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完美世界>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跳出命运之河

完美世界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跳出命运之河

  荒逃走了!

  这则消息像是一个炸雷,响彻在异域上空,惊的各族修士目瞪口呆,一个少年而已,身为阶下囚,在高手如云的古界居然从容而退。

  这太荒谬了,让人觉得难以置信。

  而最为过分的是,许多人都听到了传闻,荒是坐着一条鱼逃走的,着实惊呆了一大批人马。

  在得到消息时,所有人的反应都一样,绝对不可信,太荒诞了!

  当异域是什么地方了?坐着一条鱼,飞上天空,就这么离开了?

  这种事情,让人觉得,像是一头牛被吹上了天空。

  “吹牛过头,一定有内奸,放走了荒,故意编造理由,太可笑了!”

  “哈哈,我听到了什么,荒骑着一头鱼就这么逃了?这个笑话不是多么好笑,很冷。”

  ……

  许多人都不信,这事太离谱。

  可是,当越来越多的消息传来,渐渐指出,那是真的后,各族生灵都傻眼了。

  “不可思议,一个斩我境界的年轻生灵,只身一人就逃出了我界?”

  所有人都傻眼,都有一种想诅咒、想骂娘的冲动,各族不少修士都恨死了荒,结果……他逃走了。

  早知如此,还不直接让至尊一个指头按死他呢!

  异域风波起,难以平静,尤其是年轻一代全部哗然,那个恐怖魔王手上血腥累累,好不容易被俘,结果又这么遁走了?

  许多人都没有办法接受!

  “什么始祖鱼苗,那是什么鬼东西,没有听说过,是不是我们这边有内鬼,故意放走了荒,赶紧彻查!”

  “我受不了,我界有不朽者,可以横推帝关那边的生灵,怎么容忍这种事发生?”

  自这一日起,异域刮起风暴,引发轩然大波,一片争吵。

  很明显,荒的意外逃走,给予了他们极大的震动。

  事实上,的确如此,不仅各族年轻生灵在吵嚷,恨意难消。

  就是老辈人物亦不能平静,甚至高层都在担忧。

  不朽之王点名要的人,就这么脱困,没有能留下,这是天大的事,那等至高存在言出即法,不容违抗。

  帝关,寂静了多日。

  因为,自从荒被交出去后,整座城池的气氛都有些异样,人心不稳。

  不过,在这两日间,一些小道消息传来,令城中气氛微妙起来,因为那是关于荒的。

  先是有人带来消息,说荒在异域被人废了,沦为阶下囚,饱受折磨,这让城中的人为之而沉默。

  清漪、小兔子等更是为之心伤,黯然落泪。

  造成这一切的,是谁,又能怪谁?

  是他们交出了荒,原本他对帝关贡献巨大,击杀诸多异域敌手,还带回来了让不朽之王都动心的烂木箱。

  可是,最终却落得那样一个下场。

  许多人心情复杂,清漪、长弓衍等人,更是为之而心寒,心有愤懑,异常不甘。

  然而,很快又有消息传来,称荒复原了,实力精进,在异域击败帝族,杀的年轻一代避退,他所向披靡。

  “这是真的吗?”当太阴玉兔听到后,当即兴奋的跳了起来。

  毫无疑问,这则消息让人欢欣鼓舞,跟石昊有关的故人,都振奋起来,非常高兴。

  也有人怀疑,荒得多么逆天,成为俘虏后,还能在异域混的风生水起?这有些让人难以置信。

  “重磅消息,荒逃走了,已经脱离异域,踏上了归程,我们准备接应!”

  就在今日,一则更加轰动性的消息传来,震的所有修士发呆,双耳嗡嗡作响。

  荒,逃回来了?这怎么可能,他是如何做到的?!

  异域强势,在边荒不设防,不像九天这一边筑帝关阻断通路,相对来说发生一些事更容易传播过来。

  石昊击败时间之兽,在异域扬威的消息如潮水一般传来,并且有进一步的秘闻,他是骑坐着一头大鱼逃走的。

  “这……是真的吗?”

  就是帝关内的生灵都有些无语了,击败帝族,让人将信将疑,但若说坐在一头鱼身上遁走,那就有点荒诞了。

  最起码,这边没有见到他回归!

  “不好了,有消息称,荒已经叛逃,归顺异域!”

  就在同一日,又有这样的传闻出现。

  这自然引发哗然,许多人被惊动。

  有功之臣被交出,送到异域,成为阶下囚,寒了他的心,若是叛逃,这容易让人相信与接收。

  甚至,有些人自己就有那种念头,若是那么对待自己,还不如直接反了算了!

  “传谣言者,斩!”

  同一日,孟天正下了一道命令,谁敢乱语,蛊惑人心,格杀勿论。

  “我相信,荒真的踏上了归程,异域的修士在故意泼脏水,埋汰他,为的是挑拨是非,一旦他出现,让我等产生嫌隙。”

  的确,荒从异域逃走了,有人开始有针对性的散发一些言论,故意传到帝关这边来。

  一时间,帝关内得到各种秘闻,消息满天飞,都不知道哪种为真了!

  有人相信相信荒在异域纵横,击败了帝族,将时间之兽当作食物,极尽辉煌。

  但也有人觉得应该理智一些,那各种壮举不太现实,或许,荒真的一怒而反了,不再心向九天。

  荒是英雄,一身正气,还是因愤而反,化作魔王?

  一时间,明面上无人敢多说,但是私下里却在议论纷纷,甚至争吵!

  荒究竟在哪里?

  此际,他真的进入了一片古怪之地,超出外界的想象。

  始祖鱼苗奋力一跃,挣脱海瀑,模糊而黯淡了,脱离这片古界。

  在异域,很多王族都知道,海瀑布的尽头很可怕,贸然接近,尸骨无存,形神俱灭,会从这一界消逝。

  现在,石昊他们体验到了一种生不如死的折磨。

  鱼苗身上发光,如同一轮黑色的天日,在对抗着某种神秘的力量,自身在极速缩小。

  而石昊他们,也承受着莫大的压力,体内骨骼噼啪响个不停,全都断掉了!

  怎么会如此?神冥花容失色,强大如她,身为遁一境界的黄金葬士,现在也要死掉了。

  三藏同样如此,浑身破烂,圣洁气息衰败,整个人都要被碾压的爆碎了!

  至于石昊,同样处境堪忧,随时会死掉。

  因为,他还没有到遁一境!

  不过,这个地方怪异,所带来的压力只是超越自身的极限,像是某种特别的考验。

  很快,他们神色变了,始祖鱼苗浑身是血,血肉模糊,眼看也要不行了,要知道,这次正是借助它离开的异域,连它都不支了吗?

  “快看,它身上的祖纹暗淡了,要全部破碎了,这意味着,它将失去庇护!”神冥说道。

  轰!

  最后一声剧震,他们所有人都昏迷了过去,在此过程中,他们只有少许意识,听到了模模糊糊的祭祀音。

  甚至,做了一个梦,很不真切。

  始祖鱼在以自身祖纹为火,以血献祭,燃烧自身,跃出命运之河,要进入到一个地方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石昊醒来,耳畔听到了祭祀音最后一个音节,像是真的进行过某种仪式,而现在正好结束。

  他很惨,但是活了下来。

  浑身骨头断裂,血肉模糊,但这可以接受,当盘坐下来时,石昊的肉身响个不停,所有断骨开始重生。

  不远处,神冥、三藏,更为凄惨,身体分成了很多块,被兵解了,几乎彻底毁灭。

  很久后,他们才睁开眼睛,但是无比虚弱,元神之火都暗淡了,险些熄灭。

  两人惨笑,这也太凄惨了,一身道行都被削的七零八落,想要复原需要时间,更要付出极大代价。

  “你……所受影响不大?”当他们将四分五裂的肉身拼凑在一起,看到石昊的状态后,全都动容,非常吃惊。

  “不愧是荒!”对此,三藏只有这么一句评价。

  “我在考虑,选你为道侣。”神冥更是直接,强忍着伤痛,妩媚的眨了眨眼睛,颠倒众生的魅惑散发,勾人魂魄。

  “这条鱼怎么了?”石昊看向远处。

  那条鱼,身长缩短太多了,而今只有百丈长,满身是血,破破烂烂,骨头全都碎掉了,眼看活不成了。

  不过,它身上还有一块祖纹没有磨灭,此时闪耀,发出刺目的光辉,抽取它自身的精血,开始发威。

  在咯嘣咯嘣声中,这条怪鱼发生异变,再次缩小,成为十丈长,相应的是它粉碎的骨头愈合,破烂的躯体复原,生命在回归。

  这等若是消耗满身血气,肉身缩小,来恢复性命。

  很明显,它比之前弱小了。

  最为让人惊愕的是,它的形态也发生了变化,霸龙一般的头颅以及上面的牛角退化,开始向禽类转变。

  其头颅,更像是一只鹏,金黄璀璨!

  身子还是鱼身,没有过多的变化,但是纹络在产生,很复杂与玄奥。

  石昊当即震撼,心中凛然,这纹络有些像鲲鹏符文啊,他了解那种生物。

  这怎么可能,始祖鱼苗要化成鲲鹏?

  最后,鹏头消失,它成为一条黑色的鱼,但是,其体内分明蕴含着鹏的气息,明显不一般了。

  “跳出命运之河,这始祖鱼苗发生异变,不可测了。”三藏说道。

  石昊一阵蹙眉,所谓的始祖鱼苗到底怎么回事,有多少条,鲲鹏是这般产生的不成?

  很快,他们静下心来,考虑自身安危,观察周围的情况。

  这究竟是哪里,太空旷了,没有一点声息,像是残破的古宇宙,是一片荒芜之地,太空旷了,枯寂无边。

  显而易见,他们离开了异域,超脱出来,进入一片神秘古星空。

  “看,那里还有几条始祖鱼苗!”神冥说道。

  只是,那几条鱼苗很不幸,都已经死了,有的长达万丈,有的也只有十丈,蜕变失败,不知死去多少万年了。

  除此之外,太荒凉了,这是废弃的古宇宙,是残破的遗土吗?

  突然,远方有波动传来,并且传来了宏大的祷告声,更是响起祭祀音,仿佛上古的先民在一齐恸哭,在祷告。

  “有人?!”

  几人都吃惊的睁大了眼睛,他们闪目观看,发现几百个生灵,横渡过寂静的虚空,整齐划一而来。

  石昊当即发呆,整个人被惊的发毛,那种生物在现实中出现一两头都会引发轰动,会异常震撼,这里一下子出现数百头?

  最为重要的是,它们驮着一张草席,上面躺着一个人!

  哀恸正是它们所发出,像是在祭祀一个死去万古的大帝!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