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三十四节:赌运!

第二百三十四节:赌运!

  方源催发五禁玄光气,让星宿仙尊时刻处于反噬之中。偏偏星宿仙尊还要压制无极锁链,强行融合,简直是保护了方源。

  星宿仙尊深深一叹。

  饶是她身为智道第一人,此刻也捉襟见肘起来。

  站在她的角度来看:巨阳仙僵乃是生平最强敌人,必须留足精神对付。相比较起来,方源威胁低一点,但也绝不能放任。毕竟他得到诸多尊者投资,就连当初魔尊幽魂炼制至尊仙胎蛊时,星宿意志也投注了一手呢。

  方源不能放任,一旦稍稍放任,就会让自身处境窘迫!

  怀着这样的认知,星宿仙尊忽然抛出书山。

  一枚棋子飞来,正是周雄信!

  周雄信落在书山半山腰,拼死掌控。

  书山上爆发金色光霞,竟都是巨阳仙僵之前的种种运道杀招。

  这些运道杀招打向巨阳仙僵,暂且将他拦截。

  几乎与此同时,星宿仙尊亲自动身,杀向方源。

  方源没有催动荡魂落魄印。

  这类手段经过他一身海量道痕的增幅,威能肯定比乎昂杀招还要强大。一旦星宿仙尊发狠,收起星宿棋盘阵,放任无极锁链。

  那么再加上之前五禁玄光气积累的“仇恨”,方源必定会遭受无极锁链疯狂束缚,比此时的气海老祖还要惨重。

  届时,方源本体失去战力,星宿仙尊再将星宿棋盘放出来,对天庭将大为有利。

  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星宿棋盘收放之时,必定会遭受损伤,就连星宿仙尊也会承受伤害。

  但这伤害究竟有多少?

  根据方源暗中的推算,星宿仙尊还有可以承受的。

  所以,方源没有动手,而是直接退缩到了五禁玄光气中。

  星宿仙尊微微一笑。

  方源的行动,并未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荡魂落魄印的情报,早已从生死门中传达过来。方源没有动用这类手段,让星宿仙尊有些小小失望。

  不过,退缩到五禁玄光气中,倒也方便星宿仙尊接下来的手段。

  下一刻,星宿仙尊轻吒一声,数百条笔直纵横的星路,宛若水波曲折蜿蜒起来,迅速汇聚,编织成一个蔚蓝线球,将所有的五禁玄光气,乃至当中的方源死死包裹。

  方源一时间竟被封印当中。

  五禁玄光气仍旧不断扩散,但蔚蓝线球中空间广阔,要完全充斥,非得耗费一大段时间。

  “好一招应对。”方源暗赞一声。

  星宿仙尊的这个手段,无疑是用智道、星道模拟宇道。星宿仙尊没有破解五禁玄光气,但是却找到了办法,进行压制。

  这个应对妙到毫巅,不仅是将星宿棋盘阵玩出了花,而且还有道绣这类的超绝手法。

  方源被困在这里,也不着急。

  他静待巨阳仙僵的表现。

  巨阳仙僵老辣至极,定然是明白天庭的弱势,己方联军的优势。

  星宿仙尊冒险来对付方源,那么巨阳仙僵那边就大有可为之处。反过来,星宿仙尊对付巨阳仙僵,那么方源就可以搞小动作了。虽然这些小动作力道颇小,但一定会让星宿仙尊感到十分难受。不立即处理,这些小动作就会成为压倒天庭的大筹码!

  果然,巨阳仙僵大喝一声,挥出一道金光巨浪,排开书山,杀向星宿仙尊。

  书山震荡,宛若一颗流星飞去。

  山上的周雄信,早就化为一团肉酱血泥。这是他拼死操纵书山的代价!

  这位八转强者动用全部力量,也只是拦截阻止了巨阳仙僵几个呼吸的时间。这还是他借助了星宿仙尊的手段,并且巨阳仙僵始终还收着力量,顾忌着无极大阵。

  巨阳仙僵得了难得的空闲,立即开始酝酿一记手段。

  这个机会来之不易,他刚刚和星宿仙尊交锋,双方出手的频率都太高,他一直没有找到这样的机会。

  然而就在下一刻。

  “我终于等到了这个杀招。”金箍仙王忽然出现,“巨阳仙尊,你欺哄我,我邀你天庭作客,你却乘机布置手段,累得宿命大战时,天庭大本营被你长生天突袭!”

  话音刚落,金箍仙王消解了一身修为和性命,只为催出一记杀招。

  玄光照下,落在巨阳仙僵的额头上,化为一道金箍。

  金箍束缚巨阳仙僵的额头,令他心神,肉身的动作都微微一滞。

  一位女仙旋即出现在巨阳仙僵的身后。

  赫然便是秦鼎菱!

  “巨阳,你给予我的耻辱,现在我要将它们悉数都还给你!!”秦鼎菱大喝一声,双掌一拍,击中巨阳仙僵后辈。

  仙道杀招赌运!

  秦鼎菱的虚窍当中,一只黑白骰子似的蛊虫,飞速旋转,然后猛地一定。

  巨阳仙僵三点!

  骰子蛊虫再次飞旋,然后定住,最上面的点数露出来。

  秦鼎菱五点!

  轰隆。

  一瞬间,巨阳仙僵的磅礴气运,向秦鼎菱输送过去。

  秦鼎菱身躯狂颤,满脸潮红,牙齿咯咯碰撞,一时间只能全力承受,毫无战力。

  “当年,我强行取走疯魔窟的盗天真传,飞出一只神秘蛊虫,未来得及收取。看来,最终是被你得手了。”巨阳仙僵恍然大悟。

  秦鼎菱大汗淋漓,一边接受海量气运,一边恨声回应:“我为了对付你,放弃金道,封印在金棺之中,将自身埋藏在地脉深处,闭死关,悟运道。三十多万年间,有一日,金棺落入一处藏地,这只赌博蛊被我吸引而来。从那一刻,我便明白,这是你强取盗天真传的反噬,也是我秦鼎菱向你复仇的奇遇。赌博,赌博,就让我们以赌搏命!”

  巨阳仙僵浑身上下,强盛的金色霞光,迅猛地暗淡下来。

  巨阳仙僵脸色转肃。

  他的战斗体系是根植在强盛正面的气运上。有种种杀招帮助他保持自身气运的正面和强势,比如之前在生死门中施展出来的飞来横祸杀招,就是将自身的祸运摘取出来对敌。虽然造成一时间的气运规模削减,但在其他的运道手段下很快就会恢复,并且整体上更偏向于正面。

  一旦巨阳仙僵的正面气运比敌人强大,那么根据差距,他的防御、攻伐、治疗等等威能,就会随之拔升威能,总之都会凌驾于敌人之上。

  原本,巨阳仙尊的种种手段,就是威能高强,精妙有加。在如此战斗体系的加持之下,巨阳仙尊完全是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他的运道手段一直没有广为流传,其他蛊仙怎么有能力和他抢夺气运?

  绝大多数蛊仙,几乎在前十几个回合之内,就会气运低入谷底,巨阳仙尊战力不断暴涨。

  别看巨阳仙僵和星宿仙尊僵持不下,实际上,他已经在气运方面暗中积累了巨大的优势。只待最终关头,疯魔大阵停止运转,永生成果现世,再没有无极反制,巨阳仙僵便能陡然爆发。

  但现在,却是让秦鼎菱暗中掘了根基!

  秦鼎菱几乎完成了一场奇迹!

  单靠赌博蛊,盗天魔尊的反制,当然做不到这一步。

  单靠秦鼎菱,也做不到这一步。

  甚至单靠星宿仙尊的布局和谋算,也挖掘不了巨阳仙僵的根基。

  但是三者结合起来,却是达成了奇迹般的战果!

  一瞬间,巨阳仙僵催动杀招,脑海中念头因此数量暴涨,急速碰撞:“中了星宿的算计。”

  “她早已准备好了这一杀手锏,专留着对付我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。”

  “方源催动五禁玄光气,便让她看到了机会。”

  “她故意抽身对付方源,甚至连书山都暂时抛弃,实际上是卖我一个破绽。”

  “终究是让她得逞了!”

  书山贵为天地秘境,但在星宿仙尊眼中,也只是随时可以取舍的棋子罢了。

  事实上,天庭诸多成员,在这星宿棋盘阵中,都是她星宿仙尊的棋子。

  甚至,方源也被星宿仙尊利用,反过来引诱巨阳仙僵!

  就像巨阳仙僵始终视天庭为大敌,天庭也始终将长生天,将巨阳仙僵当做心腹大患。

  方源?

  方源虽然也很强大,甚至毁灭了宿命蛊。但是他是得到天意的选拔照顾,又得到历代尊者的资助。星宿仙尊利用过方源,巨阳仙尊安排过方源……

  方源是一颗棋子。

  就算方源野心勃勃,想要成为炼道尊者,从棋子成为棋手,但是眼下元境已灭,他怎么成为炼道的魔尊?

  一日不成尊,哪怕道痕再多,也只是亚仙尊。

  而巨阳仙僵、星宿仙尊二人,都已经重回道主的层次!

  星宿仙尊舍弃方源,返身再战巨阳仙僵。

  “去。”星宿仙尊对着秦鼎菱手指一点,星宿棋盘阵发动,身为棋子的秦鼎菱立即消失在原地,瞬间出现在战场的最边缘。

  赌运杀招已成,秦鼎菱就成了此战的关键!

  赌运!

  秦鼎菱回复过来,再次发动杀招。

  巨阳仙僵三点!

  秦鼎菱二点!

  轰隆……

  这一次,秦鼎菱的气运喷涌而出,却是向巨阳仙僵灌输回去。

  赌运杀招的威能便是如此,不能人为操控。点数决定胜负,但点数的出现完全随机,秦鼎菱身为其主,也无法影响。

  --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