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三百六十节:巨阳撤离

第三百六十节:巨阳撤离

  “星宿仙友,宝黄天中的传言是不是真的?”巨阳仙尊一边和幽魂魔尊交锋,一边联络星宿仙尊责问。

  星宿仙尊只是敷衍:“这是方源之谋,用来动用巨阳仙友你的决心。”。

  巨阳仙尊一边闪过幽魂魔尊的反扑,一边继续试探:“眼下方源劫掠中洲,星宿仙友为何不去阻挠?若是星宿仙友你甘愿放弃中洲资源,那就不如和我一同来对付幽魂魔尊!要除掉幽魂魔尊,不是你一力主张的吗?”

  星宿仙尊却是推脱:“巨阳仙友且勉力为之,待我疗伤片刻,便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巨阳仙尊只得长叹:“真是好一个星宿仙尊!好算计,好算计。”

  他身为尊者,见到星宿仙尊擒拿了气海老祖后,便龟缩于天庭足不出户,甚至甘愿放弃中洲资源,将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们都召回天庭内部,就已经猜测到了真相。

  还有什么能够让堂堂天庭,堂堂的星宿仙尊甘愿做如此牺牲?

  只有复活尊者了!

  星宿仙尊默然,没有再回应。

  巨阳仙尊只得后撤,不再故意和幽魂魔尊交锋,而是对方源传音:“方源仙友,我诱骗不出星宿仙尊来。元始仙尊重生复活,恐成定局。唉,我现在想来,此事早有蛛丝马迹。”

  “还记得疯魔窟之争吗?当时有一幕,星宿仙尊和我配合压迫你,却首次失误,丧失良机。其时正是你用气海老祖抵挡,令星宿仙尊故意放水。”

  方源冷哼一声,回应道:“星宿仙尊不愧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!我智道造诣不如她很正常!而且,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为今之计,只有你和我联手,攻入天庭,方能有一丝转机!”

  巨阳仙尊一边全面收手,只躲闪幽魂魔尊,拉开两者距离,一边陷入沉吟当中。

  他眉头紧皱,急速思索。

  天道梦境一战,从现在看来,他是最失败的。

  方源得到了天道梦境,却失去了气海老祖分身,但此时也劫掠了诸多中洲资源。

  星宿仙尊虽然牺牲了中洲资源,但是却捕获了气海老祖分身,一旦元始仙尊因此复活,那她就是此战最大的赢家。即便中洲生灵都被方源屠戮绝了,也是稳赚不赔!

  多一位尊者,对局面完全是质变。中洲资源、人力损失再多,也只是量变。

  这根本是两个概念。

  傻瓜都知道如何取舍。

  只有天庭双尊联手,那么就能轻易压制方源、巨阳仙尊、幽魂魔尊人任何一方。

  方源、巨阳、幽魂任何人想要炼化自然道痕,基本上都成了奢望。因为天庭一旦出动双尊进行打击,任何人都只能败退,更不能进行炼化道痕这种持续性的事情。

  反过来,天庭只要派遣一尊进行骚扰,另一尊就能从容炼化道痕。

  长久以往,天庭优势越来越大,炼化五域中的自然道痕后,基本上就没有其他尊者的活动空间了。

  当然,这种情势下,巨阳、方源、幽魂必定联手。

  但他们联手,能比得上天庭尊者的联手吗?

  幽魂魔尊神志不清,主要还是依靠巨阳仙尊和方源联手。

  但巨阳仙尊自己对此都很没有信心。

  这很显然不行!

  不管是配合的默契程度,还是理念之分,这些差距都会在生死战中得到放大的体现。

  不仅如此,还有天庭三代仙王元莲仙尊!

  一旦有两位尊者复活,那么复活第三位元莲仙尊的难度将会暴跌谷底。

  “所以,天庭已经到了最关键的转折点了。”巨阳仙尊无比清楚地认知到这个事实。

  这就像之前方源炼蛊的时候,受到尊者气运反扑一样。只要熬过去了,就能迎来质变,占据上风之后不管做什么,难度都远远低于之前。

  尊者之间之所以形成对峙,是因为大家不是刚刚复活,就是才晋升尊者,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或者说双方差距微小。

  但如果天庭尊者再有人复活,那就直接打破这种对峙的基础,哪怕巨阳和方源联手,也比不上天庭。

  “如果不能阻止星宿仙尊,或许这就是天庭重新制霸天下,击败其他尊者的关键崛起的时刻了。”

  基于这样的认知,气海被押入天庭的事情发生之后,巨阳仙尊的立场就已经翻转。

  他主动和方源联络,设下计谋,伪装自己继续和幽魂魔尊交手。

  “可惜星宿仙尊洞悉人心,我诱骗不出她来!”

  星宿仙尊若是身处中洲,巨阳还有希望。毕竟,星宿仙尊借助中洲的地利优势绝不像身处天庭那般巨大。

  但是星宿仙尊现在一味龟缩,这让巨阳仙尊根本无从下手。

 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!

  关键时刻,星宿仙尊没有任何扩大战果,也没有受到天庭名声等等的干扰,甚至背负承担牺牲和放弃中洲万民的莫大压力,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。

  察运。

  巨阳仙尊犹自不甘,又动用察运手段。

  察运的结果让他失望。

  天庭气运凌驾于其他人,并且还有扩增暴涨的迹象。不管是巨阳仙尊还是方源、幽魂魔尊,各自气运都被天庭压制。

  除此之外,巨阳仙尊也没有看到什么巨大变数,可以影响眼下局势。

  “巨阳仙尊,你还在犹豫什么?!”方源的催促声又至。

  巨阳仙尊叹息:“方源仙友,此战我们败了,接受这个现实吧。我们如何进入天庭,都要大费周章。即便杀入天庭,你我纵然毫无芥蒂和防备地精诚合作,又能是星宿仙尊的对手吗?再加上幽魂魔尊也不行!”

  “反而冒然攻击,正是落入星宿仙尊的陷阱中去,令你我实力大损。依我之见,不如留着有用之身,以待将来。”

  方源冷哼一声,相当不悦:“还没有努力到极致,如何让我甘心接受这样的事实?星宿仙尊乃是智道第一人,算计我等如此轻易。将来有了元始仙尊,必定更加从容。”

  “对付智道蛊仙的方法是什么?就是立即铲除!绝不能让智道蛊仙有从容布置的时间。现在你我的情况,就是最佳的证明!”

  巨阳仙尊便问:“那么方源仙友,如今依你之见,该当如何?”

  方源咬牙切齿:“劫掠中洲,屠戮万物,我不信星宿仙尊坐得住!即便坐得住,将来元始仙尊复活,也只有一片荒芜。”

  巨阳仙尊摇头不止。

  这种行径,太过残暴魔性了,这本身就不符合他的性情。

  巨阳仙尊有顾忌。

  他若是这样做,将来星宿仙尊或者元始仙尊也反过来,屠戮北原黄金部族,他能怎么办?

  巨阳仙尊还有一点想法:“方源是想诱使我和他站在一起,若我也参与屠戮中洲亿万生灵,那么和天庭就无法缓和,被钉死魔道身份。”

  没有缓和,就没有腾挪的空间。

  将来双尊的压力,将直接压在他巨阳仙尊的肩头。而他也不像方源那样冷酷,可以毫不顾及下属的安危。

  “我有长生天大本营,纵使天庭三尊都复活,我也有基业可守。这就是谈判的本钱!”

  “方源却是孤家寡人,没有一座大本营。”

  “这对他而言,非常不利。所以要拉我下水。”

  “但我若是不参合此事,将来天庭必定以方源为首要目标,我就有更多的时间修行。一切都还未到定局的时候呢。”

  巨阳仙尊想到这里,拒绝了方源的建议。

  不过巨阳仙尊也没有完全得罪方源,而是道:“屠戮亿万生灵,我于心不忍。我劝仙友你也不必亲自动手,有一人来做更加合适。我这就将他应给你罢。”

  “懦夫!”方源大骂,“沽名钓誉之徒!”

  巨阳仙尊毫无怒意,他理解方源被算计后有许多不甘和恼怒。

  他将幽魂魔尊引给方源,方源顺势降落中洲。

  幽魂魔尊不像巨阳仙尊,没有辜负方源的期待,也离开了幽天,来到中洲后便大肆屠戮。

  这点在方源和巨阳的意料之中。

  幽魂魔尊伤势很重,但他能够通过屠戮生灵,捕猎魂兽等等为自己疗伤,增强实力。这之前就在幽天中有过表现,现在同样也如此做了。

  天庭。

  星宿仙尊一直都在关注双尊动向。

  她看到幽魂魔尊屠杀中洲一切生命时,深深叹息。但见到巨阳仙尊随后脱离中洲,回归北原后,便又双眼微亮,心中喜悦。

  身旁天庭蛊仙多有不解。

  巨阳仙尊纵使不尝试侵犯天庭,至少也要在中洲搜刮一些资源吧?

  但他就这样走了。

  星宿仙尊却理解巨阳仙尊的谋算。

  她对一旁的金箍仙王道:“当年你的举措,并非劳而无功,如今已经收到最大的效果了。”

  原来曾经,金箍仙王将巨阳仙尊邀请天庭参观,目标就是想招揽他,让他成为天庭的第四代仙王。

  这个举措虽然失败了,甚至还被巨阳仙尊利用,暗中在天庭留下运道手段,宿命大战的时候这个运道手段开启,给天庭造成严重损失。

  但实际上,金箍仙王的这个行为并非对巨阳仙尊毫无影响——在巨阳仙尊心中,天庭连招揽自己,甚至将领袖之位拱手出让的事情都做得出来,那么天庭始终是可以交流的,可以相互妥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