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魔天记> 第五卷剑气九霄 724幻境 上

魔天记 第五卷剑气九霄 724幻境 上
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
  好在那女童倒是也没有骗自己,这玄儡竟真的被其利用秘术法阵全部禁锢了,此刻都一动不动,仿若一尊尊栩栩如生雕塑一般.

  尽管如此,向来谨慎的柳鸣一路上还是时刻观察周围的情况,生怕女童手段失效,导致这玄儡活过里啊.

  半个时辰之后,柳鸣终于来到了地图上所示的某个偏殿之外.

  偏殿的两扇大门似乎虚掩着,从门缝里透射出一丝光亮.

  柳鸣心念一转之下,当即单手一掐诀,就想要悄悄狮先探查里面的情况,就在这时,耳边却传来了一个女子淡淡的声音.

  "既南荒傀帝派你来了,还鬼鬼祟祟的干什么,进来吧!"

  柳鸣一听这话,顿时心中发沉,同时头皮一阵发麻.

  "糟糕,难道禁制失效了?"他不由自主的如此思量.

  未等他再有何动作,突然其身后破空声大作,并夹杂着金属碰撞的刺耳轰鸣.

  柳鸣一惊,急忙回头一看,只见身后通道中不知何时狂风大作,一股黑色沙尘辫狂卷来.

  柳鸣脸色大变,当即顾不得思虑,手中一道黑气一卷而出,将偏殿大门打开,身形一个闪动,便躲进了偏殿之中.

  就在其进入的一瞬间,身后的狂风竟戛然而止,消失的无影无踪,连其中夹杂的金属碰撞之声也一下消弭,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.

  "不好,是幻术."

  柳鸣心中咯噔一下,想要后退之时,背后的两扇大门却"轰"的一声紧紧关上.

  "既然进来了,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."偏殿正中,一名五官普通,双眉略浓的青色宫装女子正低首坐在一把木椅上,一见柳鸣进来当即微微抬头,淡淡说道.

  柳鸣闻言.并未接口,只是飞快打量了一下四周.

  此偏殿并不算太大,殿中除了分散四周站立,高矮不一的十几头傀儡之外.再无他物.

  而根据此前女童所述,这宫装女子自然便是那灵性傀儡.

  她看起来似乎情形并不太妙,在其木椅下方,一个丈许大的暗青色法阵清晰可见.此女说话之间只是双唇微张,脖颈以下丝毫无法动弹,看起来已经被禁制所困.,

  如此一来,将其杀灭应该不是难事.

  柳鸣心念飞快一转后,当即单手一个翻转,手中晶光一闪,顿时将破灵匕首亮了出来.并大步向女子走了过去.

  "我知道你是外来之人,甚至青灵和你说过什么,应该也能猜出几分来.原本你进入此殿的时候,我也想同样挪移到这里来的,只是被这贱人抢先了一步而已.否则你现在就应该带着我的冰魂剑去她那了."青色宫装女子见柳鸣走来.竟轻叹一声的缓缓说道,脸上竟不见有丝毫慌乱之色.

  柳鸣却犹如未闻此话,面无表情的仍一步步走过去.

  "那贱人想必告诉你,其是南荒傀帝分魂,而我只是一具背叛的灵性傀儡吧.不过若是我告诉你,其实她才是那具灵性傀儡,而我才是傀帝的分魂.你又作何选择?"青色宫装女子,忽然一笑的又说道.

  柳鸣一听这话,瞳孔一缩,迈出的脚步终于微微一缓.

  "青灵那贱人只是才是那具灵性傀儡,给你的好处也根本微乎其微,你若是反过来能帮我除掉她.等我掌控整个洞天之宝的话,我可以收你为亲传弟子,将我当年威震整个南荒的傀儡秘术全部传授与你,甚至助你进阶真丹天象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."青色宫装女子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,虽然语气十分平淡.但所说话语却充满了令人无法拒绝的诱惑力.

  "助我进阶真丹,天象?"柳鸣终于脚步停了下来,并盯着宫装女子面孔开口了.

  "不错,只要我能够掌控这件洞天之宝,恢复往日实力也指日可待的事情,助你境界大增还不是举手之劳的事情."青色宫装女子目光微微闪动的说道.

  而柳鸣却站在原地沉吟了起来,半晌后才幽幽的说道:

  "若是你真能发下重誓话,我倒不是不能考虑这事,只是在此之前,我还有一个条件.

  "什么条件,你尽管说来听听!"青色宫装女子闻言,毫不犹豫的问道.

  "我的条件就是……要你的命!"

  看似犹豫中的柳鸣,忽然爆喝一声,单足猛然一踩地面,身形就弩箭般的冲对面激射而去,动作之快,几乎只是一闪,人就骤然出现在了青色宫装女子女子腹部扎去.

  面对柳鸣的暴起,宫装女子非但没有露出意外之色,反而忽然轻笑了起来,口中只是轻吐一个"倒"字.

  刹那间,宫主女子双目突然两团白光大放,里面隐约有无数细小无不的白色符文涌现而出,听滴溜溜的疯狂转动不停.

  柳鸣在目光一接触女子双目白光的瞬间,顿时头颅"嗡"的变得沉重无比,手足更是瞬间变得酸软无力.

  原本已经堪堪离女子腹部不过半尺的匕首,竟一颤的停了下来.

  "不好,是幻术!"

  柳鸣双目竟.[,!]无法从女子目中白光中挪移开半分,但心中大惊起来,立刻拼命催动精神力加以抵挡试图让自己清醒,并且另一只手掌一动,就想从须弥戒中摸出镇魂锁,企图借镇魂锁之力对抗这幻术.

  "道友如此辛苦来到这里,不觉得太辛苦了吗,应该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才是的……"宫装女子见柳鸣竟然没有立刻摔倒地上,目中闪过一丝诧异,但口中却传出了看似无比关心的温婉话语声.

  柳鸣盯原本就只觉头颅愈来愈沉,再一听这番仿佛从极远处传来的声音后,眼中满满的都是宫装女子模糊的婆娑身影,一股醉意渐渐涌上心头,已经按须弥戒上的手掌竟无法催动任何法力拿出镇魂锁来.

  柳鸣大骇,心知再如此下来,自己就要真的坠入这幻术中而无法自拔了,当即上下牙齿猛然狠狠一合,就将自己舌尖咬破,再一张口,就"噗"的一声,喷出一团血雾来.

  这血雾只是滴溜溜一转,就忽然化为数枚血色符文,并一个卷动的就一闪即逝的没入柳鸣身躯中.

  柳鸣迷惘的眼神顿时为之一下清鸣几分,再猛然的一声巨吼后,手足竟都微微一颤的动弹了几分.

  见此情形,青色宫装女子终于掩饰不住脸上的吃惊之色,但马上冷哼一声的说道:

  "一般人中了我幻术,瞬间便会失去知觉,没想到你区区化晶期修为,竟然能支撑到现在,哼,不过也就多撑一时而已,现在,睡去吧!"

  此女话音刚落,双目之中陡然白色精光大盛起来.

  "嗖"的一声,一个金色符文从其口中吐出,瞬间印在了柳鸣额头之上.

  顿时,一层浓浓的金光将柳鸣包裹起来,其身体也随之微微颤动起来.

  柳鸣浑身一颤,隐约感到脑中什么东西一下破碎开来后,就两眼一黑的人事不知了.

  不过就在最后一丝理智从他身上飘离而去的瞬间,鼻中隐约闻到一股檀香气息,十分的浓厚,十分的好闻,而四周又十分的安静,一丝声音都未有……

  ……

  "夫君,你不要吓我,快醒醒,快醒醒!"

  一间有些老旧的木屋之中,一名穿着素朴,相貌普通的布衣女子,此刻正满脸焦急之色的坐在床头,轻摇着躺在床上的一名长相清秀,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.

  男子此刻正双目紧闭,双颊都微微泛红,豆大的汗珠不时从其额头滚落,已然浸湿了床沿的被褥.

  此时,一名七八岁的孩童,端着一木盆的凉水,脚步急促的跨过门槛,进了屋内.

  "娘亲,我把水打来了,爹还没醒吗?要不要去请隔壁村的胡郎中把把脉."男孩将木盆放在了桌上,扯着女子的衣角,轻声说道.

  "你爹已经不是第一次昏厥过去了,上一次胡郎中上次也瞧过了,也说不出是什么病,结果整整过了三个时辰才醒来的.唉,况且我们家也没用银两再去请胡郎中了."女子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嘴唇,叹了口气的说道.

  紧接着,她站起身子,轻挪了几步,来到了桌前,端起了水盆,一番犹豫之后,竟拿起盆中的木瓢,舀起一瓢水,泼向了床榻上的男子.

  "唰"的一声过后,男子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睁开了双眼,甩了甩脑袋.

  "爹,你醒了!"

  男孩见此,顿时露出了欣喜之色,跑到了床头,抱起了男子的一只胳膊.

  男子伸出一只手,摸了摸男孩的脑袋,又转过头去望了一眼女子,轻声说道:

  "莲曦,我是又突然昏厥了吗,有多久了?"

  "风儿.你先出去,我有话对你爹说."女子眼圈有泻红,看了男子一眼,对着男孩说此一语之后,便也来到了床头.

  "是,娘亲."孩童懂事的点了点头后,便端着桌上的木盆,走出了屋子,并轻轻带上了门.

  "夫君,我知你每日刻苦读书,是想要考取功名,可是你如此没日没夜的苦读,只怕还未高中,身体便先垮了."布衣女子一脸忧伤的低头说道,眼角隐隐含着泪光.

  (第二章也码的差不多了,会尽快给大家上传的)R752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