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五十三节:不,我是大爱仙尊!

第二百五十三节:不,我是大爱仙尊!

  末了,房睇长又强调道:“纵观五域,北原、中洲、东海皆有尊者领袖,南疆也有一个正道联盟。惟独我们西漠,仍旧是势力割据,一盘散沙的状态。”

  “可以说,我们西漠在五域当中是最为弱小的一方。”

  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切不可主动挑头,做什么表率。”

  “若是由其他势力招揽我们,我们便左右逢源,暗中投靠,以我族利益为先。之前我们房家遭受围攻,是因为获得了神帝城。这样的错误我们不能再犯了,再做众矢之的,就显得太过愚蠢了。”

  房功、房化生再次点头。

  房睇长虽然修为不够,但是他的格局还是在的。

  南疆。

  天蓝山,罗家大本营。

  大堂上,几乎所有的罗家蛊仙都聚集于此,没有亲自赶来的,也有一股意志替代本体参会。

  罗家太上大长老罗足只有七转修为,他环视一圈,开口道:“三尊共世,乱战将起啊。罗家该何去何从?诸位有什么想法,都说出来。”

  罗家蛊仙们相互对视,很快,其中就有一人开口。

  此人专修宇道,乃是罗家大将罗然,拥有七转巅峰战力,比太上大长老罗足还胜一筹。

  罗然开口:“诸位,三尊共世的消息震撼人心,我苦思良久,换位思考。若我是三尊中的任何一方,就会先将南疆、西漠两域吞并。毕竟柿子捡软的捏,三尊之间开战,对东海、中洲、北原的本土都很不好。最明智的决策,便是先努力壮大自己,吞并更多的地域和资源,再进行尊者交锋。”

  “我们罗家位于南疆北端,最是靠近中洲。若是星宿仙尊向我南疆伸手,我们罗家必然首当其冲!”

  罗家群仙纷纷点头,脸色冷峻。

  自从五域界壁消失之后,他们的压力就与日俱增了。也在私底下不断思索自己、罗家的出路。

  罗然继续道:“三尊共世,我们南疆除非出现尊者,否则即便将所有的南疆蛊仙联合起来,亲密无间,也不是三尊中的任何一人的对手。其他位于腹地的超级势力,或许还有待价而沽的选择余地。而我罗家位于南疆、中洲接壤之地,恐怕冲突一起,必定要率先做出抉择。”

  话音刚落,席间罗家群仙就都微微躁动起来。

  其中一人直接站起来,愤然出声道:“罗足,以你的意思,是想我们罗家不战先降吗?我们罗家世世代代的清正之名,你都不顾了吗?我们罗家守护正义的荣耀,你也摒弃了吗?”

  众人视之,出声责问之人乃是罗霏。

  随后,不少罗家蛊仙纷纷附和罗霏。

  “我们罗家曾经辉煌的时候,几度逼近武家的地位。怎可作出如此懦夫之举呢?”

  “是啊,尊者无敌不假,但当今时代,却是三尊共世,未必就没有其他尊者复活。未来充满可能,我们不能先行放弃。”

  “依我所见,当世三尊没有一人值得我族投靠。天庭乃是师门制度,我们罗家投靠过去,就要改制。巨阳仙尊乃是护短仙尊,北原的百足家、楚家屡屡遭受黄金血脉的排挤。而炼天魔尊和我族有许多旧仇,若是向他低头,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!”

  见群情激愤,罗然连忙摆手:“诸位,我一时考虑不周。”

  罗霏瞪眼:“罗然大人,你可是我们罗家的第一强者。若是连您都有这样的想法,可就太令人失望了!”

  罗然面露愧色:“是我错了。”

  罗霏顺势又道:“依我所见,局势并不是十分险恶的。三尊共世,彼此忌惮,相互牵制,并不会那么容易出手。疯魔窟之争中,气绝魔仙、萧荷尖等人都已经陨落,方源麾下损失惨重。就连他本人还在休整,东海都未评定,根本没有染指其他地域的余力。”

  “另外,我们南疆虽然没有尊者,但也有南盟,有盟主武庸大人。宿命大战时,便是武庸大人领袖我等南疆正道。他从没有让我们失望过!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对他,对我们自己保留一份期待呢?”

  说完这番话,罗霏就坐了下去。

  但不少的罗家蛊仙都微微点头,认为很有道理。

  罗家上下对武家都抱有好感。

  因为当初,罗家探索气绝洞天失利,遭受追杀,就是向武家求援,保存了家族实力。

  一盏茶的功夫后,罗足宣布散会,只把罗然暗中留下来秘密交流。

  “这一次,是委屈你了。”罗足含着歉意道。

  罗然直接摇头:“向中洲投诚,乃是我本来的心意。只是今天试探下来,罗家上下并不想轻易低头,觉得是屈从了。另一方面,那只信道仙蛊也只是仙鹤门的意向,就算我们罗家真决定要转投中洲,至少也得和天庭搭上线吧?”

  罗足叹息:“我们罗家一直都是有清正家风,我才德浅薄,深深担心我罗家的安危啊。不过你所言甚是,此时的确未到火候。还是继续暗中和仙鹤门保持联络罢。”

  中洲,仙鹤门。

  绿树葱茏,清风拂面。

  山腰小亭中,一位少年蛊仙正吹奏着玉箫。

  箫声悠扬,一只仙鹤在半空中翩然飞舞。

  少年蛊仙一身白袍如雪,温润如玉眉毛碧绿修长,眉间一直垂到腰间。正是专修奴道的鹤风扬,号称鹤羽飞仙。

  “我这一次渡劫成功,晋升了七转。没想到刚一出关,就听到三尊共世的惊人消息。”

  “不仅是星宿仙尊、巨阳仙尊复活,还有一位新晋的炼天魔尊!”

  “古月方源……”

  鹤风扬心绪复杂。

  想当初,就是他指示天鹤上人,前往南疆古月山寨,又对付方源,谋取狐仙福地。

  “若是我当初狠一狠心,亲自出手,是否就能直接杀掉方源呢?”

  这个念头忍不住在鹤风扬的脑海中冒出。

  但旋即,鹤风扬摇了摇头。很大概率,他会遭受失败。因为方源的背后,乃是天意和其他尊者的纠缠。但就算有提前铲除方源的可能,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?

  方源已经是魔尊了。

  而他鹤风扬才刚刚脱离六转,晋升七转而已。

  鹤风扬心中,失落、羡慕当然是有很多的。

  他辛苦修行这么多年,却眼睁睁地看着方源从一介凡人突突突地猛升,最终竟成为了尊者!将他远远甩在后面,让他连方源的背影都望不到。

  不过在这箫声当中,鹤风扬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。

  “个人有个人的缘法。”

  “方源能有此成就,除了机缘际遇之外,也有他的智谋和拼杀,多少次看清混乱局势,多少次仍旧命垂一线。”

  “而我并非没有希望。和平时期,奴道有耗费门派资源之嫌疑。而五域乱战将起,我专修奴道,必定会被门派更加重视,得到更多的照顾和资源倾斜。”

  “再者,我之前自作主张,偷偷以仙鹤门的名义,向南疆罗家送去信道仙蛊,进行招降。罗家太上大长老并未即刻毁去信道仙蛊,已经是一个很明显的态度了。”

  “如果此事能成,就是一场巨大功劳,门派贡献定然十分可观。到那时,我就为你兑换了天庭仙丹,助小九你成为上古荒兽!”

  鹤风扬望着眼前飞舞的九宫鹤,泛起微笑。

  这只九宫鹤乃是荒兽,和鹤风扬关系十分亲密。曾经它身中堪回首宙道仙蛊,从成年不断回溯,变成青年,再变幼年。鹤风扬积极救治,不惜耗费巨额代价,终于令它恢复原状。

  东海。

  五色烟雾滚滚荡荡,不断收缩,最终汇入到方源的至尊仙窍中去。

  方源盘坐在无名小岛上,眼前一片空阔,再无烟雾遮掩。

  然后,他就看到了一大批的蛊仙相伴而来。距离他尚有千步,便落到海面上,对他纳头就拜,主动臣服。

  这些人都是东海正道蛊仙,各大家族的太上大长老都在此处。

  当中,又以亚仙尊沈伤、陆畏因为首。

  方源微微一愣,旋即了然,哈哈一笑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也,诸位贤达仙俊都起身来罢。从今往后,我会对你们和其余下属一视同仁。”

  群仙顿时流露出感激之色,齐声道:“我等拜见炼天魔尊,愿为魔尊大人效死力!”

  哪知方源却缓缓摇头:“我索性一同向天下人宣布罢。”

  他同时沟通了宝黄天,开始宣称。

  “什么炼天魔尊?这个称号我不接受!”

  沈伤等人愣住。

  “我非魔道,而是正道。之前种种,是为天下苍生谋求福祉。我不顾身家性命,历经千难万险,毁灭宿命,令天下人彻底自由!然而却遭受天庭等腐朽势力的打压,极力地阻挠!”

  “我和乐土仙尊乃是至交好友。疯魔窟一战,受到他临终托付,成尊之后,会效仿乐土仙尊,为五域和谐奉献一生!”

  “诸位切不可听信谣言,乐土仙尊非我所杀,而是星宿、巨阳合谋致死。”

  方源义正言辞。

  沈伤、陆畏因只能呆呆地看向他。

  其余东海正道的各家首脑,也仿佛一副幻听了的样子。

  方源声调猛地高昂起来:“世人谨记,我古月方源乃是大爱仙尊!从今日起,创建天地一家大爱盟,只为造福世间,五域和谐!!”

  这番消息迅速在宝黄天中传播,天下蛊仙一瞬皆知。

  不管是正在和百足天君烤串的楚度,还是私下商量的房家三大首脑,亦或者罗家群仙、鹤风扬,都接收到了这番惊人的情报。

  但方源没有停止,还在继续。

  他直接在宝黄天中抛出一份清单,清单中蛊虫海量。只要蛊师、蛊仙付出合适的代价,方源就会为其炼制蛊虫。凡蛊不管多大的规模,仙蛊哪怕是八转,都能炼制!

  五域哗然。

  “这是我古月方源,一位炼道尊者的承诺!”

  “蛊虫,是我们蛊修的核心、基石。但一直以来,都太少了,尤其是仙蛊。”

  “有感于此,我古月方源第一项造福天下的举措,就是为天下人炼制仙蛊。不管你曾经和我有什么恩怨情仇,不管你我是敌是友,我都会不计前嫌,一视同仁地为诸位炼蛊。以此证明我的爱心!”

  “我知道你们的担心。但事实上,我早已和许多势力,许多蛊仙有过交易,为他们炼出了许多仙蛊。”

  “比如,西漠房家,我就多次和他们交易。这些都是证据!”

  西漠,房功、房睇长、房化生彼此等瞪圆了双眼。

  刚刚还强调“潜伏低调,不可成为众矢之的”的房睇长一脸惨白之色。

  “还比如,南疆的武家,我为武庸炼制的八转仙蛊,就不只一只。证据都在这里!”

  武庸:“……”

  罗家上下:“……”

  罗霏抱头,心仿佛碎了:“为什么?武庸大人您竟然在暗中和方源……为什么?!”

  “还比如北原的百足家,我和百足天君有不少合作意向,联络很频繁。”方源继续宣称道。

  百足天君宛如石像,手中的竹签已经烤得燃起了火焰。

  楚度看着他,好像在说:老哥,你怎么回事?你既然已经和方源暗通曲款,为什么刚刚还要借我的渠道和方源联络呢?

  方源又道:“不只是北原,就连中洲都有。比如仙鹤门的鹤风扬,我早年就和他有所接触,可谓不打不相识。”

  “污蔑,这是纯粹的污蔑!!”鹤风扬气得将手中的玉箫摔在地上,浑身之颤。

  最后,方源道:“信与不信,其实都在你们自己。风险当然是有的,但如果是真的呢?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?”

  “请大家给我一点信任!”

  “很久之前,就有许许多多的人误解我。所以,也请让我向普天之下所有的人证明,我是大爱仙尊!!”

  方源宣称完毕。

  海面上,风呼呼的吹。

  尚且跪了一地的东海蛊仙们,都仰头望着方源,神色呆滞。

  望着他们,方源泛起亲切的笑容:“诸位,都起来罢,你们都加入了天地一家大爱盟,得到的优待将更多。”

  “我保证。”

  ps:快更新的时候,又紧急调整了一下,所以晚更了,所以这章是4000字。这一章结合上一章连贯地看,效果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