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二百七十九节:指责天庭

第二百七十九节:指责天庭

  “如何?”毛十二笑着。

  在云中,他和鲛人女仙连可心秘密碰头。

  连可心答道:“的确是蛊仙种子,渡劫升仙的可能很大。”

  毛十二微微摇头:“此次他有了修仙的门路和强劲的动力,但还不够。我们要尽量再给他增加一些底蕴,毕竟三气调节的关口,只能靠他自己独自闯过。”

  至于其余的灾劫,那都不是事!完全可以在一旁偷偷出手相助。

  “那依照仙友的意思?”连可心流露出迟疑之色。

  毛十二便道:“我会留给他七八天的时间,让他好好熟悉那些凡蛊。之后,我会将那些追兵,再次吸引过来,给他练兵。”

  “他的母亲铁丝城主其实并没有死,而是陷入一种濒死的状态,非得需要蛊仙的手段才有救治的希望。”

  “我会让他知道这一点,从而更加坚定他渡劫的渴望和决心!”

  连可心听到这里,沉默了一下,称赞道:“还是仙友深谋远虑,可心多有不及也。此次任务完成,相关贡献还请仙友分配。”

  “仙子谦虚了。”毛十二眯起双眼,连忙摆手,“你的付出我会如实地上报。并且,贡献分配可是星罗城的事务,我岂有权力插手呢?”

  连可心原本接取任务,是来接近和交好毛十二的。但是当她得知古月方想的特殊身份之后,立即明白古月方想必定会在将来,受到方源重用!

  这位鲛人女仙便设想了一计,不惜亲自下场,和古月方想接触。

  为了表现更好,这位鲛人女仙也是拼了。

  毛十二担心她这番表现,会分薄了自己的收益,便向连可心吐露自己的另一项安排。

  连可心也很乖觉,立即表示自己不争功,顿时就让毛十二十分满意。

  两人间的氛围因此回归先前,变得和谐起来。

  攀谈几句后,忽然在南端远处,冲起一道巨大光柱,一股阴森森的炼蛊气息旋即扩散开来。

  连可心察觉,顿时脸色微变:“这是有人炼成了七转仙蛊?”

  她旋即看向毛十二,称赞道:“贵族果然人才济济,光是这份澎湃气息,就让在下心生向往。不知仙友可否引见?”

  毛十二却是露出为难之色,摇了摇头,下意识地就压低声音:“换做任何其他的毛民蛊仙,我定然会为仙子你引见。但此人却是极其特殊的,他真实的身份乃是幽魂魔尊的分身,受到主上的手段,被幽禁起来,终日炼蛊不休。”

  连可心听了大为惊讶,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,脱口而出,问道:“难道说,这位被幽禁的蛊仙便是毛六?”

  毛十二点了点头:“仙子聪颖,一猜即中。毛六居住的那处山谷,也是被主上特意布置过,是整个至尊仙窍中的禁地,俗称幽谷禁地。”

  此时,幽谷禁地之中。

  毛六身躯枯瘦如柴,脸庞也是颧骨高高耸起,眼窝深陷。

  一只七转仙蛊就在刚刚炼成。

  这只蛊虫形如蚂蚁,上半身大而光亮,下半身小而黯淡,前足肢虚弱短小,后足肢却是有力修长。

  正是奴道仙蛊主仆蛊。

  “终于、终于炼成了……”

  “失败了三十三次,重伤二十七次,濒死十九次,但我还是炼成了!”

  “有了这只仙蛊,一定能够帮助方源宗主了吧。”

  “还是得依靠宗主,才能救出本体啊。”

  “等等,我似乎忘记了什么……不管了,还是继续炼蛊吧。”

  “我炼出的仙蛊越多,就越能让影宗强盛,救出本体的希望也就越大!”

  毛六神智很不对劲,口中嘀咕了半天后,就又立即开始着手炼制其他仙蛊了。

  片刻之后。

  宝黄天中,方源意志和鹤风扬在众目睽睽之下,完成了一场交易。

  方源获得了中洲一处土道资源点,名为九央石林,而鹤风扬则获得了主仆蛊。

  “真的交易了,难以置信啊,鹤风扬的胆子居然这么大!”

  “他这可不是破罐子破摔,定然是受到仙鹤门的指示,才这么去做的。”

  “仙鹤门?不,公然和炼天魔尊交易,仙鹤门也抵抗不住这样的压力。这背后定是有天庭私下允许,否则中洲十大古派怎么会敢这样行事?”

  “天庭不是宣称方源乃是魔尊吗?竟然会和他合作?”

  “这有什么?七转仙蛊有多难炼,天庭财大气粗,九央石林这样的资源点数不胜数,付出一点,就能换得一只仙蛊,若是我也会这样干!”

  “方源不愧是炼天魔尊,炼制七转仙蛊竟如此容易!感觉就像喝水般简单。”

  “你们说,他炼制八转仙蛊会如何?总不会还是这般轻易吧?我觉得至多只有五成,不,三成的成功可能。”

  “那么炼制九转仙蛊呢?”

  “呵呵,你说笑呢!就算是炼道尊者,炼制九转也一定很困难。你看看历史上的记载,炼制九转仙蛊次数屈指可数,又有几次真正炼成了的?就连星宿仙尊曾经炼化九转智慧蛊,都耗费了百年光阴。”

  “不错,天庭为了修复一只九转的宿命蛊,前前后后持续了一百多万年。最后呢?还不是功亏一篑。这还只是修复一只九转仙蛊,真要炼成一只九转,太难了!”

  “这可说不准。毕竟古月方源乃是历史上第一位炼道成尊的人物,我等只能仰望,万难揣度啊。”

  一时间,五域两天的蛊仙们议论纷纷。

  他们刚开始谈论方源的炼道造诣,很是好奇作为一位炼道尊者,究竟有什么用的炼道实力。

  绝大多数人都认为:方源炼成九转仙蛊会很困难。毕竟历史上都有许多记载。

  剩下的一小部分蛊仙,则觉得自己层次太低,无法猜透方源的真正极限。

  然后渐渐的,蛊仙们议论的对象又在有心人的调动下,逐渐转移到了天庭身上。

  天庭对鹤风扬默许的姿态,星宿仙尊对方源的暧昧态度,让众仙都心生不屑,多加嘲讽,但也能够理解天庭这样的做法。

  毕竟方源的生意禁止不了,而且又太有利可图了!

  就这一个话题,蛊仙们又谈论到天庭停止派发仙元石的事情上来。

  于是,抱怨声,呼吁天庭重新发派仙元石的声音,对天庭的嘲讽和嫉恨的声音一时间喧嚣而上。

  天庭向来都是天下第一人族势力的姿态,傲凌五域两天蛊仙界。

  这一次停止派发仙元石,和之前的老大地位以及行事风格,很是违背。

  仙元石紧缺,的确带给广大蛊仙们巨大的麻烦。

  宝黄天中,十场交易已经有九场都是以物换物了。剩下的一场,则是各大超级势力开出高价收购仙元石。

  西漠。

  房睇长也在催动蛊虫,沟通着宝黄天。

  “这股指责天庭的声潮,很不对劲,恐怕背后是巨阳仙尊、炼天魔尊在推波助澜呢。”房睇长双眼精芒闪烁不定,认出了蹊跷。

  事实正是如此,方源和巨阳仙尊不会放过这样的良机。

  天庭的声望在这股声潮中一降再降。

  房睇长的神念来到方源意志面前,以谦卑至极的姿态交流道:“西漠房睇长拜见盟主大人,盟主大人文成武德、泽被苍生,祝盟主大人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……”

  还未说完,方源意志就不耐地挥挥手,打断房睇长道:“别废话,交易吧。”

  房睇长连忙应是。

  于是,紧随着鹤风扬的交易,又一场交易成功了。

  方源炼出了七转仙蛊,交给西漠房家。而房家提供的是一处地脉资源点,以及数百万的毛民奴隶。

  房家原本想低调,在暗中发展,左右逢源。但方源宣称大爱,又曝光了自己和房家紧密的关系,让房家上下一度傻眼。

  万家号召西漠正道围攻房家,虽然结果失败,但也让房家认清了自身处境,再没有什么侥幸的想法。

  于是,在房睇长的建议下,西漠房家公开宣称,加入天地一家大爱盟。

  “事已至此,房家只能和方源紧密合作,抓紧一切时机壮大自身了!”房睇长心中暗叹一声。

  这种身份很有风险,但同样的,也带来了丰厚的利益。

  仙蛊太难炼了!

  “有了这只仙蛊补充,我的战力也能暂时媲美普通七转蛊仙了。”房睇长又陷入沉思当中。

  他现在已经成功升仙,再次成为了六转蛊仙。

  三气调和是一道巨大的难关,但是房睇长却是有了成功的经验。没道理第一次成功,第二次就失败。

  另外一个升仙的难题,就在于灾劫。

  这一点,又有房家蛊仙帮衬,绝大多数情况下根本没有什么威胁。

  除非出现梦道、画道灾劫之类的。

  但是让房睇长感到一大遗憾的是,这一次升仙他却没有师法自然的机会。

  每一个蛊师升仙,都有师法自然的绝世良机。趁机询问天地隐秘,往往都有所得。

  但是这一次,房睇长却丧失了这个机会。

  这并非是因为他第二次升仙,而是天意本身出现了问题。

  两天混淆,天意也随之陷入混乱和动荡当中,很难兼顾到师法自然这个小环节。

  “再休整几日,就要进攻万家!”这一刻,房睇长眼眸如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