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五十九节:一边敌对一边合作

第二百五十九节:一边敌对一边合作

  北原。

  长生天。

  巨阳仙尊手中捏着一只信道凡蛊,面色沉静,心中却是在微微叹息:“没想到我身为尊者,竟会关注一位区区六转的北原散修,并且暂时还奈何不了他。”

  按照巨阳仙尊的脾气和秉性,这等和方源公开交易的蛊仙,简直是在向他挑衅!

  换做以前,这蛊仙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  尊者的尊严是不容许丝毫冒犯的。

  然而现在……

  巨阳仙尊唤来一位八极子:“去,暗中传令给所有的超级黄金部族,全力接触,并且招揽此人。哪一家做成此事,便会得到我的特别奖赏。”

  “是。”这位八极子立即领命,恭谨地退下去。

  这个时候,巨阳仙尊是不能发表任何声明的,这对他自己,对长生天都不利。

  但是可以让超级黄金部族去做。

  这就是老辣的正道政治手腕了。

  巨阳仙尊深知:方源的这项大爱炼蛊之计,是阻止不了的。这是赤·裸·裸的阳谋,渴求仙蛊的人心难以撼动。

  巨阳仙尊一旦阻止,或者下令追杀这北原的散修,那么长生天就会大失人心。

  短时间内或许能遏制住情势,但越是压制,这股不满之意就越是积蓄深厚,某一刻爆发出来,会带给长生天更大的麻烦。

  最后,会造成这样的结果——

  北原的散仙、魔修,绝大多数都会找方源公开交易。交易之后,这些蛊仙就会立即撤离北原,前往其他四域。当然,最可能去的,就是方源掌控的东海了。

  这就等于是,方源利用一只只仙蛊,像钓鱼一样,将北原蛊仙界的散仙、魔修,都勾到了东海,壮大天地一家大爱盟的规模。

  巨阳仙尊当然不会轻易中计。

  “方源这小子着实嚣张,仙元不足,还主动挑衅。哼,必须还以颜色!”

  如果说,疯魔窟之争让巨阳仙尊领略到了方源的战斗力,那么现在则让巨阳仙尊感受到了方源狠辣犀利的政治手腕。

  巨阳仙尊想了一想,便从自家仙窍中飞出一只信道仙蛊。

  信道仙蛊迅速飞射,径直投向了中洲。

  中洲,天庭。

  星宿仙尊也在应对方源的手段。

  她召来了鹤风扬,并亲自劝勉几句,当面下达了任务。

  鹤风扬离开天庭的时候,还处在迷糊的状态。

  星宿仙尊交代他的任务,竟然是公开和方源交易,要炼取新的仙蛊!

  星宿仙尊的应对,比巨阳仙尊还要干脆。

  既然方源之前宣称,要大爱世间,不论敌我都会炼蛊,那么天庭索性顺势而为。反正这个阳谋,天庭暂时无法阻止,趁机得利也是一个明智选择。

  当然,天庭、星宿仙尊都不会公开和方源交易。这面皮还是要的。毕竟之前刚宣称方源乃是魔尊。

  鹤风扬和方源交易,不管成功还是失败,天庭都会漠视,营造出不管十大古派成员如此作为的暧昧的政治姿态。

  如此一来,十大古派参与其中,将获取多只仙蛊,对中洲的体力提升很有帮助。

  如果方源拒绝,或者开价很不合理,那势必和他之前的宣称不符,大大抵消了方源的信誉。

  削弱了方源的号召力,对于天庭,当然是一项胜利。

  “拜见仙尊。”秦鼎菱出现,带来了两只信道仙蛊。

  “嗯?”星宿仙尊阅览之后,若有所思。

  第一只,来自南疆武家。

  星宿仙尊看了,明白原来是武家太上大家老,当今南联盟主武庸,要和天庭公开交易。

  武庸似乎忘记了,他曾经率领南联,在宿命大战中和天庭敌对!

  星宿仙尊双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欣赏之色。

  “这个武庸的确是个人杰。”

  “之前是他和方源公开交易,转身又向我天庭交易。”

  “野心很大呀……”

  “不过也好,答应了你也对天庭有利。”

  星宿仙尊当即决定,会和武庸交易。

  一方面,是表明她的态度:她和天庭对所有和方源交易的蛊仙,都很宽容。

  另一方面,星宿仙尊也在拉拢武庸。武庸和方源走得很近,若是拒绝,恐怕武家会被方源轻易拉拢过去。

  这不是星宿仙尊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
  至于第二只信道仙蛊,则来自巨阳仙尊。

  信中内容很简单,巨阳仙尊想和星宿仙尊联手,共同对付方源。

  当然,不是平白无故地就相互联手。

  毕竟疯魔窟之争中,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对付成尊后的方源,已经是联手的程度了。

  疯魔窟之争才结束没有多久,尊者的提升都没有多少。

  现在双尊联手对付方源,只会自讨苦吃,自取其辱。

  巨阳仙尊的意思是:他一直通过运道手段,监测着东海方面,侦查着炼天魔尊。一旦方源有尝试炼制九转仙蛊的举动,势必会造成气运上的剧烈变化。那么到时候,就是对付他的良机了!

  现阶段,方源很强,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联手都会被他击退,但优势不大,双尊自保还是很从容的。

  然而一旦方源炼制九转仙蛊,势必会造成仙元的大量损害。尤其是在炼蛊关头,被双尊抓住战机,那就是方源的巨大破绽,也是最弱小的时候。

  方源若是炼蛊失败,本身就会遭受恐怖的反噬。

  毕竟这是九转仙蛊的炼制,非同小可!

  对于巨阳仙尊的这个提议,星宿仙尊也没有丝毫犹豫,答应了下来。

  事实上,她也有一整套的侦查手段,监控着东海,时刻防范着方源有炼制九转仙蛊的举动。

  对于方源的炼道造诣,星宿仙尊极为重视。

  三尊之争,可谓寸土必争。任何一方增添一只九转仙蛊,都会令实力暴涨。这不是寸土得失,而是城池般的易主。

  事实上,就算巨阳仙尊不来信,星宿仙尊也会主动联络他。

  若是真让方源充分发挥炼道特长,炼成了九转仙蛊,那么方源就会获取一大块优势。

  这是双尊都不想看到的。

  这一个隐秘的,针对方源炼制九转仙蛊的封锁,在双尊的默契之下轻易形成。

  “方源若是冒然炼制九转仙蛊,那就是出击之时。”

  “只是和巨阳仙尊联手,还得注意仙元消耗。”

  星宿仙尊明白,巨阳仙尊的仙元储备要高过她,若是联手对付方源的过程中,自家仙元损耗过多,哪怕是和巨阳仙尊一样多,对于星宿仙尊而言,都是不利的。

  巨阳仙尊本身就在仙元储备方面,占据绝对优势。

  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巨阳仙尊在仙元上的优势就会更加巨大。

  这必然也是巨阳仙尊暗中的一份企图。

  东海。

  “哦?”方源神色微微一动。

  他此时一边炼制仙蛊,一边还沟通着宝黄天,一边思考着仙窍方面的部署,十分从容。

  此时,他在宝黄天中的意志接到了鹤风扬的交易请求。

  “鹤风扬居然主动和我公开交易,看来这是星宿仙尊的意思了。”方源立即领悟到了背后的真相。

  没有星宿仙尊的允许,鹤风扬怎么敢这样做?

  “不愧是星宿仙尊呐。”方源暗赞一句。

  这是相当成熟理智的应对。

  势力之间的交锋,强者之间的较量,从来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敌友两面。而是根据具体情势,而灵活变动的。

  有时候是敌人,有时候又是盟友,甚至同时一边敌对,一边合作。

  不过,这种反应早在方源的预料之中。

  对于鹤风扬的交易请求,方源意志当场就答应下来。

  若是拒绝,会削弱他的影响力。

  况且,为什么要拒绝呢?

  这对天庭、中洲有利,对于方源而言,更有利啊!

  毕竟,是他在开价,他是卖家。

  当然,天庭、中洲也会获利。

  双方各取所需,这是一场互利互惠的交易。最不利的是长生天。

  因为方源、星宿仙尊方面都有提升,长生天就被落下来了。

  而长生天一旦见到这种情况发生,必然会不甘落后,哪怕不愿意,也要和方源交易。

  方源当然不会拒绝,届时他就是三方中最得利的一方。

  “既然你想要七转仙蛊,那就将九央石林交给我罢。”方源给鹤风扬开了一个卖价。

  九央石林乃是土道资源点,可以充当地脉节点。

  其具体价值和一只七转仙蛊不太好比。短时间内,当然是七转仙蛊价值更高。但是长远来看,持续产出土道修行资源的九央石林,反而超过七转仙蛊一头。

  这个卖价很高,远远超过方源之前炼蛊的开价。鹤风扬也做不了主,但他有着星宿仙尊的命令。

  总体而言,这卖价在底线之上,所以鹤风扬答应了这个价格。

  “将来天庭、长生天和我交易,我都会索取土道资源点,方便我在至尊仙窍修补之前的土脉。”

  至尊仙窍中,早已经再次大兴土木。

  但目前主要建造的是水脉。

  既然正气盟主动投靠了方源,那自然要表现诚意。方源早已毫不客气地下令,让各家先贡献一批水道资源点上来。

  “黄杏仙元已经有数十颗了。九转仙蛊当然不能冒然炼制,况且这些仙元储备也不足。”

  “先炼制几只天道八转仙蛊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