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五十节:被方源吓哭

第二百五十节:被方源吓哭

  东海。

  沈家大本营,紫檀万雀岛。

  一位蛊仙老者站在一座石门面前,默默等候。

  蛊仙老者身上散发着八转气息,并且位高权重,乃是沈家当代的太上大长老——沈从声!

  隆隆……

  闭关密室的石门缓缓打开,从中走出两位蛊仙来。

  领头的一位,一身灰袍,长发黑白交杂,披散肩头,正是沈伤。

  他专修人道,神帝城中的潜伏是他的一场际遇。从神帝城中突破而出后,他仙窍内的黑火之伤已是彻底痊愈,战力上涨,乃是绝对的亚仙尊战力。

  沈伤跨出石门之后,便停留在侧,对后面的蛊仙微笑:“陆道友,请。”

  这一位蛊仙一身麻布衣服,十分朴素。体格强健如熊,头戴斗笠,露出的半面脸苍白虚弱。

  正是从疯魔窟活着出来的陆畏因。

  陆畏因微微一揖道:“沈前辈的人道手段绝妙非凡,晚辈的伤势已是治愈了三成。此份恩情只能留待将来回报了。”

  沈伤哈哈一笑:“陆道友不必寄挂在怀,也不必称呼我为前辈。疯魔窟中你我并肩而战,紧密合作,如此战友情谊直接平辈论交即可。”

  沈从声笑道:“二位,宴席已经备好,还请移驾。”

  不待陆畏因再谦虚,沈伤哈哈一笑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热情地带着他入宴。

  宴会露天摆布,正是在紫檀万雀岛的最顶端。

  亭台中只有三座,沈伤坐主位,陆畏因坐客位,沈从声敬陪末席。

  石桌上的美酒佳肴自不必多说,陆畏因浅尝辄止,目光远眺。

  只见海面如镜,波澜不兴,夕阳余晖,霞云如火。

  “好一番美景。”陆畏因刚轻赞出声。

  这时,海岛上万千鸟雀鸣叫,无数紫檀木枝在鸟鸣声中微微颤抖,迸发出美妙和音。

  一时间,混杂一起的天籁之音徐徐荡荡,在广阔的海天之间远远扩散出去。

  陆畏因不禁流露出沉湎之色,闭上双眼细细欣赏。好半天,他才缓缓睁眼,吐出一口浊气:“早就听闻东海沈家紫檀万雀岛的美名,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能从疯魔窟中活着出来,目睹眼前此景,心中一片安宁平静,唉,活着真好。”

  陆畏因的实力已经是八转巅峰,防御方面更是在亚仙尊中突出。

  然而,疯魔窟一战却是充分地让他感受到了弱小的滋味。

  其中艰难困苦且不去说,很多次陆畏因都是生死一线。回想起这些凶险的情形,陆畏因此时仍旧心有余悸。

  沈从声顿时流露好奇之色,探询道:“若非天庭、长生天宣称,整个五域都还蒙在鼓里。疯魔窟之中,究竟发生了什么?不仅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复活,就连古月方源也成为了炼天魔尊?”

  天庭、长生天方面都吃了亏,虽然也都收获不小,但方源才是最大的赢家。所以,关于疯魔窟的情报他们两家都没有详细叙说。

  眼下天下震荡,蛊仙震惊之后,就是喷涌而出的巨大好奇。

  沈从声当然也免不了。

  陆畏因、沈伤对视一眼,你一言我一语,带着复杂的神情将疯魔窟之争叙说了一遍。

  沈从声听闻之后,久久无声。

  无极魔尊的追求,星宿仙尊的筹谋,巨阳仙尊的强势,乐土仙尊的遗憾,以及古月方源的隐忍……

  这场交锋的规格太高了!

  以至于气绝魔仙、战部渡、气海老祖、陆畏因、沈伤这等人物,都成了陪衬。

  这场交锋的代价也令人惊悚至极。

  战部渡、气绝魔仙这等亚仙尊都阵亡。方源麾下损失的蛊仙将近半百,长生天八极子只剩下一半。疯魔窟中,包含聂狂风、步天空、断虎在内的亿万生灵灭亡!

  最终,无极魔尊冲刺永生失败,方源成了最大的赢家。

  沈从声皱起眉头,又向两仙请教:“在下还有三事不明。第一件事,若我是无极魔尊,为何要如此匆忙,如此弄险呢?有如此实力,堪称力压天下,这座疯魔大阵不成,不妨再行布置另一座好了。”

  沈伤微微摇头:“无极魔尊矢志求道,上百万年积累和筹谋,不经检验岂能甘心?”

  陆畏因补充道:“他当时的状态恐怕并不能持久。他看似复活,实则并非活生生的蛊仙。至少当他死亡之后,并非血肉,也无仙窍落下,而是还原成了诸多事实浮冰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沈从声点点头,又问道,“第二件事,幽魂魔尊就真放任不管,将他留在疯魔窟第九层的虚空中吗?”

  陆畏因沉吟道:“幽魂魔尊起先被星宿仙尊操纵,情绪暴涨至极,几乎失去记忆,只依稀记得乐土大人。等到后来,幽魂魔尊被星宿仙尊放出生死门,竟然主动镇压世界胎壁的漏洞,着实出乎我等意料。”

  “他并没有如我之前设想的那样,恢复了记忆和理智。情绪上变得没有起伏,可以说是漠然无情。并且将胎壁漏洞,视作最大目标。以身镇压,不顾其他,状态之古怪,宛若……魂兽。”

  沈伤则道:“幽魂魔尊为何变成这种样子,我和陆道友早有讨论,但没有成果。就我看来,恐怕几位尊者心中都没有肯定的答案,至多是一些猜测罢了。自方源占据上风,抢走了最后一块事实浮冰,而幽魂魔尊一心想要镇压胎壁漏洞之后,三尊就都罢手了。历经整个疯魔窟之战,他们当时的状态也很虚弱,既然胎壁漏洞有幽魂魔尊处理,暂时放任不管也是明智之举。”

  说到这里,沈伤看向陆畏因继续道:“至于今后如何处置,幽魂魔尊又是否会恢复理智,我等都不好估量。”

  陆畏因点头,面色不免凝重几分。

  幽魂魔尊嗜杀,没有恢复理智,只能待在第九层虚空中,无法突围。但若是恢复了理智,恐怕五域两天难以安宁。

  沈从声最后问道:“第三件事,那方源成就尊者的一系列阴谋,已是被星宿仙尊、巨阳仙尊二人道破。但晚辈还是不太明白,为何方源竟拥有如此多的新颖杀招?那些层出不穷的复合杀招,那些图腾杀招,更关键的是荡魂落魄印,以及利用荡魂山、落魄谷、逆流河组成的杀招。在下想不通,若说其他方面也就罢了,方源在智道上擅长的一直是防备他人推算。他的智慧蛊也在天庭中毁灭。如何能有如此丰厚的杀招成果呢?”

  “难道说,他在智道上面也有极其重大的进步吗?但这样的进步未免太大了吧?”

  “荡魂落魄印也就算了,能够让他从生死门中轻松脱离的那记杀招,可是以三座天地秘境为核心的,并且似乎成功仿造出了生路。”

  陆畏因、沈伤双双摇头,皆表示不知。

  前者叹息:“若非方源不如此出人意料,恐怕也轮不到他成为最大赢家。”

  后者道:“关于这点,我倒是有许多猜测。”

  三仙边吃边聊,就这些猜测议论了一番。

  酒足饭饱之后,沈从声取出杯盏,当场为陆畏因、沈伤制茶。

  陆畏因看了一会,察觉端倪,不由大感兴趣,问道:“莫非是六声茶?”

  沈从声笑道:“微末小伎,在下献丑。”

  陆畏因正色道:“沈家六声茶闻名天下,不想今日有这口福。运道上有一说法,叫做否极泰来,又有说法,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哈哈,今日我真是有幸了。”

  六声茶乃是一套茶水,共有六小杯。

  这六小杯茶水的炼制工序、茶水温度、茶杯种类、喝茶顺序、具体喝法都有极其详细的讲究。

  沈从声连连消耗八转仙材,先是制作了第一杯茶,名为秋桐音。

  茶水清明透亮,仿佛秋日晴朗的高空,一尘不染。茶水入喉,陆畏因只觉得一片清爽甘冽,脑海中一片空明澄澈,不带一丝一毫的污染。整个人就好像是无忧无虑,化身成飞鸟,亦或者轻风,在秋天的高空中飘飞,忘却一切烦恼。

  沈从声又做第二杯茶,名为云流声。

  此茶口感奇特,软绵绵的仿佛不是茶水,而是棉絮。偏偏又入口即化,化为一股股的略带冰凉的流水,从咽喉流淌入肚,一路倾泻,毫无阻拦。

  再做第三杯茶,唤作江娥泣。

  但沈从声做到一半,忽然眼泪流下,制茶失败。

  “惭愧、惭愧。”沈从声忙拭泪告罪。

  陆畏因受益于沈伤治疗,又得到沈家如此盛情招待,此刻心中有数,知道戏肉来了,便接茬问道:“沈家太上大长老何故哭泣呢?”

  沈从声便道:“劳烦陆仙友关心,在下是惭愧至极而落泪啊。我沈家自开创基业,已有上千年。不想传到我这一代,我沈从声无能无德,令我沈家有了灭亡之兆。这大好的紫檀万雀岛,沈家上下人丁万千,都要化为梦幻泡影了啊。”

  沈伤长长地叹息一声。

  陆畏因道:“二位仙友是忧虑方源吗?”

  “正是如此啊。不久前情报传来,这位魔尊大人已是回到了东海,坐落一处凡岛,五禁玄光气笼罩方圆万里!在下心中忧虑恐惧,沈家上下忧虑恐惧,东海蛊仙界更是忧虑恐惧啊!”沈从声说到这里,又是大股大股的眼泪流下。

  ps:感谢老盟主“歇斯底里的优雅”的大力打赏,一直以来多谢你的支持了。恭贺“第三琅琊”成为本书的新盟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