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四十二节:真正的永生(为盟主恒亘之旦贺)

第二百四十二节:真正的永生(为盟主恒亘之旦贺)

  最震惊的当属星宿仙尊了。

  她对疯魔窟,对无极大阵渗透极深。千万次排查,没有查到丝毫在这疯魔窟中,有无极重生的布置。

  巨阳仙尊也是和她同样的调查结果。

  正因如此,双尊才争夺得如此凶悍。

  但是事实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,无极魔尊竟然真的重生复活了。

  “难道说,最后一块事实浮冰雕塑成功,便是无极魔尊重生复活,并且一跃永生?”方源也为之震动。

  方源可以明显地感觉到,眼前无极魔尊气势之强,远超其他两位尊者。

  星宿仙尊、巨阳仙尊感受更深。

  他们面对无极魔尊,就仿佛看到崇山峻岭,面临浩荡海洋。

  “这是历史记载中的不符,无极魔尊难道真的超越了尊者,达到了永生?”巨阳仙尊眼中金芒盛放。

  “他此时的状态,大有古怪,气息之强,即便是师父他老人家也有所不及。”星宿仙尊心中惊疑。

  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对视一眼,旋即同时出手,对无极魔尊狠狠轰杀过去。

  无极魔尊微微一笑,锁链盘旋飞舞,将双尊攻势轻松化为无形。

  双尊心头微震,战意不减反增,更凶猛的杀招接连催发。

  无极魔尊只守不攻,几轮下来,双尊连无极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。

  无极轻啸一声,双手轻轻一拂,一时间虚空动荡,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连连后撤。

  乐土、方源等人亦不敢停留,远远躲避。

  一时间,无极魔尊周遭千步以内,除去不是仙、秘谋人二位,再无一物。

  巨阳脸色凝重。

  星宿目光深邃,闪烁星光,显然是在全力推算。

  无极魔尊微微一笑:“诸位仙友,我并非想与诸位为敌。百万年的永生成果集于一身,然而却还未验证。”

  “如何验证?”巨阳仙尊发问。

  “诸位且看。”无极魔尊微微侧身。

  众仙无不瞪眼。

  只见无极魔尊原本站立的地方,显露出一个小小漏洞。

  透过漏洞,蛊仙们看到的是一片——混沌!

  说它黑,它不是黑。说它白,也绝非白。

  说它是光,它是光。说它是暗,它也是暗。

  用世间一切的词语来描绘它,都是不准确的。

  因为混沌只是混沌。

  混沌是大灾难!

  “你这个疯子,你居然又打破世界胎壁,不怕整个世界都毁于一旦吗?”巨阳仙尊大声斥责。

  星宿仙尊也连忙出声,肃穆至极:“无极仙友,我知道你的志向,但你若真要一意孤行,意图毁灭五域两天,我即便豁出性命,令天庭陪葬,也要将你铲除!”

  “两位稍安勿躁,漏洞不大,我只是想试验一番永生成果。我等尊者纵然无敌天下,仍有灾劫缠身,便是这混沌。”

  “在场的诸位尊者,谁没有因混沌而受创?没有因此遭受煎熬呢?”

  “疯魔窟维持了百万年,推演而出的永生成果是否成功,便有一个最明显的标准。”

  说到这里,无极魔尊缓缓伸出手臂,伸进漏洞之中。

  其余尊者,诸多蛊仙都下意识地屏住呼吸,死死地盯着。

  无极魔尊没有催动任何杀招,只是单纯地用自身躯干来做这场试验。

  他真的太胆大妄为了!

  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绝不敢这样做。

  他们虽然可以在混沌中支撑一段时间,但那是拼尽全力防御的情况之下。

  像无极魔尊这样,没有丝毫防御措施,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只消稍稍碰触点滴混沌,就会被彻底抹杀!除非及时地壮士断腕。

  无极魔尊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将手臂伸进去,过了一会儿,他又把手臂抽了回来。

  他的手臂一片乌黑,似乎是树木烧尽后形成的炭。

  但当他手掌握拳,表面上的“黑炭”瞬间化为飞灰,彻底消散,露出小一号的手臂。

  巨阳仙尊张大嘴巴,失神落魄:“难道这就是永生的境界?!”

  星宿仙尊则叹息一声:“我明白了,为什么我没有算出来。你当初开创疯魔窟,便一直在利用世界之外的混沌。你这个疯子!”

  当初,盗天魔尊曾经差点将世界毁灭,就是因为搞出了一个过大的漏洞。

  而无极疯魔大阵最深处,就是打穿世界胎壁,造成一个小漏洞。

  一旦疯魔大阵有所动荡,这个小漏洞化为大漏洞,那就麻烦大了。整个蛊修世界很可能因此毁于一旦。

  星宿仙尊评价无极为疯子,一点都没有错。

  一百多万年来,整个世界都处在毁灭的边缘。这一切都是无极魔尊造成的。

  无极魔尊望着自己的手臂,轻声一叹,回应星宿仙尊道:“我在上一世,路已经走尽。询问天道,根本没有永生的可能。我苦于受宿命蛊的束缚,搜索枯肠,绞尽脑汁这才创建了疯魔窟。我也是没有办法,只能想出这个法子。”

  “不过,为了保险,我可是拉上了天庭。”

  “有你们在,就算疯魔大阵出了纰漏,漏洞扩大,你们天庭一定会拼尽全力进行补漏的。”

  此话一出,星宿仙尊脸色还能好看到哪里去?

  她这才知道,原来当初无极魔尊硬拉着她赌一场棋局,不只是要借助她的智道造诣,借住天庭之力来推演出新的天道成果。还有一层意思,是要拉着天庭做最后一层保险。

  一旦疯魔窟出了事故,那么天庭就是无极魔尊用来擦屁股的纸。

  偏偏天庭的立场放在这里,肯定会不计牺牲地去补漏,并且还十分心甘情愿!

  “只是……”无极魔尊又道,“这样的程度,还谈不上永生。你说是吗?乐土仙友。”

  乐土缓缓点头,面无表情。

  方源隐有所悟,真正的永生境界,便是经历混沌不损不坏。但无极魔尊显然没有达到这种程度。

  “还差一点,还差一点。”无极魔尊不断摇头,连声叹息。

  他将目光投向气绝魔仙:“气绝,气绝,可否助我一臂之力?”

  气绝魔仙冷哼一声:“我为何要助你?”

  无极魔尊取出实践蛊,微笑道:“这只仙蛊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呀,气绝仙友,为了这一刻,我等了你一百多万了。”

  气绝魔仙哈哈大笑,笑出了眼泪:“我的重生复活,果然是在你的算计之中。哈哈哈,可笑,真可笑。可悲,太可悲了!”

  他并非是嘲讽无极魔尊,而是自嘲。

  他败在无极魔尊手中,一直怨恨不甘。重生之后,他一直都想报仇。

  但是到了此刻,他终于彻底明白自己和无极魔尊之间的差距。

  无极魔尊静静地看着气绝魔仙哭笑,伸手一抛,实践蛊就飞到了后者的面前。

  气绝魔仙这一刻脸上的神情非常复杂。

  他想起了记忆中最深的那一幕。

  “无极,你想成为尊者,问过我没有?有我在,你就想成尊!”气绝魔仙突袭无极成功。

  因为他知道,无极一旦成为尊者,他就再没有战胜他的机会。

  这一战,持续了九天九夜。

  然后,气绝魔仙输了。

  他双目赤红,对无极魔尊嘶吼:“你明明早已渡劫,成为了尊者。为什么要自封修为,和我僵持死战?”

  无极魔尊浑身浴血,在激战中有好几次,他同样挣扎在生死边缘。

  他淡淡微笑:“因为你是我的护道人,只有在我真正濒临死亡的状态下,我才能真正搞清楚尊者和护道人之间的关系。哈哈哈,事实证明,我的猜测果然没有错。护道人,护道人的秘密我已经知晓了。”

  气绝魔仙瞪大双眼:“就为了验证这样的猜测,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?哪怕成为了尊者,已经无敌天下?!”

  无极魔尊哦了一声:“即便成为尊者,也不过只是一层修为罢了。比起这个,还是探索大道更让我心动啊。”

  ……

  “无极啊,无极,你这家伙,一百万多年都没有改变你的性子。你还是那个无极!”气绝魔仙手指着无极魔尊痛骂。

  无极魔尊微笑:“正如我是无极,你也仍旧是那位气绝魔仙,不是么?”

  气绝魔仙咬牙切齿,似乎是愤恨到无力的地步,他一把抓住实践蛊,飞向无极魔尊:“你说对了,我还是我。来吧!”

  无极魔尊眼中精芒爆闪:“好!你是我的护道人,你我命运纠缠,依照我的推测,唯有护道人亲手相助,尊者才能更进一步,突破尊者层次,达到永生境地!”

  气绝魔仙狠狠咬牙:“那就让我看看,什么是真正的永生!”

  说着,他就催动了实践蛊。

  实践蛊的光辉,笼罩在无极魔尊的身上。

  无极魔尊的身躯迅速膨胀,从原来的常人大小,变成了一丈多高的小巨人。

  反观气绝魔仙却萎靡不堪,气息跌落谷底,不得不停止催动实践蛊。

  至于无极魔尊的气息,反而完全收敛起来,和常人无异。

  但用脚趾头都清楚,此刻的无极魔尊已然强大到了一种难以揣测的地步了。因为众仙的侦查杀招之下,他竟仍如同常人一般。

  群仙都看不透他!

  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以及乐土诸仙,都按捺不动,静观其变。

  他们想要阻止,恐怕也很困难。

  无极魔尊深呼吸一口气,再次将小臂伸进世界胎壁的漏洞之中。

  片刻之后,他抽回手臂,手臂手掌安然无恙!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