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完美世界> 第两千零五章 逆乱岁月

完美世界 第两千零五章 逆乱岁月

  大钟磅礴,散发‘混’沌气,每一次震动,都有时间涟漪蔓延,它垂落下亿万缕仙光,包裹着一位魁伟的身影,极速而来。。:。

  又一名强者,挣脱岁月长河。

  他从下游杀来了,带着无边的战意,还有一身盖世的修为,毫无疑问,这是一位准仙帝级的高手。

  “你又是谁?!”苍帝喝道。

  “吾名无始!”来人喝道,他直接出手了,因为看到了荒,看到了传说中那个人,他极速向前镇压。

  他的目标就是来自未来的那三人,要阻挡他们。

  当!

  大钟悠悠,哪怕岁月长河在就远处,他也无惧,不怕被侵蚀,直接动手,催动时光之力,同时横扫三人。

  无始二字震动界海,浩‘荡’仙域山河。

  仙域诸强一直在关注界海中的大战,刚才心都凉了,荒一个人,竟然对上了七位准仙帝,实在太可悲,竟无人可以援手,没有一人可以跟他并肩去作战,只能靠他自己。

  而现在,终于出现一位强者,他这样强势而来,震动钟‘波’,自报姓名。

  这一刻,仙域诸雄,哪怕是硬汉,此际也鼻子微酸,终于有人来了,可以相助荒。

  一些少‘女’当场就哭了,觉得荒天帝实在太凄苦,这一战太付出了太多,连兄弟都死了,连亲子都选择血祭,留下他孤独的在那里奋战,一个人承受了太多。现在,终于来了一个帮手,要跟荒天帝并肩而战,怎能不让人们‘激’动。

  有些人热泪盈眶,这场大战持续很久了,许多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他们在害怕,在担心,怕荒天帝殒落,死在界海。

  荒身边的人都死去了,如果连他也这样消亡,这一族太可悲。

  当!

  无始祭出兵器,对上了那手持量天尺的老者,大钟轰击,‘混’沌爆开,时光之力无匹,向前肆虐。

  同时,他徒手对抗手持大戟的银发男子,他想为石昊分担更多的敌手。

  当亲眼目睹这一世的荒天帝后,无始亦心中震动,看到他一个人独战七大准仙帝,想到他所生活的这这段最黑暗的岁月,为之动容,心有巨大‘波’澜。

  “无始,你阻挡不了我等!”手持量天尺的老者喝道。

  “你们不属于这里,甚至不属于我们那个世界,从封印的古老通道而出,还是回去吧!”无始大喝。

  他一句话而已,道出了来者一些根脚。

  当听到这些话语,石昊眸光璀璨,凝视他们。

  就是灭世老人,也是眼中‘精’光爆闪,他在思忖,在联想着什么。

  羽帝、鸿帝、苍帝则动容,他们有些吃惊,未来那么的可怕与复杂吗?看来有他们所不了解的烽烟战火。

  “道友,尔等不要分心,只需要屠掉荒,那么一切会被解决,将成空!”来自未来的那名‘女’子喝道,一身金‘色’战衣猎猎作响。

  他们很忌惮,针对石昊时,没有办法发挥出全力。

  他们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,前提是能让石昊一击致命,但现在没有发现那样的机会,还在等待中。

  他们需要羽帝、鸿帝等人,血战荒天帝,而后在最后时刻,他们发动杀手锏,解决那个可怕的人族的强者。

  “杀!”

  不灭老人像是有所觉悟,他大吼出来,再也不像是以前那么和善了,不再跟石昊提什么是同类生灵。

  他的气息绝世恐怖,散发出滚滚黑云,那是最为本源的黑暗之力,令界海的海底都崩开了。

  同时,堤坝那里也不稳固了,可以想象他有多么强。

  石昊陷入危局中,七大高手围攻他,主要是想猎杀他的‘性’命。

  当!

  无始钟一响,天崩地裂,岁月之力弥漫,笼罩向所有生灵。

  噗!

  但他自己也咳出一口血,因为他针对了不属于他那个时代的生灵,遭遇反噬。

  “你无需对他们出手,我来应付。”石昊对无始说道,让他不要对羽帝、苍帝、鸿帝、灭世老人出击。

  这四大强者‘交’给他自己,因为,不属于这一世,强行干预,无始会受损严重。

  “先杀了他!”

  那身穿金‘色’战衣的‘女’子喝道,决定三人联手,一同镇杀无始。

  他们虽然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灵,但是却曾在同一个时代出世,相见,亦曾血拼过,彼此间可以‘激’战,不沾染岁月长河中的大因果。

  “杀!”

  银发男子大喝,手持大戟,立劈无始,他狂霸无匹,有一股帝王之气,发丝如银‘色’瀑布,割裂了界海。

  “尔等休得张狂!”

  就在此时,岁月长河中,霞光闪耀,九‘色’仙金气息弥漫,一口大鼎浮现而出,同时垂落下万物母气。

  在鼎的下方,有一个男子,英姿‘挺’拔,双眉倒竖,眼神犀利如冷电,他挥动帝拳,杀了过来。

  当!

  他头上的大鼎震动,横击那杆大戟,发出刺目的光辉,符文流转。

  而后,他徒手又打在那量天尺上,将其震飞,可谓神力惊世!

  不过,到了这里后,他的身影有些模糊,被岁月之力包裹着,越发的朦胧了。

  “嗯,你跟这里的有人天大的因果,所以,造成这种景象,同处一世,你之身被岁月淹没了。”身金‘色’战衣的‘女’子说道。

  她衣裙飘舞,在猎猎声中,还夹杂着金属撞击的声响,她的战衣以仙金丝编织而成。

  “杀!”

  头上悬浮有大鼎男子喝道,他向前轰杀,一拳轰向‘女’子的躯体。

  ‘女’子神‘色’骤变,对于此人的拳印,她深有体会,曾吃过大亏,此时竟不敢硬撼,祭出自己的法器。

  一杆天戈浮现,她是‘女’子,居然手持这样的兵器,震出无尽的杀伐之力!

  当的一声,来人击在了天戈上,拳印无损。

  当当当……

  此时,无始出手,他不再一人独战三大强者,腾出手来后,催动大钟,镇杀向前。

  他的大钟扩散的音‘波’,震的那手持量天尺的老者一个踉跄,险些栽倒。

  “无论如何,今日一定要杀了荒,不要给他机会,我等早已置生死于度外,一定要有个结果!”身穿金‘色’战衣的‘女’子嘶吼,她面容姣好,但是现在却有些狰狞了,因为实在太急迫。

  她挣脱出这片战场,想去相助羽帝、鸿帝、苍帝等人。

  在她看来,这次就是为猎杀荒而至,其他都没有这件事紧迫,关乎着未来最重要的大事纪!

  轰!

  岁月长河震‘荡’,‘浪’涛击天,从那里走出一个‘女’子,白衣胜雪,黑发飘舞,她姿容绝世,风华绝代,她‘波’而行。

  此时,她出手了,横击身穿金‘色’长裙的‘女’子。

  “没有人可以逆‘乱’岁月,任何兴风作‘浪’者最后都是徒劳的,不属于这片时空,你永远无法改变什么。”

  白衣‘女’子风姿绝代,她开口说道,素手扬起,仙光璀璨,打在那天戈上,将身穿金‘色’战衣的‘女’子截在这里。

  她所说的是事实,妄自逆改岁月长河大事件者,最终都殒落了。

  若是‘波’及一些小修士、凡人,不影响古今岁月,没有涉足重大事件领域,或许自己付出足够的代价后,可以揭过去。

  “面对荒天帝,你们还不行,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!”白衣‘女’子很肯定说道。

  远处,石昊眸光慑人,他向这边看来,见到了那口熟悉的大鼎,也见到了白衣‘女’子,心有‘波’澜。

  在过去,他不止一次见到过白衣‘女’子,那是属于不同时代的她。

  事已至此,最为‘激’烈的大战爆发了。

  准仙帝血战界海中。

  这一战,杀到惊天动地,鬼哭神嚎。

  整整两日间,界海都在沸腾,他们的大战在持续,异常的‘激’烈。

  “噗!”

  最先决出胜负的是白衣‘女’子跟金衣‘女’子,两人大对决间,白衣‘女’子抬手间,仙光澎湃,妙术无穷,她的雪白手掌结成法印,将对手轰的倒翻了出去,口中喷血。

  永远那么惊‘艳’无敌,一如白衣‘女’帝昔日的崛起之路,她一直那么强势,横扫了金衣‘女’子,将之震的咳血不止。

  身穿金‘色’长裙的‘女’子,她的修为的确很可怕,但是战斗意识不足以匹敌白衣‘女’准仙帝。

  “杀,宁可血祭在这片时空,也要击杀荒!”身穿金‘色’长裙的‘女’子披头萨凡,情急之下,她要拼命了。

  她想施展极端手段,一起围杀石昊。

  “看到你们这么迫不及待,要杀荒天帝,我对未来不再觉得灰暗,不是没有希望。”白衣‘女’帝说道。

  “不错!”头上悬浮大鼎男子也点头,勇猛无匹,轰杀向前,跟手持大戟的男子厮杀,接连出重手,震的他摇动不止,虎口都崩裂了。

  当!

  另一边,无始钟摇动,震的手持量天尺的老者须发皆脱落,面容苍老,遭受了时光大道的侵蚀。

  他手中的量天尺险些握不住。

  “想必,未来还有生机,不再让人彻底绝望!”无始说道。

  这些话语,让石昊大受触动,连准仙帝都近乎绝望,未来会发生什么,有多少可怕的敌手出现?

  他想到了曹雨生,曾经示警,揭示一角未来,似乎极度可怕。

  但是,现在却有人来杀他,有些诡异。

  若说最惨烈的一战,当然是属于石昊这里,他一人独战四帝,承受了太大压力,浑身血迹斑斑,但他却也越发勇猛了。

  “哪怕触动大因果,血祭自身,死在这里,也要杀死荒!”

  此时,手持大戟的银发男子,掌控量天尺的老者,还有身穿金‘色’战衣、手持天戈的‘女’子,都开始拼命。

  他们挣脱了对手的阻挡,冲霄而上,联袂站在一起,不惜焚烧自身最珍贵的心头‘精’血,要动用禁忌手段,去围杀荒。

  轰!

  无始、白衣‘女’帝、头上悬浮有大鼎的男子,一起冲天而上,化成三道仙虹,炽盛无匹,纠缠着三大高手,阻击他们。

  更加‘激’烈的血战爆发了。

  岁月长河都在动‘荡’,很不平稳,仿佛要改变走向了。

  “尔等痴心妄想,岁月河流岂能更改,没有人可以改变其他时空之大事纪!”头上悬浮有大鼎的男子喝道。

  他强势出手了,想镇压敌人。

  石昊那里,四大强者围攻他,令他的眼神越发的冷冽,准备雷霆出击,血拼准仙帝,有人该殒落了。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