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完美世界>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已惘然

完美世界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已惘然

  金色的根须,扎根乾坤间,遮拢边荒,太浩瀚了,这株古树巨大无边,耸入宇宙中,不要说那主干了,就是每一片叶子都是托着诸天星辰的!

  老树皮开裂,弥漫金光还有混沌雾霭,老皮如同鳞片一般,古老而沧桑,带着开天辟地的气息!

  一般来说,也只有开天时代才能诞生出世界树!

  这天地残缺,近乎半毁,而太阳古树也算是混沌中诞生的先天之物,故此在这个年代它强行进化成功了。

  轰隆!

  安澜的长枪锋锐无匹,可杀当世诸雄,依旧向里刺,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。

  但是,世界树降临,真的改变了一切,释放完整的大道规则,将它抵住,生生向外逼去。

  “吼!”

  异域,一声大吼,安澜法相无敌,顶天立地,真身出世时,影响到了岁月长河,干扰了天地的运行轨迹。

  “算了,不要拼了,界海不稳,大乱将起,此时勿要付出代价。”有人开口。

  那也是一位不朽之王,他时刻在关注着界海,谁都无法忽视那里,界海将爆发有史以来最大的风暴。

  若非异域有援军,他们也不能如此平静相待。

  “王不可辱,他日必杀尔等。”安澜的话语很冷漠,那杆金色的长枪缓缓的退了回去,让天地龟裂、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氛解除了。

  就在刚才,九天十地无数生灵的灵魂都在颤栗,他们瘫软在了地上,承受不了那种无形的威压。

  这就是不朽之王,隔着一个世界,就有如此威势。

  他若是过来,一个人足矣,便能灭尽众生!

  世界树摇动,呼的用一声,飞天而去,带着绚烂的金光,它在急骤缩小。

  它可大可小,大时能覆盖整片世界,小时不足一寸高,现在它冲向了域外,所有人都仰头观望。

  石昊看的清楚,在那树冠上,还是有一座古殿,散发混沌气!

  他当年进去过,犹记得,那里有一块兽骨,纪录着一部古经的下落,可惜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寻到。

  同一时间,他也看到了,有一个背生金色的羽翼的女子,站在殿门口,金色长发发光,犹如太阳仙子一般,连瞳孔都是金色的,向下俯瞰。

  “是她!”

  石昊瞳孔收缩,当年太阳神树开花,那花瓣中落下的金色的汁液孕育着大造化,而那女子就盘坐花朵中。

  她早已出世,不知道什么境界了。

  下一刻,世界树不见了,它在变小,带着无量光雨消失在域外!

  天地安宁了,边荒寂静。

  原以为要有一场生死血战,石昊都已经豁出去了,就是禁区之主都被他请出,结果却这样平息。

  这样也好,真要是剧战,结局或许无法预料。

  哪怕对方真身过不来,也有诸多变数,毕竟是不朽之王,毕竟他是——安澜!

  “你要早做准备,他们不会给你太多时间。”禁区之主说道。

  水晶头骨眼窝中有火焰跳动,也在开口,道:“你错生了这一世!”

  他们在叹,石昊没有赶上好的时代,缺少时间,如果再给他一段岁月,那么他将无惧十方敌!

  石昊点头,他要奋起,必须要强行突破才行!

  想要按部就班的修炼,那注定死无葬身之地!哪怕拼命,九死一生,他也要去尝试突破。

  边荒宁静了,但是,石昊的心却不静。

  他回到了天庭,在一座巨宫中,放出了火灵儿还有那只黑色巨狼,看着她们,他心中有些苦,有些涩。

  “嗷……”

  那头黑色的巨狼张开血盆大口,施展神通,扑了过来,要跟他批命。

  砰!

  石昊盘坐在那里,只抬起一只手而已,就将它镇压在,不能动弹了。

  黑色巨狼低吼着,咆哮着,快速缩小,被压的由小山般巨大变化到了半尺高,被大手镇在地上。

  火灵儿出手,黑色火焰带着不朽的气息,身体外,由黑色火光化成的仙禽飞舞,真凰与朱雀共鸣,气息恐怖。

  她也不敌,被石昊镇压。

  石昊静静的看着她们,时光无情,斩掉了太多东西,包括昔日记忆,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子忘记了一切。

  石昊心中抽痛,这已经不是火灵儿,她的元神是新诞生的!

  “啊……”

  石昊压抑着,一声咆哮,在天宫中回荡,若非这里被他封印了,注定要声震天下。

  “要么杀了我,要么放我走……”火灵儿看着他,露出异色,她不能理解,这个名为荒的男子为何露出痛苦之色。

  看他的神色,那不是作态,而是真实的内心写照,她狐疑,她不解。

  “你叫火灵儿,曾为火国公主,我们在百断山相识……”

  石昊声音沙哑,坐在那里,从当年相逢时开始讲起。

  “你在说什么?!”火灵儿莹白而精致的面孔上写满愤怒,她并不相信。

  石昊没有理会她,一个人自顾自说,讲述曾经的点滴,没有漏下丝毫。

  “我来到上界,在罪州找到了你,分别那一天,夕阳如血,火桑林赤红,花瓣漫天,我曾有誓言,有一天会回来,去找你,相约白首。”

  石昊说到这里,双目幽邃,当年,他们依依别离,火灵儿一个人站在火桑林边,不断挥手,孤零零,带着泪,仿佛知道那是死别般,孤单地站着,不肯离去,都已经快看不到他了,还在轻声的呼唤着他的名字。

  “可是,我没有能回来,没有见到你!”

  石昊眼中发酸,看着前方那个黑衣女子,他险些哭出来,那一别,就是永别啊。

  人看着未变,但是,神魂呢,在哪里?!

  自从站在极道之巅,他的心硬如铁石,难以被外物撼动根本心,可是现在他的心中却充满了苦涩,酸楚。

  那一年,那一日,那一别,她孤零零,独自黯然,不舍地送他远去,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多久,都不想转身,伴着晚霞,伴着落花,还有露珠还有泪水,非常孤单。

  石昊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中,慢慢的说着,声音低沉,带着一股恸意,谁能想到再相见却是这样了。

  说到安澜只手遮天,手臂横跨边荒,将罪州抓走时,石昊呼吸都急促了,虽然那是一万多年以前的事,但依旧如同在眼前,他双目发红,握紧了拳头。

  但是,一切都在昔日,已经改变不了什么。

  “你说的,我都不信。”火灵儿开口,凝视石昊,道:“有谁能证实?都是你一面之词,想要策反我。”

  石昊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可是一万多年过去了,举世皆寂,同一时代的人还剩下几个?都死在了岁月中!

  悠悠一万五千载,沧海桑田,在这末法时代的残界,怎能跟异域、仙域相比,这一界干枯了,石昊有时自己想一想都有种独孤感,那一时代跟他争锋、交手的敌手都大多化成尘土了,只有一小部分人进入仙域。

  石昊没有说什么,封住她与黑狼的法力,带着她走了出去,直接前往下界。

  这一走就是很多天,从火国开始,那是火灵儿生活过的地方,尽管大变样,但还是能找到当年的一些影子。

  甚至,在一些骨书中还有关于她的一段记载。

  随后,他们又去了百断山……

  又去了火族祖地那座火道宫殿。

  曾经的记忆,点点滴滴,都浮现在石昊的心中,至今都没有忘记,很多天以后他又带着火灵儿登天,进入上界。

  他想带着她去罪州,可是,却不在了。

  那里有火桑林,有着一段最美好的回忆,只是,那些都不在了,已惘然。

  当世,还有几个当年的人,天角蚁算是,可他根本不认识火灵儿……

  到头来,石昊怅然,他真不知道如何去证明,去告知。

  看着那熟悉的面庞,她美丽更胜往昔,一身黑裙飘舞,身段婀娜,雪白的面孔,妖异而冷峻的气质,跟以前不一样了。

  过去,她是温和的,现在她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。

  这不是她了,石昊轻轻一叹,道:“此情可待成追忆。”

  只是,虽然知道或许不会有结果了,但是,他又不是一个愿意放弃的人,他想救回火灵儿。

  “我曾经为你准备了一桩造化,不知你的神魂是否真的消散了,还在体内有残留吗,哪怕有一点点,我也不放弃!”

  石昊说道,他的目光越发的坚毅了。

  其实这段时间火灵儿已经有些动摇了,有些迷惑,石昊曾带着她去被黑暗物质侵蚀过的地域观看。

  这个世间很多修士都知道,当年的黑暗之乱。

  石昊认真的问她,可有幼时的记忆,一切是否像是断层了?火灵儿在这片大地上走了那么久,见了那么多黑暗生灵的后裔,怎会不起疑心?

  “走!”

  石昊拉着她,腾入虚空,没入宇宙深处,要在一颗无人的星球上帮她涅槃。

  他只希望,这具躯体内还藏着火灵儿一丝丝的元神痕迹,他想看到奇迹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火灵儿吃惊。

  她看到了一颗蛋,烈焰腾腾,在石昊催动仙力时,这枚蛋发出五色神光,照亮了黑暗的宇宙。

  “凤凰卵!”石昊告知。

  当年,他告别火灵儿,准备去九天,在试炼的路上,在无人区中,他曾得到这枚有缺憾的真凰卵。

  那时他就做了决定,要送给修炼火道功法的火灵儿,谁能想到,这却是一万多年以后了!

  这枚卵孵化不出真凰了,半死状态,激活后倒是可以成全他人,蕴含着真凰一脉最强大的涅槃之力。

  “我愿让你新生!”石昊说道。

  第一章到,继续写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