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二十二节:光彩夺目

第二百二十二节:光彩夺目

  北原。

  两道身影在空中激射,杀招不断施展,掀起一阵阵气浪和雷鸣声响。

  其中一位男仙,专修光道,一身白袍,身材颀长,鞋拔子脸,眼睛小如黄豆。

  而另一位女仙,则一身黑金装甲,面带半片面具,举手投足间,霸气凌人。

  除去这两仙交锋,周围还有十几位蛊仙观战。

  “哥哥,快快将这贱女人击杀了!”观战的女仙刘萝叫喊着,双目紧紧盯着战场。

  在她身边,还有刘家的蛊仙长者。

  除此之外,北原黄金部族的蛊仙也来了不少,单于家的单于雄,宫家的宫痛快。

  作战的男仙,便是北原正道中有名的七转强者——刘长。

  而女仙正是黑楼兰。

  黑楼兰化名为黑月,四处挑战强者,打从一开始连续战胜了陈诚、殷无缺之后,陆续挑战散仙、魔仙中的强者,无一败绩,声名大噪,北原侧目。

  刘长、刘萝两兄妹之前招揽殷无缺失败,过程中和黑楼兰产生冲突。

  刘长为报前仇,公开挑战黑月仙子。

  消息一出,立即引起北原蛊仙界的震动。

  因此,才有了眼前的这场战斗!

  仙道杀招——驹光过隙。

  刘长催动杀招,胯下凝聚出一个小马驹的光影,载着他在高空中四处飞窜。

  这个移动杀招非常优异,令刘长和黑楼兰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  刘长自从上一次在黑楼兰手中吃过大亏,此战便明智地选择遥攻战术。

  “哥哥,就是这样!让这贱女人在你后面吃亏,最终就这样白白被打死!哈哈哈。”刘萝尖叫不断,给刘长打气加油,笑声十分刺耳。

  但就在这时,黑楼兰的身影竟在原地消散。

  是个幻影!

  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刘长大惊,心知中计,下意识就要躲闪。

  但黑楼兰的真身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。

  轰轰轰……

  拳影翻飞,宛若暴雨倾盆,将刘长死死罩住。

  刘长大喊一声,拼命催动防护杀招,不断挨打。

  刘萝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  黑楼兰一连串的攻击,狂猛爆烈,让观战的正道蛊仙们都看得眼皮子直抖。

  “好!”

  “打得太好了。”

  “终于抓住了这个狡诈的刘长!”

  观战的散仙、魔仙们则欢呼起来,称赞声不绝于耳。

  他们当中,除了陈诚、吴广、殷无缺他三人之外,还有其他不少人。

  这些人有的是被黑楼兰击败,有的则是听闻黑楼兰的事迹,主动一路跟随。

  “黑月大人占据上风了。”吴广笑着传音,私下交流着。

  “你有没有觉得,黑月大人变得比之前更强了?说起来,黑月大人不断挑战,过程中她的战力也在迅猛提升呢。吴兄,你难道没有感觉吗?”殷无缺则有些惊疑不定。

  吴广沉吟了一下,微微摇头,传音回道:“这个情况我当然发现了。但这世间怎可能有如此迅猛的进步呢?只怕是黑月大人之前隐藏了实力,亦或者她一直在闭关,随着实战经验不断增加,各种手段融汇贯通,才给人战力突飞猛进的感觉。”

  殷无缺点点头,正要说话,战况又有改变。

  蛊仙刘长不愧是名传北原的强者,经过一番努力之后,总算是逃避开来,脱离了黑楼兰的攻势范围。

  黑楼兰当然不愿放过他,立即起身追赶。

  哪知刘长忽然停顿身形,转身面对她,阴笑一声:“黑月,你中我计也!”

  仙道杀招——光彩夺目!

  一瞬间,强光爆发,整个战场都被笼罩。

  观战的蛊仙连忙闭眼,黑楼兰也下意识地闭上双眼。

  但是当她再次睁开的时候,仍旧眼前白茫茫的一片。

  中了光彩夺目杀招,视野立即一片空白,再不能视物。

  “糟糕,刘长竟然练成了这个杀招。”

  “难怪他有恃无恐,公开挑战黑月大人!”

  “此招乃是刘家的招牌手段,除非动用刘家特有的杀招,否则蛊修一旦中招,极难康复。”

  众多散修、魔仙都变了脸色,氛围立马沉重起来。

  皆因这场战斗,绝不只是单纯的刘长和黑楼兰的交锋。

  在当下的环境中,这场比试已经蕴含了更多的政治意义。

  作为无根无源的黑月仙子,代表的是散仙阵营。而刘长自然代表的是北原正道。

  自从宿命大战之后,北原长生天就积极整合北原蛊仙界。

  殷无缺这类散仙、魔道中的强者,被黄金部族们大肆招揽,并且招揽的态度十分强硬。

  个别散仙心甘情愿不必提及,关键是大多数散修、魔道蛊仙都不愿意,却又势单力孤,不想过分得罪这些北原正道,许多人敢怒不敢言。

  在这种情况之下,黑楼兰的出现给这些蛊仙仿佛树立起了一面旗帜。

  黑楼兰敢于四处挑战,丝毫不畏惧黄金部族的精神,给予这些散仙、魔仙们非常大的鼓舞。

  尤其是在当下,雪山福地毁灭,雪胡老祖这等魔道头面人物隐匿不见的情势下,散修、魔修们都需要一个领袖人物。

  正是因为如此,黑楼兰才得到了吴广、殷无缺这等人的主动追随。此战有许多散仙、魔仙主动过来观战,给黑楼兰掠阵。

  黑楼兰此时中了杀招,双眼不能视物,这些蛊仙的紧张担忧,也都是发自内心的。

  刘长从容后退,面泛微笑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容光焕发。

  他身上的伤势开始缓慢治愈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波光粼粼。

  他周遭亮起一阵阵的光,仿佛万千鱼鳞闪光。

  “不妙了!”陈诚深深皱眉,“这招正克制侦查手段。”

  殷无缺、吴广停止了暗中交流,紧张地注视着战场。

  蛊仙虽然看不到了,但是总有各种各样的侦查手段。只是现在,刘长施展了这个杀招之后,其他的侦查手段恐怕都不太好使了。

  既然看不到了,黑楼兰索性闭上了双眼。

  她临危不乱,轻叹一声:“刘长啊刘长,真是可惜,你错过了最后的机会。”

  刘长闻言一愣,嗤笑一声:“黑月仙子,你何必虚张声势?你已经败了,我刘家的光彩夺目杀招岂是你能在这一战中破解得了的?你拖延再多的时间都没有用!”

  黑楼兰却不再反驳。

  她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应。

  一记杀招施展而出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幽都力彪!

  一头黑虎凝聚而出。

  “又是这招么?”刘长闪过一抹凝重之色。

  “不一样了!”殷无缺双眼精芒爆闪,“那头黑金巨虎的背上似乎长了翅膀?!”

  “什么?我没有看清。”吴广忙道。

  图腾黑虎刚一凝聚,便瞬间消失,包括吴广在内的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。

  “到哪里去了?难道有了隐藏的能力?”刘长脸色微变,连忙施展侦查手段。

  但下一刻,他的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,脸上充满了震恐。

  黑金巨虎陡然出现在他的身后!

  呼。

  巨虎一拍爪子,就将刘长像是皮球一般拍飞。

  刘长耳边狂风呼啸,视野中天旋地转,心中充满了惊骇之情。

  刚刚那一击,巨力涌来,差点将他的防御杀招击溃。

  “不是黑虎有什么隐藏手段,而是它的速度,它的速度太快了,太快了!”

  黑金巨虎速度之快,已经超越了蛊仙肉眼可以捕捉的极限,它宛若魅影,骤然出现又骤然消失。

  每一次出现,就一爪将刘长拍飞。

  刘长完全陷入下风,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他若是催动驹光过隙杀招,兴许还能逃窜一时。但是眼下他完全陷入被动,必须全力催动防御手段,否则下一刻就要被黑色巨虎排成一滩碎骨肉泥。

  轰隆!

  黑虎最后一击,将刘长直接拍进地面。

  烟尘滚滚,刘长身陷深坑,一动不动,陷入昏迷之中。

  “哥哥!”刘萝尖叫,手指着黑楼兰,“你这个贱人,你居然杀了我哥哥。你怎么敢这样做!我要你死,我要你死!”

  她想要冲过来,但被身后的刘家蛊仙长者死死拉住。

  就在这时,一股喜悦之情忽然传达过来。

  刘萝愣住。

  对自己难以置信:“哥哥如此下场,我怎么会感觉高兴?!”

  其余等正道众仙,也在同时微微色变,都感受到了一股欢喜之情。

  宫痛快微微摇头,强做镇定,低声道:“刘家仙子稍安勿躁,刘兄并未死亡,还有一口气呢。”

  “你给我镇静,这么多人看着呢,不要丢了我刘家的脸面!”刘家蛊仙长者训斥一声后,便动身缓缓飞进场内。

  他对黑楼兰抱拳一礼:“黑月仙子,此战是你胜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刘家太上长老险些落下泪来。

  一股强力的悲伤之情,忽然充斥他的心头。

  黑楼兰点点头:“既然如此,此战的赌约呢?”

  她也不好受。

  先是感受到莫名的欢喜,随后又是强烈的悲伤,究竟怎么回事?

  刘家蛊仙长者强自镇定,立即回答黑楼兰道:“已是送入宝黄天中了。”

  刘长既然输了,这么多人看着,刘家长老便做坦然之色,将一笔丰厚的修行资源直接送达到宝黄天中去。

  宝黄天自有宝光分辨价值,同时,也显得刘家光明磊落。

  在场的诸仙纷纷动用蛊虫,沟通宝黄天,果然看到刘家的赌约。

  “那处天地秘境还在呢!”

  “准确的说,这是一部分的元境。”

  “不知是那一位大能,居然拿元境公然贩卖!”

  蛊仙们的注意力都被牵扯到其他方面去。

  不久前,一部分元境忽然惊现宝黄天中,带给五域蛊仙界强烈的震撼。

  殷无缺这是出声高喊,喊声又将众仙的注意力调动回来:“按照约定,还请刘家解了黑月仙子身上的光彩夺目杀招。”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刘家蛊仙长者也很痛快,当即施展杀招,让黑楼兰重复光明。

  黑楼兰对刘家蛊仙长者微微点头,收回了刘长身边的幽都力彪。

  这记图腾杀招经过改良,已经成为她的独到手段,战力暴涨!

  陈诚见此这才暗中吐出一口浊气,放下心来:“经此一战,黑月主上声名将更上一个台阶。”

  刘萝浮起刘长,恨恨地道:“黑月,你休要得意。我们正道强者比比皆是,你虽然侥幸胜过刘长,但你胜得过其他人吗?其他人且不去说,单单楚家的太上大家老楚度,你就无法逾越。”

  然而就在这时,一股强烈的爱意从她心头流淌而出。

  刘萝面色当即扭曲起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!为什么我看着黑月这婊子,居然有强烈的欢爱之感?”

  黑楼兰也不好受,只是神情不变,冷笑一声:“楚度?我早已闻名,他同样专修力道。我下一个就挑战他!”

  散仙、魔仙们等人顿时面色微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