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二十五节:杀入仙墓

第二百二十五节:杀入仙墓

  轰隆隆……

  雷霆声响连绵不绝,巨阳仙僵吞吐万千金霞,星宿仙尊绽射灿烂星芒,方源种种杀招卷席战场。

  整个世界不断震荡,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饼,山川河流不断消亡。

  在如此的战场上,三大世界也沦为了砧板上的食材。

  方源面无表情,轻轻吹了一口气,又飞出无数剑气,似乎云团一般,挡住星光。随后,他又缓缓推手,又一记杀招仿佛龙虎神风,呼啸而去。

  攻守之间,方源束手束脚。

  他身上的道痕太多了,杀招也太强了,只能捡一些最弱的手段来用。

  事实上,别看三人之间打得轰然热烈,其实巨阳仙僵、星宿仙尊也都如方源这样,束缚着手脚。

  这里不比元境。

  元境中可以大展拳脚,但是在这里,毕竟是第八层的大世界。疯魔大阵还需要大世界充当线索和燃料,而若是破坏了这里,势必要遭受无极魔尊的反制。

  “不过没有关系,只要牵制住星宿仙尊就好。”方源乐于接受这样的局势。

  之前,他和巨阳仙僵在疯魔大阵中被耽搁,导致大世界中天庭获取大胜。

  现在随着他们回转,整个战局又发生了剧变。

  由方源、巨阳仙僵联手,抵挡星宿仙尊,而战部渡等人纷纷反攻。

  气浪汹涌澎湃,气绝魔仙纵横战场。

  他头顶兮地的残缺虚影,再次面对七煞元君、煞狴九十五的组合。

  煞狴九十五仰天咆哮,翻身来战。

  仙道杀招兮兮!

  气绝魔仙早已酝酿足够,施展出最强手段。煞狴九十五的气道杀招直接被兮地吞噬,助长气绝魔仙的底蕴。

  煞狴九十五惊惶爆退。

  若非兮地残缺,只剩下三成,甚至就连煞狴九十五都要损失部分身躯,被兮地吞噬。

  “前辈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危急时刻,一座墓碑模样的仙蛊屋杀来。

  正是古月方正驾驭诛魔榜。

  仙道杀招汲血神光!

  一道赤红血色光柱,贯穿天地,轰向气绝魔仙。

  “若非我兮地残缺,只剩下三成……”气绝魔仙身形飘散而去,躲开这记恢弘的攻势。

  而就在此时,一道气墙陡然展开,几乎连天接地,压制天庭数位蛊仙。

  是气海老祖出手。

  他的头顶同样有一座天地秘境虚影,乃是乎地。

  他以乎地为核心,施展种种气道杀招,威能绝伦,浩大磅礴。

  气墙杀招原本只限于守势,但气海老祖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铺展开来,围困住敌人。

  如此威势,就连气绝魔仙也不禁侧目。

  他尤其看来几眼乎地,心中评估:“不愧是和兮地并称的天地秘境。只是兮地善于吞吸汲取,而乎地却是擅长喷吐灌输。如集齐两地,相得益彰,完美循环的话……”

  砰砰砰。

  另一边,战部渡披着血红披风,身形飚飞如一道赤色闪电。

  所到之处,天庭蛊仙们无不被揍得满地找牙。

  青仇已是被气海老祖的乎昂杀招所灭,即便重生,也要在神帝城中休养很长一段时间,短时间内无法参与战场。

  没有青仇,星宿仙尊又难以动用全力,皮糙肉厚的战部渡再次成为天庭上下头疼的难题!

  战部渡破空而来,逼近眉公。

  “眉公小心!”铜公远远赶来,口中惊呼。

  眉公怒发皆张:“小辈,休得张狂!”

  他催起最强手段,眉毛、头发一起飞舞,瞬间绵延生长数丈。

  毛发如雪,能用能守,时刚时柔,巧劲连环竟将勇猛冲锋过来的战部渡困住。

  战部渡只觉得很不得劲。一身蛮力被尽数转移消解,很是憋闷。

  他顿时张口大吼一声,吼声中黄色雷霆迸发,将周遭的无数毛发摧枯拉朽般地摧毁。

  自由残缺变杀招的其中组成部分,乃是奔雷黄鸟变。此招就有绽射黄色闪电的凌厉手段,战部渡此时用出,威能更增数倍。

  战部渡冲破阻挠,杀奔到眉公眼前,直接一拳捣来。

  眉公杀招被破,反噬令他露出破绽,躲闪慢了一息,被打得脑浆迸溅,头颅如西瓜坠地,破散开来。

  眉公阵亡,但虚窍却是包裹着各种蛊虫、仙元、仙元石,投向仙墓中去。

  战部渡努力一捞,虚窍虚虚实实,透过他的手掌,径直飞走。

  铜公见眉公战死在自己眼前,勃然大怒,口中狂呼:“魔头,纳命来!”

  他浑身肌肉贲发,泛着黄铜光泽,拳影翻飞,每一拳击破空气,发出尖锐的呼啸之音,气势骇人。

  战部渡狞笑一声:“来得好。”

  他挺身冲锋,从不闪避,和铜公展开近战。

  砰砰砰!

  拳脚相交,战部渡单攻不防。铜公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,造成的痛楚令战部渡越加狂暴猛攻。

  很快,铜公就支撑不住,陷入下风。

  有天庭蛊仙赶来支援,发出杀招,袭击战部渡。

  战部渡动作顿时变缓,一时间遭受电闪、金枪、水袭等等。

  他雄躯微颤,硬是承受下来,一把抓住铜公的手臂。

  “你跑不掉的!”战部渡狞笑,用力猛折。

  咔嚓一声,铜公健硕的手臂被战部渡整个折断!

  铜公痛吼一声,腿脚如鞭,又好似狂龙翻江,掀起漫天腿影,几乎将战部渡淹没。

  战部渡双眼凶光爆闪,拳头对准铜公的胸膛狂轰。

  两仙都拼死狂攻向对方,血肉飞溅,场面惨烈。

  铜公将战部渡的两个肩膀都踢得塌下来,脖颈、面庞一片青紫之色。而他自己的胸骨都被战部渡捣碎,无法保护的心脏也被战部渡用拳头击爆!

  铜公心脏被摧毁,竟仍旧咆哮连连,攻击不停。

  战部渡狞笑一声,双臂伸张如熊,随后一把扣住铜公的脑袋。

  战部渡用力狠按,首先是大拇指扣进了铜公的眼眶,将他的两个眼珠子挤压得爆浆。随后,咔嚓一声,铜公的整个头骨都碎了。

  最后,战部渡十指狠狠收缩,将铜公的脑浆、五官、骨头碎渣都捏在了自己的拳头里。

  铜公这才停住了攻势,身躯坠落下去,虚窍却是裹着仙蛊飞走。

  战部渡目光凶厉,伴随着虚窍飞射,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向仙墓。

  正当他要冲向仙墓的时候,一座仙蛊屋飞来,挡住他的冲锋之路。

  神帝城!

  战部渡这才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,狂暴无忌的攻势稍微收敛了一点起来。

  毕竟神帝城中拥有画道神威,战部渡难以防御,一不留神,也会被神帝城拘拿封印在壁画世界当中。

  星宿仙尊一边抵御巨阳仙僵、方源的联手,一边扫视整个战场,眉目间流露出一抹忧愁之色。

  天庭还是人数吃亏。单独面对方源、长生天中的任何一方,天庭都还占优势。但是一旦两方联手起来,天庭就处于下风了。

  尤其是现在她自己被牵制住,天庭缺少亚仙尊战力,正在战部渡等人的狂攻之下,节节败退。

  仙道杀招谦谦有礼!

  星宿仙尊伸出左手手掌,掌心上方浮现出书山的小小虚影。

  下一个,成百上千的杀招宛若烟火绽放,又好似混彩的潮水,倾泻而出。

  这些杀招各有引领,专门针对各自的原主而去。气绝魔仙、气海老祖乃至战部渡等人,都被“照顾”到,一时间不得不分心防御。

  巨阳仙僵眼前也是一片金霞倒卷,他也被谦谦有礼杀招针对。

  不得不说,这一招真的很适合当下的环境。

  星宿仙尊不是没有类比乎昂的凶猛手段,只是一旦祭起,就会引发无极反制。

  而谦谦有礼杀招,只是将其他蛊仙的手段“还”回去,每一招的烈度都不高,没有超出无极的标准线。

  同时,这些杀招又都能追溯原主,并不殃及三大世界,让原主蛊仙们分心防守,大大稳定了天庭的局势。

  星宿仙尊一边手持书山,一边手指连点,星尘飞射,直指方源。

  她需要单独出手,牵制方源。

  因为方源施展出来的杀招,谦谦有礼杀招“还”不出来。

  这些杀招都是复合杀招,唯有方源这样至尊体质才适合施展。所以,星宿仙尊必须劳心劳力,再专门对付方源。

  方源冷哼一声,忽然施展出复合杀招风火光电轮!

  这一招改良自风火轮杀招,又增添了光道、雷道的奥妙。

  方源身边立即环绕五环,五环飞旋,带动着他飚射而去。

  方源早已暗中侦查,发现天庭仙墓那里,气息越发壮大,大有蹊跷。再加上书山已经被星宿仙尊收入仙窍,唯有仙墓遗留在外,这是天庭的要地!

  谦谦有礼杀招牵扯心神,消耗念头极多,星宿仙尊也很有负担。

  方源避而不战,放弃她直攻仙墓,顿时让星宿仙尊领教到了之前,她一再避战时方源的感受。

  星宿仙尊连忙动身,想要阻截方源,但巨阳仙僵看出这点,即便没有事先沟通,也果断出手,将星宿仙尊暂时阻挠住。

  方源本体一马当先,杀入仙墓当中。

  “不好,方源这个大魔头杀来了!”

  “他终究是发现了仙墓的隐秘。”

  “也好,省得在这里隐藏憋气。”

  眉公、铜公等人纷纷出现,带着怒意和决然之色,上前抵挡方源。

  他们竟然都复活了!

  --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