晶仙王稍有停顿,浑身上下四面八方就被风刃围绕。

  冰晶仙王国字脸上满是冰霜,冷哼一声,散射出无数冰晶冻气,将风刃尽数抵消。

  但下一刻,聂狂风亲自扑到他的面前来。

  聂狂风本就是一团青绿飓风,此刻内敛成球,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吸力!

  冰晶仙王已经想到要躲闪,但终究没有来得及,被聂狂风吸住身形,一时间难以脱离。

  “糟糕!”冰晶仙王面色剧变。

  此刻动用极冰晶光镇仙棺杀招完全来不及了。

  通常仙道杀招威能越大,需要酝酿的时间就越长。和聂狂风交手,冰晶仙王一直都难以找到施展此招的时机。

  危急的时候,施展此招来不及。僵持不下的时候,施展此招会露出破绽,为敌所趁。就算施展出来了,聂狂风也有了防备,难以达到一招定胜负的战果。

  “嘿嘿嘿,这是我的成名杀招——吸风绞命!耗费我三十多年的时间,精心打造而成。又耗费上百年光阴不断改良。此招之下,从未有人留的性命,你也不会例外。”

  聂狂风传出狞笑之身。

  冰晶仙王满脸凝重之色,此刻已经躲闪不及,他就只能疯狂催动防御杀招。

  “啊——!”

  冰晶仙王痛得嚎叫起来。

  他的双臂先是被吸入聂狂风的体内,尽管双臂表面已经凝结出了坚厚的冰晶,但也只是支撑了几个呼吸,就分崩瓦解。

  冰晶仙王的双臂被直接绞碎成渣!

  随后,就是冰晶仙王的身躯。

  “我命休矣。”冰晶仙王绝望之际,忽然一道漆黑的雷霆劈下。

  聂狂风被劈个正着,遭受重大打击,吸摄之力顿时一滞。

  聂狂风内敛的风球绞杀卷席的速度骤降,青绿的风团中还侵蚀沾染了大片的漆黑之色,宛若油墨。

  “该死,又有灾劫出现了。”聂狂风咬牙切齿。

  从数天前开始,灾劫就频繁地出现在各大世界的各个角落。

  尤其是蛊仙出没的附近,灾劫往往更重更多。

  现在战场上有大量蛊仙激战,灾劫在这里出现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聂狂风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冰晶仙王的身上:“你给我死吧!”

  冰晶仙王拼尽全力想要挣脱,但是仍旧敌不过聂狂风的吸摄之力,一寸寸地被吸进聂狂风的身体内。

  “我命休矣!”冰晶仙王再度绝望之际,忽然又有一道漆黑的雷霆劈下。

  咔嚓一声,黑色霹雳正中聂狂风。

  聂狂风再度一滞,青绿风团中的漆黑之色又加重了几分。

  “这灾劫威力好强,竟能对我造成如此之深的伤害。”聂狂风感叹一声,又对冰晶仙王低吼道,“但是你绝对逃不过,你的命是我的!”

  冰晶仙王再度被风团缓缓吸摄。

  “看来我冰晶仙王的性命,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”冰晶仙王叹息,就在这时,又有一道漆黑雷霆劈下,还是打在了聂狂风的身上。

  聂狂风狠狠停滞下来,风团扭曲,差点要爆炸的感觉!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这灾劫怎么回事?!”

  “怎么连续三次都是劈的我?我和冰晶仙王挨得这么近,一次都没劈他?”

  “他的运道就这样好?我不信!”

  “我吸!”

  咔嚓。

  黑电劈下,射中聂狂风。

  聂狂风不信邪:“我再吸。”

  咔嚓。

  “我偏偏还要吸!”

  咔嚓、咔嚓、咔嚓!

  聂狂风承受不住了。

  黑色雷霆连续劈下,都专往他头上砸,一点都不讲道理。

  聂狂风身躯差点崩溃,再也吸摄不住冰晶仙王。

  冰晶仙王趁机连忙后退,迅速远离聂狂风。

  “我竟留下了性命?这到底怎么搞的?”冰晶仙王侥幸生还,满心都是难以置信的情绪。

  远处,黑色雷电还在狂劈聂狂风。

  不管聂狂风走到哪里,黑色雷电似乎是专门盯上他了。

  不,不只是黑色雷电,很快又有血色蛟龙,灰色阴魂等等灾劫找上聂狂风。

  聂狂风都要疯了,在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恶意针对!

  当然,也有灾劫照顾其他蛊仙,但聂狂风身上的灾劫最多不过。

  冰晶仙王一边疗伤,一边观察,很快他又发现和聂狂风情境相同的还有一人。

  那就是石猴步天空!

  这倒霉猴子正在和结石勇士等数位八转蛊仙激战。

  无数蝙蝠,白色的飞雀都专往他身上啄,让石猴的攻势遭受严重干扰,很不连贯。

  结石勇士等人虽然也被灾劫笼罩,但受灾的程度要轻得多,见到战机,这些蛊仙立即展开了反击。

  石猴郁闷不已,在这种情况下,他只能改攻为守。

  书山之巅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秦鼎菱站了起来,脸色变了。

  书山乃是信道的天地秘境,在天庭的手段之下,时刻收集着两大战场的情报。

  因此,秦鼎菱虽然坐镇大后方,但是战场的种种异常很快就被她洞察得到。

  眼下,天庭的兵线已经推进到了蛮荒大世界、黄土大世界之中。

  蛮荒大世界中的灾劫,不管是数量还是威能都显得稀少。

  青莲大世界中的灾劫属于正常情况。

  但黄土大世界中的灾劫明显很不正常,不仅严重得多,而且还专门针对聂狂风、步天空两人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秦鼎菱惊疑不定。

  毓秀仙子早已开始推算,此刻推算结束,沉声答道:“好一个方源,这当是他的手笔。这个神秘的杀招竟可增幅天地灾劫,着重打击才情、资质最为出众的生灵。”

  “聂狂风、步天空两人一个代表外界的诸多小世界,一个代表青莲大世界,是疯魔窟第八层的土著生灵中气运浓重的几人之二。”

  “因此,他们被尤其针对!”

  “嗯?”说到这里,毓秀仙子忽然神情微变,“这杀招卷席速度好快,已经覆盖过来了。”

  “不好。”秦鼎菱脸色一变再变,抬头仰望高空。

  只见书山上空,劫云滚滚,遮天蔽日,层层叠叠,厚重至极,笼罩方圆万里!

  “灾劫还在加剧,怎么回事?”秦鼎菱咬牙,饶是她这样的人物,也从头顶上的劫云感知到了一丝恐怖的味道。

  毓秀仙子面沉如水:“这灾劫是针对丰雅仙子而来。她掌握才华蛊,一直都在闭关,全力推算无极魔尊的布置。”

  智道蛊仙推算的同时,也是自己露出马脚的时候。

  于是,天地感应到了丰雅仙子的存在,立即酝酿灾劫,想要将她铲除!

  “方源施展了这个神秘杀招,竟借助无极魔尊的布置,来打击我天庭,着实可恶。”秦鼎菱气愤交加,“毓秀大人,还请您允许我,让我率领神帝城奔赴前线,去找方源的麻烦,让他无暇催动此招。”

  “不可。你若这样做,正是方源乐于见到的。”毓秀仙子摇头,态度坚决,“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守护丰雅仙子。我们速速结阵,抵抗灾劫,给丰雅仙子争取到最宽悠的环境。”

  几乎与此同时,镇运天宫之中。

  巨阳仙僵也察觉到了方源的手段,当即赞叹不已:“这一手蕴藏天道奥妙,大大出乎我的意料,方源竟似在修行天道!只是不知此招何名?”

  “哼!”荒极子焦火不满地道,“方源既已经和我方结盟,却仍旧任由此招蔓延过来,遍及蛮荒大世界,让我等麾下也开始遭受影响。”

  巨阳仙僵微微一笑:“他当初和我方约定盟约的时候,显然已经考虑到此处,因此打了一个擦边,并不算违背盟约。因此此招主要针对的是那位蛊仙断虎。”

  “可是我方的蛊仙被灾劫削弱,也是事实。”焦火再道。

  巨阳仙僵点头,眼眸深邃:“他这也是在逼我出手呢。哈哈哈,真是有趣,那我就亲自动手,接下这一招。”

  “主上!”大殿中的蛊仙们齐声叫道,神情关切。

  巨阳仙僵摆手:“尔等勿忧,宿命大战已经结束许久,我的力量一直在不断恢复。况且此时出手,不仅是为了对付方源的这记杀招,也是为了参与世界的运转,更加深刻地洞察无极魔尊的布置。”

  下一刻,镇运天宫暴射出一道冲天的光柱,恢弘雄厚,金黄灿烂。

  “很好,长生天那边也动手了。”方源很快就察觉到了蛮荒大世界的动静。

  他远眺过去,目光穿越漫长的距离,对蛮荒大世界不断洞悉。

  “长生天果然藏有底牌。”

  “此时,镇运天宫发动,掀起运道的波澜。波澜切合世界的运转,迎合无极魔尊的布置,促进各小世界的融汇。”

  “不,还有众生运的手段。”

  “长生天麾下的那些异类蛊仙都被照顾到,落在他们身上的灾劫威能剧减。”

  方源观察了一阵,很有收获。

  到了他这种境界,早就已经触类旁通。眼下虽然只是观察巨阳仙僵出手,但从中方源推算出很多天地运、众生运的奥妙来。

  方源催动的这一招,名为天妒英才,乃是以天妒仙蛊为核心,专门打击那些天资卓越之辈。

  原本方源是想将此招用在尊者的身上,但现在用出来,时机巧妙至极,完全贴合无极魔尊的布置,借助无极魔尊的力量,让此招笼罩各大世界,并且威能大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