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魔天记> 第三卷 海族之战 第三百零七章 棺中人

魔天记 第三卷 海族之战 第三百零七章 棺中人

  这红色光幕,自然就是柳鸣身上的那件上品灵器蛟龙皮禁{所化,虽然限于修为还无法发挥全部威力但是抵挡眼前这些锋利雪花,自然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  不过眼前四周那些巨大冰片也凝聚而出后,柳鸣却不敢真怠慢了,当即一声冷哼,两手只是飞快一掐诀,一团团红光在其四周蜂拥而出,竟然一口气凝结出十余团拳头的赤红火球,并瞬在法决催动下,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。

  “轰隆隆”爆裂声,接连传出。

  火球击在附近薄冰上,当即化为阵阵火浪的席卷而开。

  就在这时,他体表盘旋的黑色雾蛟,也一声龙吟的飞扑而出,张牙舞爪的在高空一阵飞舞后,当即狂风大作,竟将那些飘落而下的晶莹雪花,硬生生给卷的七零八落。

  不过这时,远处少年脸上却现出一丝厉色意,蓦然手臂一动,一根近似半透明手指冲柳鸣所在一点而出。

  高空中骤然间一声轰鸣!

  飘舞而下的雪花竟瞬间的消失不见,但下一刻“嗤嗤”声大作,无数半尺长的晶莹冰锥,密密麻麻的从高坠落而下。

  每一根都足有半尺来长,下尖上粗,远远看去,仿佛有无数利刃同时激射而下一般。

  黑色为雾蛟虽然扬首摆尾的拼命盘旋飞动,但身躯也瞬间被洞穿个千疮百孔,最终一声呜咽的化为黑气的股滚而下,重新缩回柳鸣体内不见了踪影。

  如此一来·冰锥当即再无任何阻挡的落在了红色光幕上,大半被直接一弹而开,小部分则直接在光幕外面化为团团寒气的爆裂而开。

  这光幕纵然也是防御惊人,但在如此多冰锥不停撞击下,也瞬间狂闪的呈现不支状态。

  不过就在这时,柳鸣也再次出手了。

  只见他一言不发的单手虚空一抓·当即一团黑雾涌动后,就化为一颗圆珠·并手腕一抖的往上面抛去.

  “嗖”的一声!

  圆珠只是滴溜溜转动几圈·就化为了碗口般大小,同时从荡漾出一圈圈的黑色水雾,一层、两层、三四层……,连绵不绝,转眼间就化为亩许的黑色漩涡,并将所有落入其中的冰锥全都疯狂搅成了粉碎。

  但空中掉落的冰锥竟然也仿佛无穷无尽,仍然小雨般的向下方拼命掉落而下。

  远处少年见此情形·目光微凝·略沉吟后,当忽然袖子冲柳鸣这边一抖。

  “噗”的一声,柳鸣上空冰锥当即嘎然一止,同时四周寒气也瞬间的溃散消退,。

  “很好,你竟然能挡住我的飞雪术,那就有资格和我一同进入到镇妖塔中了。希望到时面对那头后期妖兽时·阁下还能这般英勇就行。”少年木然一句话,就同样不再多说一句的转头就走,化为白光的破空远去了。

  柳呜看似神色不变,但袖中已经握住的一柄淡金色的短剑,却已经缓缓一松而开后,再抬手冲空中一招。

  空中的黑色漩涡,当即凭空的溃散而灭,圆珠也缩回原来大小的一落而·身上赤红光幕更是瞬间的消失不见。

  柳鸣这才遁光一起,化为一道长虹的破空远去了。

  平台外的其他人见此情形·自然又是一番惊叹,但最终还是各自的一哄而散。

  只有那名叫“柔儿”的长发少女,一时间还留在原地,望着柳鸣远去方向,脸上竟浮现出和其年纪根本不相称的沉吟之色来。

  数个时辰后,巨魔山的山腹中,一座被层层禁制围住的黑色大殿中,这叫柔儿的少女竟然无声的出现在了这里,并冲大殿中供奉的一具黑黝黝棺材,轻盈盈的一拜而下。

  “柔儿,你怎么会来这里,有什么要紧事情吗?”黑色棺木中竟然传出了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。

  “祖父大人,我这才在宗内碰到了一名外宗弟子,你赐下的魔心石竟然对其有了一些反应。”少女扬首凝重的回道,随之放在身前的两手一分而开,赫然是颗和心脏一般形态的黑黝黝石头。

  “什么,魔心石有反应了。”棺木中原本沉稳的男子声音,竟一下失声起来,里面蕴含了无尽的喜意。

  “但奇怪的是,魔心石的反应只是一瞬间,马上又恢复如常了。我后面又特意检查了此物,但并无任何异常。”少女面露一丝疑惑的回道。

  “你将此事仔细给我讲述一遍,我来判断一下。”半晌后,男子声音凝重的问道。

  “是。此事主要是由掌门让一名蛮鬼弟子取代关师兄进入镇妖塔引起的……”少女当即用脆生生的话语,骋前发生事情仔细描述了一遍,然后就话语一顿的静静等候起来。

  好一会儿后,棺木中才再响起男子缓缓的声音:

  “这般说,魔心石有反应的时候,正是关止殃施展召魔术,唤出了夷杀之力降临的时候了。若是如此的话,那就有两种可能了。一种是关止殃召唤出的魔神之力,不知什么缘故沾染了一丝真魔之气。但此种情形下的真魔之气,根本无法真正保存下来,进入此界的瞬间就会消融到天地元气中,所以你的魔心石才能瞬间有所反应的。第二种,则是关止殃或者蛮鬼宗这小子身上可能真怀中真魔之气,但不知怎么的被魔神之力刺激到,无意中泄露出这般一点,但马上又反应过来的将其重新收敛了起来。不过相比后者,十有**应该是前者才是。毕竟区区一名凝液境灵师,若真有真魔之气外泄,哪怕只有一丝,也能将其轻易的魔化,根本不可能还保持原来模样的。倒是这召魔术所借用的魔神之力,竟然也可能沾染一些真魔之气,倒是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。”男子缓缓的说道。

  “这般说,关师兄和这蛮鬼宗的弟子,根本不用理睬了。”少女听到这里,才有些恍然,但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不用理睬也不可能!毕竟先前所说也只是我的推测之言而已,这两人我还是要亲自看上一眼,才能真正确定的。若这两人真有怀有真魔之气,哪怕有宝物或者秘术遮掩,也瞒不过我的耳目的。柔儿,你出去后,将单甘过来一趟吧。”男子沉吟了一下的回道。

  “什么,难道祖父要动用那手段了。你老人家不是说过,这是万不得已时才会用的吗?”少女闻言,却为之一惊,似乎大感意外。

  “我现在情形比预料中要恶化的快,若不采取自救之策的话,恐怕就真无法挽回了。镇妖塔即使没有出事话,我也会吩咐下去在近期开启的。这一次的话,我一定会找那东西。”男子声音一下阴沉的说道。

  “祖父大人放心,柔儿知道如何去做的。”少女听到这里,当即恭敬的言道。

  “很好!对了,你二叔现在如何了?他现在一人顶着元魔的名头,想来十分的惬意吧。”男子忽然间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二叔现在带着叶师兄,去联盟朱赤三真六子的选拔了。具体情形如何,孙女真的不太清楚了。”少女一听这话,脸色微微一变,口中有些含糊的回道。

  “什么三真六子?他还真以为凭借一些资源,就可堆积出一名真丹修士了。若真是如此简单,我又怎会落得如今的下场。而若无法结成真丹话,哪怕云川就算再多上两三名名像他这般的假丹存在,面对沧海一族和海妖皇又有何用的。整个云川甚至本宗普通弟子,都以为本门这代元魔只是你二叔而已,但又怎知道先前不是我先以元魔之名夺的大陆第一人的名头,不惜心血的助其强行冲破境界,他又怎可能有机会进入假丹层次,也能以元魔之名在外面行走的。”男子冷哼的说道,话语中隐约有一丝讥讽之意。

  少女半跪棺木前,却根本不敢再接口什么了。

  “好了,你下去吧。今天和我所说之事,不得再向任何一人透漏出去。”男子声音终于恢复了平静,并隐约透漏出一丝疲倦之意的吩咐道。

  少女自然恭敬的满口答应,当即退出了大殿。

  “嘿嘿,真魔之气,元魔!二弟,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,也千万别真把自己当成了货真价实的元魔,你现在不过是我的替代之物罢了。等我找到了那物,不但可以立刻解决功法隐患,更有不小机会成就真丹,到时候元魔之名还是回回道老夫之手,你仍然只是我的影子而已。”

  一等少女离开后,棺木中男子喃喃的自语道,但声音越来越低,并最终渐渐的再没有了丝毫声音。

  而当天深夜时分,大殿外脚步声一响,另有一道人影无视众多禁制的进入到大殿中,并满脸恭敬的跪倒在了棺木前。

  “单甘拜见师祖,不知师祖这次召唤徒孙可有何吩咐,徒孙一定玩万死莫辞的。”

  这说话之人,赫然是那名引领柳鸣进入到了万魔门的单甘。

  “单甘,师祖我以前对你如何半晌后,棺木中才传出男子悠悠的声音。

  今天一更,明天三更!)

 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