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三百零二节:讨房联盟的尴尬

第三百零二节:讨房联盟的尴尬

  西漠,房家领地。

  “给我开!”莫沙塔大喝出声。

  随着杀招催出,眼前的仙阵轰然打开。

  一片空荡荡的。

  一点资源都没有留下,几乎是一片荒漠。

  毛都不剩一个。

  “又是这样!”许多蛊仙气愤填膺。

  “搬空了,都搬空了……”又有一些口中呢喃,双眼都有些失神。

  “好毒辣的房家!”还有蛊仙几乎双眼喷火,咬牙切齿。

  “单凭房家,可没有这么多人力和手段。定然是背后有炼天魔尊出力了!”这部分的蛊仙则有些无奈。

  这已经是房家的最后一个资源点了。

  和之前所有的资源点一样,什么都没有给讨房联盟留下。

  蛊仙们议论纷纷,声音很嘈杂。

  这和原先的料想,差距太大了!

  房家不仅搬空了资源点,还留下了仙阵。这些仙阵都根据自然道痕,采纳仙材铺设而成。

  讨房联盟的蛊仙们要破解仙阵,还得耗费仙元。

  仙元耗费一大批,结果到头来,什么收获都没有。

  望着一个个深坑,或者一片片荒漠,这些讨房联盟的蛊仙们的脸上可谓阴云密布。

  萧夜壶甚至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。

  他感到十分后悔。

  “早知道这样,就不会来掺和这个破事!”

  萧夜壶本身伤势至今未愈,最关键的是他的仙蛊屋夜壶还毁了。

  他不是一点都没有捞到,但战利品太少了,亏损太大了。

  万古愁望着眼前的这一幕,心中也在叹息,她很无奈。

  在她的第一世,还没见过有这样没有底线的超级势力。这一次复活重生,算是长见识了。

  她率领讨房联盟一路袭来,没有见到任何一位房家蛊仙,仙阵破解了很多座,都没有资源点收获,并且有些仙阵还十分阴损。一旦破解方法不到位,就会爆炸!

  这太损了!

  不少蛊仙还因此受伤。

  至于房家的大本营都给搬了,消失不见了。

  这可是公共福地,房家居然转移仙窍有这样的手段!

  地球上有句俗话,叫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但现在好嘛,房家把庙都搬走了。

  这个俗语,万古愁并不知晓。

  但心情是一样糟糕的。

  虽然击败了房家,但万古愁一点高兴的情绪都没有,反而更加忧心忡忡。

  房家消失不见,却还保留着足够的战力。

  现在轮到万家以及其余超级势力担忧了,万一哪一天房家进攻某个资源点,防御下来的可能性是很低的!

  房家没有了这些资源点,也就不需要派遣蛊仙分别驻守。等若是举族来攻,完全化被动为主动。

  万古愁不由看向天庭蛊仙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天庭和万家的利益是一致的。

  事实上,星宿仙尊也早就下达了命令,要求覆灭整个房家。

  所以,周雄信察觉到万古愁的目光后,立即毫不犹豫地道:“房家如此作为,完全自断根基,等若是完全投靠了炼天魔尊。这正说明,房家和方源是一路货色,都是魔头,他们皆是世间的祸害!”

  “别跟我说这些,接下来怎么办?”其余的西漠蛊仙却不买账。

  周雄信微笑:“我方的星宿仙尊大人早已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,因此特意派遣了我,来搜寻线索,寻找到房家的踪迹。一旦找到,讨房联盟全力出手,必定能覆灭整个房家。”

  另一旁,万紫红倒是很理解房家这样做。

  前段时间她就向星宿仙尊提意见,招揽房家的意见被驳回,万紫红就知道房家已经没法投降。天庭必定要杀鸡儆猴,这种情况下,换做是她也会这样搞。

  讨房联盟的行动,实在太过拖沓了。给了房家以及方源搬迁资源的充沛时间。

  讨房联盟最佳的策略,是立即进攻房家。

  但是他们花在内部商讨方面的时间,实在有些多。

  谈判本来就耗费时间,一直到彻底确定彼此瓜分的方案,讨房联盟这才行动。

  但万紫红也能够理解。

  不这样做的话,讨房联盟的蛊仙们就无法分派蛊仙,更无法确定战术。

  利益和风险是对等的。

  只有确定了利益,再按照利益分派来规划哪家来打头阵,哪家主持后方,整个讨房联盟才有战力。

  这等联盟毕竟组建的时间太短,参与联盟的蛊仙又来自各大超级势力,谁也不服谁,个人能力在个人背影下,也没有足够高的影响力。

  没有利诱,讨房联盟就组建不成。

  就像之前,万家是不得不掏出了家底,才吸引了各大超级势力派遣人手,组建了讨房联盟。万古愁暴露之后,又用房家的东西来吸引其他蛊仙。

  而没有明确的利益划分,讨房联盟就没有战力。

  一旦到了交战之时,房家强攻,蛊仙们就会立即退缩,没有明确利益,谁也不肯冒险。

  而房家却是被逼入绝境,众志成城。

  如此情况,房家上下能捏成一个拳头,讨房联盟即便人多势众,也是一盘散沙,失败的可能性极大。

  所以,讨房联盟必须要经过这个过程。

  “然而单靠我一人,还远远不够。诸位应当明白房家余孽的威胁,要想尽快地铲除这些魔道毒瘤,还请诸位家族派遣信道蛊仙参与追捕。”周雄信又道。

  “房家魔道,再也不是西漠正道,人人得而诛之!”西漠的蛊仙都点头。

  “但是我们此番劳而无功,你们万家、天庭得给我们一个说法!”

  “是啊是啊,现在这种情况,我们总不可能空手而归吧?”

  “如果让我们一无所获,万家就太过让我们寒心了。今后若是房家来犯,还有人响应这样的讨房联盟吗?”

  蛊仙们又闹起来。

  万古愁头疼不已!

  她思量了一下,便暗中传音萧夜壶。

  “萧家仙友勿忧,我万家第一个保证你的收益。”

  “据说,当年房家第一代先祖,是房家修成蛊仙的唯一一人。当时房家占据走石裂缝,是西漠最小的超级势力。”

  “沙灾来袭,房家先祖面临抉择。他明明可以布置仙阵,献祭一些房家的凡夫俗子就能抵御沙灾。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保存房家子民,直接撤走,宁愿放弃走石裂缝。如此极端性情,可谓一脉相承。房家此举也不难理解。”

  “仙友你已经得到不少房家族人,这些人虽然只是支脉,但是房家如此家风,或许可以利用。”

  萧家是万家骤变最强的超级势力,万古愁首先得安抚住这样的存在。

  一切都以实力说话。

  萧夜壶得到万古愁的保证,这才神色稍缓,没有再闹下去。

  万古愁还是有信誉的,正道混的就是这个。

  再说,就算万古愁不守信誉,一味赖账,他萧夜壶还能有什么办法?

  “卖!我要把这些房家族人当做奴隶卖出去,好好地羞辱房家!我们还可在这些人的身上做手脚,说不定能借此侦查到房家诸仙的范围。”

  萧夜壶咬牙,也是发狠了。

  不久之后,宝黄天。

  “这,这里是哪里?”王小二惊呼。

  周围人也是一片惊恐,发出嗡嗡作响的嘈杂声音。

  这些人漂浮在宝黄天中,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,将这些人拘束一团。

  所以,王小二感觉很难受,他不是脚踏实地,头上脚下都是人,而且还被周围的人挤压着。

  “我们被卖了!”

  “这里是传说中的宝黄天。”

  一些有见识的蛊师开口,说出了真相。

  房家人的脸色顿时无比惨淡。

  这就是战败的下场!

  “房家的蛊仙们,你们给我听着。你们倒行逆施,沦为魔道,乃是西漠正道之耻。就算现在跑了,将来也必定绳之以法。”

  “这些人都是你们房家的族人、家人。他们其实都是无辜的,但他们却因为你们而沦为奴隶,这都是你们害的。”

  萧夜壶意志也进入宝黄天,不断宣扬,尽情羞辱着房家上下。

  这番言论更激得房家族人们哀嚎悲泣起来。

  “谁来救救我们!”

  “先祖大人们,我们在这里啊。”

  “哭什么?别给我丢了房家的脸。”

  对于他们而言,最好的情况就是房家蛊仙买回去。

  王小二掺杂其中,也嚎了几嗓子。

  他心中很是惴惴不安。

  他被认为是房家的一员,因为当时的环境太过混乱了。房家族人们并不知道,他们当中混入了一个异姓外来的蛊师。

  和其他人心思不同,王小二很不愿意被房家蛊仙重新买回去。

  因为房家蛊仙知晓自己的不同。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,房东西对他严刑拷打不说,还尝试了多种诡异毒辣的手段,不断折磨他,事后又把他治好。

  “乱世将至啊,房家可是超级势力,居然沦为这种处境。”

  “这是自己作死!”

  “房家肯定不是想要取走万家太上大家老的性命,他们一定留着手。依我看,都怪怪万家太上大家老太过废物,居然就这样被杀死了。”

  “现在的万家可是不同了。有着万古愁复活,这样的传奇强者坐镇,万家必将再次走上鼎盛。”

  “和方源合作,能够有仙蛊交易。和天庭合作,能够复活蛊仙。真让人心动啊!”

  房家族人沦为奴隶,带给许多蛊仙以警示。

  五域乱战还未开始,超级势力就已经不稳。

  一时间,兔死狐悲有之,动了其他心思的也有之。

  “这些人族奴隶,怎么卖?”很多人报价。

  人族奴隶其实是越来越稀少的,最近百年,都没有如此大规模的人族奴隶贩卖。

  毕竟无故地捕捉人族充当奴隶贩卖,是妥妥的魔道行径。

  但是现在这些房家族人乃是战败者,来源很正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