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完美世界>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逆活八世

完美世界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逆活八世

  虽已是暮年,白披肩,生命枯竭,但他依旧站的笔直,一个人站在山巅上,眺望远方,怎能甘心?

  那些年,那些人,都渐远,曾经的音容笑貌,过往的悲欢离合,在他浑浊的眸子中浮现。

  “我想念你们。”石昊说道。

  石村、火桑林、边荒……

  一朝朝,一暮暮,岁月远去!

  曾经的小石已经老了,当年这个名字传遍天下,可终有一天,要葬在岁月中,要遗忘在人们的旧忆里。

  此时驻足,很难想象,昔日的熊孩子已是白苍苍,在血色夕阳中慨叹,迟暮!

  他的执念太深,不可能就放下,莫名来到这个世界,仿佛斩断曾经的那一世因果,临坐化前,想见一个熟人都不能。

  帝落茫茫,大世无疆,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石昊如同一个孤独的幽灵,游离在红尘外,沉默,凝眸。

  大限到了,石昊的轮海中,出现一道又一道裂痕,那是岁月的痕迹,生命轮盘要瓦解了。

  “斩!”

  他一声轻叱,一道光浮现,斩向自己的本源,要将腐朽磨灭,要将那裂痕处彻底分割出去。

  如同一株遭了虫害的病树,经历雷击,树体在雷火中炸开,分崩离析,而那树根还在,等待新生。

  他以身为种,最精华的一点本源藏在道种内,一身的道行也寄托在内,元神亦蛰伏其中。

  整座神山上,混沌气四溢,石昊生命干涸,摔倒在那里,而后天上竟有茫茫雷光坠落,亿万雷电降临。

  这是极其糟糕的事,在他大限来临时,居然还牵引来了天劫。

  很久后,那号称坚固不朽的肉身,被不灭经洗礼三万年的躯体,此时残破了,千疮百孔。

  但也有某种变化在生,腐朽中仿佛有一丝生气弥漫。

  就如同那雷劫,本是毁灭之源,却也藏着一线生机,孕育一池雷劫液。

  石昊徘徊在生与死之间,在这一刻仿佛看到了昔日柳神被九天上无穷仙道雷光劈落时的景象。

  随后,他的意识就模糊了,当这里安静后,整片山脉成为齑粉,化作一片深渊,焦黑无比。

  深渊底部,有星骸,都是被劈落下来的巨大星体,也有焦黑的生灵残骸,在那里寂静不动。

  数年后,一点生气流淌,在焦黑的躯体内出,如同一株雷击木,蕴含着一点生机,要焕出生的奇迹。

  接着,在此后的半年中,生气渐浓郁,直到最后一团火光突然冲起,那段焦黑的残骸噼啪作响,在这里复苏。

  最后,地上脱落下很多残骨,更有龟裂下来的黑色老皮。

  石昊新生了,回归年轻状态,血气滚滚,精气神旺盛到极巅!

  活出了第二世,斩掉腐朽,一颗道种在其体内绽放,精华流淌,回归体魄,在他的躯体中诸多的门被开启。

  这一世,比上一世开启的门还要多。

  那是以身为种的体现,道果更进一步!

  活了三万年,修成人道领域无敌身,比上一世还要有潜力,优势更大!

  “不能等了,我要逆着天穹上的大道压制,尝试成仙!”石昊低语。

  这是一个复杂的时代,帝落之殇,苍宇上有真仙法则覆盖,有仙王残留烙印,笼罩乾坤,阻挡后世生灵的脚步。

  这对石昊来说,是糟糕的年代!

  不过,如果在这种大环境下成功,那成就当真不可想象。

  这一世,石昊只出去过一次,耗时数百年,寻找长生药。

  而后,他便抛弃了所有的念头,一心只想着成仙,他要回去,他要修成无上神通,有盖世手段,去他该去的地方。

  曾经的九天十地,大清算开始了吗?

  很多面孔浮现心头,他怕永远失去,此生再也见不到。

  这一世,他真的有很大的优势,体魄无匹,修为攀升到极道绝巅,比以前还要强大,这是他的底气所在。

  “我要化作战仙!”石昊声音低沉。

  此世,被仙道规则、烙印等压制,没有办法成仙,想走通那条路,可以说是在逆世。

  岁月如水,一去不返!

  石昊一次又一次冲击,不断的尝试,相当的霸烈,不计后果,就是想化作一尊战仙!

  这是致命的,太过阳刚,容易折断。

  这一世,石昊精疲力竭,一生都在冲关中,伤痕累累,从未好过,若非底子雄厚的骇人,他早已殒落。

  即便如此,霸烈手段也给他带来了可怕的伤害,日积月累,寿元竟要干涸了。

  须知,此生才过去一万载!

  相对于他上一世的寿元来说,还远没有走到终点才对。

  数十年后,石昊坚持不住了,肌体虽然散强大的气息,但生命枯竭,这一世他要走到终点了。

  他取出一株药,放入口中,吞食了下去,那是他采摘到的不死仙药。

  这一世,他只远行过那一次,花费数百年,就是为了寻找这株药。

  来到这一界三四万年了,他自然了解到哪里有大机缘,有可能藏着不死仙药。

  帝落时代,大战残留下的一株仙药,被他得到。

  这一夜,神光冲霄,亿万缕霞光笼罩这片大荒,石昊焕生机,在此复苏,由枯寂走向强盛,夺回青春。

  可惜,进入末法时代,曾经的长生仙药已经退化,其药性跟过去的神药相仿。

  它不能助石昊成仙,只能让他多活出一世。

  石昊的第三世开启,如今活过四万载了。

  一心成仙!

  他想回去,他想崛起,在这红尘中化作一尊战仙!

  可惜,真的太艰难,强如石昊,不足五百载时,就成为至尊,千余年时便被真仙视作有人道领域的帝者,可现在却被困。

  他迈不出那一步,没有办法成仙!

  这第三世,石昊活了三万年,虽有一株不死药在在手,早已生长好,但是,对于他来说无用了。

  不死大药让他多活了一世,但也仅止于此,从此以后对长生药便有了抗性,任何生灵都如此,只有那么一次以药续命的机会。

  最后,在绝境中,石昊开始换血,炼骨洗髓,换掉一身的宝血,所有血液都在向外淌,化成了火光。

  这是一次进化,不是自然而然的生命蜕变,而是强行使然,所有血液都被点燃,连肌体都在大道火光中焚烧。

  真凰长鸣,响彻苍穹。

  他掌握有真凰宝术,该族的盖世传承就是涅槃术,他参悟了四万年,而今以此求生,机会只有那么一次。

  沐浴火焰,旧血排尽时,一声猛烈的仙禽长鸣响起,伴着一声大道轰鸣,石昊身体剧震,骨髓中,体魄内,新血再造!

  他成功了,活出第四世。

  这一世,他的寿命十分充足,可以活五万六千载!

  加上前三世的岁月,当第四世落幕时,石昊已经活过九万六千躲载了。

  在这第四世,漫长的五万多载的生命岁月中,石昊不仅苦修,尝试冲击战仙果位,还在参悟各种法阵。

  帝落时代,大战才结束,自然有各种遗迹,失落的传承,石昊搜罗天下阵道宝书。

  到了最后,他花费五万多载,用心研究,足以称之为阵法的无上宗师了。

  第四世落幕前,石昊布下一座惊天动地的大阵,将浩瀚疆土九处造化地贯通,哪怕它们相隔亿万里,也都被他用法阵联系到一起。

  他构建了一座无上大阵,将自身埋在阵眼中,汲取九大造化地的精粹。

  他如一枚神卵,被孕育,被洗礼,这是诸多造化源地,虽然不是整片大界的全部,但也够逆天了。

  石昊藉此活出第五世,如同神胎蜕变,他脱下整整一张人皮,从血肉中逼出一根又一根老骨,再生回来。

  究极天地奥秘,以法阵聚纳先天之精,孕育再生之机。

  接着,第六世、第七世……

  石昊用尽手段,活了下来,从一次又一次的晚年中复苏,很艰难,但却实现了。

  每一世,他的寿元都在大幅度增长,这让他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方向。

  成仙艰难,天地被封锁,强如石昊,而今都没有办法去真个逆天。

  但是,他一世又一世的活下来,或许就是最大的逆天之处,比之真正成仙还要可怕!

  在过去,有谁做到?一个纪元,能活出第二世的生灵都如凤毛麟角般稀少,能活出第三世的不说没有,但也只是传说,不可考证。

  石昊已经活出了七世,古来未有。

  这么强大的生灵,一般都在可以成仙的环境中,早就成仙了,哪里用疲于拼命。

  在石昊四十万岁时,他终于活了出第八世,血气滚滚,阳刚气十足,重回年少时代,屹立在此生最高峰。

  “我不需要那所谓的天地认可,我就这样活下去,会比仙道生灵弱吗?!”石昊仰天大吼。

  八世积累,他的道行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人道领域无匹敌者,或许这已经算是另一个层次了。

  有真仙在眼前,若起兵戈,他也敢动手杀之。

  原本就已经站在人道领域绝巅,八世积累,不可想象,他的道行居然还在进步,这出了想象。

  如果还以至尊来阐释石昊的境界,已经不足!

  即便以真仙所说的帝者风采来形容他,也略显不够。

  尤其是这第八世,他的寿元漫长的惊人,这一世他活过第九万个年头时,依旧鼎盛,不显老态,而此时他八世加起来已经被岁月洗礼四十九万年了。

  而且,在这第八世,他的神觉越的敏锐了,捕捉到了一些惊人的讯息。

  他曾不止一次看到岁月长河,坐看它起起落落。

  并且,他还见到有一位又一位强者,曾在那长河遥望,或追溯过往,或俯视万古。

  “是他!”有一天,他更是亲眼看到了一头浑身是血的天角蚁,在那岁月长河间,看了他一眼。

  石昊怔然,那是小天角蚁的父亲,是十凶中的存在。

  犹记得,当年开启天神书院下的地宫,第一次见到小天角蚁的父亲残留的烙印时,他说曾在亿万岁月前,疑似见到过石昊。

  此时,石昊微微一叹,已是了然。

  第八世,石昊攀升到了所能屹立的最高峰,可以横推天下。

  此时,他觉得哪怕去逆行伐仙,也没有问题,这不光是一种强大的自信,还有不可揣度的实力!

  “我想回去,回到属于我的时代……”石昊自语。

  他找到了自己的路,不需要这方天地所认可的果位,就是这么逆世活下去,他早晚就是仙!

  他在担心,不知道大清算是否开始了,所认识的那些人是否老死在岁月间。

  不同的纪元,不同的世界,涉及到了岁月,谁能说的清到底怎么回事。

  “他化自在**……”

  石昊再一次运转,推演这门**,当年能来这里跟此法有关,跟那处石室有关,这么多年来他时常揣度。

  “嗯?”

  突然间,他觉察到了异常!

  “要变天了,我能回去了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