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蛊真人 > 第三百六十七节:三尊齐攻天庭!

第三百六十七节:三尊齐攻天庭!

  “再前进一步,哪怕一小步!”眉公在心中呐喊。

  周身都是汹涌的白气,气道道痕浓郁到了极点,让堂堂天庭强者眉公都举步维艰!

  他动用全力,才能往前迈出一小步。

  仙元消耗十分猛烈,眉公不仅要抗衡白气的浩荡冲击,还要时时刻刻抵御气道道痕的侵蚀。

  “眉公前辈,换我来吧!”身后的天庭蛊仙呼唤着。

  眉公咬牙,终究还是迈出一小步后,这才停住脚步,死死地抵在原地。

  身后的天庭蛊仙开始全力催动杀招,稍稍绕过眉公,成为先锋进行开道。

  当这队蛊仙终于到达气功果的原址时,他们终于发现了星宿仙尊。

  星宿仙尊衣衫不整,鬓发缭乱,嘴角、眼角都在流血,似乎正在发愣?

  眉公等人惊疑不定,他们从未见过星宿仙尊脸上有这样的神色。

  “星宿仙尊大人!”眉公高喊,动用仙道手段,这才传递到星宿仙尊的耳中。

  星宿仙尊身躯微微一颤,似乎反应过来。

  下一刻,星光大盛,轻易地将周遭白气镇压。

  眉公等人顿时浑身轻松,仿佛从他们身上搬走了多座无形的大山。

  星光继续卷席白气,几个呼吸之后,天庭中肆虐的白气竟都被星光压制!

  “这就是尊者之威啊!”眉公等人目睹此景,皆是心头微震。

  “大爆炸发生的时候,我记得眼前迅速升腾起一抹星纱,保护了我们一时。应当是星宿仙尊出手,挡下了绝大部分的爆炸威能。”数位蛊仙在心中回忆。

  然后,他们鼓瞪眼珠,再次看到人形的气功果核。

  气功果虽然炸毁了,但是气功果核还在!

  只是气功果核的人形模样,再不像之前那般栩栩如生,而是非常模糊,并且形态并不稳定,一直在不断地外溢气道道痕。

  天庭中充斥的浩大白气,就是气功果核向外逸散的气道道痕所致。

  现在星宿仙尊依靠着尊者之能,硬生生地将这些气道道痕又逼回到了气功果核当中。

  受此影响,气功果核再次稳定下来,外表又逐渐清晰起来。

  “我们还有机会!”

  “是的,元始仙尊大人还有机会复活的!!”

  意识到这一点后,眉公等人振奋不已。

  这么一会儿工夫,星光凝聚,化为一卷卷柔软的星尘纱布,开始绕着模糊人形气功果核不断纠缠,像是绷带一般,将人形果核缠住。

  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里里外外包裹了上百层,卷得面目全非。

  星宿仙尊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停下杀招。

  滴答、滴答。

  这个时候,从她的鼻腔中,开始垂落下鲜红的血滴。

  血滴不止,星宿仙尊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。

  气功果爆炸发生的瞬间,星宿仙尊就催出了数个杀招。

  智道的优势,就在于念头丰富迅猛,可以操纵更复杂的杀招。

  星宿仙尊单凭这一点,就不愧是智道第一人,地位没有人能够撼动。

  她一方面尽力维护自身和其他蛊仙的安危,另一方面则直接镇压气功果核。

  星宿仙尊抵挡住了气爆的绝大多数威能,若非如此,天庭蛊仙早已全军覆没。

  更关键的,她还保住了一丝希望。

  没有她出手,气功果核就会直接炸掉,元始仙尊这一次复活将彻底失败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削运金刀!

  秦鼎菱追逐在幽魂魔尊身后,甩出一柄金色小刀。

  金色小刀起初只有手指头大小,飞到空中,见风而涨,迅速变成了马车大小。

  刷刷刷。

  金色巨刃连斩,不断削除幽魂魔尊的运势。

  幽魂魔尊任凭进攻,一门心思冲入天庭。

  马车大小的金色大刀,在他头顶不断挥舞,和幽魂魔尊如山般巨大的漆黑身躯相比,简直不值一提。

  幽魂魔尊的磅礴气运,在削运金刀之下,被削除了许多。

  但是和总体相比,根本就是九牛一毛!

  秦鼎菱心中充满了无力感受。

  这在同行的车尾、赤心行者、古月方正心中,都是一样强烈。

  即便是诛魔榜不断喷吐血光巨柱,也只是把幽魂魔尊的个别胳膊打折,几个呼吸之后,幽魂的胳膊就已经恢复如初。

  八转和九转之间的实力鸿沟是如此巨大,秦鼎菱等人拼尽全力,都撼动不了幽魂魔尊。

  经过一番大肆屠戮,幽魂魔尊已经恢复大半。

  换做平时,秦鼎菱等人来挑衅幽魂魔尊,一定会遭受幽魂魔尊的追击。但是现在,幽魂魔尊的主要目标只有天庭!

  幽魂魔尊充斥天意,曾经吞食过黑天天灵,导致两天混淆之后,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幽天之主。

  在此之前,他不断地摧毁天堑、天柱,各个白天洞天(比如闪光洞天),甚至毁灭了太阳,就是为了一统两天。

  天庭正是太古白天中的洞天,历史上天庭又吞并过海量的太古九天碎片,是原本太古九天最大的余孽。

  天庭本身的存在,就是对幽魂魔尊的最大挑衅,后者绝对不会容忍天庭的存在!

  轰隆隆……

  巨大的轰鸣声中,幽魂魔尊宛若一座巍峨黑山,直接顺着一个被炸出来的缺口,直接撞进了天庭。

  整个天庭都在剧烈晃动!

  遗留在天庭当中的中洲蛊仙们纷纷仰望,就看到幽魂魔尊遮天蔽日般的魔躯,纷纷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幽魂魔尊疾飞于空中,投下巨大的阴影。

  成千上万的手臂,形成恐怖的巨臂森林。有的高高举起,有的低低落下,有的蜿蜒,有的笔直,有撑天拿月之势,有捉星舞风之资。

  秦鼎菱等人在后面追杀,简直渺小如蚊虫。哪怕是诛魔榜这等八转仙蛊屋,对于幽魂魔尊而言,也不过是成人脚边刚刚出生的小老鼠。

  吼——!

  幽魂魔尊三个头颅中的一个,忽然咆哮起来。

  仙道杀招——魂啸。

  他发动了一记魂道杀招,立即掀起无边的声浪。

  声浪过处,像是飓风卷席,将天庭地砖直接掀飞。赵怜云等人均感到大难临头,许多人连忙取出仙蛊屋。

  一时间仙蛊屋纷纷亮相。

  星散营、细柳营、风满楼、过云楼、日月观、灵缘斋、万龙坞、天妒楼、古魂门、天池、幻景园、揽雀阁、岳阳宫、天池、仙鹤门……

  中洲十大古派都有各自的仙蛊屋镇压底蕴,十大古派的名称几乎便是他们掌握的最强仙蛊屋。

  其中,天莲派比较特殊一点,他们毕竟是由元莲仙尊开创的,拥有整整五座仙蛊屋。数量上乃是中洲十大古派之最。

  仙蛊屋不用的时候,基本上都藏在各派太上大长老的仙窍中。即便不是太上大长老,也是掌权的强者。

  这些人基本上都存活了下来。

  大大小小、形态各异的仙蛊屋宛若小舢板,在魂啸掀动的惊涛骇浪中不断剧烈颠簸,下一刻倾覆船毁人亡,也绝不奇怪。

  当中有部分仙蛊屋中,传出蛊仙的低吼声。这些仙蛊屋对于魂道方面的攻势,防御比较薄弱。

  砰砰砰。

  一连串的轻响,有数位蛊仙的魂魄在啸声中轻轻炸裂,当场阵亡。

  这些中州蛊仙并不是巅峰状态,身上都有伤。一些伤势较为沉重的蛊仙,虽然从爆炸中幸存了下来,但是在这里却是支撑不住,丢了性命。

  秦鼎菱等人也在半空中摇摇欲坠,命垂一线。

  他们本身伤势都很沉重,刚刚冒着性命危险,拼着受创迅速摧毁到了方源的图腾杀招,然后又坚持到现在,已属于奇迹!

  众仙危难关头,星光大盛,磅礴如海,直接往幽魂魔尊身上镇压过去。

  魂啸声戛然而止,幽魂魔尊像是被人陡然掐住了喉咙。

  “幽魂,你休得在此猖狂。”星宿仙尊面笼寒霜,飞临到幽魂魔尊面前。

  幽魂魔尊身边黑烟浮动,张口一吐,就是一道浩荡魂河。

  魂河中冤魂亿万,滚滚荡荡,冲向星宿仙尊。

  与此同时,万千漆黑手臂也向着星宿仙尊纷纷抓去,许多狰狞鬼爪五指并拢,宛若枪尖,刺透空气,引发刺耳的尖锐啸声,攻势之强猛,鬼神俱惊!

  镇住幽魂魔尊的星光支撑了几个呼吸后,便被震散。

  但星宿仙尊却是不闪不避,一声冷哼,星雾升腾,渗透到黑烟中去,黑烟溃散,星雾顺势又瓦解了浩荡魂河。

  幽魂魔尊的鬼爪伸进星雾之中,尽数抓空。

  即便抓住了星宿仙尊,后者也旋即破碎,皆是星相幻影。

  幽魂魔尊并不甘心,在星雾中四处折腾,怒吼声咆哮声不断传出,响彻整个天庭。

  秦鼎菱等人接连落到地面,藏身仙蛊屋中抓紧一切时机,进行疗伤。

  赵怜云等中洲蛊仙观战得心惊胆战。

  双尊交锋,凶险至极。但凡有一记余波,就能推翻仙蛊屋,令蛊屋内的蛊仙尽数惨死。

  所幸的是交锋以来,星宿仙尊都是牢牢压制着幽魂魔尊,因此一直主导并掌控着场面。

  “这就是道主之威!”

  “天庭仍在,星宿仙尊在此中作战,受到极大增幅,轻易间就能压制幽魂魔尊。”

  “当然,幽魂魔尊没有神智,是关键因素。”

  “除非他身上的九转火蛊发动,否则就难以脱离眼前的困境。”

  方源遥望战场,联络巨阳仙尊。

  “巨阳仙友,你还在犹豫什么?”

  “元始复活出了纰漏,但是还有一线希望残存。此时正是你我联手,配合幽魂魔尊,覆灭天庭的最佳战机!”

  巨阳仙尊犹豫:“不妨再看看。”

  方源冷哼:“若仙友你还是推托,那必定就是和星宿仙尊早已暗中联合。若是如此,我定然无法阻止元始复活了。那就我直接杀入北原,先屠尽所有的黄金部族再说。”

  “你敢?!”

  “我有什么不敢?你有长生天,星宿有天庭。你们要把我逼入绝路,那我岂会乖乖等死?我绝不会让你们好过!”方源咬牙,表现出一股疯狂的情绪。

  巨阳仙尊冷哼一声:“也罢,就和你联手一次,务必要摧毁了气功果核!”

  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赞道:“这才是明智之举。还请仙友动作快一下,我等你一同加入战场。”

  巨阳仙尊咬咬牙,从北原而来。

  方源悠然从容,从中洲缓缓升上幽天。

  “不,不好了,巨阳仙尊、炼天魔尊都向我天庭逼来!”监天塔中蛊仙用颤抖的声音,率先传达了这个情报。

  一时间,秦鼎菱、古月方正、车尾、赵怜云、残阳老君等人纷纷变色。

  尽管他们都有所预料,但当这个事情真正发生,他们仍旧不免慌乱恐惧起来。

  “三尊齐攻天庭!我们……能守得住吗?”众仙心中都有这个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