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三十六节:楚度之危

第二百三十六节:楚度之危

  北原。

  楚家大本营福地。

  “太上大家老还在闭关吗?今天可就是约战的日子了”仇老五不断搓手。他体型干瘦,背部微驼,原本就一脸的苦相,此刻流露出忧愁的情绪,更加愁眉苦脸。

  “放心吧,太上大家老既然答应了黑月挑战,岂会临阵避退?你我耐心等待便是了。”昊震环保双臂,倚在墙壁上,面容沉凝。

  他中年模样,络腮胡子,身材魁梧,他和仇老五乃是好友,两人联手有一记招牌杀招,名为风雷吼。

  正因这一点,仇老五、昊震被合称为风雷双煞,投靠楚度之后,他们乃是楚家中仅次于楚度的最强战力!

  “其实或许,也未尝避战也不是不可的。”另一边,汪大仙忽小声道。

  他身材矮小,三角小眼睛,酒糟红鼻子,乃是变化道蛊仙,擅长变化犬类。

  “你说什么?!”昊震被这话激怒,快走几步,逼近汪大仙,对他怒目圆瞪,低吼道,“太上大家老岂会是避而不战的人。他可是堂堂楚度,你是想要太上大家老威名丧尽吗?”

  说着,昊震伸出双手,揪着汪大仙的衣领,将他直接提起来,双脚离地。

  汪大仙顿时也怒了,叫道:“放手!你这蛮子,再不放手,不要怪我施展杀招!”

  眼看就要闹出事来,仇老五连忙拉住昊震,而一旁的李四春也扶住汪大仙。

  李四春国字脸,浓眉大眼,鼻梁笔挺,浓密的黑色胸毛裸·露而出,明明是男性,却穿着花裙子。

  他捏着兰花指,娇声叫道:“哎呀,哎呀,你们不要闹了,好吗?人家本来就很烦躁,你们再窝里斗,那咱们楚家可就真的有危机了。”

  汪大仙冷哼一声,甩开李四春的手:“眼下就是我楚家的危机。我们应对起来,自然要慎重!如果太上大家老仍旧是孤家寡人,那就应战与否,与我等毫无关系。但他现在不是了,他是我们楚家的太上大家老啊。你知道若是他战败,会有什么后果吗?蛮子!”

  昊震冷哼一声,却不答话。

  因为他也知道,汪大仙所言非虚。

  楚度原本开创楚门,乃是一个门派。他动用手段,起初是邀请诸仙对付百足天君,结果后来和百足天君联手,将这些蛊仙威逼利诱,成立了楚门。

  手段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

  成立楚门之后,楚度迅速凭借个人魅力和手腕,将人心一一折服。

  但好景不长,由于长生天、黄金部族的压力,楚度迫不得已将楚门改制为楚家。

  因此,楚度将之前栽培的力道蛊仙们,都收为义子,取消门派制度,以家族制度治理。

  即便如此,因为楚度本人并无子嗣,楚家仍旧饱受猜忌和打压。

  为此,楚度主动参与宿命大战,这才稳住楚家。

  到了现在,局势又有变化。

  宿命蛊摧毁,巨阳仙尊复活的风声越传越盛。长生天发布长生令,调动北原正道,强行征收散修、魔仙,企图一统北原蛊仙界。

  对此,散修魔仙们都非常抵触,他们本身就对黄金家族很是反感。

  这样一来,百足家、楚家的吸引力就大了。

  许多蛊仙毕竟形单影只,碍于压力,宁愿选择楚家、百足家加入,也不想加入各大黄金部族。

  楚度本身乃是散修出身,百足家的百足天君同样如此。

  这两家因此受益,规模扩张了不少。

  因此,又惹来了长生天暗中警告。

  “唉,怎么就忽然冒出了一个黑月仙子,此人来历神秘,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至今还查不出跟脚来。”

  “北原偌大的地方,藏龙卧虎,逼出一个黑月仙子来,有什么奇怪的。只是她竟然挑战我家太上大长老,实在是自取其辱!”

  “未必吧。客观地来讲,此人之强,的确骇人。自从她入世以来,一路挑战各大强者,竟无一场败绩,战力极强。最近的一场比试,竟然连刘长也战败了。几乎每一场战斗,黑月仙子都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崭新手段。她那记图腾杀招,便是她的王牌手段,根据传闻,极可能是狂蛮的传人。”

  仇老五、李四春等人讨论着。

  眼下,黑楼兰声势浩大,连连得胜,展现出了七转巅峰,堪比八转的极强战力!又因为狂蛮传人的谣言,总体力压了楚度一头。

  “黑月仙子这种人,我已经看透。她野心勃勃,身边纠集了诸多人物,一路挑战搏名,此时此刻俨然已是魔道、散修中的旗帜、招牌。她挑战楚度大人,是必然的事情。此时不挑战,早晚也会这样做。因为她一旦胜了,声势便会暴涨至少一倍,在北原的散仙、魔仙中可以一呼百应!”昊震分析道。

  在逼迫之下,甘愿投靠北原正道的魔仙、散修,基本上都投靠了。

  剩下的,都是一些顽固分子。

  偏偏这些顽固分子,都有几把刷子。毕竟没有实力,也没有资格顽固。

  而在这种顽固分子心中,楚度这等成立了正道家族,和黄金部族走在一起,甚至参加宿命大战的人物,显然就是长生天的走狗了,比起黄金部族起来,反而更加可恨。

  若是黑月仙子击败了楚度,定然是大获人心,远比击败刘长收益更加可观。

  反观楚家,本来就是到长生天等压制,全靠楚度撑着。

  楚家没有血脉牵连,师门制度也不能公然成立,大多凭借楚度的个人魅力维系。

  楚度乃是楚家的灵魂人物,一旦他这面旗帜倒下,楚家必然遭受重创,发展严重受阻,迅速衰败,人心涣散。

  仇老五这些人无不担忧,此时的他们已经成为了楚家骨干,是既得利益的享受者。

  他们并不想楚家衰败。

  “唉,若是能够引援方源小郎君,那就好了。”李四春叹息。

  汪大仙却摇头:“不,此举风险极大。方源大人的确魔威赫赫,长生天或许也只能忍耐。但万一将来巨阳仙尊复活了,怎么办?方源虽强,也绝非是尊者之敌。我们现在这样做,是爽快。但却是自绝于北原正道的愚蠢之举啊。”

  “收声。他们来了。”仇老五忽然出声提醒。

  这一波,一下子来了十多位蛊仙。

  有一半是楚度的义子,他们都专修力道,修为普遍地位。

  剩下的,则是最近这段时间,楚家收容的那些散仙魔修。

  虽然实力要高于义子们,但因为忠心暂时无法验证,运用起来,也颇为困扰。

  “请问四位客卿家老,义父大人何在?”

  “太上大长老呢?”

  “已经这个时辰了啊,太上大家老怎么还未出现呢?”

  这些人七七八八的询问。

  “谁让你们来的?”昊震挺身而出,仇老五、汪大仙、李四春站在他的身后,冷眼扫视这些来人。

  这一刻,四仙按下内部矛盾,化为一体,共同进退。

  “还请四位客卿家老休要怪罪,我等实在是心系义父安危啊。”

  “是啊,我等既然加入楚家,楚度大人就是我们的领袖,我们关心关心,难道还有错吗?”

  声音再度嘈杂起来。

  人心惶惶可见一斑。

  昊震正要开口喝斥,这时忽然气息传来,众仙纷纷转身。

  闭关的密室铜门打开,楚度缓缓走出,一脸淡然之色。

  “太上大长老。”

  “义父大人!”

  “嗯。”楚度缓缓点头,环视一圈,微微带笑,“既然都来了,那就索性都来为我压阵吧。”

  楚度心中沉重。

  事实情况,远比李四春等人议论的更加严重。

  这些最近加入的散仙、魔修,都是墙头草,甚至还有间谍。

  别看义子们恭敬谦卑,事实上,他们之间早有对楚度的怨怼之声。一方面是怪罪楚度,将他们都栽培成力道,前途渺茫。另一方面是他们升仙,楚度利用了他们汲取狂蛮真意,导致他们损失不小。

  楚度深知:楚家眼下看似精诚团结,实际上却是已经到了兴盛衰败的关头!

  此次和黑月仙子之战,若是能过关,楚家还能维持原状。若是不能,楚度战败的话,那么楚家必定衰落,极可能一落千丈,被人瞧不起,没有人加入,越来越弱,最终楚家成员在五域乱战中沦为炮灰。

  “大人,这么多人人前往,那我们的地盘如何镇守?”仇老五询问。

  楚度一甩袖子,洒脱地道:“无妨。我们拥有的资源点,真正具备价值的,又有多少呢?至于大本营的确需要一位蛊仙守护,就抓阄决定吧。”

  楚家虽然建立,但掌控的资源点数量少,质量差,可谓资源匮乏,难以发展。

  就这样,选出了个别倒霉蛋留守,楚度便带着几乎所有的楚家蛊仙,倾巢而出,人多势众地奔赴约战之地。

  楚度一点都不慌忙,一路徐徐前行。

  一路上,有黄金部族的蛊仙出现,陆续加入楚度的队伍。

  这些蛊仙虽然平日里暗中排挤楚家、百足家,但面对黑月仙子等人,又是同一阵营。自然都站在楚度这一边。

  行至半途,百足天君出现。

  楚度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