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一十七节:星宿仙尊!

第二百一十七节:星宿仙尊!

  童年时候的星宿,咯咯笑着。

  她在后山游荡,在烂漫的山花中徜徉,在甘甜的山泉间嘻戏。

  她逗弄一只充满灵性的幼年小狸猫,这是她意外救下来的。

  这段日子,她一有时间就会到山洞里来看它,喂养它,逗弄它。

  “你又在玩耍?!”一个声音突兀地身后传来。

  童年星宿浑身一颤,头发发麻,缓缓地转身,便见到一身白袍,满脸肃容的元始仙尊。

  “师父……”星宿低下了头,声若蚊呐。

  “伸出手来。”元始仙尊拿出了戒尺。

  星宿咬起牙关,伸出白乎乎的小手。

  啪。

  戒尺打在手心上,顿时一条红印。

  强烈的痛楚传来,星宿却强忍不哭。

  “你最近的功课一塌糊涂,不好好练习杀招,居然在此逗弄小猫?”元始仙尊目光投向星宿身后的小狸猫。

  童年星宿顿时眼泪汪汪:“师父,你别发怒,别赶小黄走。它的伤才刚好没多久呢。我保证以后一定乖乖地练习杀招。”

  元始仙尊深深凝实星宿,但这一刻的星宿鼓足了勇气,大有誓死保护小狸猫的架势。

  元始仙尊板着脸,将童年星宿提溜地提起来:“你随我来。”

  星宿便觉得狂风扑面,睁不开眼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耳边呼啸的风声猛然停息,她感到脚踩在了实地上。

  “你睁眼看看罢。”元始仙尊的声音传来。

  星宿便睁开双眼,只见自己立身在一片废墟当中。

  她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,入目的是一片片燃烧中的房屋,一个个男女老少的尸首……

  “这个小村庄原本安静祥和,但却是紧挨着界壁,被一伙异族的强盗们冲杀进来,屠戮一空了。”元始仙尊道。

  “你知道这种情况,会发生多少次?”元始仙尊问道。

  童年星宿十分震惊,下意识地摇了摇头。

  “几乎每天,这种情况都在上演。”元始仙尊叹息,“不只是中洲边缘,就连中洲腹地都还有异族残留,时常出没,绞杀我们人族。”

  “如今的中洲,天庭已经建立,人族牢牢占据上风,异人的超级势力不是躲藏起来,就是逃离了中洲。而其他四域呢?仍旧是异族当道。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  童年星宿没有多加思考,就答道:“我知道!我早就听其他师兄师姐们说过,师父你纵横五域,曾对所有的异人超级势力下手。不管多少的异人蛊仙都打不过师父你,但是他们都躲起来。我们却找不到他们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元始仙尊点点头,“仙窍一旦寄托天地,凝缩一点,我们要搜索起来,宛若大海捞针,困难无比。”

  “正是如此,纵然人族有我这等仙尊存在,无敌天下,但仍旧难以有效地铲除那些异人们。”

  “我们人族虽然初步统治了中洲,但是其他四域还难以解放。因为我族的人口太少了,根本比不上异人们。”

  “就算我们对四域的异人蛊师、凡人们下手,将他们屠戮一空。只要那些异人的福地洞天还在,就能轻而易举地栽培出海量的异人们。”

  福地洞天一旦躲藏起来,难以寻找,而且内里的时间远比外界更快。这就导致里面的人口会增加迅速。

  每隔一段时间,福地洞天就会门户大开,将多余的人口释放到四域中来。

  “这些蛊仙的仙窍,就是异人们的根基。如果找不到具体的位置,待我死后,人族仍旧岌岌可危,重演往日的悲剧。”元始仙尊深深感叹,抚摸童年星宿,“这就是为什么你要努力!宿命昭示,你将是未来的人族仙尊,开创智道。”

  “有了智道,我们就能推算出绝大多数的福地洞天,将这些异人蛊仙们击杀,真正奠定我人族的盛世。”

  “星宿啊,你当明白,你在这里玩耍所延误的每一刻,都有我们人族丧生在异人们的屠刀之下。这当中,有许许多多的老人,也有许许多多和你年龄相当的人。你在玩耍的时候,和你一样年纪的孩子们,却都只能倒在血泊当中,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  童年星宿脸色苍白如纸,紧抿双唇,沉默不语。

  元始仙尊又重新催动杀招,将她带回后山,也不继续说教,便由她一个人去了。

  数天后。

  童年星宿和小狸猫小黄分别。

  尽管小黄很依恋她,但她仍旧将它送回了山林。

  当她再次孤独一人的时候,她蹲在地上,抱着自己的双膝,呜呜的低泣起来。

  “虽然师父他老人家说的一点都没错,但我也只是个孩子。师兄师姐们都能玩耍,为何我就不能呢?”

  “就是因为宿命规定了我是未来的仙尊吗?”

  童年星宿哭泣了良久,一直到夜幕降临,夏夜里漫天繁星。

  她缓缓站起身来,小脸蛋犹有泪痕。

  她的心口处涌出一团星光。

  星宿将这团星光捧取出来,扔在后山中。

  这团星光依稀有她的影子。

  童年星宿对这团星影道:“我其实不想当仙尊,可是宿命是不能更改的。大家又对我这样的好,我也要为他们着想呢,也想让我们整个人族都幸福呢。”

  “如果有来生,你就好好的玩耍吧,弥补我此生的遗憾!”

  星影逡巡不去。

  童年星宿望着她,道:“再给你取个名字吧,既然师父常常夸我明眸皓齿,聪明伶俐,那就叫你明皓罢。”

  星影得了名字,似乎十分高兴,倏地飞走了。

  青年时期的星宿,已经出落成一位妙龄女仙。

  她并不一味地闭关,经常游历四方,充实眼界。

  闭门造车是没有用的,因为她需要的不是继承元始仙尊的衣钵,而是开创智道。

  在伪装身份,行走东海的时候,她结识到了一位蛊仙。

  机缘巧合之下,她和这位蛊仙三番两次遭遇,相互携手对敌,剪除异人部族,共探海底深沟等等,情谊浓郁,转为情愫。

  然而……

  “你居然是一位异人!”星宿看到心上人的真面目,震惊得连连后退。

  “星儿,我不是有意隐瞒的,你听我解释。”心上人焦急不已。

  星宿却猛烈摇头,飞升上空。

  心上人紧追不舍,奈何身上伤势沉重,终于从高空跌落。

  当他从昏迷中苏醒,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沙滩上,身边正是星宿。

  “是你救了我,星儿!一定是你,你在哪里?出来见见我吧!”心上人惊喜交加,挣扎起身,拼命呼唤,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最终,他只能踉跄离岛而去。

  夕阳下,望着他形单影只的背影,星宿立足沙滩,显露身形。

  她双眼含泪,心中也有不舍:“为何你偏偏是一位异人呢?如果是人族,该多好。你可知道,我已想嫁你。按照风俗,师父已经为我准备了一座绣楼,充作嫁妆。”

  “可是我不能。”

  “因为我是星宿,我会是未来的人族仙尊。”

  “我要为人族铲除异人蛊仙,如果我是你的妻,我如何下得了手?一旦姑息异人,人族又何去何从?”

  师父的期盼,人族的希望,周围人的托举,都背负在星宿的肩头。

  但仍旧是心痛啊!

  爱不得的痛楚,几乎要撕裂魂魄。

  星宿的心口涌起一阵阵的星光。

  她又将这团星光捧取而出。

  她对着星影口中呢喃:“你既然夸我钟灵毓秀,那我就给你起名我毓秀。若有来生,就请你替我好好活着,不要管什么人族未来,不要想什么苍生安危,就为自己活一次,为自己自私一次,痛快地去爱,淋漓地去哭!”

  星影波光荡漾,似在回应。

  晚年的星宿,已然成尊。

  大殿上,她高坐主位,看着眼前一直辅佐她,照顾她,亲如母女的师姐。

  “让我去!”师姐呼喊道,“阿宿,你是堂堂仙尊,不能舍身与天意相合啊。”

  “不。”星宿缓缓摇头,“正是因我是仙尊,我才必须要这样做。”

  师姐含泪:“阿宿,你刚刚拜师的时候,才不过三岁。是我一直照顾你,看着你一点点长高,一步步成长,最终成为人族的星宿仙尊。”

  “没有人比我更清楚,这个过程中的辛酸和痛楚。你为此付出的代价,太多太多了。”

  “现在你已经做得很好了,已经满足了所有人的期盼。你不要再牺牲自己了,你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做你想要去做的事情。”

  “你不常常对我倾诉吗?你这一生,虽然风光无限,虽然为人称颂,但是你有许许多多的遗憾。你应该去过更好的生活了,阿宿。”

  “你为人族付出的太多太多,你该为自己而活了。”

  “所以这一次,就让师姐我去同化天意。”

  星宿微笑,身影一闪,已经站立在了师姐的面前。

  她温柔地擦拭了师姐的泪痕,从心口捧出一团星影。

  “师姐。”

  “你最近夸赞我,说我丰神雅量。我这团星影便叫做丰雅罢,让她替我陪陪你。我很小就是孤儿,你照顾我长大,是我姐亦是我母。我又岂能牺牲你呢?”

  “反正我付出了这么多,牺牲了这么多,也已经习惯了。哈哈。”

  “就让丰雅服侍在你的身边,替我弥补遗憾罢。”

  “我留下三个星影,其实也是我重生的布置。”

  “我并不想有一天能够重生,如果事情败坏到这种地步,我又重活。我一定听你的,师姐。我会为自己而活,不管这世界,不管什么人族!”

  “我也想自私一次呢。”

  疯魔窟。

  当明皓、毓秀、丰雅被唤醒,得到的是巨大的噩耗。

  宿命蛊毁灭,天庭衰败到了谷底,方源成魔,正消魔涨,中洲危机四伏。

  我曾经对自己发誓!

  我要为自己活。

  为自己的快乐,为自己的爱情,为自己的幸福而活。

  这难道有什么错吗?

  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,我已经开创了智道,我已经剿除了绝大多数的异人蛊仙,我已经带领人族走向昌盛。

  我该歇歇了。

  可是为什么?

  为什么我下意识地开始筹谋,开始布局?

  为什么我仍旧会在这里战斗?

  为什么?

  明皓仙子看着漫天烽烟,撇了撇小嘴。

  毓秀仙子看着气绝魔仙、八极子等人,目光冷冽。

  丰雅仙子望着冲上来的战部渡,微微一笑。

  这一刻,三者身上星芒闪烁,相互辉映。

  三仙齐声吟道——

  一生不利己,

  忧济在元元。

  捐躯赴难死,

  星光照人间。

  重活物人非,

  五洲大不同。

  丹心唯一一,

  三相挽天倾!

  星光链接起来,融汇一体,闪耀高空。

  旋即化为一仙,风姿绝伦,星眸灿烂。

  星宿?

  星宿。

  星宿!

  ps:迟到的更新,中途又删改了一次,这首唱诗还是有点不满意,虽然表达的意思达到了,但是有点不押韵。希望大家能喜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